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逃难

  乞儿虎口脱逃,背着女道士,跌跌撞撞,奔了十里开外,直到精疲力尽,再不能挪动半步,这才停脚歇息。

  此处地势已然开阔,山体渐趋缓和。山坡上植被繁茂,苍翠欲滴,其间由红花绿果点缀,更添丰美。数条溪流自山坡泻下,汇聚到山谷中,形成一条大河,浩浩荡荡向远方而去。

  乞儿见此美景,一扫心中阴霾,歇息片刻,先摘了些野果果腹,而后用树叶包取了溪水来于女道者喝。然而女道者双唇紧闭,乞儿又掰又掐,忙活了半天,女道者仍是滴水未进。

  女道者气若游丝,时有时无,有时一口气间隔半刻钟之久,随时可能断绝。乞儿万般焦急,却是无计可施。没奈何处,乞儿只好到山坡上采了些柴草、山茶根等草药回来,用石头捣烂了喂女道士吃。

  这些草药都是乞儿患了伤风感冒,或者跌打损伤时,村中老人教于他的。女道者受了内伤,原本症候相差甚远,但是乞儿自以为草药有活血化瘀之效,说不准对她有些用处,便以医者自居,擅自用药,其实他心中是一点底没有,不过自欺罢了。

  草药捣烂了,掰开女道者嘴巴,硬塞进去,却不会下咽。乞儿道:“只有得罪仙姑了。”当下学着村中大娘喂食婴儿一般,四唇相抵,鼓起腮帮子,以气相迫,硬是将药汁药骨全部逼入女道者腹中。之后又喂女道者吃了些野果充饥,这才背起女道者再次启程。

  行到天黑后,乞儿在山脚下找了处干爽地方露宿。只因这一日遭遇颇多,又几多死里逃生,闭眼之后,便昏天黑地沉睡过去,怕是耳边炸雷也难以苏醒。

  直到翌日中午,日光射在脸上,热辣难耐,这才悠悠醒转。乞儿揉着惺忪的双眼,犹自回味梦中美味,余光所及,瞥了一眼左右,突然一个激灵,顿时清醒。扭头细看,又是一惊。但见离女道者不远处不知何时盘踞了一条水桶粗细的墨绿色巨蚺,巨蚺伸缩着蛇信,正将注意力自女道者身上转到自己身上来。

  乞儿自小在山中过活,这般水蚺自然见了不少,但是在毫无防备的情状下,猛然见之,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水蚺皮滑肉厚、力大无穷,一般村民相随三五人,手握利器,才敢和水蚺斗上一斗,如今他一个毛头小子,如何敢挫其锋芒。然而不容他过多思量,水蚺脑袋后仰,寒光直射,便欲扑过来。

  此时,乞儿如果爬起来就逃,水蚺在陆地爬行不甚灵活,定然拿他无法,但是女道者不免要做了水蚺的腹中餐。乞儿看了一眼女道者,双目泛狠,操起女道者的护身长剑,挥手便砍。

  水蚺猝不及防,躲过了乞儿的当头一剑,却被他回手一剑砍翻了皮肉。而乞儿也被水蚺的巨尾扫中,摔出三四米远,正要翻身爬起,却觉得双腿一紧,被蚺尾缠上了,倒拖着向蚺头靠近,而且蚺尾异常灵活,不待乞儿挣扎,瞬间又多绕了两匝。乞儿发了一声喊,回剑猛砍。

  道家护身兵器岂同凡物,长剑触及水蚺滑鳞竟如切豆腐,使了两次力,如人腰粗的蚺尾便断成了两节。水蚺吃痛,嘶鸣一声,张口向乞儿脑袋咬来,乞儿歪头一闪,却咬中乞儿右肩。乞儿咬牙切齿,剑交左手,抖手急砍。虽然左手力弱,却也将蚺颈砍得皮开肉绽。

  水蚺也非蠢物,见乞儿如此勇猛,竟心生怯意,松开巨口,扭身逃窜。乞儿跌坐在地,眼盯着水蚺的背影,大喘了两口气,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一事,便爬将起来,再次冲到水蚺身后,举剑猛砍。

  水蚺乃水中霸者,上了岸,威力自然要大大折扣,而且此时伸直了身躯爬行,如何来得及借力反击。任乞儿剑落身断,不消几下,就身首异处、一命呜呼了。

  乞儿从断成数节的水蚺体内寻出胆来,足有碗口大小,将胆汁挤到女道者口中,仍按以口度气之法逼入女道者体内。胆汁既苦且涩,乞儿粘了满口,不由得撇嘴皱眉,一边挤胆汁,一边对女道者道:“仙姑快醒醒吧,你再不醒来,我小叫花可没辙了。”不知身胆汁是药效灵验,还是因为过于苦涩,在乞儿再次逼喂女道者时,女道者却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女道者目力回复,看清此刻情形时,顿时又惊又怒,不知那来的力气,猛地推开乞儿,一巴掌将他打翻在地,手指着乞儿,激动道:“你,你……”一句话说不完整就又晕厥过去。

  乞儿手抚着面颊爬起身来,叹气道:“哎,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哪!不过这也好,仙姑还能打人,说明死不了了。”又将女道者扶起,继续喂胆汁。这次,女道者竟能自行吞咽,令乞儿欣慰不已。

  之后数日,乞儿背着女道者穿行在大山之中,也不知行了多少路依然看不到尽头。乞儿自小流浪,常在山中逗留,不以为怪,也不当其苦,反倒觉得山中野果甚多,不用为一日三餐劳神,还落得个舒心自在。而且女道者自服了胆汁之后,气息渐趋平缓,面色也日转红润,再不需为其性命担忧,乞儿一颗心落地,总算踏实了许多。

第6章 逃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