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月色

  这夜,月圆如盘,银光皎洁。

  乞儿午间才醒,耽搁了半日光阴,便想借着月光赶路。白昼里,天气燥热,反倒没有夜间行路来得舒爽。一阵凉风吹过,夹杂着野花香味和绿叶的清新之气,当真沁人心脾。

  乞儿迈开大步,刚行一段,却听背后女道者道:“放我下来!”

  女道者自那日掌掴乞儿之后,虽也有数次苏醒,但因身体实在虚弱,神志迷糊,不一会儿就又沉沉睡去,能够出声说话,今天还是头一招。

  乞儿闻言顿时大喜,忙将女道者放下,道:“仙姑可算是好转了!”

  女道者却不搭话,对着明月,将腿盘起,两手各捏着法诀,双目微闭,打起坐来。但见她调匀呼吸之后,缓吐深纳,鼻息绵绵,容色渐渐平静,好似于清风明月融成一体。

  月光如水,静静地抚在女道者脸上,散发出皎白而圣洁的气息,清风徐过,撩起她额间的几许碎发,仿若轻云之蔽月、流风之回雪,若隐若现,如梦似幻,优美之至。乞儿痴痴地看了良久,长呼一口气,由衷地赞叹道:“仙姑好美!”

  远离了俗世的烦嚣,四野静的蹊跷,万籁无声。山坡上树木轻轻摇曳,搅动荫下斑驳陆离的碎影,变幻无方,如烟雾般朦胧。山底大河垂星,银光泛波,碧水荡漾,直流入天际,汇入银河之中。

  乞儿被眼前的美景所迷,痴痴傻傻,浑然忘了身在何处,心底只是不断重复着一个想法:“如果能与仙姑老死于此,也不枉此生了。”不知何时,乞儿已沉沉睡去,睡梦中自己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嘲笑、孤苦伶仃的乞儿,真个如愿以偿,在此结庐为舍,与女道者常伴今生。

  翌日清晨,乞儿在嘈杂的鸟鸣声中苏醒。抹去嘴角的一丝笑意,方知昨夜种种,不过是南柯一梦,一片虚幻而已。寻声望去,但见河岸上聚集了数百只鸟儿,以麻雀居多,参杂着黄鹂、百灵等鸟,毛羽光鲜,煞是好看。有的在河边饮水,有的在丛间捉虫,更有的引吭高歌,曲音婉转动听。

  乞儿嘿嘿一笑,道:“这还真是一处人间仙境。”

  回头看望女道者时,不禁先是一惊。女道者依旧保持着打坐姿势,却歪倒在一旁,不知生死。乞儿忙上前探看,觉她鼻息顺畅,呼吸平缓,这才放下心来。

  乞儿本想着在此多逗留几日,却又恐女道者病情加重,思量着还是早日出了大山为女道者寻医看病为好。当下胡乱吃了些野果充饥,又挑些浆果喂了女道者,便再次启程。

  ◇◇◇◇◇◇◇◇◇

  自此日起,女道者白天昏迷无知,一到晚上月出后,却能支起身体打坐,月没时又失去活力,长唤不醒。乞儿初时甚是惊疑,时间长了也就见怪不怪,只要女道者性命无忧,他就安心不少。

  山中大河越聚越宽,却水流平缓,静如明镜。这日行到午时,水流却骤然变急,前方隐约传来涛涛水声。乞儿打起精神,背着女道者趱行赶路。愈向前行,水流愈急,水声愈见清晰,到后来,但见得水浪逐空,震耳欲聋,却是大水随势而行,形成一道瀑布堕空而去。

  乞儿小心翼翼行到瀑布边缘,遮目俯瞰,但见得山壁如削,直落千丈,激流如龙,好似坠落九天之外。两侧山壁奇石突起,虽稍做缓和,却也无路可下。激起的水花沐浴在阳光下,五彩缤纷,美不可言。乞儿感叹天神之独具匠心,却无闲情欣赏美景,东眺西望,只想寻一条下山的途径。

  瀑布尽头是一片水潭,水潭边上连续的灰色方块引起了乞儿的注意,虽因水汽弥漫,看不真切,隐约中却也可分辨出屋舍的形状。乞儿大喜过望,抱起女道者便行,口中笑道:“果然是哪个什么什么没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哈哈哈……我就不信,凭我这两条腿,还走不出你这大山去。”

  乞儿沿着山壁而行,直行到午夜月明,才走出山壁的范围,露出一段陡坡可勉强下去。乞儿本想一鼓作气,下了山再歇脚,可女道者见月便醒,也不与乞儿言商,挣扎着下地,对月静坐,瞬间入定。乞儿无法,只好陪着女道者歇息。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乞儿背着女道者,踏着松动的土石,一步一个脚印,下得山来已是翌日午后,再回到瀑布脚下时,已然黄昏。

  但见得水潭旁边遍植杨柳,在氤氲水雾中婆娑而舞,美得令人心醉。初始时,水声并不大,等走到水潭边上,直面瀑布时,突然水声雷动,震耳发聩。竟是山壁内凹,形成三面回音壁,将水声都拢到了一起。

  尽管水声隆隆,乞儿却放慢了脚步,悄然前行,好似一丁点的声音都可能触犯当地的神威。出了柳林,赫然便是一条卵石铺就的小径。顺着小径过去,一排排篱笆小院屋舍因路而建,俨然有矩。

  然则小院内却静的出奇,不闻鸡鸣犬吠还罢,人影也不见一个,乞儿不由得心头一紧。再往里走,看那屋舍洞开,院中一片狼藉,更有斑斑血迹,不由哀叹一声,道:“这兽潮忒也可恨!”

  乞儿原本激动的心情已渐渐冷却,眼看夜幕降临,便随便寻了一间屋舍进去,准备歇息。然而刚踏进屋内,乞儿却双目圆瞪,惊骇失声。

  却见屋内地面上直挺挺躺了一对中年男女,借着门窗传入的昏光,依然可见二人身着血衣,肢体残损,面目狰狞可怖。乞儿虽说胆大,却也从来不曾见过如此死状,登时大叫欲哭,蹬蹬蹬倒退出屋,腿一软,仰面倒地,躺在了女道者身上。

  这时,忽闻一人声道:“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死寂之地乍闻人声,乞儿只觉得肝胆欲裂,张口大叫,却发不出丁点声音。暮然回头,一人正好从院门前经过。只见那人头扎一字巾,身着青云袍,一手端于胸前,一手背于后腰,轻身而行,不闻丝毫声响。

  乞儿鼓起勇气,大呼道:“你是人是鬼?”

  那人不答,随手一指道:“这间房屋干净,你自去歇息。”话罢,人已到了杨柳林下,往瀑布那边去了。

  乞儿爬起身,追出两步,大叫道:“喂,喂,别走,告诉我怎么出山……”那人身影在杨柳林下一晃即没,乞儿抱起女道者,再追到杨柳林时,哪里还有人影。任他在瀑布附近转了半天,仍无所获,只好悻悻然而归。他不敢再接近屋舍,见村后有一草棚,还算干爽,便做了栖身之所。

  月出东山后,女道者刚要起身修炼,忽然一阵狂风刮过,一朵黑云飘来,恰好遮住了明月。女道者眉头紧蹙,不及说上句话,又自昏睡过去。

  乞儿不禁大为惊奇,揣摩道:“难道吸收明月光华就是成仙之道?”脑中灵光一闪,嘴角一咧,喜道:“我也试试。”当下,也忘了天上无月,学着女道者的模样,盘膝而坐,手中捏个法诀,有模有样地修炼起来。

  然而刚坐了片刻,一天的疲惫泉涌而上,顿时神疲身软,昏沉欲睡。就在乞儿奔赴周公之际,夜空中却传来了幽幽的笛声。笛声悠然,却极动心灵,听得几个音符,便睡意全消。

  乞儿不禁大为恼怒,道:“他奶奶的,这谁呀,大半夜不睡觉……”话未说完,突然中断,面上露出恐惧之色,想起屋内摆放的死尸,顿觉后背凉飕飕地,结巴道:“不会是,不会是……吧?”不由得向女道者身边靠了靠。

第7章 月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