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龙印石

  山中无岁月,不觉已是一年。

  在厨房吃饭的弟子有的已经离开,修炼更进一层,也有新入门的弟子,开始修炼道术。

  肖逸却一如既往地在厨房帮胖厨师洗碗,收拾厨房。这期间,肖逸得胖厨师指点,对道法的领悟可谓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有的时候,他也跑到虹桥广场边上看崇真弟子修炼道术,看着别人舞动的绝妙身姿,心中难免羡慕。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能有今天,已经是天大的福缘,不可过贪,于是微微一笑了事。

  只是有一件事情,却一直萦绕在他心头,久久不能放下。

  他来崇真时间已经不短,但是自上山一别之后,就再没有见过静姝一面。他一直告诉自己,静姝忙于修炼,无暇来看自己,但是时间久了,这样的想法已经骗不了自己。他不过是一个小乞丐,恐怕人家早已忘记了吧。

  他多想说服自己,抛开一切世俗,静心学道。但是越是想忘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却越清晰。他不知道这是怎么的一个情感,说不清道不明,却好生令人折磨。

  有一次,他偷偷上山,只想偷偷地看上她一眼。但是不幸的是,他在草木丛中绕了两个多时辰,迷路了。

  结果被巡山的弟子发现,送到了正信堂,要治他打扰他人清修之罪。正信堂是执法真人长丹真人所在无为殿的直辖堂所,专门惩治犯错的弟子。

  虽然朝阳峰上没有设置禁区,但是由于修炼层次不同,山上各区域分布严明。山脚下是刚入门的弟子,因为修炼不深,也没有骚扰一说。越往上,弟子的辈分越高,修炼程度也越深。

  因为一些弟子要长期闭关清修,参悟道术,可能一点声响就会将其打断,轻者前功尽弃,重者可能走火入魔。所以,这些高级弟子的住所平时根本无人问津,即便有人迹,也是轻轻地来,轻轻地去,轻若魂灵。

  至于肖逸去了哪里,是否打扰了他人清修,他自己浑然不知,别人要治他的罪,他也只能受了。他原以为他在崇真教的日子就要结束了,谁知胖厨师闻讯赶到,在正信堂内好一番乱嚷,竟把他领了回来。正信堂的弟子们面面相觑,却不敢丝毫阻拦。

  自此,肖逸才感觉胖厨师有时候吹嘘的话,也许是真的。

  这之后,肖逸再不敢有上山的想法,脑海中也再不去想道法之外的任何事情,心烦意乱的时候就诵读《清静经》,把烦思一丝丝地压制到心底,不露出分毫。

  表面上看,他已经脱出了尘俗,一心向道。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道法精进的同时,他心底的烦思也在逐步增强,也许有一天,他会克制不住,完全爆发开来。到时,现在所修习的道估计要付之一炬了。

  一日晚上,胖厨师照旧提着一个饭盒,挪着肥胖的身体与肖逸并行走着,到了岔路口,肖逸要回去时,胖厨师却道:“今天你陪我去送饭,我带你去看些东西。”

  肖逸问道:“什么东西?”说着忙跟了上来。

  胖厨师道:“到了便知道了。”肖逸早就想知道胖厨师每天给谁送饭,只是不敢问而已,今天能一破多日的谜团,自然悻然前往。

  一直向下行了半柱香的时间,已然远离人迹。周遭林荫草深,夜虫四鸣,风也有些清冷,唯有一轮明月照耀着这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再走一会,面前的路突然断了,一道如刀切的悬崖摆在面前。不等肖逸疑惑,胖厨师已走到悬崖边,而且丝毫没有停步,就那样走了过去。

  肖逸看着胖厨师的身影一摇一晃地踏空前行,顿时惊讶万分。

  肖逸惊讶的间隙,胖厨师早已走出去好远,而且没有停下来等他的意思。肖逸无奈,只好鼓起勇气,循着胖厨师的脚步,勇敢地踏出一步。

  在这一步踏实的瞬间,眼前的景色变的有些模糊,旋即又清晰起来,但见虚空中凭空出现一座黑乎乎的铁索桥。

  桥身很窄,容不下两人并行,胖厨师走起来不时地磨蹭着两旁的铁索,弄的桥身大幅晃动。肖逸倒也不怕,扶着铁索急忙追了上去。

  过了铁索桥,又开始上山。胖厨师走了片刻,竟有些气喘,便坐到道旁的突石上休息。那突石已被磨的程亮,尤自泛着月光。肖逸上去想接过饭盒,胖厨师道:“不必了,这也是修行,不可假手于人。”

  肖逸知道胖厨师性情,便不再强行索取,遂乘机打量起四周景色来。

  但见道路甚是宽阔,只是路石已残破不堪,夹缝中挤满了杂草,路外更是荒草连坡,杂七杂八的树木歪歪扭扭地长着,一片衰败景象。他心中不禁疑惑,这座山峰肯定是天脉五峰之一,怎会如此败落?

  这时,胖厨师开口道:“这座是天脉五指峰的小指峰,以前叫龙印峰,现在叫奇石峰。过去这里可是崇真教最重要的地方,现在……哎,不比往前了。”叹气中,已站起身来向山上走去。

  肖逸知道胖厨师还有话说,忙跟到近前。果然,胖厨师继续道:“相传,很久以前九州还有着龙神,我们天脉山便有一位,叫作囚牛。”

  肖逸问道:“龙神可是就住在这小指峰上?”

  胖厨师笑着点点头,道:“不错。”说起龙神,他堆圆的脸上不自觉地闪烁起神圣的晕光,“那时,小指峰虽然最矮,却是最具灵气。每天上山朝拜的善民信徒蜂拥不绝,据说因为他们不断带来供品,硬生生把山峰抬高了三尺。”

  肖逸不觉哑然,想不出来需要多少供品才能把山抬高。

  胖厨师接着道:“龙神受了供品,包保每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衣食无忧。那时候,海晏河清,天下一片祥和。”

  肖逸能够感觉到胖厨师眼神中泛起了神采,但是片刻又黯淡了下来。

  只听胖厨师顿了顿,道:“可惜好景总不会长久。突然有一天,九州大地不知何故,竟然同时剧震,一时间天崩地裂,山塌岳陷,美好的人间竟瞬间变成地狱。接着,天空又下起暴雨,暴雨倾盆,接连下了七七四十九天。人间已不再是人间。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能够避过劫难活下来的人,十不足一。但这也是伯阳老祖耗尽神通,竭力佑护的结果。”

  肖逸只道自己的村庄被兽潮侵袭,已是最惨的事情,那知人世间还有这样的惨景。

  再听胖厨师道:“这期间,伯阳老祖无数次来到此峰,寻求龙神保佑,但是龙神再没有回应过。除了龙神当时久坐的一块磐石还保留着些许龙神气息外,再也没有任何线索。”

  肖逸问道:“胖师傅说,囚牛是我们雍州的龙神,那其他地方的龙神呢?”

  胖厨师摇头道:“都一样,都不见了。后来,时间长了,人们不得不相信,龙神已经不在了。这之后,大旱跟着大涝,蝗虫成灾,兽潮侵袭,地震频发,海啸连年,人间的灾祸不断,闹的民不聊生。也就在那个时候,伯阳老祖在龙印石前召集有神通之士,以道家理论为基,创立道教,旨在保佑世民。”

  肖逸再看看四周荒凉之景,道:“想不到崇真教竟是在小指峰创建的。”

  胖厨师道:“你这话不对,道教是小指峰创立的,但不是说崇真教也在小指峰创立。”

  肖逸不明道:“道教不就是崇真教吗?”

  胖厨师道:“差的远了。只能说道教是崇真教的前身。老祖乃惊世绝艳之才,所传授的道义博大精深,后人不能尽解,便出现了许多分支,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阐教和截教,两教争斗了很多年,刚开始是截教占优势,而时间一长,阐教又赶了上来。最后阐教胜出,在朝阳峰重新立教,改名崇真。成王败寇,截教门人就被囚禁在小指峰,不准再传教,直到老死。从此,这世间再没了截教一说。”

  肖逸心道:“原来崇真教还有这样的典故。”口中又问道:“胖师傅不是说道教是在小指峰上创立,阐教为什么要在朝阳峰立教,把创教根基留给截教呢。”

  胖厨师缓了口气,道:“小指峰作为道教根基,是因为龙印石上残留着龙神的气息。世人凡胎肉骨,只有借助龙神气息才有可能羽化飞升,所以一开始,人们纷纷聚集在龙印石周围修炼。但是龙神已去,留下的气息只减不增,时间久了,终有消耗殆尽的一天。龙神气息刚消失的一段时间里,一些人兀自不信,仍然坚持在此修炼。这些人那个不是道术精深之辈,吸收天地灵气之力,仿若鲸吞蚕食。小指峰所剩的灵气如何能经得起如此吸收法,不久便枯竭了。于是,灵树枯死,灵兽避走,小指峰就此就成了一片荒凉之地。小指峰被那些贪婪的人毁了根基,再没有灵气生成,连其他普通的山峰也不如。所以,将截教之人囚禁在此处,等于断了他们的修行之路。”

  说话间,胖厨师又在一块光滑如镜的磐石坐了下来。磐石之后三尺之外就是一道崖壁,上面爬满了各种藤茎植物。

  跑了这许多路,肖逸也有些累,便靠着崖壁歇息。在他靠在崖壁上的一瞬间,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上穿了过去,但是想要抓住这种感觉时,又不知所踪。

  肖逸盯着身后的崖壁,静静感受了片刻,再无异样,只道是自己连日悟道,精神有些恍惚。于是又回到刚才话题,问胖厨师道:“这山上可是囚禁着一位有神通的人,胖师傅是给他送饭的吧?”

  胖厨师点头道:“确实不错,一般的人物可用不着关在这里。”

  肖逸还想再问到底是什么人物,这时已有人问了出来:“胖子就爱故弄玄虚,连辟谷期都没到,还敢说什么大人物。”

  肖逸不知此处还有其他人,着实吓了一跳。

  胖厨师依旧坐到磐石上,动也没动,眼皮都没抬一下,道:“没大没小,胖子也是你叫的?”

  那人嘿笑道:“胖子就是胖子,我怎就叫不得?”

  肖逸这才看到崖壁上蹲着一个人,看不清容貌,却可以辨别是一个年轻道者。

  胖厨师也不与其在“胖子”的称呼上纠缠,道:“小子,你最好学乖巧点,别随便来这里乱逛,等出了事,你老子也救不了你。”

  那年轻道者似乎被说中了心事,干咳道:“我就说胖子爱故弄玄虚,我不过听说龙印石里还封印着龙气,想撞撞运气,看能否有缘吸收一二,这可没犯什么过错。”

  胖厨师不理他的说辞,道:“截教的东西可是教中禁物,一旦被人发现,你小子前程可就毁了。”

  那年轻道者身体一僵,道:“死胖子胡说八道,你休要诬陷于我。你开口闭口截教之事,才是犯了教中大忌。我这便到无为殿去,死胖子就等着受罚吧。”说着也不见他发力,身体如弹簧般射出,瞬间已在三丈之外。或许是走得匆忙,只听他“哎呀”一声,影子突然一歪,竟摔了一跤,然后又迅速站起,几个起落消失夜空中。

  肖逸想笑,却是忍着了,再看胖厨师,好似那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是静静地看着崖壁,一时间,夜空倒有些静谧。

  停了片刻,肖逸问道:“那人说龙印石中还封印着龙气,可是真的?”他虽然知道即使龙印石中尚有龙气,也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心中却极希望胖厨师点头称是。

  胖厨师却道:“只是传说罢了,无人得知真假。”说着不自禁地用手摸了抹座下的磐石。

  肖逸立时恍然道:“胖师傅坐着的就是龙印石?”

  胖厨师点头道:“这块石头是龙神的座石不假,但是龙印石却不但指这一块石头。原来,龙印石就是小指峰的山体,小指峰有多大,龙印石就有多大。但是随着龙神气息的消失,龙印石也在逐渐缩小,到最后,也就剩下这块座石和你身后的崖壁这么大了。”

  肖逸心中升起一股凄凉之感,想不到曾经的龙神宝座,会落得个今日光景。他转过身去,拨开壁前的藤蔓,轻轻地用手抚摸上去,但觉一股冰凉入体,好似龙神的哀叹,令人凄婉。

  摸索片刻,把龙印壁上的沉泥抹去,突然发现,壁上竟密密麻麻地刻着小字。他忙擦拭干净,借着月光,依稀能看到“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无动不生无而生有”等字样,竟都是道法中的经典。

  不等肖逸询问,胖厨师已道:“这些都是道家的经典,可是道教的精华所在,可惜现在的人愚昧无知,竟把这些好东西给撇弃了。”说着站起身来,继续向山上走去。

  肖逸虽有众多疑窦,也只能依依不舍地跟上去。

第21章 龙印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