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升任厨师

  此后,肖逸每晚都和胖厨师一同到奇石峰送饭。路上,一大一小就事论道,倒也不显寂寞。而且每次送饭,胖厨师都是从奇石峰阳面上山,在一块突石和龙印石上坐一坐,然后从山后小道下山。肖逸问其原因,胖厨师称之为体悟。

  肖逸每次经过龙印石时,都要把石壁上的沉泥拭去,学一些前人留下的道法。再与胖厨师探讨,加以印证,其道法修为可谓一日千里,进步神速。

  而且每月中,胖厨师都会带肖逸下山一次,去那家药店购买补阴药材。

  后来,肖逸才知道,那些补阴药材是为奇石峰的牢人所准备的。据说那牢人体质奇异,若不在每日饭食内加入补阴之物,断然活不过三天。

  肖逸好奇这牢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沦为阶下囚,竟然还有此待遇,但是每次到了石洞口,胖厨师都要他在洞口等候,说是洞中阴气过重,他体质尚弱,抵不住阴气侵蚀。

  是时,九州界内充盈着阳刚之气,凡人皆以阳气为生命之本,缺了阳气,便没了生机。阴阳相克,沾染阴气亦等同自寻灭亡,是万万不可轻忽之事。肖逸纵然想入洞一看,可惜身无道力,难以抵御阴气,只好作罢。

  如此又过了半年光景。一日夜晚,肖逸看《文始真经》入神,不觉已是午夜。刚准备上床就寝,突见山上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直插苍穹,将夜空照的亮如白昼。

  他平日里也听胖厨师说些崇真教成仙得道的传说,乍一见金光耀目,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要飞升。忙披了衣服,向金光处跑去。

  过了厨房,刚跑到上山大道上时,便看到前面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都是居住在山下的刚入道的弟子,被山上的高级弟子拦在路上。

  肖逸深知自己身份,也不敢太靠近前,到处眺望,想寻到胖厨师的身影,可惜一无所获。

  只听那些小弟子们围绕得道飞升的话题,你一言、我一语,兴奋地谈论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过了一会,不知谁带的头,说道:“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此时修炼,必有收获。”于是乎,众弟子纷纷盘膝而坐,就地修炼起来。

  片刻之后,山路上白花花地坐了一地崇真教弟子,静谧非常,唯闻索索风声。

  肖逸感觉此时站在此处,有些不合时宜,又悄悄向后退了一段距离,遥遥地望着金光之处,不知不觉间,眼神中燃起了五彩光华。

  金光一直持续到寅时才淡淡消散,众弟子从修炼中醒来,个个脸上洋溢着兴奋,想来大有收获。肖逸不等众弟子下来,先一步回到住处。

  肖逸闭目躺在床上,想赶紧入睡,但是金光冲天的景象总是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心底深处一股渴望之火更是悄然燃起,令人心痒难耐。

  他修习两年道法,更是熟读了《黄帝内经》,心知此乃走火入魔之兆,忙诵读道经,极力摒弃杂念,保持内心清虚宁静。也不知过去多久,终于摆脱浴火的侵扰,但觉得浑身清凉,竟是出了一身冷汗。回想先前情形,不觉有些后怕,忙又诵读了几篇道经,才迷迷糊糊睡下。

  翌日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肖逸惊醒。长清道者常年外出,此地又偏僻,还从未有人来过。

  肖逸心中奇怪,忙起身开门,但见门口站着一个青年弟子,有些面熟,却不知是何人。

  那青年弟子直接问道:“你是肖逸?”见肖逸点点头,便道:“尚膳堂铭善师兄安排,从今日起,你负责入门弟子的膳食。时间已经不早了,你最好快些去。若是误了时机,影响众弟子修行,我可是要报正信堂的。”说完扭头便走。

  肖逸愣了一愣,道:“负责膳食?胖师傅去哪了?”

  那青年弟子头也不回,冷冷地道:“不知道。”

  肖逸还想再问,人已去的远了。等他赶到厨房时,那青年弟子和尚膳堂的主事铭善道者已经在候。

  不等他询问,铭善已道:“胖厨师因另有要务下山去了,从今以后这里就交给你负责了。”随后将厨房一应事务给肖逸作了介绍。

  肖逸想起昨夜还和胖厨师到奇石峰给牢人送饭,期间谈话正常,丝毫没有流露要外出的意思,今日怎地突然就下山了呢?他纵然满腹疑窦,也不便再问,只好等胖厨师回山后再行问起。

  铭善见肖逸立时忙活起来,得心应手,不仅微笑地点点头,朝外走去。前脚刚跨出门,突然回头道:“对了,晚上给牢人送饭的事也一并由你担了。”

  肖逸一听,忙道:“那石洞内有阴气,胖厨师不让我进去。”

  铭善道:“给你一张驱寒符,带在身上就没事了。”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符,扔给肖逸,扬长而去。

  那青年弟子追着铭善出来,到了无人处,悄声问道:“铭善师兄,那符不是一张辟邪符吗?”

  铭善讥笑道:“他又不认得。”

  那弟子一愣,道:“这小子毫无道力,可抵不住那牢洞内的阴气啊。”

  铭善反问道:“以师弟之见,什么人送饭更合适呢?”那弟子一时语塞,不敢再说。

  ◇◇◇◇◇◇◇◇◇

  年轻弟子们一进厨房,见肖逸成了大厨,均是一阵惊讶。这两年来肖逸体格渐长,壮硕了许多,而且日习道经,气度也是不凡。

  一些弟子说些风凉话,嘲笑一番,倒也不敢得寸进尺。

  于是乎,从此日起,肖逸便成了众弟子口中的“小厨师”。

  这一天,肖逸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晚上好容易把厨房收拾妥当,又连忙凭记忆,配以养阴药材,为那牢人做了些饭食,匆匆忙忙向奇石峰赶去。

  过了铁索桥,刚上山时,肖逸因赶的太急,竟有些气喘。下意识间,看到胖厨师经常歇脚的突石,便坐了上去。歇息片刻,又往山上赶上,路过龙印石时,自然而然地又在其上坐下歇息。

  在刚接触龙印石的一刹那,只觉得一股暖意向身体传来。同时,背心处也升起一股暖意向下传来,最终在小腹处交汇。片刻间,暖意传遍全身,暖洋洋令人十分舒服。

  肖逸不由得大惊,心道是龙神显灵,忙用手触摸龙印石,但是龙印石冰凉如故,哪有暖意,再感受体内的暖意,也是消失不见,努力回忆,也无法记起刚才的感觉来。

  肖逸不禁有些迷糊,分不清刚才是真实还是幻觉。但是当他看到已被自己擦拭了一半的石壁时,心神突然一紧,顿时自责起来。

  他今日忙碌一天,竟然没有时间修习道法,而且从早上做饭开始,一直到现在,总是匆忙为之,心始终紧绷着,没有片刻轻松,更别说体悟道法。

  胖厨师每日从大道上山,故意绕远路,是为了体悟自然之道。自己若是为了做事而做事,和山下的百姓有何分别;如果想省事,直接从山后小道上山便可,又何必故意绕远路……他越想越觉得惭愧,感觉近两年来学的道法都不知道学到哪里去了,不知不觉间冷汗涔涔而下,手脚也是一片冰凉。

  山上本来就风大湿冷、寒气袭人,再加上冷汗浸体、内火外虚,正是人体抵抗力最弱之时,将自身置于如此恶劣之境,乃是养生之大忌。然而肖逸完全处于自责之中,已然忘却了周遭环境,对自身状况更是不问不顾。如此状态,若换做常人,早已寒气入体,当场就要病倒,日后更要重病一场,还可能留下后遗症。

  或许是肖逸体质好于常人,也或许是吉人自有天相,半柱香时间过后,肖逸一下拍石而起,健步如飞,直向后山奔去。此刻,他虽知耽误了时辰,脚上加速,心中却是静如止水,不起丝毫波澜。

第23章 升任厨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