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买药

  翌日,肖逸忙而不乱的做完了三顿饭,中间还忙里偷闲看来一个时辰的道经,晚上依旧提着食盒上了奇石峰。

  到了龙印石前,肖逸先是清理石壁,熟记了几句道法经典,又坐在龙印石上悟了顿饭工夫。

  待起身离开时,但觉耳聪目明,精力异常充沛。他只道是体悟所至,不禁对胖厨师的体悟之法多了几分信服。

  给牢人送饭时,那牢人仍旧叮嘱他一句,要他赶快离开。

  到第三日上,肖逸一切照旧,已然习惯了厨师生活,并且能够多抽出半个时辰领悟道经。而那牢人见到他,只是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话。再到第四日上,那牢人止声不吭,连叹气都懒的叹了。

  生活虽然忙碌,却异常充实。尽管那些小弟子们看着他时,总含有一些鄙夷,但是肖逸浑不在意,固守一颗纯真向道之心,竟然过的潇洒惬意。

  月中,补阴药物告罄,他便到尚膳堂禀明了铭善道者,领了下山令牌和药方,直奔河洛镇药铺。

  那药店老板早已熟识了肖逸,见肖逸只身前来,虽有些诧异,却也不敢怠慢,忙称呼“仙长好”,又说些“仙长年轻有为,日后前途无量”等等拍马言辞,见肖逸面色不愉,忙一边命下人看茶倒水,一边从柜台后面取出药材来。

  肖逸看到这次的药材的分量比上次又少了不少,不禁皱了皱眉,还未开口,那药店老板已哭诉起不容易来。

  肖逸也知晓其难处,只好作罢,只是说了句下次定要准备一些,把早已准备好的药方往桌子上一放,默念起下山前铭善刚教授的一句口诀。但见那药方金光闪过后,便留下了药材分量。

  肖逸第一次运用道家之术,心中别提有多激动,而脸上却不动声色,平静如常。

  那药店老板不知内情,司空见惯,未当会事,只是见肖逸好说话,登时心花怒放,好话连篇,赞美不绝。

  肖逸只是哂然一笑,不予理睬。

  出了店门,未走几步,忽闻身后有人喊道:“仙长留步。”

  肖逸被药店老板叫的多了,便回身去看。但见一人,四十多岁,长着八字须,一脸市井气,和那药店老板如出一辙,正冲着肖逸而来。

  来到近前,“八字须”先是一拜,高呼“仙长有礼了。”然后附耳言道:“仙长,小老儿那里有些药材,仙长可否移步一看?”

  肖逸眉头一皱,道:“你有什么药材,先说来听听。”

  “八字须”神神秘秘道:“正是仙长需要的药材,此处人多嘴杂,仙长到小老儿店中一看便知。”

  肖逸再次打量来人,见其一副猥琐神态,心想崇真脚下,量他不敢为非作歹,便道:“前面带路。”

  转过一个街口后,“八字须”进入一家店铺,并径直向后堂走去。

  肖逸见是一家杂货铺,店中一个伙计正在拨弄算盘,看不出异常,便也跟了进去。

  但见“八字须”已站到一人身后,那人生的高大,约莫三十岁年纪,头扎青巾,身着青袍,脸色偏白,却不减其英武之气。

  那人一见肖逸,忙抱拳低眉道:“仙长贲临,令小店蓬荜生辉。”

  肖逸抱拳回礼,因不知对方是何许人也,不好作答,便看向“八字须”。

  “八字须”忙引见道:“这位是小店的老板,姓林名凡。”

  肖逸赞道:“林居士名虽为凡,人却不凡。”

  林凡哈哈一笑,道:“仙长谬赞了。林某人一介凡夫俗子,不过依仗仙长恩典,糊口饭吃,何来不凡。”说着请肖逸上座。

  肖逸坐下后,林凡刚要上前沏茶,他一把摁住,直接道:“林居士还是把药材先拿出来吧,我出来时间已然不短,还要赶快回山复命。”

  林凡笑道:“仙长何必心急,我已命人前去取药,我们一边喝茶,一边看药,两不耽误。”

  肖逸见“八字须”已退了出去,想是取药去了,便由他沏茶。

  林凡道:“这是寿眉茶,民间也称为老君茶,是林某人远赴扬州极南的大山中,与当地山民换来的,是白茶中的精品,外面可是喝不到的。”

  肖逸不懂茶品,微笑不语,因闻的“老君”二字,倒也燃起了兴趣,但见茶叶上满披白毫,外形条索如眉,倒是神似老君之眉;茶汤橙黄,品上一口,只觉入口醇厚,滋味鲜美,不自禁地赞道:“好茶!”

  林凡笑道:“这茶不禁能消暑止渴,还有益寿延年之功效。林某人自三十岁上饮用此茶,至今已将近二十年,能保留如此年轻之态,实乃此茶之功。”

  肖逸仔细端详林凡容貌,竟找不到一丝皱纹,惊道:“此茶竟有如此神效?”

  林凡道:“不瞒仙长,崇真教有多位仙长都在饮用此茶,对修真有很大裨益。因为这些仙长都要求保密,林某人不便透露姓名,仙长以后自然会知道林某人所言非虚。”

  肖逸轻轻颔首,他曾在一本道经上看到过,饮茶排毒辅助修真的方法,想来其言不假。

  这时,“八字须”已捧上两只锦盒。林凡打开盒盖,浓郁的阴气便漫延开来,单凭这阴气的浓厚程度,便非肖逸兜中药材所能比拟的。但见一只盒内摆放着一只巴掌大的野山参,另一只盒内是两只翠阴竹,皆是补阴药材中的精品。

  肖逸看了片刻,重新审视面前的林凡,心道:“此人到底是何来历,观其举止,绝非一般商贩之流。补阴药物在九州之地非寻常之物,常人避之畏之,唯恐沾阴气上身,若非特殊用途,断无收藏之理,此人打听崇真收购补阴药物,乃是商贩之常情,疑就疑在竟然准备了如此贵重的两枚药材。无事献殷勤,必有所图。”

  林凡见肖逸眉头微蹙,显然新生疑窦,忙道:“林某人常年给仙长们购买世俗之物,一次听闻仙长每月收购补阴药物,便留上了心,上次外出购物时,正巧碰上了这些药材,便买了下来,以供仙长使用。”

  肖逸静静地看了林凡片刻,不言也不语。

  林凡接着又道:“仙长无须多虑,林某人知晓崇真教的规律,仙长先将这两味药材带回去,下次下山带来票据也是无妨。”

  然而肖逸还是静静地看着,也没有打算说话的意思。林凡心中暗道:“好小子!”也不知该往何处解释,只好问道:“仙长可是不满意吗?”

  肖逸又盯了片刻,才微微一笑,道:“这两味药材都是补阴之中的上品,岂会不满意?林居士拿出如此贵重的药材,绝非只是卖给崇真这么简单吧?”

  林凡一愣,忙道:“仙长误会了,林某人只是个生意人,糊口而已,怎敢有其他想法。”

  肖逸脸上仍带着微笑,伸手把两个药盒一盖,道:“我虽年幼,却也懂得予取予求的道理。林居士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吧,不然你这药材,我可不敢收。”

  林凡愣了片刻,一咬牙,道:“既然仙长说到这份上,林某也不敢再有丝毫隐瞒。”顿了顿,坐到肖逸边上,道:“林某从小便有寻仙访道的梦想,也曾上天脉山拜师求道,但可惜姿质不佳,难入上仙法眼,只好堕落凡俗,做了一名势利商贩。”

  说起儿时志向,林凡眼神中透着一丝神往,又透着一丝惆怅,情动之处,令肖逸不自禁信了三分。

  林凡话音一转,叹了口气,道:“按说,林某如今家境殷实,儿孙绕膝,也该知足了。可是,这年岁越长,越是忘不了寻仙访道之志,总想着能遇到一些机缘,开启天听……呵呵,”林凡赧颜一笑,“林某也知道这是不可能之事,如今也就想着有生之年,能够一瞻仙家洞天,此生就无憾了。”说到此处,双眼殷殷地看着肖逸,满是期待,又满是担心,让肖逸不忍心拒绝。

  肖逸又盯着林凡看了片刻,问道:“林居士是想到山上亲自看一看了?”林忙忙道:“请仙长千万成全。”

  肖逸深思片刻,忽然道:“林居士既然给多位仙长购茶,认识的仙长自然不少,怎会看上我这个连道袍都不穿的小子?”

  林凡又换成一副商人气息,陪笑道:“林某人就靠着识人奉人吃饭,略懂为人行事之道。一来仙长小觑了自己的厉害之处,这二来其他仙长早已脱了俗念,岂会为小民这点事操心。”

  肖逸嘿嘿一笑,道:“林居士言外之意是我好买通了?”

  林凡看肖逸心动,心中乐极,忙道:“只要仙长肯帮林某人这个忙,这每月的药钱全归仙长所有,日后单有所需,林某人绝不推辞。”

  肖逸随胖厨师买了几个月的药,知道买药是当前崇真教的很大一笔支出,不是个小数目,突然听到全归自己,着实有些惊讶。他一个乞儿,何时敢妄想过有如此多的钱。愣了半天,问道:“值得?”

  林凡道:“值得!”他看着肖逸模样,感觉八九不离十,内心已然踏实。

  不料,肖逸把药盒往怀里一搂,站起来就往出走,说道:“下月我会将药单拿过来,到时林居士可到崇真帐房结账。至于林居士相托之事,我记下了,日后有机会,定当全力相助。”声落,肖逸已出门而去,独留林凡在大厅中发愣。

  “这小子竟如此难缠!”一个女声从林凡身后传来。林凡头也不回,蔑然一笑,道:“我就不信他不就范。”

第25章 买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