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禁区

  肖逸心生不妙之感,生硬地将目光从石板上离开,抬头向上方望去。但见举头三丈高空,竟静静地立着两个人。

  这二人何时到来,他完全不知。只见二人身着深色羽衣,与夜色相近,极难辨识。更为可怖的是,这二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死灰之气,令人心底生寒。

  或许是肖逸感受这二人身上的死灰之气,才得以止步。可是那年轻道者依旧兴奋非常,口中不停地宣读着石板上的“妙理真言”,念到精彩处,更是手舞足蹈,如痴如醉,已入无人之境。

  只见其中一人扭头对另一人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截教之物还有留存。”

  另一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前一人又道:“让我们合力毁之如何?”另一人依旧没有言语,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捏诀、发功,豪不拖沓。前一人也同时出手,不落分毫,配合十分默契。

  肖逸只看到两人虚空一比,也不见有甚特别之处,地上的石板已轰然蹦起,斜着飞出十余丈后,划破地皮,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前一人“咦”一声,另一人也摇了摇头,前一人道:“看来截教的运数还未尽啊。”

  这时,那年轻道者犹如受伤之虎,暴跳起来,怒喝道:“谁?什么人敢动老子的东西……”他一时未发现头顶二人,首先看到肖逸,便怒道:“臭小子,你竟然敢坏老子的好事,我杀了你。”说着,一股磅礴之力已然打出,不给肖逸一点反应时间。

  然而,法术到了肖逸身前,却消失无踪,没搅起半点涟漪。半空中已有人说道:“小子,背离正道,不知悔改,还想杀害同门不成?”

  年轻道者这才看到空中二人,突然跌坐在地,失声道:“耆宿峰的老不死的?”随后,又吼道:“我爹可是无为殿的管事长宁,你们无权来管我。”

  空中之人回道:“你既知我们是老不死之人,还拿这些俗世权势来压人,岂不可笑吗?截教之物不可触碰,此乃崇真教禁区,任何人越了雷池,都要受到惩戒。你且随我们去吧。”

  年轻道者大叫“不”,奋力爬起,想要逃离。空中之人喊了一声“定”,年轻道者便直挺挺地摔倒在地,再不能动弹,连声音也无法发出。只见空中之人把手一挥,年轻道者离地而起,直飞到其脚下后不动。

  却说肖逸此刻是惊惧交集,惊的是这两人道术高绝,轻描淡写的一个动作都有如此威力;惧的是他们很可能要将自己一并抓起来。尽管他心中害怕,却只能乖乖地站着,等着宣判。此刻,他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力。

  终于,空中之人看向肖逸,说道:“小子,此间之事不准道与外人,此地之物也不准随便乱碰,否则,此子就是前车之鉴。”肖逸忙点头答应,静候其下一步发落。空中之人却道:“赶快送饭去吧。”之后,空中一阵虚晃,凭空消失而去。

  肖逸没想到竟会如此轻易过关,一时竟难以相信。怔了片刻,缓过神来,刚要遵照那人吩咐,赶快送饭去,可是眼角余光看到剩下的一块石板,双腿却怎么也动不了,心中的渴望之火再次被点燃。

  心中一个念头,不停地怂恿着自己:“也许这是踏入修道之路的唯一机会了,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几经挣扎,终于还是抵不住诱惑,向石板一步步走了过去。

  石板上的字迹不大,密密麻麻的,有百十句之多。

  肖逸刚看了几句,就被上面的道法所吸引。石壁上的道法他已修习了大半,对道法的理解造诣已然不低,这时学起来更是事半功倍,领悟神速。不消片刻,他把头抬起来,脸上焕发着神奇的光彩,目光却又瞄向了摔倒远处的另一块石板。

  ◇◇◇◇◇◇◇◇◇

  耆宿峰临崖石前,两名羽衣道者相向而坐,崖边上直挺挺地躺着一名年轻道者,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这时,两名道者眉头一皱,同时睁开双眼。

  一人道:“那小子好大的胆子。”

  对面之人顿了片刻,又缓缓摇了摇头。

  前一人道:“这小子身无道术,没有专人教习,看了也是白看,且随他去吧。不然送饭的事也是个麻烦。”对面之人也不应答,缓缓闭上了双眼,继续入定去了。这人看看崖边的年轻道者,也不再言语,闭目继续修炼。

第27章 禁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