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6章 怪病

  奇石峰石洞,自廖无尘脱困后,就复归于平静。只剩那些截教弟子的骸骨依旧坐立着,坚强地向后人证明,这世间曾经有一个宗门,叫作截教。

  “大道殊途,何必求同,哎!”一声叹息打破了洞中宁静。但见洞中突然闪现出二位道者,前一人须发皆白,仙风道骨,正是长阳真人。身侧之人一脸不忿,却是长丹真人,他接道:“他们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长阳真人不再言语,再往前走,来到原先囚禁廖无尘之处。两人一起看着洞壁上的字迹,分别陷入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长丹真人道:“掌教师兄,此地阴气太重,你内伤未愈,还是不要待太久的好。”

  长阳真人长吸一口气,如梦初醒,先道:“不妨事。”又道:“(下)阴界功法虽有些取巧,却也独辟蹊径,令人佩服。”

  长丹真人道:“歪门邪道而已,怎可与我们道家心法相比。”

  长阳真人也不评论,转身道:“走吧。”举步即走。

  长丹真人却不移步,问道:“掌教师兄可要我毁去这些字迹?”

  长阳真人头也不回道:“难得一窥(下)阴界功法,毁去岂不可惜?”

  长丹真人担心道:“万一被人学了去,岂不又生无谓风波?”

  长阳真人道:“大道万千,殊途同归,天地造化,顺乎自然。由他去吧。”

  长丹真人愣了愣,看看长阳真人的背影,又看看洞壁字迹,摇了摇头,追随长阳真人而去。

  ◇◇◇◇◇◇◇◇◇

  听得窗外有人大声地朗诵着《道德经》,颇有些耳熟。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入眼之物也很是熟悉,正是长清道者的居所。

  肖逸想起床下地,可刚一吃力,就感觉浑身的酸痛,不禁闷哼了一声。窗外的朗读声戛然而止,噔噔噔跑进一个小道者来。他见来人是小道者元贞,倒有些意外。

  元贞高兴道:“你可醒啦。”忙伸手按着肖逸,给他盖了盖被子,道:“我师父说了,你这几天可能就要醒了,但是还不能下地,得再修养几天才行。”

  肖逸感觉胸内憋胀的厉害,四肢竟是无力,便不再动弹,问道:“你怎么会在此处?你师父又是何人?”

  元贞从桌上端起一碗药汤,道:“我师父道号铭哲,是长谷真人的得意弟子,主修丹药学。这药就是我师父专门给你调制的。”

  肖逸一口气把药喝下,立觉胸口舒服了许多,不禁大赞药效之快,又道:“我不认识你师父,你师父为何要你来照看我?”

  元贞摇头道:“不知,师父吩咐我来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肖逸心中突然有些失落,想起昏迷前那熟悉的声音,又不死心问道:“我昏迷了几天?这期间可有人来看我?”

  元贞一边把碗放回桌上,一边道:“你昏迷有半个多月了,中间我师父来了两趟。”

  肖逸道:“没有其他人吗?”

  元贞肯定道:“没有。”

  肖逸立时有些失落,便不再说话。

  元贞见其面色不佳,忙问:“你可是哪里不舒服?”肖逸摇头不语。元贞再问,肖逸勉强一笑,示意无事,道:“我又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

  元贞走后,肖逸却思绪万千,没有丝毫睡意。想要下地,可是仍然浑身疼痛,提不起力气,只好作罢。

  午后,元贞带着一名中年道士到来,正是其师父铭哲。这铭哲穿着随意,同样的道袍穿在别人身上显得身姿潇洒、仪态万千,可是穿在他身上却感觉是偷来的一般,极不协调,而且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不知多久没有梳理了。

  崇真教内沉积炼道,不注重形体外貌的人所在多有,倒也不稀奇。肖逸见怪不怪,也不以为意,因不能下床,忙道声“有劳真人”。

  铭哲点点头,先是仔细看了他脸色,又把了脉,还未说话,眉头却皱了起来,问道:“你是如何得此怪病的,可从头给我讲一遍,不得有丝毫遗漏。”

  肖逸想了想,将如何被定了身,如何由元心扔到地上的过程说了一遍,到后来如何得的怪病,却是语焉不详,只道:“我开始已经饿的昏了头,后来的事就是一阵阵迷糊,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

  在牢房中时,肖逸的确有些昏昏沉沉,身体内发生的一些变化,到底是真实的感觉,还是幻觉,他自己也不清楚。而且他从小混迹,早习惯了保护自己,自知做了一些违反崇真教规的事情,万一说的多了,没人发现端倪,反而把自己害了,干脆坚持以不知情搪塞。

  铭哲又追问了一遍,肖逸只说不知,只好作罢。只见他在屋内踱着步,一会喃喃自语,一会又扭头看看肖逸,眉头却是越皱越厉害。

  肖逸察言观色,道:“真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铭哲摇头道:“奇哉怪也!说不准,说不准……”肖逸心中咯噔一下,口中却笑道:“难道是小子的病没救了?小子的命本来就贱,不敢劳真人费神。”其话声中有几分洒脱,又有几分萧瑟。

  铭哲看着肖逸,顿了顿,道:“小小年纪就能看破生死,着实不易。不过,小兄弟是过虑了。你体内顽疾虽然难除,可也不至于夭逝。”

  肖逸笑笑,道:“愿闻其详。”神情自如,倒也不为体内顽疾担心。

  铭哲道:“贫道学习丹药之术近二十个年头,见惯了疑难杂症、顽疾沉疴,可是你这样的情形却是头次见到。”想了想,又道:“你这种情形,说是病,又不是病;说不是病,又似病。”

  肖逸疑惑道:“此话怎讲?”

  铭哲道:“说不是病,是因为你体内一切完好,并没有什么损伤。说似病,是因为有一股怪异的真气窝在你体内,影响你一切血脉运作,使你身乏无力,不似自己一般。”

  肖逸仔细感受一下身体内部,确如其所言。明哲又道:“你这病蹊跷之处甚多,有三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第一,就是你为何还能活着?”

  肖逸顿惊,重复道:“为何我还活着?”

第36章 怪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