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两个办法

  铭哲道:“不错,为何你还活着。”而后,自顾自道:“修真练道之人都知道,人有上中下三丹田,上丹田又称“泥丸宫”,纳神;中丹田在膻中穴,聚气;下丹田在关元穴,藏精。修真就是吸取天地灵气,去其糟粕,炼化成精力,收于下丹田之内。《黄庭外景经》中所讲,呼吸庐间入丹田,就是此意。此处的丹田一般就是指下丹田。”

  听铭哲迟迟不入主题,竟滔滔不绝地讲起常识来,元贞不禁冲肖逸吐了吐舌头。

  肖逸心道:“难怪这小子给我的第一张纸条就都是基本常识,原来是从这里学的。”不过他倒听得异常仔细。他过去只是一个人看书,靠的是自钻自学,今天有幸得他人讲解,自然要珍惜这次机会。

  铭哲只把关于丹田的所有知识讲了一遍,这才道:“所以说,丹田是修真练道之士首练之穴。可是我观你身体,竟是未练过丹田,也就是说,这些真气不是你的。一个无丝毫道力的人竟然能经受如此庞大的外来真气而不死,贫道还是第一次见。那么这第二个问题就来了,既然真气不是你的,那么这些真气是何处来的。”

  他顿了顿,才道:“据我所知,九大门派中除了儒家,灵气均由五心而入,运转一周天后,进入丹田。这五心,就是指两掌心、两脚心、一头心。”

  接着铭哲又讲“五心”,元贞听得昏昏欲睡,肖逸却听得津津有味,只怕其讲的少了,最后还问了一句,“何为五心向天”。估计平日里铭哲也难得遇到如此好学的弟子,讲的极是兴奋,便给予详解,顺带着把五心向天的打坐要旨也透露不少。

  亘古以来,九大门派各自尊己为正宗,明争暗斗,总想压倒群雄,独霸九州。故而世人皆重门派之别,门派之见甚深。现如今,各派早已明文规定,自家法门,非我弟子,绝不外传。这“五心向天”的打坐之法虽然算不得多保密,但是也涉及到道法入门。

  铭哲讲的兴起,并未在意。其实,他不知道,就是这不经意的一次透露,却给肖逸开启了真正的修炼之门。

  铭哲继续道:“我看你五心未开,脉络闭合,又无被人强行注入的痕迹。这真气既不是你无意间从外界吸取的,又不是外来注入,那么真气到底是怎么进入你体内的,可谓让人匪夷所思。”说着说着,眉头又深深皱了起来。

  肖逸怕他陷入沉思,忙问道:“那第三点又是什么?”及时把他拉了出来。

  铭哲想了想,道:“这第三点,也是最不可思议的。天地灵气无处不在,可是也有档次之分。崇真教立在天脉山,自然是因为此处灵气比别处的更加浓郁,更加纯正。灵气转为真气,为己所用,是需要经过提炼的。灵气越纯正,提炼耗费的时间就越少,修炼的速度就越快。说的简单一点,修真练道,就是不断吸收灵气,不断提纯的过程。道行越高,吸收灵气越快,真气也越纯。等到体内真气纯的再无杂质,如同天地之元灵时,就可得道飞升。”说到后来,不仅肖逸和元贞听的入迷,连他自己都心动不已。

  静了片刻,三人才先后从憧憬中醒来。铭哲也明白自己跑题了,面上有些尴尬,忙道:“一个人道法高低,可以从真气的纯度来判定。贫道阅人无数,也经常查人真气以辨病理。甚至有一次,还给一位进入成丹期的前辈把过脉。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即便是那位前辈,他的真气也远远没有达到你体内真气的纯度。”

  此话一出,元贞已是嘴巴大开,吃惊地看着肖逸。

  肖逸虽听说过道家修炼的几个阶段,但是对成丹期没有什么概念,倒未过于惊讶,反而苦笑道:“如此说来,这真气还是别人苦练多年都得不到的。可是到了我身上,却成了麻烦。”接着问道:“敢问真人可有驱除之法?”

  铭哲道:“办法当然有,不过……”肖逸一听尚有办法,心中一喜,道:“不过什么,真人但说无妨。”铭哲犹豫道:“办法有两个,不过都有些困难。”肖逸笑道:“还有什么困难能难倒道家的仙人吗?”

  铭哲摇手示意肖逸不可乱言,道:“这第一个方法就是找一个法力纯正之人,将你体内的真气吸到他体内炼化。”

  肖逸心道:“崇真教高人无数,找个法力纯正之人当不是难事。”

  仿佛知晓肖逸心中所想,铭哲又道:“这难点就在,到哪里去找这一位法力纯正之人。以贫道的推测,当今崇真教中,只有长阳掌教和长恒、长丹、长靖三位真人有此能耐。按常理说,让几位真人出手救人,算不得难事。可是一来吸取他人法力为己所用,从来就为崇真所不齿;二来你体内法力过于凶猛,即便以几位真人之能,稍有不慎,也可能因压制不住而走火入魔。况且,小兄弟还是初来乍到,所以这个,这个……”

  肖逸心中了然,忙道:“这个小子明白,真人不必忌讳。真人说说第二个办法吧。”

  铭哲道:“第二个办法说来简单,做起来却难。就是你自行修炼,等你的法力能够控制或吸收这些真气时,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肖逸听罢,顿时一阵苦笑,现在入门都无人引荐,更莫说几时才能修炼到几位真人的地步。这时,听元贞问道:“师父,上次我与人比试,受了内伤,你用功给逼了出来不就好了。为何不请掌教真人帮他逼出来呢?”

  铭哲摇头道:“虽然道理相通,但不可同日而语。二力相冲,必有一番激斗。你当时内伤不重,还不至于伤及经脉。而这小兄弟已到一发千钧的地步,断然不可再有冲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肖逸彻底明白自己的状况后,顿觉前途一片渺茫。即使他性情洒脱,也无论他修习了多少道法经典,突然感觉生命无望时,仍然不能坦然面对。他微微苦笑,没再说话。

  而这时,那股怪异真气似乎感知到了他的颓废心理,乘势发作,在其体内上蹿下错,肆意妄为,瞬间令他呼吸急促,胸闷难当。

  铭哲发现肖逸异状,忙上前一步,以指运气,在他胸前点了几下。

  肖逸立觉胸闷之感减轻不少,缓过气来,连忙称谢。

  铭哲却道:患病之人最忌心灰意冷,自己不想活,天王老子也救不了。自己要活,老天爷得退让三分。贫道虽不能为你治愈顽疾,但是可将这股真气困在中丹田之内,以药物为你续命,却不是难事。”

  肖逸恍然大悟,心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还剩一线生机。我怎地如此怯懦?”忙向铭哲谢道:“真人教训的是,小子受教。”

  铭哲见其面色好转,满意地点点头,道:“如是才对。我为你调了一个方子,今日起,你每一周喝一副,可保你不受那古怪真气侵扰。不过,切忌情绪波动,求人不如求己,他救不如自救。”

  肖逸点点头,若有所悟。在铭哲带着元贞出门时,肖逸突然问道:“真人可知崇真将如何处置小子?”

  铭哲摇头道:“贫道不知。一切顺乎自然,静心等待便是。”

  肖逸又问:“真人为何如此上心小子之事,是受何人所托?”

  铭哲笑道:“贫道为研究病理而来,无人所托。”话罢,匆匆而去。

  第二日,肖逸感觉身体轻快不少,勉强能够下地活动。扶着墙壁走了两圈,又感觉心浮气躁、浑身乏力,只好坐在椅上歇息,顺手拿起《清静经》来诵读。谁知,一番读将下来,胸中不适立消,倒令他感到意外。

  这时,他脑海中依稀记起在牢房中的情形,自己就是依靠这《清静经》的诀窍,才能大难不死。他闭目良久,渐渐回忆起当时无为引导有为的方法来。

  所谓气随意动,在他重温感悟时,体内的怪异真气竟冲破压制,渐渐运作起来,推经过穴,流转自如。他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不经意间抬手一挥,只听得咔嚓一声响,急忙睁眼来看,竟是桌面被敲了一块。

  他不由得心中一惊,立时失去对怪异真气的控制。真气一阵乱蹿,只疼的他呲牙咧嘴,汗下如雨,直花了近一个时辰时间,才平复如初。

  经此一事,尽管他知道这股真气可以为己所用,可也不敢再做尝试。只想着,有朝一日,自己真能学会崇真的无上道术,将这股真气真正化为己用。

第37章 两个办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