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不叫

  长阳真人亦被吸引过来,神情微微一变,释放神识从肖逸身体扫过。但觉其体内有一股极为纯正的真气被禁锢在任督二脉之内,另有一股极为混杂的真气肆意游荡,毫无规律。

  那股纯正的真气,长阳真人也略有一二,当时断定是自己与(下)阴界众人大战时,一股离体无主的真气在机缘巧合之下,冲进其体内。至于肖逸当时缘何未死,他也并未深究,反正也活不长久了。

  以长阳真人目前的境界,方圆百丈之内,风吹草动皆难逃其神识,肖逸的状况他早已了如指掌,这才放手让长丹真人执行教规。不料,这看似普通的小子,竟一次次令他惊讶。但是无论他神识如何试探,除却这两股危害极大的真气外,根本找不出能令他从奄奄一息到完好如初的根源。

  长丹真人也是十分惊诧,以至于无暇计较肖逸的质疑,连连说道:“好小子,好小子……”

  若换做平时,肖逸可能委曲求全,尽量不与强者发生冲突,以免白白丢了性命。可此时,他完全不顾忌后果,把脊梁挺的笔直,只觉得男儿活一世,就是为了此刻。

  和长阳真人一样,无论长丹真人怎么查探都摸不着头脑,眼看着肖逸无所谓的态度,怒气更盛,道:“小子,不管你命有多硬,你屡次犯崇真教规,就是大罗金仙,也难逃罪责。”

  肖逸早将一切抛之脑后,微微笑道:“长丹真人好大的口气。你说我屡犯教规,请问我入的什么教,守的什么规?伯阳老祖开山创教,旨在修道养德,教化世人。长丹真人就是这样传教的吗?”

  长丹真人气极反笑,道:“好,好,好,老夫现在毙了你,倒显得老夫理亏了。”他挥手向周围一指,道:“我只问你,你将奇石峰毁成这般模样,可当死罪?”

  肖逸反问道:“敢问真人,小子是怎么将奇石峰毁成这样的?”

  长丹真人道:“你在龙印石上随意乱画,导致龙印石崩裂,众人所见,想抵赖不成?”

  肖逸道:“石壁上被人刻满了字迹,句句堪称经典。依真人所言,那些刻字的人都该当死罪了?”

  长丹真人道:“刻字留典,自当推崇。而你一个毛头小子,懂的什么是道?在本教瑰宝上随意乱画,一样是死罪。”

  肖逸道:“敢问长丹真人,你年少时可曾试着在石壁上留下字迹,可曾损坏了龙印石?”

  凡是修习龙印石壁道法之人,谁人不想在石壁上留下自己的字迹,千古留名。可是千百年来,又有几人能够成功。

  长丹真人登时涨红了脸,怒道:“小子好生狂妄。”他右手抬起半分,僵了片刻,终究又放了下来,道:“小子,你也莫要逞口舌之利。不说这奇石峰的事,就单说你偷学崇真功法,这一条,就足以要了你的命。”

  肖逸仍死撑到底,道:“我何时偷学崇真功法了?”

  长丹真人蔑然一笑,道:“小子还敢抵赖?‘五心向天’打坐法可是崇真教独有,你还敢说没有偷艺吗?”

  肖逸心中咯噔一下,无言以对。他以“五心向天”姿势疗伤时,被众人看到,而且“五心向天”打坐法吸收天地灵气,自有一套运作轨迹,明白人一探便知,是想赖也赖不掉的。

  长丹真人笑道:“如何,无话可讲了吧?小子不仅偷学崇真功法,而且品行不端,老夫这就依照崇真教规,先废了你的道术,再锁进奇石峰石洞内,我倒要看看,小子能熬过几天。”

  废除道术,再锁进奇石峰石洞,这对于修道之人来说,还不如一死来的痛快。肖逸咬了咬牙,心知再狡辩也算无济于事,此刻只想着回头看上一眼,下一步如何,一切顺其自然好了。

  肖逸定了定神,刚要回头时,却听身后之人说道:“‘五心向天’的功法是我教他的。”说着上前一步,与肖逸并排而立。

  肖逸扭头看过去,这不是静姝又是何人。几年不见,静姝出落的更加清丽,只是消瘦了许多。而肖逸却俨然成了一个大人,竟比静姝高了半个头顶。他看着她的侧面,突然觉得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一时间脑海中思绪万千,竟有些痴了。

  长丹真人见静姝再次强出头,指着静姝,恨铁不成钢,道:“孽徒,你怎敢将我崇真功法私自外传?你难道真要为了这个小兔崽子,毁了自己的前程不成?”

  不料,静姝不紧不慢道:“师父明鉴,姝儿已然辟谷期大成,按照我教教规,可以开宗收徒。他是我收的弟子,教他道术,怎算违反教规?”

  长丹真人凝神着静姝,道:“你这话可当真?”静姝笃定道:“姝儿不敢蒙骗师父。”

  长丹真人轻“哼”了一声,道:“收徒乃是大事,徒儿又收了弟子,我这太师父怎不知道?胡闹!”扭头又问肖逸,道:“此事可属实?”静姝屡次保全肖逸,长丹真人知道,只要静姝在场,今日是无法治肖逸的罪了。

  静姝回过头来,微微仰望着肖逸,眼神之中充满着暗示。肖逸俯视回望,他突然感觉,被她这样地看着,竟是如此的享受、如此的满足,竟痴痴地忘了回应。

  静姝急道:“肖逸,还不喊我一声师父?”

  肖逸第一次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顿时机灵起来,但是当听到要喊她师父时,却心中不悦,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喊你师父?”

  静姝道:“你的道术口诀由我所传,已有师徒之实,理应喊我师父。”她见肖逸仍然无动于衷,又道:“你喊了我师父,便正式成为崇真弟子,可以光明正大地修炼崇真道术。”

  肖逸看着她焦急的样子,心中极是受用,笑道:“然后呢?”

  静姝一愣,道:“然后?然后你就可以治好你的内伤了。”

  肖逸仍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再然后呢?”

  静姝不知他意思所指,道:“再然后?再然后,可以修炼得道。”

  肖逸心道:“没了你,得道成仙又能如何?”在这个弟子事师,敬同于父的年代,这一声“师父”,将意味着什么,他十分清楚。他缓缓地仰起头,望着天边流云,桀骜地答道:“不叫!”

  PS:新书,希望大家多推荐,多收藏,我们共同努力,让这本书成长起来!

第44章 不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