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6章 魁元之争

  今日因要产生论道大会的魁元,围观的弟子相对多了一些。

  吴凌子接着昨日“自然”之题,继续立于台上,迎接挑战。经过昨日一天的备战,今日上台之人的论断明显又比昨日高出许多,颇有新意。虽然此番休战,对吴凌子有些不利,但是吴凌子也准备的十分充分,沉着应对,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不知不觉间,又将中午,吴凌子连胜九人,只需再胜了最后未出场的肖逸,便可摘得头筹。吴凌子愈战愈勇,将这第九个对手比下之后,道:“自然即随心。我等修道之人,当效仿鲲鹏一般,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无所束缚,以游无穷,至无己,至无功,至无名。如此,方显我修道之本心,独享自然之乐。”

  台下之人听罢,纷纷点头称是,颇为受教。

  吴凌子突然对着台下喊道:“肖逸师弟,你可有看法吗?”如今,只剩下肖逸一人,而且大家都知道,肖逸只是一个刚入门的新人,能有多高的修为,能够背诵半本《道德经》就算不错了。吴凌子根本未将肖逸放在心上,眼看着魁元非己莫属,多少有些得意忘形。

  肖逸见问,只好上台应战。众人只当肖逸直接在台下认输了事,不料还当真走上台去,于是纷纷露出不解之色。有些败得较惨的弟子,更是幸灾乐祸,巴不得有人比自己输的更惨。唯有吕为道面露疑惑,摸不透这位新师弟到底是否有真本事。

  但见肖逸不慌不忙,步到吴凌子之前,先向吴凌子躬身见礼,然后将胸一挺,把手一背,道:“依师兄刚才所言,自然即随心,随心而为,无所束缚,此即是老子无国无政之思想,亦是我等修道之人之所愿。随心即自然,小弟也颇为认同。”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台下哈哈大笑。此台之上,名为论道,实质却是辩道。总要找到对方不对或不足之处,究其一点不放,驳斥到底,方可取胜。肖逸上台,首先认同了对方之言,这就等于未开始论道,就已然认输了。

  吴凌子也微笑道:“难得师弟认同,为兄当诚谢才是。那么师弟可是认输了?”

  肖逸摇头微笑,道:“小弟只是说颇为认同,却未说认可。小弟认为自然之道,有随心一层,但是未尽其真意。”他突然转头向着台下,道:“修道之人,当六欲不生,三毒消灭。常遣其欲,而心自静。欲既不生,即是真静。如此清净,才渐入真道。老子曰,上士无争,下士好争。这论道夺魁,已然是争,诸位师兄不仅乐此好争,还纵欲嗤笑同门,可还记得自己是修道之人吗?”

  台下多数弟子闻言,先是大惊,而后羞愧难当,低头不语。有少数弟子仍不知内省,嗤之以鼻道:“小小处子,竟敢口出狂言。”一时间,敌意甚浓,若无真人在场,恐怕要冲上台去报以老拳了。

  台上四位真人和长清道者此刻却有两种看法。长靖、长和、长谷三位真人皆想:“此子可是头脑不清吗?竟然故意与诸位师兄弟为敌,日后可要怎生相处?”长恒真人和长清道者却想:“好小子,忒也能耐,竟教训起师兄来了。但愿你能有真本事。”

  肖逸不管众人如何想法,又回头向吴凌子问道:“既然自然即随心,那么敢问师兄自修道以来,师兄可曾随心而为?再敢问师兄,在修道之中可曾感觉到乐趣吗?”

  吴凌子一愣,道:“你这是何意?”

  肖逸道:“如师兄所言,自然即本心,师兄当以心之所向,诚实以对。”

  吴凌子虽悟到自然随心这一层次,但是突然间念起自己苦修数十载,竟然连真正的崇真弟子都不算,一股酸楚登时涌上心头。而且自己苦修道法,唯一目的就是获得道号,成为真正的崇真弟子,这本身就与道法之宗旨相违背。

  众弟子皆是从小入道,自被道术之门拒收后,只好一心学习道法,争取早日成为崇真弟子。除此之外,他们并无愁苦之事,于是为学道而学道,也不知道法于世人有何用处。肖逸则不然,他半路出家,经历了世俗冷暖,明白世事之艰难,如今学道,更懂得道法之精妙,乃是引人入道,摆脱世间之所欲,达到内心之平静。故而,他在研习道法之时,才有这般多个人感悟。

  肖逸观察吴凌子表情变化,又道:“师兄可扪心自问,修道何为?”

  吴凌子如受重创,蹬蹬蹬退后三步,喃喃道:“就是啊,修道为何啊?我为什么要修道啊?”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修道有何意义,感觉自己过往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眼前一片迷茫。良久,才反问道:“依师弟之见,我当如何?难道放弃修道吗?”

  肖逸微微一笑,道:“师兄可是认输了?”

  只是这一小会儿的工夫,吴凌子突然变得心灰意冷,道:“我悟了这么多年道,明白道中之意,却做不到顺道而行,像这样言不由衷,表里不一,我又怎配这魁元之名。”

  台下众弟子闻言哗然,实想不明白,肖逸寥寥几句话,就让吴凌子将魁元之位拱手让了出去。

  肖逸心道:“被世俗纷扰,有几人当真能够无欲无求,做到表里如一呢?”但口中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伯阳老祖创立道家,不过是让世人摆脱疾苦,生活的更加美好而已。而世间疾苦有多种,道法可令人心中平静,可是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穿。老子以无为为自然,无为非不做,而是去伪存真,做应做之事。然何为应做,何为不应做。对于吴师兄而言,当前应做之事,就是修成道果,成为真正的崇真弟子,这其实与我道并无冲突,吴师兄只是错在心态之上。吴师兄修道之时亦不忘心中所欲,这就歪曲了道法本意。以无欲之心态,达成所求,无为无不为,此方为大道之正途。”

  众弟子听肖逸一会儿讲吴凌子错,一会儿又讲吴凌子对,这对错之间,委实难辨,一时都听得晕了。吴凌子身为局中之人,也是听得云里雾里,感觉自己理解了,回头一想,又觉不对。弯弯绕绕,思虑难休。

  唯有台上的长恒真人称赞,道:“好一个无为无不为!”

第56章 魁元之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