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7章 夺魁

  接着,长恒真人忽问道:“小友刚才讲,追求本心并不能道尽自然本意,那么小友还当有其他见解吧?”

  肖逸点头称是,侃侃而谈,道:“世事纷杂,世人背景不同,所谋不同,其道也不同。再简单者,以登台为例。如吴师兄者,五步登台,不急不屈,六步为多,四步为少。可是如我者,人矮腿残,七步方可登台,六步为少,八步尚可。何为自然?如吴师兄,五步为自然;如我,七步为自然。自然因人而异,因事而异,不可一概而论。故而,我言,自然一曰势,二曰心。”

  这一番话讲下来,能听懂者已唯有长恒、长清二人而已。长恒真人更是想起肖逸留在龙吟石壁上的十二个字“大道无常,自然度势,终归于一”。

  肖逸继续道:“何为势?高山流水,谓之势;曲水向东,亦谓之势。水流度势,自高山源头起始,经万千曲折,终归于大海,此谓水之自然。老子常以水作喻,言‘水利万物而不争’,又言‘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然而江、河各自有道,无一雷同。可见水虽胜,却仍然受地势之限,非无往不胜。而势虽强,水却总能寻道而下,度势而行,终至江海,此为水之心所向。故曰,随心悟道,度势而行,此方为真自然。”

  众弟子早已跟不上肖逸的思路,肖逸话罢,唯有长恒真人鼓掌叫绝,称赞不已。长清道者却眉头紧蹙,低声道:“长恒师兄,此子之言虽然新奇,却与本教道法有些相悖啊。”长靖、长和、长谷三位真人也点头道:“确与本教道法不和。”长恒真人摇头道:“不妨,若所有弟子都是同一个声音,那么道家还如何推陈出新,发扬光大。”

  这时,吴凌子满面愧色,言道:“吴某虚度数十年,今日方解开心结,多谢赐教。”话罢,走下台来,再不敢以师兄自居。

  如今,台上只留下肖逸一人,成为第一轮论道中站到最后之人。众弟子谁也未曾想到,本届魁元竟会被一个初入道的小子给摘了去,这在崇真教历史上可是绝无仅有的,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吕为道看着台上的肖逸,也是心中自惭,心道:“这位师弟果真有真本事,过去我还妄称师兄,可贻笑大方了。”

  肖逸转过身来,面向众真人,等候示下。长恒真人微笑道:“后生可畏,今日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受教了。”肖逸忙称不敢,只听长恒真人又道:“按规矩,你既胜了最后一场比试,也就得了魁元之名。但是你是最后一个登场,又是长清师弟新收的弟子,只论一场,只怕其他弟子不服。不若,由我出题,再考你一考,你可敢接吗?”

  肖逸道:“一即是二,二即是一,道法相通,岂有惧考之理。请真人出题。”

  长恒真人默许地点了点头,出题道:“我们既论了两日的自然之道,现在且谈一下修道何为。”

  肖逸来回踱了三步,开论道:“如刚才所论,吴师兄修道,是为了成为真正的崇真弟子,而成为真正的崇真弟子又为了什么,我想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再以我而言,我原本是村中的一个小乞丐,幼时根本不懂何为道,何为德,也未想要修道养德,然而机缘巧合之下,来到崇真,接触了道法。一是因为喜欢,二则是迫于形势。这势又一分为二,一势是周遭环境,所见所闻皆是道,自然而然要修道;二势是生存,在崇道尚德之地,不修道,等同于自灭。是故,以我之见,修道只为活的更好而已。”

  此言一出,引得台上台下皆笑,人人都道:“俗子之论,如这般庸俗之人,也敢论道。”

  肖逸却不为所动,继续道:“伯阳老祖,追求道法自然,无为而治。可见伯阳老祖是心怀天下之人,在其心内,世人活的好,他才活的好,所以他创立道学,引人向道。而如南华真人,他追求逍遥自在,不受天地束缚,故推崇天人合一,清静无为。老祖和南华真人都找到了自己的道,达到了内心之平静。而我等后辈,为何要学此道呢?”

  他顿了顿,又道:“天地渺渺,人如蝼蚁。天有雷电云雨,地有山裂水洪,而人畜之间,又各有灾祸。人何为道?难道不是想以道法之力,摆脱世间之疾苦,先度己,后度人吗?”

  此时,台上台下尽皆沉寂,均显思索之色。

  肖逸再道:“老祖和南华真人之言,固然精妙,其心境之高绝,也固然令人神往。然人有美丑,智有高低。世人千万,各有不同。难道世人学习道法,就要全部像伯阳老祖和南华真人一般嘛?无须我多言,汝等皆知这是不可能之事。古往今来,也不过区区数人而已。再循其本,我们修道何为?”

  “南华真人曾言,为人当‘材与非材’之间,方可长生无忧。我等皆学此道,难道非要都处于‘材与非材’之间吗?但是我们可曾想过,只要世间还有二人,就必然有‘材’和‘不材’。此是相对,而非绝对。如南华真人之道,他讲的是自身的道,而非世人的道。我等后辈,要学的南华真人的思想精髓,而非其简单的道。修道重在参悟,我等应通过前人之道,参悟自己的道,这才是修道的真谛。老祖讲,顺应自然,而非顺从自然。一个才智高绝之人,非要处于‘材与不材’之间,此为刻意顺从自然,而非顺应自然。故而,南华真人曰,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蜩鸠无鲲鹏之能,燕雀无鸿鹄之志,然蜩鸠有蜩鸠之乐,燕雀有燕雀之命,其乐也无穷。”

  然后,肖逸将身一正,向着长恒等人躬身,道:“小子谬论,请真人垂询。”

  众人早已愣在当场,唯有长恒真人鼓掌道:“好一个‘其乐也无穷’,能够摆脱古人之言,参悟自己之道,此方为真正的修道,可嘉可奖。”长清道者亦愧叹道:“此后再不敢称师矣。”

  长恒真人微微抚动长须,思索道:“小子不拘泥,不做作,敢立新言,我赐你道号铭言,可好?”

  台下众弟子一听,这说明肖逸已然成了真正的崇真弟子,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不料,肖逸道:“请恕小子无状。修道本为静心,止争止欲,今日我若受了此道号,反而受其所累。而且,父母授名,当用一世,不可更改。还请真人收回奖赐。”

  众弟子大惊,齐道:“这小子傻了不曾?”长靖真人却眉头一皱,心道:“此子怎会有如此重的儒酸之气?”

  长恒真人愣了一愣,随即道:“此方为真自然,言行如一,方可成大道。既然如此,奖赐反倒落入非道的彀中,那就不奖了,不奖了,哈哈……”

  肖逸突然感觉,此时长恒真人眉宇间的愁容荡然无存,整个人有了生气,容光焕发,精神十足。

  长靖真人开口问道:“小友俗名怎么称呼?”

  肖逸下颌微启,朗声道:“肖逸。”声传全场。

第57章 夺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