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3章 盛会

  因为要上台论道,所以肖逸、吕为道、吴凌子三人被安排在最前边。

  道场主位设了上中下三层,上层为天地和伯阳老祖之位,中层为诸真人之位,下层是数十名“长”字辈弟子的席位。这些“长”字辈弟子虽未成为真人,但无不是崇真的中流砥柱。主位两侧各设了四块区域,唯有左侧一处坐着十余名光头的和尚,右侧一处坐着二十余人,个个峨冠博带,风度翩翩。

  肖逸见这些人神情洒脱,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为之心折,旁边的吕为道却哼道:“那些儒家的人,看着人模狗样,可每次来总要生些事端。”

  肖逸岔开话,问道:“其他空位,都是为谁准备的,怎么到现在还空那么多?”

  吕为道道:“还不是给其他门派的人留着,这些人一个个神秘莫测,来也不打招呼,若不空着,突然来了,倒没地方安排。”

  正说话间,突听天际上传来一声笑声,接着道:“天脉山好大的排场!再来晚些,可误了好戏看了。”笑声响时,声音缥缈不定,远在天外,等话说完时,声音如在耳边,嗡嗡作响,已在耳边。

  肖逸心道:“此人说话好不客气。”但见长丹真人走上前来,拱手道:“原来是名家的公孙辩先生到了,有失远迎,失敬失敬。”神情凛然,不卑不亢。这时,已听吕为道道:“名教之人说话老爱找茬,十分令人厌恶。”

  果然,公孙辩道:“老夫一路西来,可未见一个相迎的弟子。老道的话,太也虚伪。”只见公孙辩身材臃肿,穿宽袍大袖,走起路大袖甩动,一摇一晃,甚是抢眼。

  长丹真人伸手请道:“请公孙先生这边上座。”竟不接他的岔。

  公孙辩哈哈一笑,也不在乎,大步走向席位。因名、儒两家地邻,席位也设在一起。公孙辩见到儒家之人,登时道:“孔家好大阵仗,这是要打擂台吗?”

  儒家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轻摇着玉骨扇,眼瞟都不瞟公孙辩一眼,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悠悠地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孔门弟子不远万里而来,只为好学。子曰: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既然来了别人的地方,还这般猖狂,徒添笑料耳。”

  公孙辩一时听不懂其言,连“呸”了三声,道:“好酸,好酸,酸倒牙了。孔老二始终是孔老二,做不了九州第一,就会拿这些虚话来愚弄人撑面子。”

  儒家弟子听闻公孙辩直接中伤师祖孔丘,愤然离席,便要动手。公孙辩也不怕,冷笑道:“怎地,孔家人嘴上功夫不行,便要仗着人多打架吗?”

  那为首的书生摆手制止众弟子,不温不火道:“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稍安勿躁。”众儒家弟子听闻骂公孙辩为挖墙洞的小贼,尽皆大笑,都又坐了回去。

  公孙辩不知其意,哼了一声,心知今日孤身一身,讨不到好处,说了一句:“怕你们不成?”遂找自己席位坐了。

  之后,又有冀州鬼家鬼谷派之人前来,一行五人,为首的赫然是肖逸熟识的林月河。林月河与崇真诸真人一一见礼,面色虽有些僵硬,谈笑问答之间却颇为老套。不知为何,肖逸看着林月河,心中却极不是滋味,对其殊无好感。

  肖逸见两边空的位置还有不少,正想向吕为道询问,但见吕为道已经从怀中拿出一本经书,认真研读起来,不禁取笑道:“吕师兄这时候还不忘用功,是想五年之后再论一次道吗?”

  吕为道摇头道:“昨日师父给我的是一片文始真人所著的老子骑牛西去篇,其文甚是难懂,又须讲的活灵活现。我得再准备准备。”顿了顿,又道:“我等参悟道法数十年,不就为了今日吗?说不定我家中父母亲戚也在台下观看,我得用心才是。”

  肖逸听罢,暗自摇头苦笑。再看吴凌子,也正在埋头苦读。于是也思绪飞旋,忍不住想到:“今日她可来看我论道吗?”

  ◇◇◇◇◇◇◇◇◇

  钟鼎之声响起,登时令全场肃然一静。紧接着,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仙乐之声,其声清新悠扬,动人心弦,令人心生平静。但见场外的百姓无不露出陶醉神往之情。

  之后,仙禽飞舞,霞光普照,长阳真人踏着祥云徐徐升起,朗声道:“昔龙神遨游太虚,天地不稳,山本地裂,灾祸连年。伯阳老祖振臂疾呼,救万民于水火,始建道教。道教立西北天柱,承九州福祉,拒百兽于大荒之外,护真神于雍州之中。期间,雍州百姓极乐安康,无忧无灾,可谓祥和。千万年来,道家五年一期比武论道大会,旨在传承道家香火,永保九州安宁。今日,特请诸派道友,及万千信民前来,一来共襄盛会,以示公正;二来齐心祈福,共保天地太平。”

  长阳真人的话一字一句,清晰地传播开来,人人闻之如在耳旁。一番话讲完,顿时引来无尽的彩声。这时,但见长阳真人的身影逐渐模糊,渐渐淡化,消失不见。百姓见状,纷纷纳头叩拜,口称神仙。

  看了崇真教这般排场,肖逸越来越觉得比武论道不过是一个崇真教借以向世人展示仙家神通的噱头罢了,而论道更是噱头之中的噱头。无论这些信民还是其他门派,远道而来,也不过是想看看道家神通,又有谁会仔细聆听道法,当真可笑。

  肖逸原本就是抱着一种应付思想,想到此处,更感觉无所谓之。

  随后,长丹真人宣布大会开始。按照循序渐进法则,先由吴凌子上台论道。

  但见吴凌子走到高台之前,突然笔直飞升,轻飘飘落到高台之上。肖逸大奇,忙极目寻望,只见不远处有四名弟子刚刚吸气收功,心下方了然。估计吴凌子也感到意外,落地时尚有些不稳。

  吴凌子站在台上,愣了片刻,这才开始讲道。高台之上,应是加持了某种道术,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清晰无比。

  吴凌子讲的是老子在山中悟道的故事,从老子入定开始,到参悟天地道法,白日飞升而止。肖逸听过吴凌子论道,其道法造诣不俗,但是今日听来,只觉其才学发挥不到一半。但是那些信民听得也是如痴如醉,彩声雷动。

  接着,吕为道上场。他同样是歪歪斜斜落到台上,顿了片刻,才开始讲道。讲到老子骑牛西去,终于收场,其中要旨,可谓一掠而过,根本谈不上精彩。

  肖逸心中奇怪,暗思难道高台有古怪?待他上场时,他心中已有些惴惴。刚走近高台,但闻耳旁有人道:“闭上双目,凝神静气。”还未照做,突觉脚上一轻,耳边传来呼呼风声,已瞬即向上飞升。

  飞临高台之上,突然托扶之力尽消,身体又急速下坠。虽然离台面不过三五尺的高度,但是这般落下去,必然脚下不稳,落人笑柄。

  肖逸立时明白过来,这是道术弟子在故意作弄他们。所幸肖逸道术功底也是不俗,体内真气流转,立时稳住身形,稳稳地落在高台上。

  但是随即,肖逸就感觉一阵头晕眼花。高台离地五丈有余,自上俯瞰而下,但觉下面人头耸动,密密麻麻,似蝼蚁般黑压压围拢过来。高台虽有三丈见方,也感觉自己小腿松软,随时要掉下去。

  肖逸闭上眼睛,也像吴、吕二人一般,平静了片刻,才按着昨夜所备,开始娓娓道来。

第63章 盛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