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2章 惊变

  是夜,道衙内灯火通明,衙堂中摆着一桌宴席,崇真众弟子皆上座。衙司周顺道又是给他诸人倒酒,又是夹菜,忙的不亦乐乎。肖逸有些奇怪,他是怎么收起那个大肚子,在众人之间轻松地挤来挤去的。

  尽管周顺道万分殷勤,诸人却依旧面色不愉,无人动筷子。周顺道为诸人倒满了酒,自己却斟了一杯茶水,举杯道:“地方小镇,酒菜简陋,还请各位仙长见谅。仙长面前,不敢饮酒,小人以茶代酒,敬各位仙长一杯。先干为敬!”仰头喝了下去。

  七人无人举杯,铭浩寒色道:“周衙司,小镇东门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托,可真当我们不敢罚你吗?”

  周顺道惶恐道:“仙长息怒,这事说来话长,请各位仙长喝了这杯酒,一边用饭,一边听小人慢慢道来。”

  七人听罢,勉为其难地端起酒杯,喝了一杯。元卓早等的不耐烦了,把酒杯用力一放,喝道:“速速讲来。”

  周顺道吓了一跳,险些把手中茶杯摔掉,一边看着诸人脸色,一边唯唯诺诺道:“这事……这事要从半年前说起。当时,小人正在家中吃酒,忽然听下人们来报,小镇上出现了几个崇真教来的仙长,小子不敢怠慢,赶忙……”

  肖逸正听周顺道说事情来由,忽听得身边“扑通”一声响,扭头去看,但见吴凌子倒在地上,吕为道也神情痛苦,捂着肚子摇摇欲坠。肖逸大惊,同时也感觉自己肚子有些不对,忙运用真气将之化解,然后喊道:“酒里面有毒。”

  普通毒物自然对道术弟子来说,自然不会有影响。铭冉和铭浩急忙出手,封住了吕为道和吴凌子的数处穴道。

  这时,那周顺道已跳将开来,叫道:“崇真教的仙长怎会怕世间毒物,果然是假冒的,来人啊,把他们给抓起来,送仙长发落。”

  一声令下,四周立时冲进上百号衙役,将屋子挤的水泄不通,把众人团团围住。静灵笑道:“好家伙,这些人竟然敢跟我们动手。”

  元卓把剑出鞘,怒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将剑一挥,一阵劲风荡开,登时把所有衙役都撞到在地,门口的几个衙役,直接飞出去门去三丈之外。

  周顺道见状,大惊失色,向着四周叫喊道:“仙长快来啊,弟子困不住这些妖人。”

  元卓原本想把这周顺道一起收拾了,见其模样有异,便先停了手,道:“好个老眼昏花的衙司,真正的仙长在此,却叫什么仙长来救你?”

  周顺道不答,只是惊叫。突然,一阵怪风刮起,瞬间把堂内的烛火吹熄大半。这时,只见周顺道身前凭空多出一人。此人相貌堂堂,看不出年纪,头上挽着髻儿,穿一身月白色道袍,和诸人一般无二。

  元卓一见之下,心中大奇,回头去看诸位同门,但见诸人也是一面迷茫,想来并不认识此人。铭浩上前一步,打个问询,道:“敢问兄台也崇真弟子吗?怎么有些眼生。”

  那人凛然一笑,道:“怎么?崇真上千号弟子,你人人都识的?你们又是哪里来的?莫不是冒充的吧?”说话间,从后堂又走出三人,也是一样的月白道袍,也一样面生。三人跨过众衙役,站到四周,隐有合围之势。

  铭浩见对方欲对己不利,但是问不清缘由,盲然出手恐真伤了同门,心中拿捏不定,回头看看铭冉,见铭冉也是拿不定主意,于是又回头问道:“小弟是长和真人门下,道号铭浩,敢问兄台是哪个真人门下?”

  那人拱手回道:“原来是长和真人门下,幸会幸会。我在此执行秘密任务,不便透露道号,请诸位见谅。”接着道:“既然都是崇真弟子,还请你们先交出手中兵器,等我们确认你们身份之后,再行交还。”

  铭浩心中一惊,警惕心大起,不觉退了一步。崇真教有很多常年在外历练或者执行特殊任务的弟子,自己不识也是有的,但是他总感觉此人有些不像崇真弟子,可是那里不像又说不清楚。此时,不仅静灵、元卓已经弄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连铭冉也有些糊涂。对方先是投毒,此时又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交出兵器等同于任人宰割,兵器决计不能交,但是伤害同门,在崇真教可是重罪。

  那人又道:“既然你们是真的崇真弟子,又怕些什么。我们常年在外,必须小心谨慎才是。”

  就在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拿不定时,肖逸突然拉了拉铭冉的衣角,凑过去,轻声道:“他们不是崇真弟子。”

  铭冉心中一惊,低声问道:“你怎能确定?”

  肖逸道:“我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有阴气,绝非崇真弟子所有。”原来从这些人出现,肖逸就生出异样之感,总觉得他们身上有一种东西在吸引着自己。一开始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经细细体会,才感到这四个人身上有很重的阴气。正是这些阴气,牵动了他体内的混杂真气。

  铭冉冷然一笑,立时如猛虎出柙,一边拔剑,一边向那人攻了过去。那人没想到铭冉说打就打,先吃了一惊,反应却是极快,化作一条白影退出了大堂,铭冉也跟着追了出去。

  铭浩见铭冉已动上了手,喊一声:“动手!”三人各选一人,立时战在一起。一时间刀光剑影,劲气飞旋,大堂内的烛灯全部吹灭,整个大堂也经不住法力破坏,发出吱呀之声,随时准备倒塌。所幸,敌我六人边战边出了大堂。肖逸急忙一手一个,拖着吕、吴二人向外跑出,途中见那衙司周顺道抱着门柱瑟瑟发抖,于是抬起脚来,一脚把他踹了出去。周顺道摔跌到院中,半天爬不起来。

  吕、吴二人被封了穴道,虽暂无生命之威,但是剧痛之下,神智仍有些模糊。肖逸将二人放到一处墙角,自己回身挡在前面。

  这时,只见夜空之下,铭浩、静灵、元卓三人各占一方,正和对方厮斗,各种道术使将出来,将夜空照得五彩缤纷,煞为好看。铭冉和那为首之人却不知去向。

  这些不知名的假冒崇真弟子一旦动起手来,便再也装不下去。只见他们皆采取近击之法,以身肉搏,好似根本不懂得什么法术,与崇真道术大相径庭。崇真三人颇不擅长这种近身战法,皆采用迂回之策且站且退,与对方保持一定距离。

  铭浩一手操作长剑对敌纠缠,一手将真气凝在指尖,乘对方不备,一指戳出,令其身形稍滞,当即就势而上,一剑刺敌小腹。眼看长剑就要建功,对手突然身体一缩,竟变成一只白狼,夺路就逃。铭浩岂容它轻易逃走,将手一挥,长剑如电光般射出,一剑将其斩杀。

  假冒弟子见死了一人,心下晃了,刚要想逃,元卓以仙剑之力登时又杀了一人。那人尸体倒地,也变成一只白狼。

  静灵一边,二人一个猛追,一个巧避,总是绕着院子缠斗。对方拼尽全力也未沾不到她的衣角,想要撤时,又被静灵以法术缠住,挣脱不得。待铭浩、元卓二人腾出手来,便一举将之擒获。

第72章 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