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8章 道观

  铭浩点了点头,因无纸笔,就从道袍上扯下一块布来,划破手指书写。写完之后,众人合力将书信送了出去。这千里传书是道家的秘技,发送之人的道力越高,传送的速度就越快,是以除了肖逸之外,众人全部出手传信。

  看着书信消失不见,铭冉突然站起来,道:“出发!”

  铭辉忙问:“师兄要出发何地?”

  铭冉道:“自然是梁州。顺便看一下到底是什么妖兽占了你的道观。”

  铭辉急道:“那些妖兽人多势众,个个道行不低,冒然过去,甚是危险。”

  这时,静灵笑道:“师弟莫须担心,我们坐在宝船之上,只从高处看看就是,不会下去。即便那些妖兽发现,量他们也追不上我的宝船。”

  铭辉这才放下心来,但还是挽留道:“师兄还是缓上几日,等教中发来消息,有了帮手,好一举将他们擒下。”

  铭冉却摇头道:“千里传信虽快,一来二去,也须十几日光景。这么长时间,说不定又要发生什么惨事。若是顺利通过边界,我们就先到梁州那边,好打探一些消息。”

  铭辉见挽留不住众人,只好作罢。

  临开船时,铭冉对铭辉道:“劳烦师弟将此镇的百姓好好安葬了。”

  ◇◇◇◇◇◇◇◇◇

  众人无不心情极糟,船一出发,就各自回船舱中去。肖逸刚进了门,铭冉竟也跟着进来。肖逸忙请铭冉坐下,见其脸色难看,刚要安慰两句,铭冉挥手打住道:“我三岁时,村上被兽潮袭击,全村的人包括我父母,全部遇难。我是躲在火灶下面的灰坑里,才躲过一劫。后来被崇真弟子发现,才上山开始学道。至今,我的脑海里仍然清晰地记得我父母被狼群生吞时发出的惨叫声,”说到这,他已泪流满面,“所以,我对兽潮特别憎恨。恨不能杀尽所有的妖兽。”

  肖逸想起自己曾经待过的小山村,感同身受,心道:“难怪铭冉师兄所修道术都是专门克制妖兽的。”

  铭冉心情平复之后,道:“肖逸师弟,今夜一战,多亏了你。你所使道术甚是邪乎……”

  肖逸一听铭冉问起道术之事,就感到头疼。幸好铭冉接着道:“我不管师弟练的什么道术,师弟既能在论道大会上夺得头筹,就一定是诚心向道之人。我相信师弟。”闻此,肖逸登时放下心来。

  顿了顿,铭冉忽然正色道:“师弟,这几日,我总预感着,前行之路不太平。今夜见师弟道术甚高,只是不会运用之法。所以,我想着教授师弟一些基本道术,关键时刻或许还要仰仗师弟。”

  肖逸连称不敢,但是听到铭冉主动教他道术,自然欣喜万分。

  铭冉说教就教,竟不休息,连夜教了肖逸祭剑、突袭等多种道术,还讲授了一些运用真气的技巧。铭冉教的耐心,肖逸学的认真,不觉天已大亮,只听得吕、吴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向船板,这才停了下来。

  吕、吴二人见众人无不黯然神伤,顿感奇怪,一问之下,才知昨夜发生这许多事情,不禁也跟着痛心。一时间,船板上期期艾艾,被伤感所笼罩。

  因为路上恐有妖兽出没,要时常观察地上动态,所以船行的极慢,直到巳时末,才来到两州边界。

  但见两州边界极是清晰,雍州地势北,土壤为黄色,梁州地势南,土壤为黑色。黄、黑两色截然不同,形成一条天然的分界线。从宝船上看下去,分界线以南不远,有一片自南而北的茂密山林,如一条墨绿腰带系在两州之间,向着两旁无尽延伸,极为壮观。

  在众人赞叹时,静灵忽道:“下面有人。”将宝船下降了数十丈,让众人看得更清晰一些。

  但见边界之上,果然有一片道观。道观内形形色色,聚集了很多人,正把院墙推倒,在当中清理出大片空地来,铭浩道:“看来他们又准备在此修建祭台。”元卓嫉恨道:“真想下去杀光这些妖兽。”

  说话间,宝船仍在向下降落,下方已有人开始抬头往上看。铭冉发觉异常,忙道:“静灵师妹,快快离开这里。”但是已然晚了,地上人突然飞起数人,向着宝船而来。

  听铭辉所言,下面有十几个千年妖兽。铭冉得仙剑相助,自问可对付一只刚千年的妖兽,铭浩、元卓、静灵三人却有所不及,而且还需分神照顾肖逸他们三人,相较之下,对方人多势众,实力强硬,一旦对起手来,己方必死无疑。

  铭冉催促静灵离开,但是宝船仍然没有停止下降的意思。铭冉急忙抬头看向静灵,但见静灵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意,突然惊叫一声,宝船立时倾覆。

  肖逸只觉身体一轻,不由自主地向下落去。顿时,两耳风声大作,还有吕、吴的叫喊声和下方传来的喝问声。

第78章 道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