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6章 一战疯牛怪

  一名儒家弟子突然说道:“这位侠士,这疯牛怪有两千多年道行,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们抵挡一阵,你还是快快走吧。援手之情,若我端木逍云能逃过此劫,日后定当重报。”

  肖逸心道:“我一走,这三人必死无疑,他让我逃走,明显是要准备受死,看来儒家之人心性还不错。”再想想铭浩等人,登时心中一暖,笑道:“我闲云野鹤一只,死哪里不是一死,倒不如陪着各位,也好有个伴儿。”

  那疯牛怪忽然吼道:“一个也别想跑。碍手碍脚,滚!”这一声“滚”却的对着群狼而说。群狼登时夹着尾巴,逃命似的往山下退去。

  此时,众人心知必死,反倒视死如归,豪迈放纵起来。另一名儒家弟子哈哈大笑道:“这位侠士说的好,今日相识英雄气,明朝结伴上九霄。在下南宫逍礼,请问侠士大名。”

  肖逸听其说的豪气,正要为其叫好,忽听得南宫逍礼之名,登时苦笑不已,道:“这天下也真小,竟又和南宫兄见面了。”

  南宫逍礼听对方话音,竟是个老相识,但听其嗓音毫无印象,不禁心中一奇。正好群狼退去,他走下几步,四目一对,惊讶道:“原来是你。”

  肖逸的道袍经过几次激战之后,破破烂烂,污秽不堪,已无道袍的影子,头脸更是多日未曾梳洗,也难怪他们认不出来。

  肖逸走上去,与众人汇在一处,笑道:“那日多有得罪,还望南宫兄见谅。”

  南宫肖逸上前一步,突然一把抓住了肖逸的胳膊。肖逸只当他要报仇,登时脸色大变。不料那南宫逍礼却道:“兄弟阋于墙,共辱于外。当日,各为其主,岂能当真。”说着竟俯过身来,和肖逸的肩膀碰了一碰。这时肖逸方知,南宫逍礼只是与其亲近而已。

  肖逸登时觉得,此人倒是个豪爽之人,可以结交。南宫逍礼正要为其介绍另一位儒家弟子,谁知这人一看肖逸之后,登时惊叫了起来,把肖逸吓了一跳。南宫逍礼忙问其故,那人却道:“我看着这位大哥有些面熟,当是认错人了。”

  这时,山下的疯牛怪怒吼一声,从中打断,道:“准备受死吧。”抬起右腿,往地上一跺,登时地动山摇。那些白狼本来已经退出很远,只是远远地对山丘形成合围,这一脚下去,忙又退出十步距离,眼神中透着畏惧。

  那疯牛怪一跺之下,身体飞射而起,一步就跨到了众人头顶之上。肖逸只觉得头顶一暗,仿佛一座大山压了下来,不由大惊,心道:“这可怎么对付?”疯牛怪或许是刚才看他杀狼杀的厉害,只当他是最厉害之人,首当其冲,举叉即刺,劲风呼啸,快如闪电。

  肖逸眼见得钢叉斜向下刺来,势不可挡,可是左右身后又无处可避,情急之下,往前一滚,从其跨下钻了过去。这等丢脸的招式,换了他人,是宁死也不会用的,但是肖逸自小摸爬滚打惯了,也未受过师父的正规教诲,死神之前,那还顾得了其他。三位儒家弟子见状,虽有些讶然,但是接下来就该他们应付疯牛怪的凛冽攻势,根本来不及评判。

  疯牛怪一记横扫,儒家三人共同举剑来挡。只听得叮当两声碰撞,三股劲力用不在一处,如何挡得住?三人登时向后摔出。紧跟着,疯牛怪抬脚就踩。七尺高的男儿,在疯牛怪眼中,也不过像蝼蚁一般。三人纷纷向左右翻滚躲避,模样甚是狼狈。

  肖逸在疯牛怪身后,见三人危急,却苦无称手兵器,面对这庞然大物,不知该如何下手。是时,山坡上横七竖八地倒着许多树木,情急之下,他抓起一颗碗口粗细的树木,掂量一下,也不甚重,于是举将起来,用力戳在疯牛怪的后背上。

  只见树冠顶在疯牛怪身上,霹雳巴拉折了一地树枝,可疯牛怪连头都没扭一下,仿佛给他挠了一下痒痒。

  肖逸又是尴尬,又是惊骇,把手中树木一扔,又跑出两步,抱起一颗桶口粗细的大树,试了试,也舞得动。先把头冠上的枝杈崴折了,抱起来,冲上去,就往疯牛怪的后腰上顶去。

  这一顶下去,那疯牛怪上身一晃,显然被戳的不轻。登时怒吼一声,转过身来,一叉击在树干上。肖逸抱着大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那大树甚是坚韧,竟未折断。

  疯牛怪举叉来刺,肖逸来不及站起,举着树干朝其大腿根儿对刺过去。大树比钢叉还要长了一丈多,登时后发先到。大腿根儿是关节之处,比不得其他部位坚实。疯牛怪吃痛,钢叉便刺不下去。

  这时,端木逍云和南宫逍礼又御空飞起,合力击其后脑,逼得疯牛怪不得不回身抵御。

  四人一牛,翻翻滚滚大战多时,疯牛怪极其恼怒,可一时又拿这些小不点没有办法。激战之下,四人固然伤痕累累,受伤颇多,疯牛怪也没讨到多少好处,反被击中几十下。不过疯牛怪皮肉厚实,浑然没当一回事。

  儒家三人先与群狼拼杀,已经甚是疲累,此时又与疯牛怪缠战,内力消耗过度,渐渐显出不支之像。

  肖逸抱着大树参战,消耗也是颇大,但是他体内的混杂真气阴阳相济,彼此互补,源源不断,好似无穷无尽一般。

  到后来,肖逸以一人之力与疯牛怪正面而战,三名儒家弟子只在其后,伺机而动,与肖逸配合。肖逸压力倍增,屡屡陷入险境,不过越是这般,越是能激发出体内混杂真气的无穷潜力。

  这一战,直打的天昏地暗,山林变色。夕阳西下,明月东升,兀自战个不休,一时分不出胜负。突然间,那疯牛怪跳出战圈,吼道:“不打了,累了,明天再打。”话罢,也不由分说,跺了跺脚,跳下山丘,几个起落消失在山林中。留下肖逸等人,面面相觑,弄不清状况。

  那些守在山下的狼群立时向山丘围拢过来,三位儒家弟子见又要和群狼一战,只觉身心俱疲,倒不如一死来的痛快。所幸狼群在半山腰停驻,只是把四人团团围住。

  看来,果真如那疯牛怪所言,明天再打。

第86章 一战疯牛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