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惊恐

  “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呀,鬼呀,鬼啊。”董小白对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疯狂的尖叫了几声。

  尖叫不是他胆小,也不是真的有鬼,只是因为他对现在自己的形象感到崩溃。

  原本花了二十大洋剪的飘逸头发,现在完全不见了,不仅是不见了,他的头更像是得了癞子一般,东缺一块,西缺一块。

  更重要的是原本就已经有些黑的脸庞,现在更是被火烧了一样,变得跟黑炭一样,再加上手里蜡烛那幽幽的暗光,他此刻比鬼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叫我以后怎么出门去见人啊,这不是要我的命么,当初真的就不该贪便宜,买下这个便宜货。”董小白欲哭无泪的看着镜子里不管是手洗,毛巾搓,还是像黑炭一样的脸,一脸苦涩的嘟囔道。

  看见这脸是没救了,董小白只能拿起自己的剃须刀开始拯救自己的头发,不过与其说是拯救,不如说是清除,几分钟之后,一个亮堂堂的光头就出现在了浴室镜子。

  “我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董小白看着比脸白了无数倍的光头,更加的欲哭无泪。

  在浴室里悲痛了许久的董小白终于是记起来自己肚子还饿着呢,赶紧举着已经又燃烧了一半的小蜡烛来到了厨房,打开了冰箱。

  看着除了几包泡面跟几瓶啤酒以外,空荡荡的冰箱,董小白已经无力吐槽了,随便拿出两包泡面打开,拿出煮泡面的小锅伸到水龙头上装水。

  结果水龙头的水跟得了前列腺炎一样,稀稀拉拉的没有几秒钟居然就停了。

  董小白拿过小锅看了一眼,再看了看打开的两包泡面,最后抛弃了干吃两包泡面的想法,把小锅放到了煤气灶上,看着煤气灶上升起的火苗,暗自庆幸还好还有煤气,赶紧往小锅里扔进去一包泡面。

  不过一会之后,董小白就已经是气的要砸锅了,锅里的水才刚刚冒热气,结果煤气灶就熄火了,然后任他不管怎么样点火,就是打不着。

  “吼~~~”

  窗外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吼叫声。

  接连的倒霉,已经让董小白忍无可忍了,所有的郁闷都被这半夜响起的吼叫声给点爆了,他怒气冲冲的冲到窗户旁边,打开窗户,冲着楼下大声的喊道:“我cao,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不知道管好自己家的牲口啊,还有没有点功德心了啊。”

  大喊之后,董小白终于感觉是舒心了不少。只是没由来的,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似乎哪里有那么点不对劲。

  仔细一想,他才发现窗外除了刚刚的那一声巨大的吼叫声,居然一点声响都没有。

  对于自己刚才的大喊大叫,周围的居民居然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对他吵吵,这在平常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董小白抬头朝周围看去,这才发现附近除了他家里蜡烛散发出的微微灯光,周围的居民楼里居然一点光亮都没有,彻夜有路灯的街道上也是一片黑暗。

  董小白住的地方处于东明市的城乡结合部,他住的是一座五层高的自建楼,一楼二楼被房东租给别人开了间小超市,而他和另外一个姓李的业务员则住在三楼,房东则住在四五楼。

  董小白住的地方虽说算不上是热闹,但是一到了晚上也还算的上是人来人往。

  他楼下也经常会有几个小摊位在卖一些夜宵。

  但是此刻街道上不仅没有摆摊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除了刚刚的那一声巨大的吼叫声,其他的一点声响都没有,怎么看都不同寻常。

  “不会是外星人入侵了吧。”

  董小白浑身一哆嗦,赶紧关上窗户,拍了拍胸口,心悸的想到,随即又想到自己刚刚的那声喊叫,他赶紧跑到厨房,拿起已经快要烧完的蜡烛,打开自己的房门,朝自己对面的房门走去。

  “李哥,你在不在啊?在不在?我是小白啊。”

  董小白一边敲着房门,一边轻声喊道。

  敲了半天,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董小白更害怕了,赶紧朝自己楼上跑去。

  “房东,你在不在?我是楼下的小白啊。”

  董小白是真怕了,一边轻声的拍房东家的大门,一边声音颤抖的朝门里喊到,结果房门居然没关,随着他的轻轻拍动朝里面打开了。

  “房,房,房,东,你在么?”

  董小白声音越发颤抖的朝漆黑的房里喊道,要知道按照他那刻薄略带洁癖房东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不关房门的。

  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寂静的可怕。

  董小白手里的蜡烛已经快要烧到尽头了,看着打开的房门,他终于是鼓起勇气,悄悄的推开房东家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东的家,因为交房租他也来过几次,虽说房东每次都只是打开房门,在门口收了房租,从没有让他进去过。

  原本还以为房东整天在家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后来有一次跟住在隔壁李哥的聊天当中才知道,房东这人有点洁癖,从不喜欢别人进他家里,不过通过仅有的几次打量,房东家客厅的摆设他倒也了记于心。

  刚走进房东的客厅,看着客厅里歪倒的沙发还有地上散落的几件衣服,董小白就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这是他那洁癖房东绝对不能容忍的行为。

  看到这里,董小白哪里还会猜不到在自己昏睡的这一天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了,所以不管是自己的邻居李哥还是自己的房东都已经麻溜的抛下自己逃命去了。

  这一刻他才想起来在自己昏睡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一直在敲自己的门,那应该是隔壁的李哥或者是房东在敲他的门了。

  可是他们敲了一会门,没有听到他有动静,就可能以为他已经是逃命去了。

  “李哥,房东,你们这可真的是害死我了,敲门不开,你们就不会破门如入么,难道这个时候,我还会叫你们赔门钱么。”董小白欲哭无泪的想到。

  而此刻他手里的蜡烛终于是寿终正寝了。

  看着重归黑暗的房东客厅,董小白迈着有些哆嗦的双脚,一步步的离开房东的家,顺带着还把房东家的房门给带上了,这才慢慢的挪回了自己的房子。

  轻轻的关上房门,董小白静静的靠在门上缓了几分钟,然后才朝厨房摸索了过去,原本就饿着肚子的他再加上这一惊吓,实在是饿的不行了。

  在厨房里摸到那包打开的泡面之后,他又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然后悄悄的走到卧室窗户边坐下。

  董小白一边偷偷摸摸的朝窗外观望,一边静静的撕开泡面袋子里的调味料撒在泡面的面饼上,用牙齿咬开啤酒盖子。

  “今天的月亮真的是圆啊。”

  董小白一边吃着干泡面,一边喝着啤酒,看着天上飘着的圆月感慨道。

  不过刚说完他就楞了,月亮?见鬼,他都不知道自己有TMD多少年没有在东明市的天空见到过月亮了。

  不过看见月亮,相比于今天他晚上所受到的惊吓还有外面静悄悄漆黑一片的楼房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了。

  把最后一口啤酒倒进口里,董小白看着窗外依旧静悄悄的街道,伸手抓过床上的薄被单,盖在了他依旧还只穿了裤衩的身体上。

  他感觉自己实在是筋疲力尽了,整个人困的不行,之前因为惊吓没来得及顾及的脑袋,此刻也开始隐隐发痛。

  扯过被单盖在身上没有几分钟,强忍着睡意的董小白终于是顶不住周公的诱惑,闭上了眼睛,就这么靠在窗户底下睡着了。

  天空中的圆月渐渐升到苍穹的顶端,熟睡中的董小白身体突然开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熟睡中的他却没有任何的不适,依旧睡的香甜。

  随着他身体不断的颤抖,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单滑落到了地上,一副堪称恐怖的身体出现在了月光之下。

  月光之下,董小白身体上血管全部浮现在身体的表皮之下,膨胀的好像随时都要突破身体的束缚,弹跳出身体。

  接着,他的身体各处开始不断的涌现出一点点绿色的斑点,这些斑点浮现之后,就好像拥有生命一样,纷纷钻进了他膨胀的血管当中,最后像蚯蚓一样慢慢的涌向他的脑袋。

  圆月渐渐西斜,随着董小白身体上出现的斑点慢慢减少,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膨胀的血管开始平复下来,重新隐没于血肉当中。

  而睡梦中的董小白此刻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反而是做起了梦,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刚开始玩游戏的场景。

  睡梦中,董小白他正穿着游戏发的新手套装,手拿新手短棍。

  “看什么看,再看,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董小白看着眼前对着自己面露骄傲的野鸡,举起手里的新手短棍,朝野鸡冲了上去,嘴里一阵咒骂,将今天所有的怨气跟惊吓都撒在里自己面前的这只野鸡身上。

  十几秒之后,董小白看着躺着自己脚下暴尸荒野的野鸡,狰狞的大笑着,然后又举起新手短棍朝旁边的野鸡,野兔扑了上去。

张六指说
新人。新书。连滚带爬求点击,求收藏。

第二章惊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