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桓因

  红事,便是姻缘之事。桓家后代桓宇最长,也才十四,根本不到成家之时,桓家的红事自然只能从桓公自己身上来寻了。

  经桓家三位夫人商议,最终决定为桓公纳一名小妾,由大夫人朱氏全权负责。

  桓家纳妾,在荆州也是一桩大事。荆州桓家,那是响当当的商海巨户,其家主桓彬更是名声在外。虽然桓公病重的消息已经在荆州传的沸沸扬扬,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众人攀附桓家的高枝。只要入得桓家,哪怕为妾,也是野鸡变凤凰的事。所以桓公纳妾的消息一出,不胫而走。此事在朱氏的主持下,更是进行的如火如荼。桓家府邸门前排起长龙,城中女子但凡未嫁,知是桓公纳妾,悉数前来。就连梁、扬二州也有听闻此事远道而来者,可谓络绎不绝。

  前来应招的众女中,不乏权贵后世、翩翩佳人,若是换了平常人家,随便选其一已是觉得烧了高香。可是入得桓家府门,却毫无高傲之意,都争相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

  虽然应招优秀女子众多,但桓公纳妾的条件却很简单,也很奇怪。并不是由桓公本人相中,纳妾从头到尾桓公就不曾露面过。应选者需要三位夫人看过,展示才艺,等等等等自不多说。最后,应选者还需要家医张崇药看过才可。许多优秀女子,德才双馨,却最后被桓家家医拒之门外。桓家的家医似乎在此事上比三位夫人的决定权还要大。

  最终,桓家居然选择了一个没有家的女子,名曰李芸,年芳二十二,相貌不算美,但也还端正,女活也不错。生养她的母亲早在五年前便去世了,此后她一个人在荆州城以织布为生。虽然众人都不解为何桓家选择了她,可是她就这样真真正正的入赘了桓家,成为了桓公的小妾。桓公纳妾的事情也终于落定。

  桓公的纳妾之礼很简单,因为桓公病不能起,只得由李芸在桓公榻前完婚。

  在行礼之前,朱氏神秘的把张崇药拉到一边,递上一锭金子悄声到:“张大夫,此事可把准了?若有闪失,之后可就没这么多好处给你了。”

  “夫人放心,老朽行医多年,这女子是否能孕我还是能看出的,何况我也有再三细查,这李芸不能怀子是必然之事。”

  “有先生作保,我便放心了。”

  ……

  ……

  桓公纳妾之后,在李芸的日夜照料之下,病情果然逐渐转好了过来。整个桓府因为桓公的病愈而恢复了生机。众人都说连穹山的大师果然高明,连张医师不能解决的难题也都盖了过去。

  桓府上下如同大喜一般,在朱氏的主持下,置办了一次盛大的家宴,把荆州城几乎所有的权贵都请了过来。桓家是想告诉大家,那个商业巨头又回来了。

  桓公的大病终于治愈,而桓家也重新回到了运行的轨道上。只是有一点不同,桓公对新纳的小妾格外宠爱。不仅仅在人前如此,在人后也是如此。桓公感谢李芸给予他的新生,也把下一代的希望寄托在李芸身上。若是李芸能怀个男丁,那桓家的下一代就有希望了。

  几位夫人把这些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李芸是整个桓家的恩人,又不能生育,谁会跟她过不去呢?

  这也是平常的一天,桓公早早的起来,叫醒身边的李氏,兴致勃勃的行了一次房事。

  刚完事,便听见家仆在外面嚷道:“这是什么死鸟,长的这么邪乎,快滚开。”

  二人穿上衣服,开窗一看,只见二人对面的房檐上站着一只怪鸟,头有三颗,尾有六只,却只有二爪,身上羽毛五颜六色,光鲜亮丽。头似乌鸦,却默不作声。二人看去之时,却见这乌鸦也一般的转头望向二人,似还含着笑意。

  “啪!”家仆举着扫把一下拍到屋顶,这鸟灵活一闪,避开扫把,再看了桓公夫妇一眼,转身飞走了。

  这异鸟之事成为了桓家上下茶余饭后的闲话,但也就如此罢了。

  时间就这样缓缓的流逝,两个月后的一天,李氏突然半夜呕吐不止,高烧发作。这把桓家一家老小都惊了起来,桓公着急的命下人去把张崇药请了过来。

  张崇药赶到后,急急忙忙的给李氏把脉。众人则焦急的等在一边。

  张崇药把完脉后,神色似乎有些惊异。又把缩回来的手重新搭到了李氏的脉上,就这样来来回回两三次,似乎对自己的判断没有把握。

  桓公看出了张崇药的迟疑,上前对张崇药问到:“张先生,我夫人是得了何病?”

  张崇药明显是没回过神来,听到桓公的问话惊了一下,然后偷偷看了一眼一旁的朱氏。朱氏并没有注意到张崇药的异样。桓公却急了起来,又到:“张先生,但说无妨!”

  “回老爷的话,尊夫人是,是有喜了。”

  “什么!?”这句话是两个人一起说的,一个人桓公,语气里当然是带着惊喜。一个自然就是朱氏了,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

  “夫人,她有身孕了。”张崇药抹了一把冷汗,说到。

  其实张崇药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的。李氏不能怀孕是他当初几番确认无可争议的事实。他不可能在这种基础的脉象上判断出错。可是现在李氏又确确实实的出了喜脉,这让他彻底的摸不着头脑了。而且,李氏是他把关的,现在居然出了喜脉,这让他如何跟朱氏交代呢。

  朱氏脸色瞬间变了变,但桓公在场,发作不得,只能装作关切的问到:“张大夫,这可是桓家的大事儿,您可瞧仔细了?”

  “回大夫人的话,老朽确认小夫人,是真的怀孕了。”

  “好好好,老天待我不薄,赐我芸儿,不但让我获得新生,更是给我桓家又添一后,真是我桓家大幸之事。”

  事后,朱氏私下约见了张崇药,张崇药虽然忐忑,但是还是把自己对事情的不解告诉了朱氏。朱氏知道张崇药没理由欺骗于他,但对于眼前的事实还是无法接受,她一手安排的事情就这么砸了。一想到如果李芸将来生下男丁,朱氏就捏了一把冷汗。张崇药自此再也没有得到过朱氏的好脸色。

  桓公从知道李氏怀孕后,对李氏可说是寸步不离,关怀备至。任何人任何事物接近李氏都要受到严格的把关。尤其是吃的,没有一样是不用银针先试探的。

  桓公这样的照顾让人根本没有对李氏使坏的机会,这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很顺利的成长了起来。

  一转眼,李氏临盆。桓公得知此事时,正在荆州州牧府上做客,一听下人传话李氏将产,立马辞别州牧大人往家赶去。

  当桓公怀着兴奋和期待赶到家中时,却见府上空中鬼气森森,黑雾缭绕,似有什么不祥之物出世。桓公眉头一皱,顾不得这许多,立马奔往李氏的卧房。

  刚近房门,便听得屋内哭声一片,桓公以为是孩子降生,大喜,推门而入,却见屋内下人个个泣不成声。

  床榻上,李氏一只手无力的搭在床上,脸色煞白,头无力的侧往一边,桓公上前一把抱住李氏的身体,反复的摇动,可李氏根本没有任何回应——李氏死了。

  桓公见到此状,悲痛万分。他默默的守在李氏床边,口中不停的低声念叨着什么,双眼中没有半点神采。

  “老爷,孩子。”接生的太婆不太会说话,但是她看见桓公一把年纪如此伤心,有些不忍,把孩子递了过去——这是个满脸英气的男孩儿,桓公一把抱住了他,久久不语。

  大家都说这孩子是扫把星转世,刚生下来就把母亲克死了。桓公却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他非常喜欢这孩子,不允许任何人这样议论他。他要把对李芸的愧疚和爱全部偿还到李芸的孩子身上,当然,还有他的希望。

  桓公为这孩子起名桓因。

  桓因的成长条件是极好的,由于桓公大病之后,再也没出过荆州城,桓因受到了桓公最好的照顾和培养。桓公这是要把桓因培养成为下一任的家主,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桓因也是一个乖孩子,自从降生以来就没哭过,也不闹,总是安安静静的,很是懂事。

  桓公对桓因的宠爱被一家众人看在眼里。王氏和刘氏两房对此是有些幽怨的,她们两房虽然全是女眷,对家产没有期盼,但是老爷自从有了桓因对她们就冷淡了许多。而且,她们以前这么费心的和桓宇母子交好,现在看来却是多半打了水漂。当然,这些都不包括年幼的玖玖。玖玖才三岁,只知道自己多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弟弟。玖玖经常围在爹爹身边一起跟弟弟玩,玖玖很喜欢弟弟,这是她唯一的与她年龄相仿的弟弟。

  朱氏母子对桓因则是满满的恨意。虽然老爷从来对她母子二人都没有多少宠幸,可是自从有了桓因,连最后的一点宠幸似乎也没有了。

燕十千说
从今天起,十千每天会有6000字(2章)的保底更新,第一更会尽量在中午之前,第二更会在下午晚饭前,更会应大家的要求不定时加更,希望大家支持我的小说,谢谢大家!

第二章 桓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