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求仙

  “老神仙,请收我为徒。”无忧第一个冲着那位老道拜了下来。桓因跟那个女孩见无忧拜下,反应了过来,也跟着拜下。

  等几人再抬头时,那位老道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他爽朗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山中:“界不换,缘不断。直向前,会再见。”

  “原来世上真的有仙人啊。”无忧说到。

  “虽然书上写的诸般神奇,亲眼所见,还是震撼不已。”桓因似对未来看到了希望,感叹到。

  “哥哥,我能跟你们一起走么?”刚才救下的小女孩拉着无忧的衣袖,怯生生的说到。

  二人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小女孩。这是一个清秀的女孩,眼睛大大的,显出一股轻灵之意。兄弟二人看去时,女孩儿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低下了脑袋。

  桓因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冒失,连忙问到:“你叫什么,多大,哪里人,可还有家人?”

  “我叫沈灵,六岁,梁州人。我们一家是去往扬州投靠亲戚的,路上遇到劫匪。现在就,就只剩我一个人了。”说着说着,小女孩又哭了起来。

  “又是一个失去了家的可怜人。”桓因叹道。

  听了桓因的话,女孩哭的更厉害了。桓因大窘,手足无措。

  “哎哎哎,你别哭。你要再哭,我们可就走了啊。”无忧吓唬到。

  果然,听无忧这么一说,小女孩惊的停了下来,巴巴的望着无忧。

  无忧见沈灵停了下来,笑到:“我叫叶无忧,这是我大哥桓因。”

  “见过桓因哥哥,见过无忧哥哥。”

  “灵儿妹妹真乖。走,去扬州找神仙去!”无忧天真的笑到。

  在无忧的嬉闹中,三人间凝重的气氛散开,又朝着扬州进发去了。

  扬州,位于荆州之东,乃九州第一鱼米之乡。

  “九州东南有异乡,乡中汉子四季忙。遥问汉子为哪般,惊君不知扬州粮。”这是九州流传已久的打油诗,扬州之粮,九州皆食,可见扬州物产之丰富。

  桓因一行三人还只是走在离扬州城颇远的乡野之地,道路两旁便已是满满的稻田。自从进入扬州境内,三人再没挨过饿。水里的鱼,山里的鸡,数之不尽。最好的要数这里的人,总是热情满满。三人已经好久没睡过野地了,总是有好心的村民收留他们,给他们吃,让他们歇。

  扬州的一切都让三人的心情好了起来,不多日,他们就走进了扬州城。扬州,俗世大昌,饶是桓因自幼出自名门,也对这里的繁华赞叹不已。三人入城后一番打听,才知道扬州修仙是九州南方之最,虽不如豫州那般天下第一,但也不容小觑。

  扬州的修仙门派分为六派,三大三小。三大派分别是一剑峰、御丹道、引灵宗。三小门分别是阴极门,八卦门,无量门。

  一剑峰乃六派之首,弟子最多,实力最强,杀意最重。一剑峰弟子专于剑术,一人一剑,一往无前。一剑峰的大长老剑老更是名震天下的剑仙,其修为高深莫测,剑术超群,连紫胤宗都对其敬佩有加。

  与一剑峰的凌厉杀意不同,御丹道以炼丹修身闻名天下。传说御丹道本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门派,其开山祖师丹祖,开创丹道之始,后天下丹道尽出于此。不过后来,丹祖莫名消失,御丹道也逐渐衰落,至今早已没有当年之势。

  引灵宗虽处三大门派之末,但绝非寻常门派可比。引灵宗弟子专修御灵之道,擅长收服各类异种灵兽为己所驱。引灵宗门人虽然本身术法修为不强,但是其御灵往往高出本身修为数阶,甚至还能同时驾驭众多灵兽同时对敌,在同等境界中,引灵宗的弟子往往难逢敌手。

  阴极门为三小门之首,创立至今也不过十余年,是扬州新进门派。阴极门从创派以来,发展极为迅速,从默默无闻到力压其他二小门也不过五年时间。阴极门术法鬼魅阴邪,其宗门绝学小轮回术更是名震修仙界。阴极门近年来与一剑宗关系甚为密切,这也让阴极门的崛起更为顺利。

  八卦门,以阵法之道立足扬州修仙界,虽不算名门大派,但也有其独到之处。就连引灵宗的护山大阵也是八卦门众长老联手布置,可见八卦门对阵法的造诣不容小觑。

  无量门在扬州修真界属末流小派,其所修所学颇为繁杂,并无一所长。传闻无量门久远以前曾名震一时,可是传至今日早已不复传说中的辉煌,甚至有人怀疑那传说中的辉煌是否真的存在过。当今的无量门,能够保住道统不灭,已是万幸。

  桓因三人来到扬州时,正巧赶上了扬州六派每三年联合举办一次的仙缘会。仙缘会是六个门派用来招收凡人新进弟子的大会。只要资质尚可,修仙之心坚定,便有机会被其中一个门派收为弟子。

  “无忧,灵儿,你我三人今日同求仙缘,若都顺顺利利,那便最好。如果我们之中有谁没有成功,也要在凡间好好活着。你我不管是仙是凡,永远患难与共。”

  “恩!”无忧、沈灵坚定的说到。

  “走,求仙!”

  仙缘会为方便凡人,历届都在扬州城中心的广场上举办。三人还没走近,便远远的望见扬州城中心之处人山人海,在人群的上方,半空中凭空漂浮着三个金色的大字——仙缘会。在大字的四方,各有三名衣着白色道袍,身后背着一把长剑的仙人踏虚而立,神情肃穆,维护着仙缘会的秩序。

  “李金,下品道心。孙一饭,中品道心。”三人走近后,见到有位身穿印有八卦图案黄色道袍的仙师不断的在台上大声公告着什么。

  无忧走近一个老者,悄声问到:“老爷爷,这位喊话的仙师是在说什么呀?”

  老者见着一个孩子问他,和气的说到:“你是第一次见这仙缘会吧?这仙缘会对弟子的选拔分为两关,一关为心性,一关为资质。求仙的凡人,只要过去写下自己的姓名,便可以走到第一关的问心道长那里测试心性。问心道长是八卦门的得道高人,他只要看你一眼,便知道你修仙之心是否坚定。这心性分上中下三品,只要不弱于中品,就可通过第一关的测试。”

  “那第二关呢?”

  “资质这一关,是考验求仙弟子的资质悟性高低。听说这资质分四等,具体怎么说的,得进去才知道了。”

  三人听了老者的话,不再犹豫,走了上去。桓因从一位年轻的仙师手上接过纸笔,写下“桓因”二字,便拿着自己的名字走到了第一关的队伍中。

  “刘青冈,上品!”

  “嚯,上品!此人相貌平平,没想到心性如此优秀。倘若资质不凡,此人将来定会在新进弟子中成为翘楚之辈。”

  问心道长就如同一面明镜,不断的照射出每个人的心性。终于,轮到了桓因。他握了握拳,走到问心道长跟前一拜,然后将写有自己名字的字条递给了问心道长,抬起头,与问心道长四目相接。

  那是一双如茫茫星空般深邃的眼睛,桓因望着望着,竟慢慢陷了进去。一切似乎都变得轻飘飘的,一切都变得似乎不再重要了,这样的感觉如同神游天外,又如高枕醉梦,只愿永世不醒。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桓因脑中响起:“我要求仙,我不要再受欺负,我要变强!我要……”桓因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脑中仍然回荡着刚才的话语,特别是最后一句,隐隐约约的,似乎是“我要报仇”。

  “我哪有什么仇要报呢?”桓因莫名的想到,摇了摇头。他没有注意到的是,问心道长正一脸惊愕的望着他,第一次的,在测试中半晌竟没有发出话来。

  “道长,请给出测试结果。”问心道长一旁的年轻仙师轻轻提醒到。

  问心道长这才回过神来,高声到:“桓因,极品!”

  哗,人群沸腾了起来。极品,那是修仙界传说中的心性,在历届仙缘会中从来不曾出现过,所以也不为人知。据典籍上记载,只有紫胤宗开山祖师陆压真人据有如此心性。而陆压真人,乃是九州大地公认的修仙界第一人,其修为深不可测,存在时间更是遥不可溯。有人说,陆压真人能有如此成就,不但与其非凡的资质有关,更是依靠其万年不变的坚定心性。

  修仙,在乎修之一字。仙缘会之所以第一关考验心性,就是因为心乃仙途根本,若心志不坚,纵使资质超群,仙途也终有尽头。若心志坚定,永恒不变,则心量无限,道途亦无极。心是修仙的根本,心越坚定,在仙途上能走的也越远。

  “这个叫做桓因的是哪家孩子,竟有如此坚毅之心,简直不可思议。”

  “妖孽,这孩子看上去也不过才八九岁的样子,到底经历过什么,心性如此惊人。”

  “若他资质再好上一些,那这一次的仙缘会非他最瞩目不可。”

  “叶无忧,上品!”桓因之后,无忧再次引发了一波不小的骚动。

  “沈灵,中品!”

燕十千说
桓因仙途将起,大家猜一猜他的资质如何,会拜入哪一派门下呢?拭目以待吧!

第五章 求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