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宗门

  桓因拜过师后,大吃了一顿。段云慈爱的看着桓因,说到:“剑阁就你我师徒二人,这炊事之类杂务平日也得我们自己打理。”

  “日后就由我孝敬师傅,为师傅分忧。”桓因包着满嘴的饭,含糊说到。

  饱饭之后,桓因收拾停当,被段云叫到剑阁正厅堂下落座,段云则坐在堂中当首之位,正色对桓因到:“因儿,你既入得我剑阁门下,此后便是我无量门内门弟子,当谨遵门规,以宗门利益为上,刻苦努力,不论将来成就如何,都当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宗门做贡献。”

  段云顿了顿,又到:“宗门内禁止内斗,也不应当对同宗师兄弟恶言相向,就算人家欺辱于你,也应当克己自律,我说的,你明白了么?”

  “弟子明白了。”

  段云点了点头到:“好,那你既为无量门人,便当知道我无量门的现今和过往。我们无量门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由老祖无量尊者所创,老祖是与陆压真人同一时期的人物。你既参加过本次仙缘会,便见过那验证资质的道台吧?”

  “弟子见过,道台共有五座。有一座名叫无量的道台,最是独特,一剑峰的轩辕子道长说那乃是一位传说中的绝世大修入道之处。”

  段云听到此处,略感诧异,这无量道台已多年未开,这次居然得以开启,却不知是为何。他见桓因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也没再多问,接过桓因的话到:“那并不是传说,无量道台就是我无量门先祖无量尊者的入道之台。那个道台见证了无量尊者的入道,并验证了先祖的无量资质。”段云说到此处,生起一股豪气,又说到:“我宗门先祖本是扬州人,八岁入道修仙,十五便到达极境。此后,先祖离开扬州,四方巡游求道,历时五十年,成就命境巅峰,于人界无敌。然后,先祖离开人界,去寻求天地大道。最终,他以自身强悍修为横渡三界,挑地藏,战天帝,印证大道。”

  段云说到此处,顿了顿,接着到:“此后,先祖修行圆满,回到扬州,见此处立有五峰,成四方一心之势,聚灵其中,是一块难得的宝地,便在此创立我无量门,传道后世。”

  桓因听到此处,疑惑的问到:“师傅,徒儿听说我无量门只有三座山峰。”

  段云听到桓因的问题,神色黯淡了下来,接着说到:“先祖在时,我无量门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大宗,九州皆拜,就连紫胤宗的陆压真人也赞叹先祖之道非他可比。可是,先祖只传道五百年便莫名道陨了。从那以后,也许是先祖过于强大,无量门盛极而衰,再也没出过惊世之辈,先祖的强大术法也相继失传。之后,无量门日渐衰落,到了今日,已经沦为末流门派。不少宗门觊觎我无量门过往道统,对我宗门进行欺压和掠夺。那原来的五峰,也因西侧二峰被一剑峰夺取,成了现在的三峰。”

  段云所说让桓因大感意外,自己所在的无量门竟有如此错综复杂的过往,而那无量尊者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听到师傅最后一句时,疑惑的问到:“一剑峰不是扬州第一大名门正派么,怎会夺我宗门山峰?”

  “孩子,修道之途弱肉强食,艰险异常,远不如你所想所见那般。你要谨记,虽不可存有阴邪加害之心,但是却要处处堤防小心,不可亲信他人。”

  说罢,段云站起身来,领着桓因往后堂换了件无量门内门弟子的衣服,自己也换上了一件蓝色道袍,然后领着桓因去主峰拜见宗主去了。

  一路上,段云告诉桓因剑阁所在的山峰是主峰东侧山峰之一,而宗主所在的无量殿则位于主峰山巅之上,距离颇为遥远。若是平日有修为之人,御空飞行而去,倒也容易,只是自己师徒二人都全无修为,只得徒步而去。

  “师傅,宗主是宗门最大的人物么?”桓因在路上问到。

  “宗主是宗门中大小事务的主持者,统管宗门上下。宗主都是由修为高深,能力出众的门人担当。但在宗主之上,还有宗门长老,修为莫测,只是他们或闭关修行,或游历天下,很少过问宗门内务,也很少被人得见。宗主之下,有各位宗老辅助宗主。宗门弟子有内门外门之分,内门弟子是宗门重点栽培之人,外门弟子需经过严格的考核与选拔才能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之下,还有宗内杂役,大多资质低劣,负责宗内杂物。在宗门之外,还设有数阁,为宗门支脉,一般实力强大且有其独特之处,为宗门不可或缺的力量,由阁主会同阁老管理。阁中弟子皆为内门弟子,待遇颇高,我们剑阁便是如此。”

  “嗬,这不是段云大师兄么?今日居然莅临我主峰,不知段师兄来此有何指教啊?”段云话到一半,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闯了进来,打断了他的话。

  桓因抬头一看,见得一个同样身穿宗门道袍的男子,与师傅年纪相仿,尖嘴猴腮,一副小人嘴脸。桓因看向他时,他也冲桓因看来。

  “因儿,来见过主峰一脉的胡超师叔。”段云似没听出那人话中的讥讽之意,对桓因说到。

  “见过师叔。”桓因上前对胡超恭谨一拜到。

  “原来是师兄剑阁新收的弟子,长得倒与师兄一般相貌堂堂,只是不知这修为是否也会跟师兄如今一般。”胡超阴阳怪气的到。

  桓因听他话中带刺,言语挑衅,十分气愤,望了一眼师傅,却见师傅神色如常,似乎并没有听懂一般,对那胡超笑了笑,拉着桓因接着往山顶走去。

  离那胡超远了,段云突然对桓因说到:“不要生气,不要试图在言语上图一时之快。想要不被欺负,就要努力提高自己,那是唯一的出路。师傅我此生修道无望,就看因儿你了。”

  桓因握了握拳,重重的点了点头。

  终于,段云带着桓因来到了主峰山顶。这山顶广大宽阔,云雾漂浮其上,从山顶入道之处看去一片白茫茫的。在这云雾之中,有一座大殿若隐若现,好似传说中的仙宫一般。大殿主体似玉非玉,通体晶莹,却又密不透光,不知是什么材质建造。在这大殿正门左右两侧都挂有一副墨色竖匾,上书到:青山之巅踏仙途,九州之内寻大道。在大殿门上方正中有三个金色的大字,笔走龙蛇,苍劲有力,正是“无量殿”。

  桓因耳边传来段云的声音:“这大殿通体由灵石打造,就连紫胤宗正殿也不及于此,可见当年无量门的繁盛。据说这无量殿三个字正是无量尊者当年亲手所书。”说着,段云带着桓因朝正殿一拜。

  之后,二人直起身来,朝着大殿走去。来到大殿之前,一名穿着跟桓因相似的年轻弟子走上前来,欠身一拜对段云到:“段师叔好,请问段师叔来此何事?”

  段云还了一礼到:“我新收一徒,名叫桓因,带他来拜见宗主。”说着把桓因往前引了引。

  “原来是桓师弟,我这便进去向宗主通报,请段师叔稍后。”这弟子名叫刘喻,很有礼数。

  过了一会,刘喻走出大殿,站在台阶上朝着桓因师徒正色喊到:“宗主有请剑阁阁主段云及弟子桓因进殿。”

  桓因师徒听得此话,向刘喻行了一礼,往大殿走去。

  “剑阁弟子段云携徒儿桓因,拜见宗主,拜见各位宗老。”大殿上,桓因师徒二人在堂中一拜。

  “段师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说话的是堂上首座的那位中年男子,话语间一股威严之意散开而来。

  “回宗主师叔的话,弟子近来安好。这是弟子新收阁下徒儿,名叫桓因。”段云回答到。

  “桓因?是仙缘会上那个废物桓因么?”说话的不是宗主,而是宗主左侧座下的一位老者。桓因听到此话,看向那位老者,才发现这位老者正是当时在仙缘会上无量门当首的那位。虽然映像不深,但面相还是记得的。

  宗主听完老者的话,眉头微皱。段云则应到:“我徒儿资质虽差,但心性难得,与我剑阁也是十分有缘。有些弟子纵然资质非凡,却浮心难稳,不符合我剑阁沉稳内敛的要求。我虽然修为全无,却当全力培养因儿成才,不敢辜负剑阁先灵的遗志。”

  “哦?依云师侄的话,我无量宗剑阁倒是把希望寄托在了一个无缘资质的废物身上?”

  “太阴师叔,因儿是我徒儿,资质好赖都由我教导,不劳旁人担忧。我剑阁一脉虽然落魄,但都是为宗门牺牲的英灵。比起那些上阵杀敌畏畏缩缩,下来之后却指指点点的鼠辈要好上太多!”

  “你!”

  “好了!既然今日云师侄收得徒儿,便是剑阁喜事,更是我宗门喜事。还得劳烦云师侄悉心栽培弟子,力图重铸我剑阁辉煌。”宗主打断二人的话,说到。

  “桓因,你既入得我门下,需谨守门规,努力修行,报效宗门。你剑阁满门英烈,乃是我无量门楷模。你既入得剑阁,更当努力修行,壮大我剑阁,以慰我剑阁先灵!”宗主正色对堂下桓因说到。

  “桓因谨记宗主教诲,必当努力修行,不负宗门和师傅所望!”

燕十千说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让桓因一直走下去,走出他的未来,十千感激不尽!

第九章 宗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