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缺魂

  桓因很努力,每天从辰时到子时除了吃饭和打理阁中杂务以外,其它全部时间都在修行,一分一秒也不肯放过。有时甚至连深夜之中在床榻上也不眠不休,悉心研究凝气之法。

  段云看见自己的徒弟如此用功,很是高兴,就连他自己似乎也被桓因的干劲儿所感染,生活节奏变得快了起来。段云每天除了铸剑便是指导桓因修炼,他觉得整个剑阁似乎因为桓因的存在而活了过来。

  很快的,一个月过去了。桓因天资聪颖,加之非同寻常的勤奋,在识材上已经有了不小的收获。段云在这期间抽查了桓因一次,发现桓因对于那柱中的内容已经有至少一半了然于胸,这让他大为高兴。

  但是段云不知道的是,这一个月以来,桓因虽日夜苦练凝气之法,从不间断,却连半点收获都没有。桓因不但花在凝气上的修炼时间远超识材,更是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修炼。他甚至已经看完了凝气一到三层所有的内容,希望能从后面的内容找出问题所在,但是,全然无用。

  《凝气诀》上说,凝气之法第一步是引灵气入体,经过自身炼化转换以后注入第一魄中,这样就能形成修为之力。可是无论桓因怎么尝试,却从来没体验到过灵气入体的感觉。他的身体似乎根本就对灵气毫无吸引之力,纵使他千万遍的尝试那凝气之法,也是白费功夫。

  开始桓因以为自己对凝气诀的理解不对,但是他问过师傅多次,师傅的答案与他理解的毫无差别。而且他自幼悟性颇高,对事物理解能力超于常人,怎么可能理解错呢?后来,他觉得只能是自己资质低劣的原因。是了,无缘资质,原来如此不堪,怪不得自己当初会在仙缘会上被淘汰。但桓因不敢对师傅说起此事,师傅对他寄予厚望,他不想让师傅失望,他只能不断努力尝试,希望自己能成功一次。万事开头难,只要成功一次,体验到那种感觉,他就有把握前进。

  一日早晨,师徒二人坐在偏厅吃饭,段云突然问到:“因儿,你来我剑阁已一月有余了,为师看你每日刻苦努力,我很高兴。你识材天赋颇高,进境神速,没让为师失望。但是为师现在修为全无,看不出你凝气之法修炼得如何,因儿,你跟为师说说吧。”

  桓因一听师傅问起此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低着头默不作声。早饭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段云见桓因如此表现,暗想因儿一定是资质太差,如此努力却也收效甚微,所以才有些低落。他生怕桓因气馁,便出声安慰到:“因儿,不要紧的,你资质欠佳,修炼进展自然慢上一些。今日为师再给你几块灵石,好好使用,你定不输于他人的。”

  桓因听了段云的话,不但没有感觉好些,反而更加愧疚了。这些日子段云已经拿出不少灵石给他用于修炼了。他知道,灵石是仙家的财物,十分珍贵,师傅给他的是平常的内门弟子根本得不到的数量,就算宗门重点栽培之人也不过如此。剑阁现在落魄,这灵石已是为数不多,但师傅为了自己能够加快修炼,却从没吝啬过。只是这些灵石他拿去百般尝试,最终也跟吸纳灵气一样毫无效果。桓因终于忍不住放下了筷子,推开身下座椅跪倒在段云面前到:“师傅,弟子资质愚钝,修炼至今,尚,尚未入门。”说着,桓因的眼圈还微微泛红了起来。

  段云被桓因突然的举动惊了一下,连忙去扶桓因。谁知桓因此次跪地不起,只是又大声的到:“师傅,我想修仙,请指点我!”

  段云见桓因这般表现,又坐了下来。他听桓因的意思,竟然是桓因经过这一个月的修炼连门都没有入。他知道自己徒弟资质低劣,但是再低劣的资质也是能修行的,只是进展很慢而已。何况桓因终日修行,毫无倦怠之意,根本不是他人能比的。而且桓因悟性奇高,理解能力惊人,这一个月的修行就算效果再差,也应该把凝气这第一层境界修炼的差不多了才是,怎么可能还没入门呢?

  他静静的坐着,不停的在脑中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突然,一个念头在他脑中闪过。他觉得不可思议,更不愿相信这会是事情的答案。可是,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说的通了。

  修仙,是普通凡人皆可为之的,只是心性不同,资质不同,努力程度不同,其收获也不同。但这世间却有一种人,无论心性、资质、毅力如何,都无法修仙。这种人,天生魂不完整,或缺天魂,或缺地魂,或天地二魂都缺。命魂主命,所以只要命魂不缺便可性命无碍,但吸纳灵气却需要三魂七魄皆全才可引导灵气入体化力,故而魂不全,不修仙。

  段云深吸一口气,看着桓因缓缓的到:“因儿,你随我来。”

  他领着桓因进到剑阁正厅坐下,然后自己到法器堂拿了一件镶有三盏灯的法器再次回到桓因面前,怜爱的看着桓因到:“因儿,这世间有一种天生缺魂之人,因不可引灵入体而无法修行,与心性、资质、毅力无关。我手中之物名叫探魂灯,是一件查验魂魄完整的法器。”

  说到此处,段云顿了顿,有些苦涩的说到:“我辈修士,不论遭遇何事,都当心志坚毅,不屈不挠。为师当年遭逢大变,也没放弃此生,依然在宗门中贡献微薄之力。你也应当不输为师,知道么?”

  段云没有安慰桓因,他怕桓因因此而更加低落。他很喜欢自己的徒弟,就算他不能修仙,也希望他能健康成长。桓因只是一个孩子,若是在心中埋下阴影,他此生就难了。

  桓因听了段云的话,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然后段云往那探魂灯中放入一枚灵石,只见那上面的三盏灯闪了一下。段云把探魂灯送到桓因面前到:“因儿,把你的手放到灯台上来。”

  桓因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师傅,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来。然后,他还是抬起了手,只是抬起的很慢很慢,似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慢慢往那探魂灯上移去。

  段云见桓因的样子,内心如同刀割。说到底,桓因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而命数对他如此不公,让他承受了太多不是一个孩子该承受的。

  似乎过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桓因的手终于放到了灯台上。中间那盏灯瞬间亮了起来,在灯的中间还有七彩雾气缭绕,这代表桓因命魂完好,七魄齐全。可是,探魂灯的反应到此也就结束了。其他两盏灯并没有如同常人那般的点亮。

  桓因,天地双魂尽缺。这个结果如同一记重拳打在师徒二人的心上。师徒二人,一个修为尽失,对弟子寄予厚望。一个自幼命途坎坷,好不容易看到人生的希望。然而,这一切到现在又都成为了泡影。

  天命难违!

  这一天,师徒二人什么都没有干。段云本想安慰桓因,但桓因知道自己缺魂后,眼光中再也没有了神采,默默的对段云拜了拜,就回到房中去了。段云重重的叹了口气,从偏厅上拿了一把剑,发痴一般的用一块磨剑石磨了一天。

  桓因回到屋中以后,坐在屋里的书桌前发了一天的呆,饭也没吃。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在嘲笑他,整个世界似乎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因儿,我的孩子。”忽然,一个声音在桓因的背后想起,那是一个桓因日思夜想的声音。

  “爹爹!”桓因惊声叫到,一下站起来转过了身,慈父熟悉的容颜再次出现在桓因的面前。

  “孩子,你受苦了。”桓公慈祥的说到。

  桓因猛的冲入桓公怀中,头深深的埋进桓公的怀抱,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爹爹,我该怎么办?”

  “因儿,我桓家从商之前,本是农户人家,贫困不堪。当年,先祖无依无靠,白手起家,在创业之初也是困难重重。但先祖从没怀疑过自己选择的道路,一往无前,纵使天大的困难也不回头。先祖兢兢业业,才为我桓家打下了坚固的基础。后来,我桓家代代如先祖那般,百折不挠,才最终成就了家族在商界不可替代的地位。你是我桓家男儿,更是为父最看好的孩子,该怎么做,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桓公说着说着,身影逐渐模糊,桓因想奋力拉住父亲,却什么也碰不到,他心中无比焦急。

  “爹爹!”桓因猛的喊了出来,惊醒了自己。

  原来,这是一个梦,桓因不知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着了。

  梦中父亲的话语历历在目,在桓因最迷惘的时刻,父亲在梦中给了自己答案。

  “爹爹,谢谢你!”桓因打开窗户,对着天空喃喃的到。

燕十千说
周末的第一章送上,这两天十千会每天更新三章,祝大家周末愉快!

第十一章 缺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