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重逢

  第二天正午,桓因缓缓睁开了眼,段云正坐在桓因的床边关切的望着他。

  “因儿,你醒了。”段云说到。

  桓因记得自己是在丹炉炸开时昏了过去。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似乎并无大碍,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他慢慢支起身子,对段云说到:“师傅,因儿没事,劳烦师傅记挂了。”

  “因儿,昨天的事情温师侄对我说过了。你能舍己为人,有我剑阁男儿的气度,做得很好。”

  “师傅,昨天丹炉炸开后,把我震晕了过去,后面发生了什么,温师兄还好么?”

  “昨天你推开温师侄后,他躲过了丹炉炸开的冲击,并无大碍。回去后他向温长老说明了此事,温长老亲自来我剑阁看了你,并给你服下了一枚紫金丹,让你能迅速的恢复过来。他还命弟子送来了不少的灵石和一鼎新的玄铁剑炉表示歉意。要知道,我剑阁已经好久没有长老亲自来过了,上一次还是你师公七绝子在的时候。”说到此处,段云隐隐有一股满足之意。

  “师傅,温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有些……有些……”

  “你是说他有些阴郁孤僻吧。温瑜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父亲是温长老的独子,当年与我是很要好的同门师兄弟。后来,温瑜的父亲与引灵宗的一位仙子走到了一起,就有了温瑜。本来温瑜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直到六岁那年,他的父亲出去执行一个宗门任务,他母亲放心不下,也一同前往,谁知二人一去不回。温瑜知道自己父母双亡的消息后,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没出来。等再出来的时候,他已不再是那个活泼的孩子,而是满脸阴郁,几乎不再与人交谈。温瑜从小被我看着长大,又喜欢铸剑之道,所以与我还算比较亲近,会偶尔到我这里来。除此之外,就只有他爷爷能跟温瑜说上几句话了。”段云说到此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桓因听到温瑜如此身世,竟与自己有几分想同,对温瑜有些感同身受。他顿了一会,又问到:“师傅,那剑炉是什么打造,为何爆开有如此大的威力,就连温师兄这种有修为的人也控制不住。”

  “那剑炉乃是精铁打造,虽不如温长老这次送来的好,但也不差。剑炉本是修为不高之人和凡人铸剑所用之物,修为高深的人是不需要剑炉铸剑的。修为到达一定程度之后,能引动天地之火或者自身施法成火铸剑,不但简易,而且效果更加。温师侄修为只有凝气三层初期,本就不高,这剑炉虽是凡物,但是蕴含的火焰之力却也不可小觑,加之当日温师侄用了那爆铁砂,那炸炉的力量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这次事情以后,剑阁又归于了平静。桓因还是与以前一样的刻苦努力修行着,不管是识材还是凝气。

  很快,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桓因已近十岁。在这大半年期间,温瑜经常来剑阁铸剑,虽然他还是那种阴郁的性格,但是桓因却成为了他在这世上第三个可以说说话的人。

  桓因在识材上天赋卓然,加之努力非常,在很早就把那柱子中的内容记得烂熟于胸,用他师傅的话说,他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器童了。不过,这世间千奇百怪的铸剑之材多不胜数,桓因的路还长,这就需要他自己去寻觅了。

  桓因识材修行完以后,已经开始了跟随段云铸剑,成为了段云的助手,也就是一名辅师。

  但是,桓因在这大半年中,修炼凝气之法依然是毫无进展。他从来没有因此而放弃过,自从那个梦以后,他就没再想那许多,只是反复的不停的练习《凝气诀》中的内容,他甚至还向师傅要来凝气期的一些术法要诀,反复揣摩练习。虽然他毫无收获,但是凝气一到四层的要诀他却是烂熟于胸,理解甚深,就连那些低阶术法也是颇有见地。

  一天,段云让桓因为他去城中铁匠铺买些精铁,桓因便换了一身普通凡人的服饰,拿着师傅给的银子下山去了。

  桓因这段时间由于修炼勤奋,虽然没有仙力,但是身体却健壮了不少,很快便从山上走到了城里。

  他已经快一年没到过城中,再见城中繁华,颇为感慨。若当初没有那个神秘的老道指点,自己现在会不会也是在城中如同其他城民一般的活着呢?

  桓因一边看着城中的新鲜和热闹,一边朝着铁匠铺走去。不一会,他便买了一大箩筐的精铁,他把这些精铁背在背上,然后朝着回山的路走去。桓因一个孩子,背着与他身材完全不匹配的大筐精铁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大哥!”一个激动的声音冲着桓因喊到。

  桓因转头看去,只见叶无忧满脸欣喜的朝他跑过来。

  “无忧!”桓因见是无忧,惊喜的喊到。

  兄弟二人分开快有一年,再次相见,万分激动,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他二人本都想与对方说些什么,可是脑中的千百思绪也无法表达现在的心情,竟是一个字也没说的出来。

  好一会,二人才分开,相互看了半天,同时笑了起来。

  无忧也是周身凡俗打扮,他拉着桓因说到:“大哥,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去山里聊。”

  桓因点了点头,与桓因朝着青川河的方向走去。

  到了没人的树林中,二人停了下来。无忧见桓因背着一筐精铁,又想到当初在仙缘会上桓因因为资质的原因被淘汰了出去,上前帮桓因卸下精铁,小心翼翼的问到:“大哥,你还好么,你现在在哪里落脚。你知道当初我有多担心你么,不管你是仙是凡,我们都是兄弟,你怎能一声不吭的离开呢。”

  桓因听了无忧的话语,语带歉意的说到:“无忧,当初我在仙缘会上入道失败,心情低落,自觉没脸见你,便独自离开了。我没有顾忌你的感受,对不住。后来,我在城外遇到了那位慈元灵老道,他指点了我,才让我有机会拜入无量门下。”

  “慈元灵老道?就是当初我们在山中遭遇劫匪时,救下我们的那个老道?”无忧惊疑到。

  “是了,就是他指点了我。”

  “大哥,这些日子我在山中学道,已对仙法有浅显的认识。那神秘老道所表现出来的绝非寻常修士修为,在我看来,他修为完全不在我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内,应是高深非常。他两次指点于你,倒不似巧合。”

  桓因听无忧分析,觉得十分有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背井离乡,孤身一人,有什么可图的呢?而且这老道神秘异常,也不是自己所能猜透,索性暂且把这些想法抛开。

  无忧见大哥似也没有头绪,知道现在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便又转开话题问到:“大哥,你现在在无量门学道么?”

  桓因听无忧问起这个,答到:“恩,我现在在无量门剑阁学道。我师父名叫段云,他对我很好,还教我铸剑和修道。只是你大哥我资质愚钝,修行这么久了,却还未入门。”桓因没有把自己缺魂的事情说出来,他相信自己的努力能够克服一切困难,缺魂也不例外,这是父亲在梦中告诉他的道理。

  无忧听见桓因如此说,有些讶异,修炼近一年还未入道是他未曾听过之事。不过,他相信大哥吉人天相,不会有问题,于是机灵的转开话题到:“大哥,我在仙缘会上最终选择了御丹道。我现在过的很好,师门对我也很器重,现在你我既然都如愿修仙,便是行在同路,再不可分开,以后一定要经常联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无忧资质惊人,又天生机灵讨喜,福缘深厚,他在拜入御丹道后直接被御丹道的一名长老收为关门弟子,更是得到了不少的宗门宝物赏赐。他现在已经有凝气三层的修为,修炼速度可谓神速异常。只是这些他都没有告诉桓因,他不想让让大哥觉得和自己差距太大而影响了兄弟间的感情。

  “我还以为你会选择一剑峰,为何你选择了御丹道?”桓因记得一剑峰乃是扬州修仙之最,他觉得无忧应该去那里发展才对。

  “一剑峰修剑,杀气太盛,我还是比较喜欢御丹道中正平和的气息。不但可以修身养神,同样也能破凡入道。”无忧虽然这般的说法,但是其实他真正没有去一剑峰的原因是岳青锋。那个当初在仙缘会上同样跟他是无疆资质的人,在他的身边嘲笑桓因是个废物,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件事。他要拜入御丹道,奋发努力,然后击败这个叫岳青锋的人,让他明白,他也不过如此。

  桓因听无忧如此说,也是有理,何况选择自己的志向所在更有利对道途的理解。他突然想起自己本是下山来为师傅买精铁的,现在与无忧叙旧耽误了半晌,怕是师傅等的急了。于是他对无忧说到:“无忧,我有事在身,要尽快赶回门中,若你不急,与我回门中小坐如何?”

  无忧看这天色还早,自己在山下之事又已经办完,加之与大哥好久不见,便答应了下来。虽然修为不到聚力境界不能飞行,但是无忧早已学会了借助修为之力腾跃,倒也速度不慢,晚些赶回师门也是来得及的。

  二人有说有笑的沿着青川河往无量门走去,无忧怕桓因累着,便把那筐精铁收了起来。桓因见无忧施法收物,颇为好奇,细问之下才发现,无忧是用一个锦袋把东西收了起来,当初温瑜取出铸剑材料时所用也是这种锦袋。

  无忧告诉他,这叫储物袋,是仙家必备之物,只要身怀灵力,就可以使用这种袋子。别看它外观如同一个荷包一般,其实里面是一个独立的储物空间,有寻常仓库般大小,可以容纳很多东西。

  二人正说着,突然无忧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一把拉着桓因高高跃起,险险避开一条从脚下穿梭而过的火蛇。那火蛇“刺啦”一声打在二人背后的大树上,瞬间把大树烧着了。

  无忧落地后,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蒙面黑衣之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那人抬起的手上,指尖的火焰还未完全熄灭,照得他露出的眼睛里满是红光。

燕十千说
兄弟重逢,大敌当前。桓因会在明天创造出你意想不到的奇迹,自此,本文的第一波高潮也将逐渐展开。感谢您今天的耐心阅读,明天,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十三章 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