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唤灵

  黑衣人心中暗急,这里离无量门山门已经不远,若是让这兄弟二人逃回山门,自己这次就没有机会了。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纸鹤,看了半晌,似在犹豫。

  这纸鹤名为翔风鹤,是他好不容易得来,可以让凝气修士具备半个时辰的翔空之力,虽然不比真正的飞行,但是对于凝气修士来说已是非同寻常。

  最终,黑衣人将纸鹤按在自己眉心,手中掐诀,嘴上念念有词。不一会,只见那纸鹤消失在黑衣人的眉心,黑衣人的眉心之上随之印出一个仙鹤图案,散发出阵阵白光。

  黑衣人施法完毕,一跃而起,竟是飞了起来,朝着桓因兄弟二人追去。

  “无忧,那黑衣人飞过来了!”桓因转头看去,只见黑衣人凌空而来,气势大盛,自己兄弟二人恐怕是避之不及。

  “翔风鹤!”无忧大惊,没想到对手为了袭击自己竟然准备如此充分。他迅速放下桓因,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白色丹药服下,再次准备应战。

  “哼,白玉丹?你以为这丹药能帮你撑多久?”黑衣人飞来,寒声到。

  这白玉丹乃是御丹道特有的初阶丹药,能迅速让修士恢复灵力,并且缓解伤势,对凝气期修士尤其有效。

  无忧没有说话,他已看出这黑衣人对自己是抱有必杀之心,现在能做的只有想办法破这死局。

  黑衣人踏虚而行,手中法诀变换,不断临近无忧。无忧见势不妙,抬手一指,一股劲风朝黑衣人打去。他想,自己只要不断施法打断黑衣人的进攻节奏,就有机会再次遁走。

  可是,这次无忧并没有能够如愿。那黑衣人有翔风鹤之力在身,在空中只是微微一偏就躲过了无忧的劲风术,手中法诀依然不断。

  无忧暗道不妙,自己兄弟二人屡次设法逃脱,这黑衣人恐怕早已是没有了耐心,不会再有所保留。

  桓因见情势危急,从怀中掏出一枚青色碎片上前递给无忧到:“无忧,将此物运功砸向那人,再全力以火蛇术轰击此物,记住,要全力。”

  这碎片是当初温瑜重铸失败的那把剑炸炉后留下的残片,桓因第二天醒来后在平台上找到了它。仔细端详之下,他发现这碎片竟然是将爆铁砂融合了上去,暗暗称奇,就把它留在了身边,准备日后仔细琢磨其中缘由。今日情况危急,他也只能放弃此物。

  爆铁砂能让剑具有爆炸和重聚的能力,但桓因不具修为,不知道如何用灵力驱动此法。依照他的理解,这碎片用烈性术法催发,至少也能有一次爆炸的能力,而且温瑜的剑非凡品,说不定能挡下这黑衣人。

  无忧接过碎片,也不多想,一把朝着黑衣人掷去。然后他全力运功,打出一条丈余长的火蟒直奔碎片而去。

  黑衣人见无忧再次施法,暗自好笑。他虽不知这碎片为何物,但是只是飘身一侧,就躲开了这碎片。再看那火蟒,速度虽然极快,但竟然是与那青色碎片一条直线打出,自己在闪开碎片时,同样也闪开了那火蟒。

  黑衣人手中法诀完毕,对着无忧一按,只见一只虚幻的雄鹰,身带闪电,疾风般的向着无忧冲了过去。黑衣人对自己这一招极为自信,那是他目前在宗门内学到的最强术法,名曰唤灵,威力巨大,速度极快,叶无忧是不可能躲掉此招的。

  下一刻,让黑衣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身后传来一声震天之响,还等不及他有任何反应,一股强烈的冲击之力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黑衣人来不及取出任何防护法器,只能运功抵抗。但是这冲击之力完全超出了黑衣人的想象,他被轰击之力震飞了出去,一身上下残破不堪,血肉模糊。

  再说无忧,他见那雄鹰飞来,避之不及,正要抵抗。却听见桓因在一边提点到:“无忧,劲风术。”

  无忧一点就醒,双手一连点出五下劲风术朝那雄鹰打去。只见那满身闪电的雄鹰在劲风术的拆解下,竟然被死死克制,满身闪电被风力越削越少,等到了无忧跟前,威力已磨去大半。无忧被那雄鹰击中,虽然还是受伤不浅,但是却破除了生死之危。

  兄弟二人见黑衣人受伤,心中大快。但无忧灵力所剩无几,又受伤不轻,那黑衣人虽然中招,但不知情况如何。于是二人没有贸然反击,趁着这个机会,奔着桓因的山门而去了。

  黑衣人被击退后,受伤不轻,他盘膝坐地,运功疗伤,眼见桓因与无忧二人遁去,没有再追。此处离无量门已近,自己又受伤不轻,再追下去恐怕反而被擒。他心中憋气,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晚上,剑阁内,无忧已经睡下了。他受伤颇重,好在上次温长老给剑阁送来不少灵药,段云为他服下了一些,才让他没有大碍。

  此时段云师徒二人坐在堂中,神色有些凝重。

  “因儿,今天你下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受伤那个孩子你说是你弟弟,他是哪个宗门的弟子?”

  “师傅,他叫叶无忧,与我一样,是荆州人。我们在荆州共患难,同病相怜,结为八拜之交。后来,无忧与我一同来扬州求仙,他资质颇高,拜入了御丹道门下。”

  “今天下午我下山买精铁,碰巧在城中遇到了无忧,便邀他回宗门做客。谁知在走到青川河边时,突然杀出来一名黑衣人,修为在凝气四层的样子,而无忧只有凝气三层的修为,不是他的对手,我们想尽办法才逃了出来。”

  “你说无忧这孩子凝气三层,带着你一个毫无修为之人还能从凝气四层的修士手上逃脱?”段云一脸惊疑的神色,他很清楚凝气四层和凝气三层的差距,何况桓因还会拖累于无忧。

  “我们见他厉害,不敢纠缠,只是想办法逃走。而且那黑衣人似乎目标就是无忧,并没有针对于我,让无忧也没有这么大的压力。我们一直往宗门遁走,离宗门近了,他就不敢再来了。”桓因说的很含糊,没有把自己指点无忧的事情说出来。

  段云听了桓因的话,将信将疑。不过他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毕竟这两个孩子安全回来了,那就是好事儿。他又问到:“那人使的什么术法,说来予我听听。”

  “他用的最多的是火蛇术,还有就是他打出了一只雄鹰,全身带电,速度极快,威力很大。”

  “那雄鹰可是透明虚幻,通体蓝色,对方使用此法可是变换了多种法诀才出手?”

  桓因听师傅这么一说,完全符合那黑衣人所使用招数的特点,反问到:“师傅认得此法?”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这是‘唤灵’无疑。此法乃是引灵宗低阶术法中的上品法术,可以以自身灵力凝聚成灵兽之形,轰击对手。此术法威力巨大,而且变化多端,以不同的方式修炼,可以幻化不同的灵兽,甚至有悟性高的弟子可以幻化出多种灵兽之形,作用也不尽相同。此人幻化出的灵兽既然是鹰,你便记住其貌,来日说不定能够再次见到,便可认出那人。”

  段云说到此处,想了一会又到:“你这无忧兄弟居然以凝气三层的修为扛住了此法,是如何做到的?”

  “无忧他用劲风术对那鹰点了数下,将它的威力削弱了不少。”

  “妙极妙极,你这兄弟果然不凡,小小年纪居然知道以风克雷,不简单呐。而且这孩子居然能在对方术法轰来之时数次出招,简直是天才一般。普通低阶修士在施法之时都是法诀繁琐,贻误战机,他能做到这一点,说明已经摸到了法随念起的门槛。”

  “师傅,什么叫法随念起?”

  “这法随念起就是指施法不需要法诀,只需依念而动,灵由心生,自然使出。这是炼精修士才能掌握的诀窍,不过有的修士悟性极高,能在更早的时候领悟这种诀窍,在施法对敌时就能够处处占尽先机,无往不利。不过凝气期的修士能够对此有所领悟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更何况他才凝气三层,也难怪你们能够逃脱。”

  段云不知道的是,无忧并不是对这法随念起有所领悟,而是已经彻底明悟。他更不知道的是,这些都是他自己面前这个连修为都没有的弟子教给无忧的。

  桓因点了点头,心中有些落寞,若是自己能有修为,那该多好。

  第二天,无忧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不少。他在剑阁很正式的对段云拜了三拜。段云是他大哥的师傅,又为他用珍贵的丹药疗伤,他既尊重,又感激。

  桓因见无忧气色不错,非常高兴,他把自己师傅对那黑衣人的猜测告诉了无忧,并问到:“你在引灵宗可招惹过谁?”

  无忧听到引灵宗三个字,对桓因说到:“大哥,当初灵儿倒是在仙缘会上拜入了引灵宗,但是我与她也是快一年未见,就更别说与引灵宗其他人有什么瓜葛了。”

  兄弟二人在此事上毫无头绪,只能暂且作罢。无忧出来一天未归,担心师门记挂,又与桓因寒暄了几句,便下山去了。

燕十千说
兄弟齐心,击败黑衣,求推荐!晚饭前还有一次更新!

第十五章 唤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