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无量

  剑阁又恢复了往日平静的生活,桓因还是那样努力的坚持着自己的修行,不管有没有用。

  除了温瑜时不时会来看望师徒二人以外,剑阁平时是没有人过来的。在宗门的眼中,剑阁已经是废了,形同虚设。在大部分同门看来,剑阁有的只是两个废物,只是他们闲暇时光的谈资,无聊时候的嘲笑对象而已。

  桓因师徒二人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要得到什么,那就够了。

  一日,段云让桓因为他去山门内的林子里找些蚕丝草。这蚕丝草柔中带刚,剑斩不断,必须要连根才能从土里挖出,是铸造软剑的上好材料,并不多见,只有在灵气充裕的仙家之地才有可能找到。

  桓因听师傅要铸软剑,很是好奇,拿了一个袋子,一把小锄头,兴奋的出了门。

  桓因沿着下山的路一直寻找,却都没有看见蚕丝草的踪影。时不时的有几个同门弟子从他身边经过,有的指指点点,有的则直接出声嘲笑。

  “哟,这不是剑阁的内门大弟子么,入门大半年还没有修为的废物就是他了吧。”一个外门弟子见到桓因经过,讽刺到。

  “废物还有废物养,谁让他找了个好师傅,虽然也是废物,但身份尊高啊。”另一个外门弟子也跟着起哄。

  很显然的,这些外门弟子是妒忌桓因内门弟子的待遇和身份。桓因有些恼怒,这些人说自己不要紧,但不应该说他的师傅。

  最终,桓因还是默默的走开了。师傅说过,要用行动来证明给这些人看,赌气是没用的。

  桓因一路下到山脚的林子中,都没有找见蚕丝草。突然,他远远的看见正北的方向有一个寒潭,白茫茫的寒气从潭水内漂起,竟有几分仙意。桓因以前到过这里,并不记得此处有寒潭,很是奇怪,难道自己迷路了?他怀着好奇心往那寒潭靠了过去。

  “贱人,让你服侍小爷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突然,一个声音从潭边传了过来。

  桓因循着声音靠了过去,只见寒潭边有三个本宗男弟子,都是十五六岁的模样,身穿内门弟子道袍。当首的那一个桓因认得,是当日在宗门正殿出口欺辱自己师徒二人的太阴真人的弟子,名叫陈川,是宗门内出了名的小霸王,经常仗着自己师傅在门中的地位欺负门内弟子。在陈川三人面前的地上趴着一名女弟子,也是十五六岁的模样,看衣服是外门弟子,长的有些秀丽,只是满脸泪痕。

  “陈,陈师兄,我,我不会,别这样。”那地上的女弟子哽咽的说到。

  “不会?那就是个处子咯?哈哈,我就喜欢不会的,来,我教你,哈哈哈。”陈川显然是要对这外门女弟子行那淫邪之事。

  “陈,陈师兄,求你了,其他什么我都愿意,求你别这样。”那女弟子再次哀求到。

  “哼,你既然不愿,那我也不介意用强的,或许那还别有一番滋味儿。”陈川满脸淫邪,直勾勾的盯着那女弟子说到。

  “真是不识抬举,陈师兄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把陈师兄哄高兴了,给你弄个内门弟子的身份也不是不可能的。”陈川旁边的一名男弟子接着说到。

  可是,那名女弟子并没有再答话,只是呜呜的哭泣。陈川见她没有顺从的意思,脸上显出不耐之色,上前一把抓起她的手,把那她拉了起来,口中到:“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伸手就去扯那女弟子身上的衣服。

  “住手!”桓因从旁边的树林中站了出来,大声喊道。虽然这件事情与他无关,但是要让他看着女子在自己面前被如此欺辱,他实在做不到。

  陈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给惊了一下,停下了手中动作,往桓因这边看来。他见只是桓因一人,有些气恼。口中恶狠狠的到:“妈的,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小爷在此享乐,关你屁事,给我滚!”

  被陈川拉着的女弟子也听到了桓因的喊声,她眼带希望的看了过来,见到是桓因,又低下了头。

  “陈川,欺负一个女子算什么本事,放开她!”桓因怒视着陈川。

  “废物,你是脑子坏掉了吧?你以为就凭你能把小爷我怎么样么。现在滚还来得及,不然等小爷耐心没了,在这无人之地你以为我还会顾忌同门之情么?”陈川好事被打断,不耐的到。

  “有本事你就冲我来!”桓因气往上涌,丝毫不惧。

  陈川听见桓因如此说话,顿时失去了耐性,手中运力一扔,一把小刀朝着桓因激射而去。虽然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小刀,但是从修士手中发出,哪里是桓因躲得过去的,他的左肩头瞬间被刀扎中,鲜血流了出来,把那里染的鲜红。

  桓因肩头中刀,脸上神色却丝毫未改,他紧咬牙关,仍然立于场中,寸步不退。

  “哼,废物还想学别人演英雄救美的戏,找死。”陈川旁边的一名弟子见桓因气势不减,有些烦躁。他手中法诀变换,然后对着桓因的右肩打出一道劲风,正是劲风术。

  桓因凡胎肉体,根本不能抵抗丝毫,右肩头被这法术打出一个血洞,鲜血汩汩而出,他人也被这劲风术的大力掀翻在地。

  三人见桓因惨状,哈哈大笑,陈川又说到:“废物就是废物,连自己的斤两都不清楚,还来逞强,真是好笑。”然后,他又转头满脸凶光的对自己拉着的那名女弟子说到:“汪艳,莫非你跟这废物有什么关系?他竟然如此护你。”

  那叫汪艳的女弟子见陈川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被吓的哭泣都停了下来,一个劲儿的摇头。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冲着桓因大声骂到:“废物,我与陈师兄的事情要你来管,你想害死我?”

  桓因倒在地上,受伤不轻。他本是靠着一腔正气与热血强自支撑,突然听得自己想要救下的女子如此说话,顿时懵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受如此大辱?我真的好弱,有什么脸来装英雄?我真是个笑话,废物……废物……废物!”桓因心神大乱,入魔一般。什么师傅的教导,什么父亲的期望,什么人生的追求,他全都不在乎了。他突然抬起头,双眼空洞无神,直勾勾的盯着陈川。

  陈川看见桓因的眼神,吓了一跳。他恶狠狠的到:“废物,这贱人都说你多管闲事了,你还不滚?”

  下一刻,桓因拔下肩头小刀,冲向了陈川。他心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了本能,疯了一般的杀过去。

  这一刻的桓因满身是血,眼中一片空洞,如同恶鬼。陈川被桓因的样子惊住了,他赶忙侧身躲过冲来的桓因,手中连连掐诀,对着桓因的背部以引力术推出一股大力。

  陈川等人本来就是站在寒潭边,桓因此刻冲去被陈川避过,背后又受大力一推,直接被打入到了潭中。

  刺骨的寒意从全身上下席卷而来,如同千万根针扎一般的痛苦。桓因被这潭水一激,胸中的无名之火熄灭了大半,脑中也清醒了不少。他无奈的想到:“此生就这样了吧,也不知是好是坏,只是辜负了父亲和师傅的教导和栽培。来世,若真的有来世,希望自己的运气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就算还是无缘资质,千万不要缺魂。来世自己一定还要修仙,要成天地大修,不被任何人欺负。”

  下一刻,桓因四肢渐渐麻木,就连受伤的肩头也感觉不到痛了。父亲、师傅、玖玖姐和无忧的脸庞在自己眼前一一浮现,他默默的在心中对他们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任由自己往水底沉下。

  ……

  ……

  “天道无量。”突然,一个声音在桓因脑中响起。他记得自己是被打下了寒潭,昏迷在了潭水之内,怎么会有声音传来。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在水中的感觉。自己应该是死了吧,现在应该是一个孤魂野鬼,在那传说中的黄泉路上。他想睁开眼看一看,却怎么也做不到。

  “吾号无量尊者,八岁缘引入道,启寻道之途。吾历时三千余载,上天入地,问道三界,终见真道之门。惟叹吾门前仿徨,止步于此,未证大道。吾综己一生所悟,著《无量真经》,流于后世,惟愿有缘后辈明吾真意,承吾遗志,代吾证道。”刚才的声音又灌入了桓因的脑中。

  还不等桓因有任何反映,四个金色的大字在桓因心中亮了起来。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眼睛睁不开,却又确确实实的看到了——《无量真经》。

  在那四个字之下,逐渐显现出密密麻麻的金色小字:

  总纲——量者,极也。无量则无极,以无量心,无量缘,无量魄,无量魂,成无量道。

  ……

  第一卷,《无量魄经》。凝无量气,聚无量力,炼无量精,化无量英,可期无量魄……

燕十千说
《无量真经》出现,高潮将至!祝大家周末愉快!

第十六章 无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