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奇迹

  很快的,一个月过去了。桓因在这一个月中一直默默的坚持修炼《凝气决》第一层,没有告诉任何人。虽然他觉得自己是凝气成功了,但是若不能证明这一点,他不想惊动师傅。若是自己真的凝气成功还好,若是没有,师傅又该失望一次了。

  无忧在这一月中来看过桓因两次,每次还给他带了不少的丹药,就连凝气期最珍贵的破障丹他也硬塞给了他三粒。

  修士在修炼之时都会在不同的境界上遇到瓶颈,难以突破。有的修士甚至在大境界上遇到瓶颈,终身止步。凝气期的瓶颈虽然没有如此程度,但是也有因此卡上个数年甚至十数年的。若不能及时突破瓶颈,修为就会远远的落于人后。

  破障丹就是专门用来给凝气修士突破修炼瓶颈用的丹药。在无量门中,只有宗门重点培养的弟子和在宗门中有深厚背景的弟子才有机会接触到破障丹,不过也并不能得到多少,整个凝气期能得到一粒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无忧的宗门擅长炼丹之道,在这方面占有优势,加之无忧是长老亲传弟子,宗门也十分重视对他的培养,才得到了那三粒破障丹。无忧见大哥修炼困难,丝毫没有吝啬,全部给了过去。

  桓因小心翼翼的把这些丹药随身收藏了起来。师傅经常教导他,修真界弱肉强食,万事要低调保守。身怀宝物若不藏好,被他人得知,恐怕会招来祸端。破障丹如此珍贵,自然常常引起凝气修士的抢夺,因此而丢了性命的也不在少数。若是宗门中有人知道桓因有此丹三粒,恐怕他连觉都别想睡好了。

  这段时间还有一件事情与桓因有关,那就是陈川的丑闻已经成为了无量门弟子间私下最风行的话题。虽然宗门已经多次下令禁止谈论此事,但是弟子们私下见面总还是会先问一句:“你可识得山下小树林边没穿衣服的陈川么?”

  听说太阴真人因此事勃然大怒,自觉颜面无光,亲手废去了陈川的修为,并将他逐出自己门下。

  陈川被宗门贬为杂役,留在门中打杂。没有了太**长作为靠山又毫无修为的他成为了门中弟子嘲弄的对象和整个宗门的笑话。他以前欺辱过的门中弟子更是私下找他出气。听说有一次他被打的半死不活,宗门却对此不闻不问,似乎就没他这个人一般。

  桓因知道这些以后,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还去杂役的住处看过一次陈川。陈川终日受辱,突见桓因看望于他,嚎啕大哭,一个劲儿的对桓因说着感激的言语,这让桓因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

  这一日,桓因觉得自己的凝气之法已经修炼得有一些基础了,准备试试施展引力术,看自己能不能成功。若能成功,他就可以给师傅一个惊喜了。

  引力术,顾名思义,是激发自身灵力,而让自己能够引动物体的力道型术法。引力术是修士最基础的术法,也是最常用的术法。说起来,倒与凡人口中的隔空取物有些相似。所有修士接触到的第一个术法便是此法,因为此法要求最为简单,最容易施展,而且施展此术的要求就是学会调动自身灵力,这一点是使用任何术法都必须要会的要领,如同凝气是修炼之基一般。

  引力术虽然是入门之法,却不可小觑。传说中有仙神取星摘月,使用的也正是此法。

  桓因对引力术的法诀早已翻阅过多遍,烂熟于胸。他尝试着按法诀的要领激发自己的灵力去移动桌上的茶杯,可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那茶杯就是一动不动。桓因以为是自己修为尚浅,做不到法随念起,必须以法诀引之,又掐诀试了好几次,还是无功而返。

  若是普通人看见桓因现在满头大汗的对着一个茶杯较劲,一定会以为桓因摔坏了脑袋。

  突然,《无量魄经》的经文从桓因脑中冒了出来。经文上说,这灵力的引动与灵力的吸收异曲同工,只是一个进一个出,但所走道路却是完全相同。所以,若是逆行凝气之法,便可引出灵力。但是,这与桓因接触到的术法法诀要领截然不同。

  桓因所研习过的术法要诀中,不同的术法有不同的引灵之法,术法越难,引灵也越困难,也就更加难以练成。若是按《无量魄经》上讲的方法,那岂不是所有的术法引灵都是同一个门道?

  桓因开始尝试着按《无量魄经》上的理解来激发引力术,没想到,桓因就尝试了几次,那开始如同钉在桌上一般的茶杯竟然微微动了一下。

  桓因兴致大起,循着刚才的感觉反复尝试这一法门。开始,那茶杯还只是微微抖一下,到后来,桓因已经可以将这茶杯在桌上缓缓的挪动。

  一直到深夜,桓因才停下了练习。他连着练习了好几个时辰,相当疲惫。到最后,他已经可以做到让茶杯快速的移动了。

  第二天,桓因起了个大早,他做了一桌丰盛的早餐,坐在饭厅等着师傅的到来。

  过了一会,段云走了过来,跟平时一般的坐到了桌上,准备吃饭。

  “师傅,请用茶。”桓因隔空把一杯桌子当中的茶推到了段云的面前。

  “恩,好。”段云端起了茶就要喝,突然,他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的看着桓因和自己手中的茶杯,目光来来回回了好几次。

  桓因见师父站起,自己也站了起来,满脸喜悦的向着师父一拜到:“师父,徒儿没让师傅失望!”

  段云听见桓因此话,确定自己所见不假,满脸不可置信之色:“因儿你……这……”他既兴奋又惊讶,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

  桓因后来又给师傅演示了好几次自己的引力术,段云才终于确定了这一切,脸上止不住的笑意。他带着桓因到正堂的众多先灵牌位前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师傅,各位长辈和同门,老天不弃我剑阁!”

  之后,桓因高高兴兴的跟着段云坐回到了饭桌上:“师傅,其实我学会凝气正是因为……”

  “因儿!”桓因刚要说出《无量魄经》和自己那天的经历,段云突然高声打断到。

  桓因有些疑惑,师傅似乎变得有些不高兴。段云见自己因为焦急声音抬得太高,又重新压低了声音说到:“因儿,师傅教过你,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缺魂修仙是为师从未听说过之事,在各种典籍上也没有如此的记载,你能入道,定有莫大机缘。你当好好保守自己的秘密,不论是自己缺魂之事,还是你所获的机缘,都不可对外人透露半点,连为师也不可说出一句。”

  “身为修士,机缘与宝物都应藏于人后,不可为外人知晓。修仙之路漫漫,弱肉强食是经常之事,你既入道,日后必有一日会离开为师闯荡天下。若不能隐藏好自己的秘密,定会惹来杀劫,切记,切记!”

  这已经不是段云第一次把这些说给桓因听了,只是这次桓因的秘密极有可能让段云重获修为,段云却想都没想就放弃了。他把机会完完全全的留给了自己的弟子,自己只是全身心的教导,如此而已。桓因深深的对段云行了一礼:“师傅,弟子记下了。”

  段云自从知道桓因能够修炼以后,开始了对桓因修行的教导。他将自己修行的体会和感悟传授给桓因,还告诉桓因引力术的要诀所在,这些让桓因受益匪浅。

  一日,段云正在教桓因以引力术御剑,温瑜正好过来,见桓因凝气成功,难得的露出喜悦之色,还将自己对引力术的理解告诉了桓因,然后安静的站在一旁看桓因练习。

  “起!”桓因指着地上的一把剑喝到。只见那剑颤颤巍巍的从地上浮了起来,然后又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因儿,以你的灵力要抬起这把剑是绰绰有余的,这引力术你还需要多多参悟才是。引力术是以凝气一层的灵力唯一能驾驭的术法,你一定要把基础打好。”段云见桓因失败,出声到。

  “桓……桓师弟,你能再为我演示一次刚才的引力术么?”温瑜看完刚才桓因施法,完全不像段云那样平静,而是一脸震惊之色。

  桓因师徒二人见温瑜一脸异色,有些奇怪。桓因又施展了一次引力术,把地上的剑抬起了一小段高度,然后剑还是那样的又掉回了地上。

  “桓师弟,你……法随念起?”温瑜确认了自己看到的没错,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

  段云从桓因第一次在他面前使用引力术起,就没见桓因用过法诀,早已习惯了桓因如此施法,并没有注意到温瑜所说之事。今日他听温瑜一提,瞬间也变了脸色。

  法随念起,那是炼精修士才能掌握的,自己的弟子却从第一次施法起就掌握了这个诀窍,如同天生一般。他突然想起了当日桓因说无忧也会这一诀窍,难不成……

  段云没有再想下去,他只是觉得桓因带给他的失望和惊喜都太多了。缺魂,却能修仙;资质低劣,却悟性奇高。桓因从入自己门下第一天起就被称为废物,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废物”弟子还能带给自己多少奇迹。

燕十千说
中午第二更照例送上,希望大家喜欢,更不要忘记为《桓因传》投出您宝贵的一票,谢谢!

第十八章 奇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