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相聚

  一剑峰山势陡峭,自下而上共有九阶,云下五阶,云上四阶。整个一剑峰只有一条宗门山道,自下盘旋山体而上,直通顶端。

  桓因一众无量门弟子在前方三名一剑峰弟子的带领下走在去往第二阶的路上,他们的住处就在那里。叶清幽已经随着许剑离开了,他们要去的是第五阶,也就是一剑峰宗主所在的正殿。

  “师兄,咱们一剑峰的宾客房间都在第二阶么。”前方,一个无量门弟子讨好似的对着引路的一个一剑峰弟子问到。

  这名一剑峰弟子明显不如许剑那么有礼,他头也不回,不耐烦的答到:“第二阶住的是我一剑峰外门弟子,宾客的房间在第三阶,只是其他四派已经把房间占满了,第二阶还有些房间,所以安排你们住第二阶。”

  问话那名无量门弟子像是没听出一剑峰带路弟子的不耐一般,又问到:“那第一阶呢?”

  “第一阶是杂役。”他回了一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说到:“若第二阶的房间也满了,那就只能屈尊无量门的部分同道住第一阶了。”

  桓因听见二人对话,有些不忿。这偌大的一剑峰,怎会因为来了几个客派的会武弟子就住满了一整阶的房间呢?一剑峰乃是扬州第一大派,若是让其他五派都搬过来住,恐怕也不是容不下的吧。一剑峰在无量门到来之初就接二连三的摆出如此轻视的态度,实在有些欺人太甚。

  沿着山道爬了好一阵,众人跟着领头的一剑峰弟子拐入一个岔道,行走在一条两边满是竹子的路上。

  “这是什么竹子,怎么这般奇怪,枝干上居然几乎不长叶子。”一个无量门弟子轻声到。

  许是听见那无量门弟子的自语,引路的一名一剑峰弟子转过头来语带自豪的到:“这叫剑竹,放眼整个九州,也就一剑峰有此物种。剑竹笔挺如剑,坚不可摧,我门中弟子有不少是以此竹铸剑,所成之剑比之那些普通的所谓仙剑不知要厉害多少倍。”

  “我宗门有一名剑就叫竹王,正是这剑竹之王所铸。”另一名弟子随声附和到。

  “听闻无量门也有一剑阁,专修铸剑御剑之道,是么,师弟?”最开始的那名一剑峰弟子突然问到。

  “剑阁?我无量门剑阁早已荒废,哪敢在一剑峰诸位师兄面前提及。”

  “是啊是啊,剑阁都是废……”

  “师弟,不嫌丢人么!”刚才那名弟子还没说完,旁边的一名无量门弟子厉声提醒了一句,他子头一低,再没说什么了。

  走了一会,众人来到一个大门之前,门上写着三个字:第二阶。引路的一剑峰弟子走上前去,与大门口的两名弟子交谈了一番,末了还发出几声嗤笑,似在谈论什么趣事。然后,上去交谈的那名一剑峰弟子收起了笑声,一本正经的走到无量门众人面前到:“诸位无量门同道,很不巧我们二阶的房间差一间,得委屈你们中的一位到一阶住了。”

  一阶,那是一剑峰杂役住的地方。要知道无量门此来参加会武的最差也是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若去同杂役一起住,岂不是有失身份。

  无量门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三五成群的走到了一起,如同最开始在门中广场上那般。几个一剑峰的弟子则站在一旁,如同看笑话一般看着无量门弟子的表现。

  “一盘散沙,难怪沦为末流。”一个一剑峰的弟子悄声对身边的同门说到。

  桓因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上前对着一剑峰的引路弟子一拜到:“师兄,我愿去第一阶住。”

  一剑峰那位引路的弟子有些诧异的看了站出来的桓因一眼,旁边的几位一剑峰弟子也对桓因投来敬佩的目光。桓因知识大体,为无量门一众弟子的窘境解了围,这比桓因自己个人的身份要重要太多。

  “啊对,怎么没想到他,就该他去。”突然,一个声音从桓因背后冒了出来。

  “哦?这位师弟,为什么就该他去呢?”说话的是桓因面前的那位一剑峰弟子。

  “师兄有所不知,他是个废物,哈哈。”那名说话的弟子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表现的机会,赶紧回答到。

  “废物?”那名一剑峰弟子看了一眼桓因,然后又到:“在我眼中,你们都没有区别,除了他。”然后也没管无量门众人再说什么,他就引着桓因离开了。

  给桓因带路的一剑峰弟子最后给他安排了一间很好的房间,宽敞而且清净。桓因谢过引路的那名弟子,然后就盘膝做到床上默默修炼去了。

  明日就是会武之日,桓因要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若是能够突破凝气一层那就更好了,那他的战力会飞跃到一个完全与现在不同的境地。

  “咚咚咚!”下午的时候,桓因的房间传来了敲门声,打断了他的修行。

  “大哥,我是无忧,我和灵儿来看你了。”叶无忧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桓因听见是无忧,一脸惊喜的下了床,他本来还以为要明天才能在会武中见到无忧和灵儿的。

  推开门,两张熟悉的脸庞映入了桓因的眼帘:“无忧,灵儿!”桓因很高兴的叫到。

  “大哥!”无忧和灵儿齐声喊到。

  桓因已经多日没见无忧了,灵儿更是快一年没见,他仔细的打量着自己这两个最要好的伙伴。

  无忧穿着一身白色的道袍,胸前印有一个褐黄色的八卦图案,袖口上以同样的颜色写了一个“丹”字。一段时间不见,无忧看起来更加的精神了,修为似乎也有所精进。

  沈灵穿着一件鹅黄色的道袍,在领口之上印有一个“灵”字。她的眼睛还是那样大大的,一根长长的辫子搭在身后,嫩嫩的小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灵动之意。在沈灵的左肩上趴着一只紫色的小貂,桓因望向它时,它也望着桓因。

  “大哥,它叫紫风,是我的灵宠。”灵儿开心的介绍到。

  “你好,紫风。”桓因对着紫风问候了一声。紫风从沈灵身上站了起来,然后对桓因点了点头,很是有礼貌。

  桓因有些诧异的看着沈灵,沈灵一笑到:“紫风很通人性的,他的修为境界比我还高呢。”

  听到沈灵这么一说,桓因更加诧异了,他看了看紫风,果然是有修为的样子,只是他自己才凝气一层,看不透紫风的修为。

  “原来这就是灵宠,不可思议。”桓因心中默默的想到。

  “来,进屋吧。”桓因拉着两个伙伴进屋里坐了下来。

  “大哥,你看灵儿,是不是越发漂亮了。”无忧刚一坐下就打趣到。

  桓因还没说话,沈灵小脸一红到:“无忧哥哥,你别拿我开玩笑了。”

  “灵儿,你在引灵宗过的好吗?”桓因关心的问到。

  “大哥,我很好。多亏当初你跟无忧哥哥救下了我,我才有今天。”说着,沈灵起身对着桓因拜了一拜。

  “大哥如父,当初也是有大哥,我才从荆州走了出来。”无忧也起身对着桓因拜了一拜。

  桓因见他二人如此郑重,连忙扶起二人,然后他玩笑的到:“你俩是怎么了,这是在拜高堂么?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

  “拜高堂?”无忧重复了一遍。

  沈灵脸一红到:“大哥,你也拿灵儿说笑。”

  “哈哈,是你们的阵势把我惊到了。对了,灵儿,你现在什么修为了。”桓因笑着问到。

  “大哥,我现在凝气三层,紫风有凝气四层。”

  “大哥,我在引灵宗听说灵儿极有御灵天赋,引灵宗很是栽培于她,这次的会武灵儿肯定会有不错的表现的。”无忧在一旁附和到。

  “无忧哥别抬举我了,你自己都凝气五层了,我再厉害也不能是你的对手,再说你在御丹道可是小师公啊。”

  “小师公?”桓因有些莫名的问到。

  “大哥,他被御丹道的长老收为了关门弟子,他在御丹道的辈分是与宗主平齐的,比我们还高上两辈呢。”沈灵古灵精怪的说到。

  “无忧,此事你居然都不跟大哥说?”桓因有些责备的到。

  无忧脸一红到:“大哥,我不论走到哪,是什么地位,你始终都是我大哥,我又何必提起此事,会乱了辈分的。”

  “哈哈,好吧。明天你们俩一定要好好表现,我三人一同出来闯荡,我最不济,你俩可要好好加油啊。”

  无忧、沈灵二人见桓因语气中有些落寞,再看桓因凝气一层的修为,心中都暗暗为大哥叹了一口气。

  “大哥,来日方长,这修炼之事不是一朝一夕,以大哥的悟性,我相信以后肯定能追得上来。”

  三个人在一起聊了好几个时辰,直到夜色降临无忧和沈灵才离开。

  桓因送走了二人,想起明日会武之事,默默的为自己打了打气。

  突然,他想到白天自己在储物袋里发现的那把乳白色的怪剑,灵力一引,把剑取了出来……

燕十千说
兄弟相聚,高潮将起!桓因锋芒初露,请各位屏住呼吸,做好准备!

第二十一章 相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