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学剑

  “呼!”一道剑光从桓因面前滑过,可他刚躲开了这一把剑的攻击,在他身后又有一把剑朝他刺了过来。桓因身体往前一伏,身后的剑从他背上滑了过去。

  桓因此时双手撑地,面孔朝下,突然见得一把剑从地里直刺而出,正对他的面门,避无可避。关键时刻,桓因抬起一手,全力催发引力术,用一股大力把刺到跟前的剑荡了开去。

  危机解除,桓因单手把自己撑了起来,几个空翻跃了开去,跟剑傀拉开了一段距离。剑傀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三把剑,一一都浮在半空之中,已经分不清那一把才是剑傀最先拿在手中的那一把真剑。

  自从剑傀使出这诡异的剑术之后,桓因已经跟剑傀交锋了数个回合。虽然剑傀这剑术有些难以捉摸,但是桓因已经适应了过来,而且桓因从头到尾都只是用一些最基础的仙术来做抵抗,足见桓因战的并不艰难。

  若是桓因全力出击,这剑傀定然还是会很快被他击败。只是,剑傀的剑术让桓因很感兴趣。桓因自从凝气以来,一直苦于提高自己的修为,除了学习一些基础术法外,很少再练什么其他术法,这让他觉得自己的战斗方式极为单调,若是遇到高手,自己恐怕难以应付。

  他师承剑阁,本就以剑为兵,所以他想任由剑傀发挥,自己与之周旋,尝试领悟此术。这样的举动放在大部分人身上只能是一个笑话,但是桓因悟性极高,对于术法的认识相当高明,这让他的确有资格如此一试。

  想要学剑,先要学会如何破剑。虽然桓因以修为之力硬扛可以破解此术,但那并不叫破法。所谓破法,是指洞悉术法本身要旨,明悟其根本,然后找出破绽,以巧力化解,非同强行破除。

  “嗖”的一声,剑傀面前的三把剑再次消失,而剑傀手中的法诀也随着剑的飞出而不断变换,引着三剑又向桓因攻去。

  桓因之前躲避此剑多次,试图以观察剑傀手中法诀和剑的轨迹来琢磨剑术要领,可他观察之下发现,剑傀手中的法诀似乎只是引剑之术,与剑的产生并没有联系。所以,其实真正的剑术早已被剑傀掐诀使出。

  三剑袭来,桓因没有再躲,他以引力术向着袭来的三剑隔空一按,三把剑被桓因以大力定在了自己面前的一尺处,任凭剑傀如何运力,也难再进丝毫。

  桓因身为一名铸剑辅师,在铸剑的识材上颇有造诣。他以引力术隔空与这三剑一接触,立马就觉出了三剑的不同。这三剑之中,只有一把是以剑材铸成,凝实之感强烈,其他二者皆为虚幻。

  桓因一手以引力术挡住三剑,另一只手抬起朝着最右边的那把剑猛的挥去,一股强风击中了那把剑。

  “当”的一声,被桓因击中的那把剑掉落到了地上。刚才桓因全力激发劲风术,不但打落了那剑,更是斩断了剑与剑傀的联系。下一刻,另外两把停在空中的剑消失了,就如同本来就没存在过一般。

  桓因成功破法,心中暗喜。这剑术果然如他所料,是由施法者以灵力幻化出手中之剑,让剑数量增多。只要找出真剑,并斩断它与施法者的联系,此法立破。现在,只要再弄明白剑傀是如何施法的,就可以试着模拟此术了。

  剑傀的剑掉在地上,桓因没有夺取。剑傀以灵力一引,剑又再次回到了它的手中。剑傀持剑后双手法决连连,一会在它身前又幻化出两把一模一样的剑。

  桓因暗自觉得好笑,这剑傀没有灵智,只会进攻,他只要反复的破法,剑傀就会反复的为他演示这剑术的施展过程,如同教学一般,他简直是捡了个大便宜。

  下一刻,剑傀再次御三剑杀到,桓因还是如同刚才一般的破除了此术。这次的接触,桓因隐隐有些摸到了这三把剑之间的联系,也对剑傀的法决有了一些认识。

  “还不够。”桓因自言自语的到。

  就这样桓因不停的打落剑傀的长剑,剑傀又一次次的重新施展此术对桓因发起进攻。

  这时的试练塔外,已经退出来了四十余名弟子。他们都是从那七彩的入口之门被大力推出,大都带伤,有的还不轻。

  “失败了……”一个无量门的弟子口边挂着鲜血,丧气的到。

  “我本来可以的,谁知那剑傀突然使出了一道诡异的术法……”一个八卦门的弟子身上满是剑伤,不甘的说到。

  就在这些弟子一片哀叹时,突然,塔顶之上一道刺目的金光射出,金光由强变弱,慢慢从中显出一个身影来。那身影浴光而出,缓缓从塔顶降下,如同仙神,正是——岳青锋。

  岳青锋,自仙缘会上被测出无疆资质后,拜入了一剑峰门下,被轩辕子收为了亲传弟子。轩辕子本来是看好桓因的,结果桓因资质低劣,于是轩辕子就选择了岳青锋。

  岳青锋还是那样一脸孤傲,他落地后,看都不看一眼那些失败的弟子,径直走到轩辕子六人所在的云毯之下一拜到:“拜见师傅,拜见各位宗门长辈。”

  “嗯,不错,没给为师丢脸。”轩辕子点头笑道。

  “原来岳师弟是轩辕子师叔的新收弟子,果然不同凡响,这么快就通过此次试练,夺得第一,轩辕子师叔好福气呀。”阴极门的那位宗老奉承了一句。

  “青锋虽是我徒,但辈分却与其他弟子相同,师弟这个称呼他是担不起的。”轩辕子纠正到。

  过了一小会,塔顶金光再次闪耀,一名弟子又通过了试练。

  “这次恐怕还是师叔的门中弟子吧。”阴极门的那位宗老笑到。

  金光逐渐敛去,出现的人穿的却不是一剑峰宗门道袍。在那人道袍的袖口上赫然印章一个“丹”字,正是御丹道的弟子——叶无忧。

  无忧落地后,见到自己门中有弟子受伤,上前掏出几枚丹药,然后又关心了几句,才快速跑到轩辕子六人的面前一拜,站在了一旁。

  “周师兄,你这门中弟子是谁,甚是不凡呐。”八卦门的宗老向御丹道的宗老问到。

  “他叫叶无忧,是我云师叔的关门弟子,说起来,还算是我的师弟呢。”御丹道的带队宗老名叫周衍,他见叶无忧第二个出来,乐呵呵的到。

  “难道就是那个在仙缘会上与岳青锋同为无疆资质的叶无忧?”引灵宗的宗老突然问到。

  “是了,正是他。”

  “这一届的仙缘会,真是人才辈出。”很罕见的,叶清幽突然轻轻说了一句。

  后面,弟子们陆陆续续的退了出来,或成功,或失败。沈灵成绩不错,他是第十六个通过试炼出来的。

  约莫从试炼开始算起过了一个时辰的样子,除了桓因所有的弟子都退了出来。通过的弟子一共有三十名,一剑峰最多,占了快三分之一;无量门弟子最少,到目前只有一名弟子通过。

  叶清幽看了场中通过的弟子,心中暗暗叹息,自己的门派如此不济,难怪遭人轻视。

  ……

  此时桓因在试练塔中已经呆了很长的时间了,他还在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打落剑傀长剑的动作,剑傀也很是配合,一遍又一遍的施展影剑之术。

  桓因对这影剑术已经快要完全明悟,只是还差一丝,好在试练并没有规定时间,他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用来学习此剑术。若是让塔外的轩辕子知道自己悉心准备的试炼居然成为了桓因偷学他剑术的机会,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出血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随着“哐当”一声,剑傀的真剑再次落到了地上。桓因此刻终于明悟了影剑之术,他手一招,将地上本属于剑傀的长剑招到手中。

  此刻的长剑,已经完全被桓因斩断了与剑傀的联系,占为了己有。桓因长剑在手,灵力暗涌,最后长剑一抬,赫然从手中长剑上又分出了两把一模一样的剑浮在空中——正是影剑术。

  桓因使出影剑术后才觉得暗暗吃惊,这术法比御同样数量的真剑要节省不少的灵力,而且剑由心发,随心所向,比御剑容易太多。同时,这虚幻之剑可实可虚,比之真剑更加莫测,若用来偷袭,很难被发现。

  他持剑朝着对面的剑傀一拜,然后手中一招,两把剑凭空出现在剑傀的身侧,轻轻一斩,剑傀就消失在了场中。

  “这最后一人是谁,怎么如此长时间还未出来?”外面,试炼塔边的弟子已经等了很久。刚才,轩辕子告诉他们,还有一名弟子未出,需要等待。可是,这等待的时间也太长了,与剑傀斗法哪至于需要这么多的时间。

  “叶师侄,这名弟子是你门下吧?”轩辕子见下方弟子有些不耐,轻声问了一句叶清幽。

  “回师叔,他叫桓因。”叶清幽早已发现了还没出来的弟子正是自己门下的桓因。

  “桓因?”轩辕子听见叶清幽的话,似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

燕十千说
《桓因传》今日起正式更名为《无量真途》,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十千写作,支持《无量真途》,谢谢大家!

第二十三章 学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