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轮空

  临近午时,桓因他们三人又回到了第五阶会武的广场上。他们到的时候,轩辕子等六位长辈已经在场中了。

  广场上面站满了人,比上午试炼时要多出好几倍,被淘汰的弟子在其中,还有更多的则是一剑峰的门人。下午是十六强的选拔,他们都想知道,这一次的新人会武,有哪些人会脱颖而出。他们都清楚,新人会武中的强者就是未来各宗门的栋梁之材,甚至不少的宗门长老也是出自其中。

  等要参加第二轮的三十一人到齐了,轩辕子往场中扫了一眼,朗声到:“新人会武第二轮,由上一轮通过试炼塔的三十一名弟子参与,其中三十人以一对一方式进行比斗,胜者进入下一轮,还有一人以缘阵选出轮空直接晋级!”

  “不知道谁能交上好运,直接轮空。”一个一剑峰的门人说到。

  “呵呵,是啊师兄,这新人会武都是排名越高,奖励越好,若是哪个修为较弱的轮空了,那他真是太幸运了。”刚才那人旁边的一个同伴跟着附和到。

  “刘师兄,你的运气一向好,定能轮空。”桓因听见自己旁边一个同门弟子对刘德顺说到。

  刘德顺听了此话,有意无意的朝桓因看了几眼,然后哼了一声到:“以我的实力需要轮空么?有些废物才该祈祷轮空吧,最好不要直接遇到我,不然的话,哼哼!”

  “参加第二轮的三十一人,站到前方来。”轩辕子又说到。

  桓因等三十一人走了出来,站到了前方。只见轩辕子袖袍一挥,在他们前方的地面突然升起数十个圆形阵台,每个阵台都只有三尺见方,散发出阵阵柔和的辉光。

  “入缘阵。”轩辕子对着众弟子喊到。

  桓因他们面前的阵法名叫“缘”,可以根据需要幻化出不同数量的小阵台,是以做抽签用的。阵法隔绝外界的一切查探和操控,所以非常公平。

  三十一名参加第二轮会武的弟子各自挑选了一个阵台,然后站了上去。不一会,阵台的光芒都开始缓缓收敛,直到最后,有三十个阵台的光芒完全消失,整个阵法中只有一个还如原来一般的散发着光芒,格外明显。

  桓因站在阵台上,看见自己四周的光芒,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是大哥,哈哈!”无忧在一旁看见桓因被缘阵选中,乐了起来。

  “是上午最后出来那名无量门的弟子,他运气真是太好了。以他的修为,若非轮空,此轮必败!”四周一名被淘汰的弟子说到。

  “不好说,此人有些诡异,虽然是凝气一层,但确实是通过了试炼塔,你不会跟无量门的那帮蠢货一样认为他是作弊通过的吧。”

  轩辕子看了一眼阵中的桓因,有些无语,这孩子,从仙缘会以来就一直让他看不明白,处处与人不同,总是那么显眼。最终,他还是大声宣布到:“无量门弟子桓因此轮轮空,直接进入十六强!”

  然后,轩辕子对着场中一处空地一指,十五座百余丈见方的斗法台从地下浮了出来,在台的前方还有一块白色的匾,上面都写着两个不同的名字。

  轩辕子扫了一眼这些斗法台,然后到:“没有轮空的弟子,找到属于自己的斗法台,备战!”

  桓因轮空,走下来回到了人群中。余下的三十名弟子则走到了斗法台前,看见有自己名字的,就跃了上去,准备比斗。

  待所有参加比斗的弟子都站上台后,台的四周生出一片光幕将台子所在的区域笼罩其中。这光幕可以阻止弟子比斗时术法打到外面,防止意外。

  无忧的对面站了一名阴极门的妙龄女子,那女子打扮妖艳,满脸媚态,见无忧站到她的对面,很客气似的朝着无忧拜了一拜。她这腰一弯,姿态撩人,更是媚态横生,无忧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哪里见过这些,脸上瞬间一片潮红。

  “媚术!”桓因心中暗道不妙,听旁边的人说,台上的女子只有凝气三层中期的修为,在这三十人中本算是末流。可无忧还是个孩子,没经历过什么风雨,媚术正中他的下怀。而且这阴极门的女子二八之龄,长得也是漂亮,就算媚术低劣,无忧恐怕也难保心神清净。

  果然,无忧呆呆的盯着对面那女子,似乎傻了一般。半晌,他才觉出了自己的不对劲儿,赶紧低下了头,哪里还有半点斗法的架势?

  对面那女修见无忧痴痴的样子,媚笑到:“无忧弟弟,我叫云水凌。你修为这么高,长的又这么俊,我好喜欢你呢。我修为不如你,打不过你,我们不打了好不好。”

  “不,不打了么?”无忧听见她的话,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却见对面那女子竟将长裙撩起一些,把一双玉腿露了出来。

  这次,无忧的眼睛再也不能从云水凌的身体上移开了,傻了一般的死死盯着,眼中满是火焰。

  “哈哈,果然是个孩子,资质再好,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无法挣脱。若是那妞遇到小爷我,还不知道谁玩谁呢,嘿嘿。”一个无量门的青年弟子满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无忧所在的斗台到。

  “哈哈,这孩子修炼修傻了吧,凝气五层初期的修为,居然被如此低劣的媚术迷得神魂颠倒。”一剑峰的一个门人笑到。

  这时,就连云毯上的周衍都为无忧捏了一把汗。要知道,无忧从辈分上说可算是他的师弟,更是此次会武宗门最看中的弟子,若就这样被阴极门的下作手段给击败,那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只是,会武斗法弟子可以任意发挥,但旁人却不可干扰分毫,这是规矩。周衍有心帮助,却无能为力。

  “我好看吗?”云水凌又故意拉了拉自己的长裙,满脸媚意的到。

  “好,好……”无忧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嘴唇微张,满脸痴相。

  “来,过来,让姐姐疼疼你。”云水凌此话一出,无忧脸上堆起了傻笑,一步步的朝着云水凌挪了过去……

  “哇,又是第一,不战而胜,岳师弟果然人中之龙!”突然,一剑峰的门人指着岳青锋的比斗台惊声到。

  桓因扭头一看,只见岳青锋那个斗法台的光幕已经散开,他正从台上缓缓的走下来,而他旁边还有一名弟子,正是他比斗的对手。岳青锋气定神闲,他旁边的弟子则一脸阿谀的在对他说着什么。两人的身上干干净净,莫说伤痕,就连灰尘似乎也没沾染一点,哪里像是刚刚斗过法?

  岳青锋与他旁边的弟子确实没有斗过法。岳青锋旁边的弟子是他的同门师弟,在门中时有切磋。那名弟子知道岳青锋是凝气五层中期的修为,自己不可能是对手,而岳青锋孤高自傲,对同门出手也从不留情,于是他干脆自认倒霉,放弃了比斗,当是讨好了岳青锋。

  岳青锋很是满意的回到了人群中,他扫了一眼无量门弟子中的桓因,然后享受着一剑峰同道的赞誉。

  再看叶无忧,他终于痴呆一般的挪到了云水凌的跟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水凌的腿,嘴角的口水不停的淌着。云水凌伸出一只手轻轻托起叶无忧的下巴,然后用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蛋。叶无忧就这样痴痴的站着,任由云水凌施为。

  “哼,废物!这种低劣的手段也能给他迷成这副模样,我真是高看了他。”岳青锋最关心的就是叶无忧,他觉得如果说自己在同届弟子中还有对手的话,那么无疑就是叶无忧了。他下台以后,目光直接就朝叶无忧的台上望去,见到他痴傻的样子,很是轻蔑的骂了一句。

  终于,云水凌觉得差不多了,她一只手继续抚摸着叶无忧的脸蛋,另一只手却高高的抬了起来,手中法诀变换,到最后,在她掌中渐渐凝聚出一个暗红色盘膝打坐的小人。

  “血傀儡!这云水凌真是毫不留情,以她的修为,这是她现在能掌握的最强术法了吧。”

  “这也难怪,对手高出她修为许多,若不小心,一旦对手从她媚术中惊醒,她定然万劫不复。”

  血傀儡,是阴极门的低阶高级术法,是以灵力幻化出血傀儡,打入人体,进行破坏。血傀儡有多种,施法者修为越高,越是厉害。云水凌手中使出的是最低阶的血傀儡,只有单纯的攻击性,但叶无忧也只是凝气修士,这术法对付毫无防备的他绰绰有余了。

  周衍有些按捺不住了,叶无忧是宗门最看中的弟子,若是有任何闪失,他哪里担待得起。

  “周师兄,弟子会武的事情,还是不管为好,这可是规矩。”阴极门的宗老见周衍似乎想有所动作,阴气的说了一句。

  周衍听见他的话,再看了看四周的同道,烦躁的呼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就算出手,那也是没用的。就算他的修为能挣脱自己四周同道的阻止,可是轩辕子呢?以他的修为,轩辕子想要困住他,他连脚都抬不起来。

  终于,云水凌掌中的血傀儡彻底成形,她的嘴角浮起一丝阴森的笑意,对着叶无忧轻声的到:“无忧弟弟,姐姐来了。”然后,她一把将血傀儡朝着无忧按了下去!

第二十五章 轮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