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手段

  桓因与刘德顺这几轮交锋的同时,又有两个比斗台已经结束了比斗。一个是萧雨那边,他的修为强悍,霡霖剑诀更是犀利无匹,与他对敌的引灵宗弟子很快就败了。另一边结束的则是一剑峰两名弟子的内斗,这两名弟子平日关系颇好,深知彼此强弱,所以只是象征性的战了几个来回,弱的那一个就认输了。胜出的那名弟子叫做张胜,修为在凝气四层的中期。

  岳青锋此轮会武迟迟未决,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那是一名御丹道的弟子,名叫陈冲,修为在凝气四层巅峰的样子。他手托一枚银色战丹,能化各种形状,时而变盾,时而变枪,攻守兼备,很不好对付。

  再说桓因这边,刘德顺见桓因挑衅,又发起了攻击。这次,他祭出了一把黑色长刀,在长刀的刀柄尖端有一颗拳头大小的骷髅头骨。本来,这骷髅头骨的双眼空洞,一片黑暗。但刘德顺将刀握住后,这头骨的双眼突然就射出了两道红芒来。

  “噬魂!不对,空有其形,仿品而已,不过用在凝气修士手中也算是利器了。”阴极门的那位宗老看出此刀的来历,说了一句。

  刘德顺手中的黑色长刀正是无量门遗失仙器“噬魂”的仿品。无数年前,无量门还是天下第一大修仙门派时,曾经有一位魂魔老祖。这位老祖专修摄魂、炼魂术法,施法时抬手间阴气阵阵,魂吼无尽,威力莫测。噬魂,正是魂魔老祖当年叱咤九州时最倚仗的法器之一。传说,噬魂宝刀周身满是魂魄之力,斩则万魂咆哮,挥则摄魂取魄。

  刘德顺手中的仿品虽然仿得极为低劣,但却具有引魄摄灵的作用。

  “喝!”刘德顺一声大喝,挥刀斩出。只见一道黑芒迸发,在黑芒四周似有鬼气缭绕,怪叫连连,一同冲向了桓因。

  桓因身为无量门弟子,自然也知道噬魂是何物。刘德顺取出长刀的时候,他就知道刘德顺已经没有轻视自己的意思了。刘德顺一刀斩来,黑芒未至,桓因就感到一股浓烈的阴气扑面而来,吹得他周身汗毛竖起。

  桓因手持长剑,同样一道白色剑芒斩出,冲着刘德顺的刀芒杀去。眨眼间,黑白两道光芒相接,在半空中剧烈的颤抖,更有阵阵音爆激荡开来。

  “轰”的一声,最终两道攻击之芒在空中互相抵消,余威四散,冲得比斗台沙飞石走。

  桓因持剑,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这次拼杀,看似平手,其实是他吃了暗亏。噬魂本就不是主杀之器,刚才刘德顺的刀芒虽然与桓因的剑芒威力相当,但桓因从刘德顺的刀芒上明显感觉出一股对自己魂魄的吸扯之力,虽然这股力量远不能摄魂,却将他魄中的灵力抽掉一部分。

  “嘿嘿,桓师弟,噬魂的滋味如何?”刘德顺知道桓因中招,怪笑了两声,很是得意的样子。

  桓因没有理会刘德顺的讥讽,而是突然抬手打出一条火蟒,朝着刘德顺袭击了过去。

  “法随念起,果然是真的,这名凝气一层的弟子是真的掌握了此道。”围观弟子再见桓因施法,赞叹的到。

  “火蛇术哪里是凝气一层修为能施展的术法,而且那分明就是火蟒,他凝气一层怎会有如此深厚的灵力。”另一名弟子看见桓因施法,也是吃了一惊。

  刘德顺虽然没有轻视桓因,但他从没与掌握了法随念起的人比斗过,毫无经验。而且在他眼中桓因始终还是凝气一层,根本没想过桓因可以使出火蛇术。桓因术法一出,他被惊的愣了一下。

  蓦的,那条火蟒就蹿到了刘德顺的面前。他避之不及,只能御起噬魂抵挡。噬魂也果是不凡,与那火蟒刚一接触,噬魂上的骷髅头眼中红光大盛,火蟒上的灵力很快就被抽离了开去。没有灵力支撑,那火蟒自然就消退了。

  刘德顺成功破开桓因这突然一击,心中暗暗得意。只是,桓因知道自己不可能一击成功,早已高高跃起,对着刘德顺又一连点出三道劲风。

  这一次,刘德顺根本就没反映过来。一直到他感觉劲风扑面时,才知道大事不好。他一边挪移身形,一边全力御起自身灵力防护周身。

  “唰唰!”刘德顺背身侧闪,两道劲风擦着他的肩膀飞了过去。他刚有些庆幸,突然身体一个趔趄,就向前栽倒了过去。

  “哈哈!”场外有弟子笑了出来。原来,刘德顺虽然躲过了桓因的两道劲风,却被第三道劲风打中了屁股。虽然他以灵力防护成功挡下了这一击,并没受伤,却被劲风的大力打的栽了跟头。

  刘德顺手捂屁股,满脸涨的通红的站了起来。他在无量门中一直都是天之骄子,哪里丢过如此大的丑。这让他恼怒不堪,直想撕碎了桓因。

  “哇,又一个法随念起,这一届的弟子是怎么了,法随念起很容易么?”桓因与刘德顺激战的同时,叶无忧也正在全力对敌。无忧早已明悟法随念起,更是有凝气五层的修为,出手时术法翻飞,让人应接不暇,很快就吸引了四周弟子的注意。

  “这个叫叶无忧的似乎与那个叫桓因的关系很好,我见他们终日都在一起。这两个妖孽,一个修为高,一个修为看起来不高却战力非凡,更是都会法随念起,这一届的新人会武,他们怕是要成为焦点了。”

  “周师弟,叶师妹,你们门下的弟子,真是很有意思啊。”一剑峰的那位老者看着场中的桓因和叶无忧,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叶无忧的对手是一名阴极门的弟子,凝气四层中期的修为,已经算是不凡,可却根本无法跟叶无忧的修为比较。加之叶无忧明悟了法随念起,攻击不断,这名弟子很快就败了。

  趁击退刘德顺的时候,桓因也朝无忧那边看了看。见无忧又是轻松胜出,他满脸都是笑意。只是,这笑意被刘德顺看见,却以为是对自己的侮辱和嘲弄。

  “看哪里!”刘德顺一声暴喝,噬魂再起,一道黑芒朝着桓因挥了过来。桓因虽然看着无忧,却没有大意,刘德顺暴起的一瞬他就察觉了出来。

  噬魂摄灵,必须保持距离交战才可以设法致胜,不然每每接触灵力就被摄去一分,用不了多久,就会因灵力枯竭而败。桓因悟性极高,吃亏一次,自然就知道了这个道理。可是,他所会术法不过引力、火蛇和劲风三种而已,突然袭击还有机会,现在刘德顺吃亏一次,自然不可能再起作用了。若用手中长剑硬接,又难免吃亏,这该如何是好。

  黑芒袭来,桓因思考不及,只能侧身躲避。那黑芒从桓因身侧划过,虽然没有伤到桓因,桓因却又分明感到体内的灵力少了一分。

  刘德顺见桓因满脸踌躇之色,手中长刀不停斩落,哈哈大笑到:“我这宝刀岂是剑傀的破剑可以比拟,你若再不认输,就要灵力枯竭而亡了!”

  剑傀!这两个字一下点醒了左右为难的桓因。

  刘德顺一斩被桓因避过,正想抬刀再斩,突然,一股寒意从他背后袭来。这股寒意极为熟悉,他在试炼塔中与剑傀对阵时也感受到过。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刘德顺却下意识的纵身一跃。他刚离地不远,一把长剑就从他脚下穿过,若不是他之前与剑傀战过,怕是已经吃了亏。

  下一刻,让刘德顺熟悉的场景再现。他刚到半空,又一把长剑凭空出现,正对他的眉心直刺而来。

  “影剑!怎么会这样?”刘德顺若还看不出攻击自己的招式,他就妄为一名修士了。只是,为何桓因会剑傀的影剑之法。

  场外的修士也看出了桓因所使用的术法,虽然桓因已经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震撼,但是这一次,还是有不少的惊异之声传出。

  “这叫桓因的弟子是一剑峰的弃徒么?”阴极门的宗老语气有些挑拨的意味。

  “师兄,我无量门虽然势弱,却没有吃别人剩下的的习惯,还请师兄明察!”叶清幽听到那人的话,语气冰冷的回了一句。

  那位宗老正想再说些什么,轩辕子却哈哈一笑到:“这个桓因,把我的试炼塔当成什么了。夺了我剑傀的剑,还学了我的剑术,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孩子啊。”

  “哈哈,扬州的修仙界,能占师叔便宜的,恐怕没有几个。这桓因,真是个奇才,竟然随剑傀学剑,还学成了。师叔,你说他是不是也算你的徒孙?”一剑峰的那名老者也跟着轩辕子玩笑的到。

  “徒孙?当日仙缘会,我本有意收他为亲传弟子,可惜他资质太低,我便放弃了。今日看来,也许是我错了吧。”

  轩辕子是一剑峰长老级的人物,以他的修为和定力,哪里会为身外之事而动了凡心?可是,桓因此次会武的表现却让他玩笑般的吐露出了后悔之意,云毯上的各宗长辈接触轩辕子数百年,却从未见过他如此说话,心中暗暗吃惊。

  桓因的身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的谜没揭开?

燕十千说
第三更拜上!明天继续!

第三十一章 手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