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衍术

  岳萧二人战罢,都下了云台。现在,桓因和叶无忧成了场中唯一的存在,也成了所有人关注的不二焦点。

  桓因和叶无忧已经休息了好一阵,刚才二人合力施展火龙术和旋风术着实耗费了不少的灵力,若非如此,也不能让光幕都险些承受不住。

  接下来的战斗,他们已经不能再以外物作为目标了,只能是他们兄弟彼此间的战斗。因为轩辕子之前打断二人术法时的态度很明确,他俩之前的所作所为是在“胡闹”,若二人还不比个高低,就算轩辕子脾气再好,恐怕也容不得他俩继续“胡闹”了。

  终于,桓因和叶无忧休整完毕,都再次摆出了斗法的架势。

  先出手的是桓因,他右手一抬,一条火蟒蹿出,直奔对面的叶无忧。桓因虽然懂得法随念起,出手速度极快,让人防不胜防,但是他这一击对于凝气五层修为的叶无忧显然还是太弱了,更何况叶无忧也是懂得法随念起的。桓因想要在斗法中占到便宜,再怎么也要动用法宝才是,他这一招怎么看都着实是太轻敌了。

  就在众人都以为叶无忧会抓住机会轻易闪开火蟒然后趁机反制的时候,叶无忧却没有挪动一步,反而是跟桓因一样的抬起右手,打出了一条火蟒。叶无忧所打出的火蟒与桓因的火蟒无论大小还是火势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如同复制了桓因的术法一般。

  他们要做什么,和斗么?这样未免也太明显了一些,简直是不把轩辕子放在眼里了。

  就在众人都不解这兄弟二人意图的时候,两人的火蟒撞到了一起。又在众人以为两条火蟒要相互抵消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桓因的火蟒一把撞散了叶无忧的火蟒,然后直奔叶无忧打了过去!

  “什么!那两条火蟒明明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桓因的还要厉害一些,难道其实桓因的火蟒所含灵力更多么?”有修为不高的一剑峰弟子看到自己不能理解的现象,对身边的师兄问到。

  “虽然我感受不到光幕内两条火蟒所蕴灵力的多少,但我身为凝气八层的修士对于火蛇术还是了如指掌的。这二人的火蛇术从外形上就完全可以判断出其内所含灵力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丝毫差别。至于为什么桓因的要厉害一些,师兄我也没看明白了。”那个被称作师兄的青年回答到。

  四周的弟子看不明桓因和无忧术法的端倪,但是这却瞒不过云毯上的轩辕子。

  “这二人没有和斗,也没有演戏,而是真斗。不过他们斗的不是修为,不是法宝,而是对术法的理解。刚才的那一击火蛇术,桓因之所以要强于叶无忧,正是因为桓因对火蛇术的理解比叶无忧要透彻。桓因的火蟒内劲刚硬,毫无阴柔之感,充分发挥了火系术法高爆发的特点,而叶无忧虽然也理解到了这一点,但他施法时还是用灵不刚,留有余柔,他的火蛇术自然也就逊色了不少。”轩辕子看着云毯上的二人,沉吟到。

  “这二人修为差距甚大,若是如平时一般的斗法,恐怕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他俩避开了这种结果显而易见的比斗方式,另辟蹊径而比,不但相互有所助益,不伤和气,也仍能分出一个高下来。而且,他们显然知道轩辕子师叔您能看明白他们所斗之道,这样也不至于违背您老的意思,真是妙哉!”一剑峰的那位老者听见轩辕子的沉吟,满脸笑意的说到。

  “就让我们看看他俩能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吧。”轩辕子语气如常。

  叶无忧见到大哥的火蟒突破而来,知道自己这一招是落了下风,他右手化掌为指,轻轻一点,一道劲风朝着桓因的火蛇打去。叶无忧这劲风术的角度刁钻,直接射到了桓因火蟒的口中。桓因火蟒被这劲风打的在空中一滞,然后直接就崩了开去。

  “这叶无忧对术法的理解也非同小可。先是他所选择的术法,以风散火是再好不过。然后再是他施法的角度,那劲风直接是打到了火蟒的腹中,由内而外破开术法,可谓恰到好处。最后则是他术法的劲道,外表刚猛,其实柔劲内敛,正好契合了风系术法柔劲连绵的要旨。他这一击劲风术穿火而过,术法之力消退不到一层,不但抵挡了对方的术法,更是可以直接反攻。想当年,我对劲风术有如此程度理解的时候,已经是聚力境界的修士了。”八卦门那位宗老见到叶无忧的拆招,眼前一亮,很是欣赏。

  桓因眼看无忧劲风术打来,没有出招,而是任由劲风术不断的靠近自己。就在劲风术打到他面前半尺处的时候,他突然左右一挥,也不知到底施展了什么术法,叶无忧的劲风术似被什么牵引,方向骤变,朝着旁边飞去了。

  刚才桓因做了什么?这一次,不仅下方的弟子疑惑,就连对面的叶无忧也凝神看了好一会,最后才开口问到:“大哥,刚才那是?”

  “引力术。”桓因听到叶无忧的问题,口中这样答到。

  刚才,桓因赫然是以引力术将自己面前的劲风术给引了开去。引力术,可引实物,也可引虚空!引力术虽然是初阶术法,但却是最古老的术法之一,传说有惊天大能,可移山倒海,可摘取星辰,所用之术皆是引力!

  引力术流传至今,修士大都以为是初阶小术,往往在修为到了一定层次的时候便完全放弃了此术。殊不知,此术既经得起时间的磨砺,就当得上莫测之威能。当今的修士,不屑此术,不过是对此术理解肤浅罢了。

  桓因刚才那一引,可以说是对引力术一次更深层的诠释,这种诠释当今已很难见到了。难以想象,一个凝气一层修为的少年是如何感悟出引力术如此精深要旨的。

  “奇才,奇才!叶师侄,他在你无量门中师从何人?”轩辕子这一次已经不能再保持平静了,他转身对着叶清幽,急促的问到。

  此时叶清幽也看桓因看的阵阵出神,突然听见轩辕子这么一问,她下意识的答到:“他……他是剑阁门下,师傅是段云。”

  “剑阁?段云?当真?”轩辕子听了叶清幽的问话,心中满是不可思议。在他看来,无量门一定是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名师,才能培养出桓因这样的弟子。可无量门剑阁的现状他是一清二楚的,段云是谁他更明白。剑阁几乎满门被灭,唯一留下的段云也是修为尽废。一个废阁,一个废人,培养出了这样的弟子?这让他如何相信。

  叶清幽终于回过了神来,他欠身对着轩辕子一拜到:“回师叔的话,小侄所说属实。当初桓因资质低劣,本无人收留。是段云在山下捡到他,把他带回了门中,并收他为徒。桓因所学之道皆是铸剑御剑,请师叔明察。”

  “在山下捡到?这……”轩辕子听了叶清幽的话,觉得桓因的经历着实太过奇异,让他也是瞠目结舌。轩辕子想了好一会,最后长吁一口气到:“几百年前,我曾有幸在紫胤宗听陆压真人讲过一次道。陆压真人说,这世间之事,千般变化,万般因果,皆离不开一个‘缘’字。起初,我对陆压真人的话并不理解,今日师侄所述之事让我对陆压真人的道倒是有了更深的认识。既是缘,那就随了它吧。”

  叶清幽听了轩辕子的话,心下大定。她知道轩辕子爱才,深怕轩辕子把桓因留在了一剑峰门中。只是刚才轩辕子问话,她又不敢有半点隐瞒,好在陆压真人所授之道打消了轩辕子的念头,这也算是大幸了。

  叶无忧听了桓因的话,目露思索之色,他虽然悟性很高,但对于刚才桓因引力术的神奇用法也还是懵懵懂懂。

  桓因知道无忧心中正在反复推衍,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站着。其实,这种引力术的用法他也不是自行悟来的,而是学自《无量魄经》。《无量魄经》上有一处对引力术做了专门的注解,原文是这样的:夫力者,万物之动因也。夫万物者,或虚或实,或阴或阳,无所不包也。是故引力之术,无物不可引,无物不可使之动也。

  桓因从《无量魄经》上学到这个要诀以后,时常私下反复揣摩和练习。他所会术法本就不多,引力术是他每日必练的术法,久而久之,牵风引火在他看来也不是难事了。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在经书上所学到的要诀是多么的不可思议,甚至连轩辕子见到后都叹为观止。

  “大哥悟性高深,普通术法在你手中也有千般变化。你这一手引风之术实在深奥,我反复推衍,也不得其解,我还是日后再慢慢跟你请教吧。”叶无忧思索了半晌,也不得要领。想当初他只经桓因几句提点就可以领悟法随念起的精髓,而现在这引力术的精要他却难以理解,可见《无量魄经》上的那一段注解实在是非同寻常。

  桓因点了点头到:“那我们继续!”

燕十千说
今天十千想求一点书评。还有,我在书评区加了一个龙套楼和一个bug楼,希望大家有意见建议、发现bug或者想跑龙套的,在那里留言。

第四十二章 衍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