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千钧

  三四已决,剩下的就是本轮会武的巅峰之战了。谁能夺得最终的第一,谁就能为自己争得无上的荣耀和名声,同时也能为自己所在的宗门赢取更大的声势。

  此刻,叶无忧和岳青锋已经战在了一起。这一战对他二人至关重要,他俩都是心无旁骛,甚至连桓因三息胜萧雨也是没注意到。

  叶无忧四周五把影剑穿插不断,正是岳青锋的影剑术。岳青锋修为高出叶无忧一筹,在影剑多番进攻之下,把叶无忧逼的左闪右躲,很不好受。

  但是,叶无忧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他一边应付岳青锋的攻击,另一边手上也是不停,不断的打出虚丸闪攻击岳青锋。叶无忧法随念起明悟在心,出手术法便是连绵不绝,给岳青锋也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当!”叶无忧两枚虚丸闪将一把杀到他跟前的影剑挡开,然后他抽身而出,凌虚一指身前的五把影剑到:“一重鼎狱!”

  一只巨鼎应声而出,迅速由虚凝实,将岳青锋的五把影剑罩在了其中。岳青锋见自己术法被困,手中法诀变换,然后长剑对着叶无忧的巨鼎一刺,只见鼎中影剑剑芒瞬涨,甚至有光从鼎口溢出,似乎想要破了叶无忧的鼎狱之术。

  岳青锋修为高深,他奋力施法,让叶无忧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叶无忧两手连点,不断对着空中的巨鼎打出灵力,巩固着空中的巨鼎。然后,他转向又一连串的虚丸闪对着岳青锋本人打出,希望能借此打断岳青锋的施法。

  岳青锋一眼就看出了叶无忧的意图,他右手长剑收回,左手前伸,换手施法。然后只见他面前剑花四起,一一挡下了空中的虚丸闪。

  “鼎炼!”岳青锋忙于抵挡叶无忧攻势,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边叶无忧已经变换术法,鼎中红芒大盛,展开了对影剑的炼化。

  “不好!”岳青锋心中微紧,只道法随念起果然不凡,他这边还未收势,叶无忧那边术法又起,搞得他应接不暇。

  岳青锋飞身而起,躲开了叶无忧的虚丸闪,然后他手上急速掐决,争分夺秒的将引诀完成,大喝到:“六芒斩!”

  “斩”字一落,岳青锋手中长剑剑芒暴涨,然后他将此剑一掷而出,直奔空中巨鼎而去。岳青锋长剑刚一靠近巨鼎,鼎中的五把影剑似呼应一般,也剑芒四起,再次从鼎中红芒冲出。渐渐的,岳青锋的六把剑排成了六角之势,五角在鼎内,一角在鼎外,看样子赫然是要将鼎从中斩破。

  叶无忧见到此状,知道岳青锋想以修为之力强破自己术法,他当下果断到:“鼎裂!”

  岳青锋剑势刚成,突然“轰”的一声,叶无忧的巨鼎直接爆裂,硬是把他的六芒斩给震的分崩离析。鼎狱中的红色火焰喷薄而出,直接涌向了空中的岳青锋。

  岳青锋此刻手中无剑,在空中又难以再调换方向,只能以灵力硬抗这突如其来的火焰。好在他修为高深,饶是鼎炼火焰温度奇高,也被他轻松御了下来。

  “噗噗噗!”岳青锋挡完火焰,刚一收起防御灵力,三枚虚丸紧接着袭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岳青锋此时没有任何准备,只能再起灵力抵挡。不过,他此刻做出反应已经有些迟了,何况叶无忧修为与他相差不大,这三枚虚丸打在他的胸前立刻起了三个黑洞,更有黑烟从中冒起,让会武至今一路碾压的岳青锋第一次吃了瘪。

  “天呐,岳师兄竟然被伤到了,这怎么可能,在我心目中他可是不可战胜的。”一名一剑峰的少年看见岳青锋中招,口中舌桥不下,显然是吃惊不小。

  “岳师兄一定是有些大意了,他这般的人物,自视颇高也是自然。就算对面那叶无忧再厉害,岳师兄认真起来他也不可能是对手的。”少年旁一名年纪稍长的修士说到。

  与一剑峰门人的反应不同,御丹道的门人中立马爆发出了一连串的叫好声,其中满是惊喜之意,更有说话粗陋的已经开始贬低起了一剑峰,惹的四周一剑峰的门人怒目而视。

  “肃静!”周衍身为客派长辈,听见弟子在东道门派中当面非议人家,老脸一红,心想这帮弟子真是愚蠢,连忙喝止。

  周衍发话,御丹道的弟子瞬间安静了下来,有年幼的弟子吐了个舌头,显然是知道自己刚才口没遮拦闯了祸。

  岳青锋其实并没有受伤,不过他防御得有些慌张,道袍却不幸被污,把他一贯不可战胜的形象给打破了。此刻的岳青锋心中恼怒非常,从来还没有谁能伤他分毫,没想到这叶无忧上来就让他丢了丑,若再这样下去,他在同门弟子中高高在上的形象就要破灭了。

  与众人想象的不同,叶无忧此刻却没有半点的喜悦。他刚才攻击如此隐蔽,竟然还是没给对方造成伤害,叶无忧心中暗想这岳青锋是当真厉害。

  岳青锋丢丑,叶无忧本以为以他的性格定会立刻骤起发难,还以颜色,没想到他此刻却站在场中默默调息,脸上不悦的神色也渐渐的淡了开去。

  岳青锋虽然性格孤傲,却非莽夫。前一轮的交锋他已经看出了叶无忧绝非如前几轮会武所遇到那些弟子那般轻松就可对付,若任由烦躁的心情控制自己,那他这一剑峰的第一强者还真是白当了。岳青锋逐渐平息下自己的心情,然后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我但凡对敌,都是碾压之势,就算对方实力再强,也绝非我的对手。叶无忧刚才欺我掉以轻心,我便认真些好了。”岳青锋稳住心神,渐渐在他身上生出一股势来,这势中满含凌厉剑意,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与今晨他战萧雨时的状态一模一样。

  叶无忧看见岳青锋在不到十息的时间内调息完毕,更是在他身上诞生一股巨大的压力,心中暗暗吃惊。

  “这就是大哥所说的‘势’了吧。”叶无忧心中暗想。

  “一天剑!”岳青锋口中轻喝,手上法诀变换,一把巨剑从他头顶幻化而出,直逼穹顶。岳青锋身上剑意和气势同时崛起,这一天剑顺势而出,立刻给对面的叶无忧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丹!”叶无忧右手伸出,在空中连划几笔,在空中写了一个“丹”字,这“丹”字的第一撇他划的极其用力,让这一笔成青色,更有光辉散发。

  “斩!”“压!”叶岳二人同时大喝,岳青锋的一天剑在空中疯狂斩落,而叶无忧的“丹”字诀也迎刃而上,朝着一天剑压了过去。

  蓦然间,一天剑斩到了“丹”字之上,那“丹”字如一面巨大的圆盾,远远看去竟和一天剑在空中形成了剑盾相抗之势。

  叶无忧的“丹”字诀传自其师云亦药,威力不同凡响,而岳青锋的一天剑则是一剑峰的先祖之法,锋芒也是逼人,加之二人修为都是此次会武的巅峰,这两大术法相持在空中竟是传出了阵阵音爆,更有异芒四起,端的是精彩至极。

  岳青锋见自己剑势被阻,法诀一引,剑锋侧移,直接就将剑尖顶到了“丹”字正中的那一点之上。这一点本就虚幻,更是“丹”字中心,岳青锋这一剑如刺在了“丹”字的命门,立马让本来华光流转的“丹”字有些不支。

  叶无忧没想到岳青锋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法诀的要害,他伸手对着远处的字诀一按,“丹”字瞬间侧移,以左边那青色一撇接住了岳青锋巨剑的剑尖,那一笔更是瞬间青光大盛,把一天剑的剑尖都染成了青色。

  “无谓挣扎。”岳青锋面露轻视之色,手上灵力奔涌而至,更有惊人的剑意从他身上随之而出,一起压向了叶无忧的法诀。岳青锋赫然是没打算再以巧力取胜,而是要强行破除叶无忧的术法。

  岳青锋修为高出叶无忧一截,他全力施为之下,一天剑的剑尖有金光散出,瞬间就将“丹”字的青光逼退。然后,一天剑上剑力大作,岳青锋身上的气势也随之崛起,对面的叶无忧瞬间感到压力陡增,额头随之也有汗水流下,显然是有些吃力了。

  “咔咔!”叶无忧的字诀上渐渐有裂纹泛起,其上原本的各色流光也渐渐黯淡,颓势已经逐渐显露了出来。

  岳青锋占据上风,目中盛气凌人之意更重,突然飞身而起,直奔自己一天剑的剑柄尖端而去。

  “给我破!”岳青锋跃到高处,双手伸出,直接将一天剑那虚幻的剑柄环抱,似握住了那天地巨剑一般,然后他奋力一压,那巨剑之上金光暴涨,甚至有些许的剑芒诞出,“轰”的一声,直接将叶无忧的“丹”字诀从中斩破。

  远远看去,一把天地巨剑如有千钧之势,把“丹”字一分为二,那“丹”字如同虚设,竟不能抵挡剑锋分毫。

燕十千说
祝大家周末愉快!

第四十六章 千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