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气阁

  新人会武的比试终于落下了帷幕,众弟子不论修为高低,名次几何,在经历了他们仙途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之后都是感慨万千。当然,在会武中那些璀璨和光芒更是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映象。

  林魅的鬼道,曹均的狠辣,萧雨的卓然,甚至是李亦才的死,等等等等的这些都成为了众弟子之后谈论的话题。当然,他们谈论最多的还是桓因、叶无忧和岳青锋。

  岳青锋作为本次会武修为最高之人,以他强悍的修为和气势战到了最后,虽然没有夺得第一,但他的厉害却是无人质疑的。尤其是最后一战,他战力尽出,将自己高深的修为和莫测的手段充分展现,哪怕是输了,也是重挫对手,气势不灭,那份气魄和霸道无人能出其右。

  叶无忧在此次会武之后的名头已经盖过了岳青锋,这不但是因为他本身修为强悍获得了最终的第一,更是因为他只是凝气修士却领悟了法随念起。同时,他那太极丹变化无穷,威力莫测也成了众弟子谈论的焦点。

  桓因,在经历了这次会武之后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这并不是因为他出自名门,修为高深,相反的,恰恰是因为他出自末流的无量门,修为又是奇低。试炼塔中现学剑,法随念起悟在心,兄弟演武撼光幕,激战之中突修为;七绝阳剑重见天,剑气在手指苍穹,三息之内胜萧雨,凝气二层夺第三。这一个个不可思议的事迹在桓因一人身上尽数汇聚,让桓因充满了传奇色彩,甚至被能说会道的弟子编成了一个个的段子,传播开来。

  ……

  “萧师兄。”桓因推开门,对着里面那个躺在床上的人叫了一句。

  “哦,是桓师弟,来,快坐下。”屋里的人是萧雨,当日他与桓因一战后受伤昏迷不醒。好在他根基深厚,宗门又以仙丹妙法救治于他,让他才在这不到两日的功夫就恢复了过来。

  桓因听到萧雨答应,蹑手蹑脚的走进了萧雨的屋子,神色有些尴尬:“萧师兄,那日……”

  桓因话才到嘴边,萧雨就抢到:“桓师弟,你我修仙之人,以武论道在所多有,过程中相互摩擦,受伤甚至命陨都属常事。你的心意我懂,但是为兄并非心胸狭隘之人,何况我年长于你,在我眼中你如同自家弟弟一般,怎会存有记恨之心。此事,你就莫要再自责了。”萧雨满脸都是温和之色,说话也是文质彬彬,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萧师兄不怪我就好,这是我一点心意,还希望萧师兄收下。”桓因听到萧雨的话,瞬间放松了许多,拿出一只装着白玉丹的锦盒递了过去。

  “好,师弟的心意我便收下了。”萧雨知道桓因心存愧疚,若不接受他的好意,只怕他还以为自己心存怨念,于是干脆欣然接受。之后,他话锋一转到:“桓师弟,之后进入宗门秘境,师兄我可不会再这么好对付了,你要当心了。”

  桓因看到萧雨的样子,知道他已经放开,随即笑到:“轩辕子前辈给我们十天休整的时间,到时萧师兄一定能痊愈如初,我先祝萧师兄在秘境中取得大收获了。”

  “哈哈,那就借师弟吉言了。”萧雨潇洒一笑,随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到:“对了,我刚才听气阁的师兄说,冯师叔差人去邀你一叙,你知道此事了么?”

  桓因听到萧雨的话,愣了一下,心想自己之前在无量门几乎足不出户,哪里认得一剑峰的什么冯姓前辈,便答到:“师兄,我不知道此事。”

  “哦,那估计你过来的时候正好与传话的师兄错过了,不打紧,晚些时候你会知道的。”萧雨到。

  “既然是有长辈传唤,我就先回去候着了。萧师兄,望你早日康复。”桓因自幼生在桓家,礼数之道他还是很清楚的,虽然不知道这位冯前辈是何许人,但他既然知道了此事,自然就不敢怠慢了。

  从萧雨的房间出来,桓因走在一剑峰的山道之上。清冷的山风时不时的吹过,让他的心格外平静。时不时有几名一剑峰的弟子迎面走过,都是对着桓因欠身一拜,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他现在已经是名人了,没有谁遇到他不是笑脸相迎的。就连其他的无量门弟子,其余各派遇到也是客客气气,没有谁再冷嘲热讽。

  今日已经是会武结束之后的第二日了,桓因这两日操心最多的就是叶无忧的伤势。当日,叶无忧与岳青锋一战,伤的是着实不轻,比萧雨都还要严重许多。不过好在御丹道丹药实在神妙,周衍对他这个师弟又紧张得厉害,让叶无忧在这两日的时间里就已经恢复了大半,用周衍的话说,至少根基是无碍了。

  沈灵每日陪伴在叶无忧的身旁,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她那娇小的脸庞上挂满愁容,里里外外忙个不停。本来她一个女孩儿家一直杵在一名外宗男弟子的房中大是不便,可是无论旁人怎么劝她,她都不肯离开。好在桓因站出来为大家解释了他们三人的关系,众人见沈灵又是一片真心,也没再多说什么了。

  不一会的功夫,桓因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前。一名无量门的弟子手中拿着一副竹简,看样子站在那里已经多时了。

  “李师兄,有什么事么?”桓因走上前去,对着那名弟子问到。

  那个叫李师兄的看见桓因过来,很恭谨的对着桓因一拜到:“桓师弟,刚才有一名一剑峰的同道师兄过来找你,可惜你不在。他把这幅竹简留下来了,让我转交给你,说你一看便知了。”

  “谢谢你了,李师兄。”说罢,桓因接过了竹简。李师兄任务完成,拜别桓因就离开了。

  这是一副用于传音的竹简,竹简的主人有什么话要说,留于其上,送到对方手中后,对方以灵力探入其中便可听见竹简主人的话语了。

  “桓因小友,你好。我乃一剑峰气阁的阁主,冯啸。这几日新人会武,我闻你大放异彩,表现卓然,深为我已故老友感到欣慰。这些年来我常闭关中,对世俗之事少有过问,对故友的挂念之情却日益深切。恰逢前日我功成出关,闻你来此,故望你见此简后明日能来我气阁一见,以缓我对故人的思念之情。”竹简中,传来一名中年男子浑厚的声音。

  桓因听罢,猜想这位冯前辈恐怕是剑阁哪位已故长辈的旧友,其言语中满是真切的思念之意。何况以一剑峰气阁阁主的身份竟然屈尊亲自邀请他这个后辈一见,可见对方诚意之深,桓因自然丝毫不敢有所怠慢了。心想明日见了这冯前辈,一定要恭恭敬敬,礼数周到,待日后回到门中再与师傅说明。

  第二日一早,桓因把自己周身打理的干干净净,穿了一身水蓝色道袍,径直朝着他日前打听到的气阁的方向出发了。

  约莫走了半刻钟的样子,桓因来到了一剑峰第四阶南边的一条山道上。他顺道而上,走到尽头,见得高处有一块巨大的山石矗立,乍一看这石上什么也没有,但是定睛一看似乎又有“气阁”两个大字飘忽其上。

  桓因在那里站了好一会,似乎不太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他要找的地方。最后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看清了“气阁”那两个字没错,才继续走了上去。

  “这位师兄,在下无量门桓因,应冯前辈之邀前来拜见。”桓因走了上去,见到气阁外伫立的青年,很有礼貌的到。

  那青年本来都没正眼看他,听他说到“桓因”两个字的时候,游离的眼神突然聚拢到了他的身上,惊异的到:“你就是桓因?”

  “师兄,小弟正是桓因。”桓因微微一笑,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诧异的眼神。

  气阁的这名弟子上下打量了桓因好一会,似是没看到传说中的三头六臂,不太相信。但他见桓因确实身穿无量门道袍,迟疑的到:“师弟你稍后,我进去通报一声。”说着,这名弟子转身往后方大殿中去了。

  过了一小会,刚才那名弟子从大殿中走了出来,满脸堆笑,小跑步的到了桓因跟前:“果然是桓师弟,久仰久仰。阁主请你到他紫气居中一见,还请随我来。”

  “那就麻烦师兄为我引路了。”桓因有礼的到。

  “桓师弟哪里的话,能为桓师弟这样的翘楚之辈引路,师兄我也是十分荣幸的。桓师弟不但修为高深,资质惊人,没想到还是这般的文质彬彬,礼数周全,我这个做师兄的真是佩服之至。”桓因虽然这段时日声名鹊起,但却从没谁赞过他资质惊人,修为高深的。他一个无缘的资质,修为更是只有凝气二层,这样说他岂不是如同讥讽一般。当然,这名弟子显然是见到桓因,有些激动,对桓因又不了解,胡言乱语罢了。

  “师兄谬赞了。”桓因一边回礼,一边跟着他走进了气阁。

燕十千说
第二更拜上,晚饭前,还有一更!

第四十九章 气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