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往事

  “紫出东方瑞意藏,气贯沧桑谁敢当?”——紫气居。

  桓因抬头看向面前这一座气势恢宏的阁楼,当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上面这一副对联。这对联的上一句看起来倒还满是中正祥和之感,下一句却突然气势崛起,大有谁与争锋之意。看来这气阁阁主冯啸虽然炼气养气,却因此气自剑而出,摒弃了气中之“和”,反而专注那一股凌厉与霸道。

  桓因被对联上的气势所摄,心头有些打起鼓来。这冯前辈如此气势,他心想自己一定要谨言慎行才是,不然惹恼了对方,自己可得吃苦头了。

  桓因穿过两排紫气缭绕的巨大联排香炉,跟着带路的弟子走进了紫气居。

  “阁主师公,弟子把桓师弟带过来了。”带路的气阁弟子刚一踏进紫气居,便对着里面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语气中满是敬畏。

  此刻的桓因跟在那名弟子身后,还没入阁,却见阁中并不明亮,其内只有些许紫光摇曳,与一向光明敞亮的一剑峰其他各处大不相同。

  “哦,让桓因小友进来吧。”阁中深处传来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声音,正与昨日桓因竹简中所听到的一模一样。不过不知怎的,今日再听见这声音,桓因却听出几分森然来,或许是因为阁内光线阴暗吧。

  “桓师弟,师公请你进去,我就送你到这了,以后有机会再当面讨教。”带路的弟子转过身来,对着桓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多谢师兄指引。”桓因客气一拜,然后走了进去。

  桓因走进有些昏暗的堂中,见两旁的墙上都有一排不大的灯台,灯台上也不知是什么在燃烧,发出的竟是淡淡的紫色光芒。灯台一直延伸到堂中的最深处,在那里的光稍微亮了一些,依旧是紫色的,在中间有两盏更大的紫色灯火照映,让灯火后面的情景显露了出来——一个身影坐在正中的座椅上,一阵阵的紫气不知从哪里冒出,飘在了空气中,让那个本就不清晰的身影更加朦胧了。

  桓因觉得那些紫气和紫色的光彩没有半点祥瑞之意,反倒有些阴沉之感,而坐在堂中那个身影更是阴气森森。

  “我怎么会这样想,这可是扬州第一大修真门派一剑峰,以刚正不阿闻名天下的。”桓因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心中却不断的提醒自己所处的是正气昭然的一剑峰。

  “无量门剑阁后辈桓因拜见一剑峰气阁阁主冯啸前辈。”桓因对着堂上的身影深深一拜,声音洪亮的说到。

  “来,过来坐吧。”冯啸的声音响起,引的屋中紫光和紫气一阵晃动。

  “是,冯前辈。”桓因再次一拜,走了进去。

  到了近处,桓因终于看清了那个身影——那是一个约莫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身长七尺,面如冠玉,鬓角微白,气宇不凡。想来这冯啸年轻时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就算是现在,岁月在他的脸上也没舍得留下一丝异样的痕迹,只是让他更显成熟和坚毅罢了。

  桓因看向冯啸时,冯啸也微笑着看向了他。不知是不是堂中太过昏暗的原因,桓因在这个一剑峰气阁阁主的笑容中却觉出了几分阴气。

  “桓因小友,过来坐。”冯啸浑厚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同时指了指他自己旁边的一把椅子。

  “见过冯前辈了。”桓因对冯啸再拜,然后坐了过去。

  “嗯,不错,一表人才,礼数周到,不愧是出自剑阁门下。我听闻你在此次会武中表现卓然,其中事迹就连我听后也是惊诧不已,真是后生可畏啊。”冯啸打量了桓因一番,点头赞誉到。

  “冯前辈过奖了,晚辈初踏道途,所学甚浅,还需多加修炼才是。”桓因听到冯啸赞誉,立马又站了起来,施了一礼。

  “不用这么客气,快坐下。我与你师公七绝子是昔日旧友,想当年我二人共修剑道,你师公他道法精深,我还时常请教于他,受益匪浅,说起来,你的师傅段云还是我的师侄呢。”冯啸哈哈一笑,满脸都是和蔼之色,把之前桓因所觉出的阴气瞬间驱散了不少。

  桓因见冯啸如此亲切,开始的紧张感瞬间去了大半,心想这冯前辈并不如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不好应付。

  “对了,你师傅段云近来可好?”冯啸接着到。

  “家师终日以铸剑为乐,虽然修为尽失,却也过的井井有条,精神颇佳,劳烦前辈记挂了。”桓因答到。

  “那就好,那就好。想当年你师傅也是修仙的好料子,他拜七绝子道友为师的时候与你现在是一般的年纪,资质相当不错。他在自己那一届的新人会武中获得了第八名,说起来,也与你一样是无量门唯一进入前八的弟子呢。”冯啸脸上泛起追忆之色。

  桓因听到自己师傅的往事,瞬间好奇心大起,他见冯啸满脸回忆,没有出声打断。

  “不过后来,出了那件事,唉。”桓因本来还在期待更多,冯啸突然话锋急转直下,一口大气呼出,不再言语了。

  “前辈,您说的可是,可是……”桓因自然猜出了冯啸所言何事,只是此事太过悲惨,就算桓因也只是在他入门时才听段云说起过一次,而且也是几句带过,所以桓因到现在也是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师傅没与你细说过么?”冯啸看出了桓因脸上的焦急和疑问之色,反问到。不过他此话刚一问出口,又自己答道:“想来也是,此事太过惨烈,段师侄也是不堪回首吧。”

  “还请冯前辈告知。”桓因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恳切神色。

  冯啸看桓因的样子,又叹了口气到:“唉,其实我也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后来听人说起,略知一二。你身为剑阁唯一的传人,也应当知道一些,罢了。”

  “你无量门在兖州有几片灵石矿脉,是你宗门的资源根基。当年你师公还在时,兖州有一个叫万毒门的宗门觊觎你门派的矿脉,设计抢夺。危急时刻,你师公七绝子接到宗门命令,率全剑阁出动前往兖州支援。”

  “万毒门虽然是后起小派,但实力不容小觑。你师公赶到后率领你剑阁上下弟子和兖州无量门驻守弟子与万毒门多番大战,自己门下弟子折损也是不少。好在虽然万毒门门主修为莫测,但却不是你师公七绝子的对手,何况你剑阁一脉人才辈出,把万毒门终于是打的节节败退。最后,你师公七绝子亲手击杀万毒门门主万鸩,并直接杀入了万毒门的老巢,将万毒门余孽尽数剿灭。”

  “当然,做到这一步,你宗门上下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就连你师公七绝子也是受伤不轻。事毕之后,你师公率领剑阁一脉返回扬州,据说在路途中杀出了一名绝强修士,不知为何直接就狠下杀手。你师公和几位剑阁阁老都是有伤在身,门下弟子也是状况不佳,虽然奋力抵挡,但那修士修为太高,下手又是丝毫不留余地。”

  说到此处,冯啸脸上已经满是痛惜之色:“唉,若不是你师公和三位阁老拼命拖住那神秘修士,恐怕你师傅也是难逃魔掌的。”

  桓因听到此处,脸上已经满是激愤之色,只是他客座于紫气居,发作不得,但冯啸说完他依然是一言不发,大违以往礼数周到的样子。

  冯啸看见桓因的样子,有些不忍,又到:“孩子,此事已过多年,你听过也就罢了,不要积怨于心,以免道心不稳。现在你如此出众,更胜你师傅当年,我想七绝子道友在九泉之下也是欣慰的。只要你意志坚定,全力修炼,我想剑阁在你的带领下必然青出于蓝。”

  桓因听到冯啸的话,知道自己失态,对着冯啸一拜到:“前辈说的是,晚辈记下了。前辈能将师门往事告知,桓因感激不尽。”

  “来,往事就莫要再提了。”冯啸说着袖袍一挥,一副茶具凭空出现在了他身前的案几上,他又到:“此茶名为紫汀,喝下对剑气的修炼颇有助益。我听闻你年纪轻轻就能御出剑气,此茶对你修炼是再好不过了。”

  桓因上前接过冯啸递来的茶,只见杯中一缕紫气泛出,更有绵长清香扑面而来。这香气刚一吸入腹中,便觉体内灵力有些活跃起来,更是胸中剑意激发,好不神奇。不过想来此事却并不奇怪,紫汀乃是冯啸自己平日修炼所用之茶,冯啸修为高深,远非桓因能比,这茶对冯啸尚有助益,何况桓因?

  “多谢前辈的茶了。”桓因说着一饮而尽。

  桓因没想到的是,这茶刚一下腹,他胸中泛起的那股剑意突然暴涨,似要从他胸口冲出一般,难以抑制。他不由自主的抬手向前一指,一股白芒脱手而出,正是剑气。这剑气一出,直接就射向了他面前的冯啸!

燕十千说
第三更拜上!求推荐,求收藏,新书求呵护!

第五十章 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