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林中

  火雷眨眼即至,根本容不得桓因再有更多思索。他抬手一掌向外,一条火蟒咆哮而出,直接张开大口把飞到自己面前的火雷吞了下去。然后,这火蟒腹部高高鼓起,直奔对面的蓝羽而去。

  蓝羽与桓因此刻本就距离不远,她骤起发难,本是想看看桓因到底有几斤几两。要知道她射出的火雷威力相当于凝气三层中期的全力一击,在这种距离突然发出,桓因就算真的如他所说修为不浅,也只能以灵力抵挡,断不可能还来得及出手施法反击的。

  可是,蓝羽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却在她面前发生了。以桓因的修为打出火蛇术,加之他对此术的深刻理解,那火蟒气势如虹,腹中裹着火雷就这么冲向了蓝羽。

  蓝羽修为虽然在凝气五层初期,但现在反应不过来的却是她了,何况她已经察觉到了那火蟒之上的灵力波动,绝不是什么凝气二层的修为所能发出。

  一丝慌乱的神色在蓝羽的俏脸上浮现,她御起灵力,双手交叉在胸前做兰花法诀状,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不知以什么方式将灵力凝做一面透明的小盾御在了胸前。

  下一刻,火蟒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打到了蓝羽的小盾上。可是,就在蓝羽准备全力抵挡的时候,那火蟒却在她盾前不到半寸的地方骤然停下了。接着,火蟒原本高高鼓起的腹部再次胀大,似有什么东西在其中爆掉,然后那火蟒一身的赤炎逐渐削弱,最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蓝羽惊愕的目光下。

  蓝羽立在原地,手上还兀自御着那小盾没有放下,她美目中七分惊异,三分疑惑,不停的在自己身前和桓因的身上来回扫动,原本灵动的美人儿突现几分呆意,倒是显得更可爱了。

  刚才那一记火雷,不但被桓因立刻化解,而且桓因竟然还能瞬间反击,这份修为已经不是凝气二层可以做到的了。何况,蓝羽见识广阔,自然知道那火蛇术是法随念起而出,凝气期的修士竟然能做到法随念起,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就连典籍上也是没有记载过的。最后那火蟒攻到自己的身前,竟然立刻自行化解,就连带腹中的火雷也一并消去,这份对术法的把控和对灵力的拿捏简直是登峰造极。

  蓝羽心中想着这许多,她对面的桓因却是不知道的。桓因只是看到这一击之后,对面一双美目就盯着自己,让他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烧,顿时忘记了刚才蓝羽的突然袭击,讷讷的低下头不敢对视。

  许久,蓝羽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收起手上的术法,抬眼朝着桓因看去,本以为会看到一双戏谑的目光,可没想到,对面的少年却呆呆的低着头,脸上一片潮红,木鸡一般的立在那里。

  蓝羽似想到了什么,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俏皮笑意:“喂,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

  桓因听了佳人的赞许,瞄了瞄对面的花容,小声到:“我又不叫‘喂’。”

  蓝羽见对面这个少年害羞的跟小女孩儿一般,玉手掩口,但还是忍不住“嗤嗤”的笑出了声来:“那你叫什么?”

  “桓因,木亘桓,因果的因。”

  “桓因,好奇怪的名字。”蓝羽轻轻念了一遍。

  “蓝姑娘,那个储物袋,可以还给我了么。”桓因指了指蓝羽手上拿着的储物袋到。

  蓝羽听了桓因的话,脸上浮现一丝狡黠的笑意,不过这笑意一闪即逝,桓因根本没有发现。然后蓝羽突然一脸无辜的到:“你是说这只储物袋么,这是我刚刚才从地上捡到的呀,这困魔秘境遍地是宝,我捡到一个也不奇怪,你怎么就说是你的呢?”说着,蓝羽还把那储物袋扬了一扬。

  “如果里面有一个银色梭子一样的宝物,那就是我的,若是里面再有其他东西,我也不要了。”桓因一脸认真的到。

  “哦?那我先替你瞧瞧。”说着,蓝羽以灵力探入储物袋审视起来。

  桓因见蓝羽灵力探入以后美目越睁越大,然后又听她惊到:“此物你是从哪里得来?”

  “前面的一处湖底,我把它捞起来的,怎么了么?”桓因见蓝羽面带讶色,忍不住问到。

  “你难道不识得此物么?”蓝羽听见桓因的问题,抬起脸瞪着他,一副你理所当然该识得此物的表情。

  半晌,蓝羽见桓因只是讷讷的站在原地,无奈的到:“你修为奇异,又会法随念起,当是古今罕见的异才,没想到你见识却这般短浅,连这银梭都不认得。”

  桓因心想我在门中都是被人当废物对待,不招人待见,没见识很奇怪么?不过,这也就是他想想而已,嘴上却只能到:“还请姑娘赐教。”

  蓝羽见桓因一副书生的求学样子,突然老气横秋的到:“这银梭,乃是一种飞行法器。因我凝气修士不能御空飞行,所以有炼器的大师铸造此类法器,只需在法器中镶入几枚灵石,便可为己驱用,载而升空。这种飞行法器虽然在高阶修士眼中如同粪土,但对于我等而言却是难得的珍宝。我看你这银梭不但能够飞行,还有一阵法烙印其内,依本姑娘的经验肯定是一防御阵法,只不知威力如何。我说的这些,你明白了么?”

  桓因见蓝羽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有些无语,但却是长了不少的见识。现在想来,当初他若是放几块灵石到那银梭中,直接就能把银梭变小放入储物袋,也不至于被冉遗搞得有些狼狈,更不会被张胜横出夺宝了。当然,也许也不会再遇上你……

  “蓝姑娘,既然你都说了这储物袋中有银梭,那便证明确实是我之前所得之宝,还请你把它还给我。”桓因顺水推舟的说到。

  蓝羽听桓因这么说,立马收了那副老成表情,重新化作一副无辜可爱模样到:“虽然这银梭是你从秘境中获得,可是,你坏我好事在先,刚才又被我亲见追杀我同门师兄,于情于理我也不能把此物拱手相让呀。”

  “我哪有追杀张师兄,是他先行歹事,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东西,并没有其他意思!”桓因听蓝羽这么说,急辩到。

  “我只看见张师兄狼狈而逃,再说了,你之前坏我好事怎么算!”蓝羽两手叉腰,撅起了嘴巴,反而更显可爱。

  桓因说不过蓝羽,干脆到:“那你说怎么办。”

  蓝羽眉眼微弯,笑嘻嘻的到:“你想要银梭,就要公平交换。”说完,她笑容更盛,在这林中如同一朵绽放的鲜花,美艳不可方物。

  桓因看着对面的娇媚少女,心中一颤,低声到:“你要怎么换?”

  蓝羽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开心到:“告诉我,你的修为是怎么来的,如此怪异。”

  “我这修为是……”桓因被对面的美丽女子吸引,就要脱口而出,耳畔却突然响起师傅段云的话语:“因儿,师傅教过你,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缺魂修仙是为师从未听说过之事,在各种典籍上也没有如此的记载,你能入道,定有莫大机缘。你当好好保守自己的秘密,不论是自己缺魂之事,还是你所获的机缘,都不可对外人透露半点,连为师也不可说出一句。”这一句话如醍醐灌顶一般,让桓因突然惊醒。

  对面的蓝羽兴趣刚一上来,突然见桓因不说了,惊讶到:“你干嘛不说了?”

  桓因仔细看了看对面的蓝羽,见她一脸天真,并没有施展什么媚术,也不似别有用心,只是一副好奇模样,轻轻到:“这个我是不能告诉你的。”

  蓝羽听他这么一说,像漏了气的皮球一般:“那法随念起你也不能告诉我了吧。”

  其实,蓝羽知道桓因身上的事情非同小可,要是换做别人,莫说绝不会提,就连她自己也是不敢问起的,以免对方会觉得自己有觊觎之意。只是她觉得这桓因木头木脑的很是有趣,少女天真浪漫的性子一起,就想逗一逗,便开玩笑的问了出来。

  “法随念起倒是没什么的。”桓因心想法随念起是他自己悟出,也告诉过无忧,何况修为高深以后总是人人都要学的,无非是一个早晚问题,所以无关紧要,便如此的说了出来。他自己对此道明悟在心,觉得稀松平常,却不知道他人把这个看得到底有多重。

  “嗯,那算了吧。要不你……”蓝羽兀自的轻声说了一半,然后突然睁大了眼睛,盯着桓因,似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你是说,法随念起倒是没什么的?”

  桓因反倒被蓝羽的阵势吓了一跳:“是没什么,怎么了?”

  “你是说,你愿意教我法随念起?”蓝羽看着桓因一脸淡然的样子,心想他是不是真傻?

  桓因被蓝羽这种看傻瓜一样的目光看着,不快到:“当我没说。”

  蓝羽哪里肯放过这种机会,立马改口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燕十千说
周末的连续爆发之旅开启,你上车了吗?

第五十九章 林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