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相处

  “法随念起,就是施法只需依念而动,灵由心生,自然使出。这样不仅能省掉繁琐的施法法诀,更能让灵力自然涌出,使术法的威力更大……”桓因盘膝而坐,把他对法随念起的理解缓缓道出。

  此时的蓝羽也乖巧的盘膝坐在桓因对面,听得阵阵入神。法随念起,那是一个对她来说不可捉摸的境界,虽然之前爷爷也与她说起过此道,但是她却没有一次能听明白过。可是现在,她听桓因说起,却突然觉得法随念起也不是高深到完全无法理解的地步,至少很多地方她都是能听懂的。

  其实蓝羽有这样的感觉并不是说桓因对法随念起的理解比她爷爷还要高深,只是蓝羽的爷爷修为莫测,对此道的运用早已是如同吃饭睡觉一般的稀松平常,反而忘记了当年自己刚学会此道时的体会。而桓因与蓝羽修为相当,对凝气期修士如何运用法随念起有着独一无二的体会,再加上他通晓此道时间不长,当时的感悟更是留存心间,此刻述说出来,自然让蓝羽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林中,一直到了夜色降临也浑然不觉。

  终于,桓因把自己体悟说完,他见对面的蓝羽此刻依旧盘膝闭目,显然还沉浸在感悟中,便没有打扰她。

  桓因伸了伸腰,看了看穹顶之下的夜幕,站起身来往不远处的一条溪流走去——他要去打些鱼来充饥。

  随着“噼啪”的柴火声响起,桓因的面前燃起了一堆半人高的火焰,火焰上是一副刚刚搭起的架子,此刻正有三条肥美的鲜鱼被穿在架子顶端的木棍上。

  桓因站在架子边,手间拿着木棍的一端,缓缓的转动,让那鲜鱼在火焰上慢慢由白嫩变得金黄。一如天地间,不知是谁在缓缓转动着那时间之轮,让此刻的天际已明月高悬,星罗棋布。

  月华如水,透过树木间的枝叶,温柔的流了进来,把地面上投映出点点玉斑。林间,一名美如仙子的闭目少女,一团暖进心间的火焰,一排香气扑鼻的烤鱼,还有那旁边站着的一名专注烧烤的少年——此情此景,恐怕就算是那月宫中的嫦娥看了,也会羡慕其吧。

  “噫。”一个轻柔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蓝羽缓缓睁开了眼,感受着面前扑来的温暖和香气,看着眼前的一片柔和景色,还有那个神情专注的少年,心间突然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滋味来。

  “好香。”蓝羽一改以往活泼的姿态,只是轻轻的说了这两个字。

  “你醒了,饿了吧。”桓因手中依然缓缓的转动,抬眼对着蓝羽微微一笑。

  “嗯。”不知怎的,蓝羽看着对面这个少年温暖的笑容,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很轻很轻的应了一声。她觉得自己脸颊突然就变得有些发烫,只不知是那火焰烤的还是什么别的。

  “马上就好了。”桓因看了看火上的鱼,又到。

  过了一会,桓因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把穿着鱼的那根木棍从火上拿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一只递到蓝羽跟前:“来,吃吧。”

  蓝羽看着面前黄灿灿的肥鱼,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少年温暖的眼神,心中的异样更重了。她接过了鱼,玉齿轻启,咬了一口,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又化作幸福:“修炼你厉害,做吃的你也这么厉害。”

  桓因吃着自己手中的鱼,笑到:“我在门中的时候,只有我与师傅二人,平时便是我做饭了。”

  “你师门的其他人呢?”蓝羽眨巴着一双明眸,一边吃鱼,一边含糊的问到。

  桓因听了蓝羽的话,怔了怔,然后没有再说话。

  蓝羽见桓因原本笑意满满的脸上突然浮现几丝忧伤的神色,当即明白自己问到了不该问的问题,心中一阵慌乱,生怕自己扰乱了这一刻无法言表的气氛,随即又到:“这鱼没放任何调料,却被你烤的比我门中厨子做的要好吃太多,若是你能一直都烤给我吃就好了。”

  “那我就一直都烤给你吃。”桓因下意识的答到。

  两人说完,都呆了一瞬,又情不自禁的望向对方,见对方的目光也一般的传了过来,都低下了头,只是那两个映着火光的脸庞却看不出是红了没有。

  那我就一直烤给你吃,也不知这是一个愿望,一段蜜语,还是一句承诺……

  ……

  翌日辰时,桓因从睡梦中睁开了眼。身边的火焰已经熄灭了,只有一丝青烟和着晨雾缓缓升起。对面的佳人还在熟睡,她一脸幸福的神色,不知是不是正在做着什么好梦,她的梦中会有我吗?

  桓因甩了甩头,抛开了这些杂乱的想法,走到远处的溪水边好好洗了一把脸,然后就地静静的打起了坐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闯进了桓因的世界:“你怎么自己跑到这来了!”

  蓝羽神色中满是责怪,指着桓因跺脚到。

  桓因被蓝羽这一喊惊醒,一脸茫然的转头望着她到:“怎么了?”

  “我起来你人就没了,我还以为,以为……”蓝羽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哼了一声,蹲下身子洗了起来。

  桓因还是一脸迷茫,显然他猜不透这女儿家的玲珑心思,于是干脆改口问到:“法随念起,你明悟了么。”

  “哦,昨天,昨天忘了尝试了。”蓝羽被桓因这么一问,心思立马被牵引到了修炼的方向上。

  “一会就试试吧。”桓因又到。

  “嗯,好,正好你在。”说着,蓝羽看了看身边的桓因。

  是什么时候,一颗少女的心就有了依赖?

  ……

  过了一会,桓因和蓝羽又回到了林中,蓝羽站定后,看了看身边的正注视自己的桓因,抬起了手,然后又放了下来,似不太有把握的样子。然后,她又再看了一眼桓因,见桓因没有什么异样表情,放下了心,呼出一口气到:“我开始了。”

  桓因点了点头,见蓝羽再次抬起了手,看那架势正是要施展劲风术。

  下一刻,桓因彻底懵了——运灵,掐决,成术,施法!蓝羽手上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看的桓因差点一头栽倒。

  “轰!”随着一声巨响,蓝羽对面的一棵大树应声而倒,她满脸笑意,转过头对桓因到:“我成功……”

  “了”字还没出口,却见到桓因一脸铁青,若是眼神能杀人,恐怕现在蓝羽已经死了千百次。

  蓝羽被桓因的眼神这么一瞪,幡然醒悟,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到:“我,我下意识的就掐诀施法了,这次不算,再来再来!”

  说着,蓝羽转过头,不再与桓因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对视,兀自又开始了施法。

  这一次,蓝羽没有掐诀,但是她运起灵力,想着桓因昨日的话语和自己的感悟施法时,却只见玉指点出,劲风并没有随之而来。

  接下来半个时辰的功夫,桓因就一脸无奈的看着蓝羽在那憋红了脸点点戳戳,却没有半分的灵力波动外泄。桓因突然想起那天他自己对无忧只是说了几句,无忧就能立刻明悟施展,蓝羽与他一比,当真是……

  蓝羽数次施法不成,也暗自焦急,心想昨日自己还能体悟桓因的话,怎么今天一用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就这样,蓝羽在桓因的指点下不断的练习,一直持续到了午时。

  “你,你欺负人!”蓝羽小脸通红,眼中已经有点点晶莹泛起,指着桓因到。

  桓因费尽心力指点了蓝羽一整个早上,但是蓝羽却还是根本无法领悟法随念起,不能直接施展术法,让他这个临时的“师傅”着实是有些不耐了,心想这丫头怎么这么笨,到现在还不明白,于是就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

  其实,蓝羽学不会法随念起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这不是蓝羽悟性太低,而是桓因和叶无忧二人的悟性太过妖孽。虽然在桓因看来这法随念起是理所应当,但放到除开叶无忧之外的其他人身上,这一点却是根本悟不通的。若是真那么简单,那古往今来为何连典籍上都没记载过凝气期弟子能明悟法随念起的先例?

  桓因见蓝羽一副可怜样子,心顿时就软了下来,还暗暗的怨了自己为何对她如此动气。当下桓因便做着哄人的样子到:“那个……这……你,你别哭。”

  桓因自小性格坚毅,哪里哄过什么女孩,他这一副四不像的哄人嘴脸便显得十分滑稽,蓝羽见到桓因的窘样,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笨蛋!”

  桓因见蓝羽笑了,轻松下来,连忙到:“不学这个了。”

  蓝羽听他这么一说,眉眼一弯,举起一只储物袋到:“那你不要这个了?”

  桓因这才想起自己做这么多都是为了银梭,只是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己不知为了什么原因,竟然忘记了此事。

  “怎么不要?法随念起我已经教给你了,你莫不是想耍赖?”桓因立马争到。

  “可是我没学会呀,怎么能算呢?你这师傅当的可不称职呢。”蓝羽笑嘻嘻的到。

  “说吧,我知道你又有鬼主意了。”桓因见到蓝羽的表情,已经猜到了她的心思。

  “好!我要你帮我把那天那个灵狐身上的宝贝给我取回来。”蓝羽露出一副诡计得逞的样子,开心到。

燕十千说
初恋的感觉,不知道写没写好。这个实在不是十千的强项,这一段码字我是一小段写半天再改半天,希望各位看官能满意~

第六十章 相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