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妖术

  蓝色的丹丸与那被劲风削弱了不少的尾火火柱一接触,立马就融了进去。然后,只见那火柱中心骤然被染色一般的变蓝,整根火柱更是接着都由内及外的全部变蓝,最后“嘭”的一声,尾火在空气中似失去了灵力的支撑一般,在桓因面前瓦解了开来。

  “这小子,反应倒挺快的嘛。看来这会武的第三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蓝羽嘴上说不关心桓因,其实她见桓因一人深入后眼睛就没离开过他。她看到刚才的那一次交锋,桓因在危机时刻化解尾火所用的手段都恰到好处,反应更是极快,完成这一切如行云流水一般,不由得还是升起了一股佩服之意。

  桓因危机解除,但妖狐们显然不想给自己的对手喘气的机会。桓因前方那只尾部亮起灰芒的灵狐尾尖灰芒大盛,然后它尾巴一摆,一阵灰色的烟雾被甩了出来,直接盖向了桓因。

  这灰色气体隔着桓因还有好几丈的距离,但桓因就已经感到有一股恶臭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闻之欲吐,恶心至极。

  “有毒!”桓因一惊,连忙压下胸中的恶心之意,就要跃开。他可不认为这毒是屏住呼吸就可以避过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凡人的毒气,而是妖术。

  可是,就在桓因以为可以轻松避过这移动并不快的灰色气体时,异变陡生。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脚不知被什么缠住了,死死的把他定在了地面。桓因连忙低头看去,却见地面看起柔弱的细草不知何时已经把自己的脚牢牢捆住,任他如何用力也不能挣开。再看桓因后面的那只灵狐,尾上青芒闪烁,所指的方向正是桓因的脚下。

  “糟了,它竟然能控草!”桓因惊觉,立马用仙剑朝着自己脚边的草斩去。桓因用力不浅,可剑与草接触之后竟然发出“嗞嗞”的金属摩擦声,更有火花迸出,这草全然不像看起来那般柔弱。

  好在危机时候,桓因还是把自己脚边的异草悉数斩断,并趁机往旁边闪了开去。不过,桓因斩草所花时间实在不短,那袭来的灰气还是在他避开的瞬间被他的衣角沾上了些许。

  “不好!”桓因眼疾手快,看见衣角被灰气沾染后,立刻往上蔓延开来,更是把经过的地方腐蚀成稀泥一般的浆体滴落,立马长剑斜摆,把自己的衣角划掉了开去。

  桓因落地后,原本平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与这三只狐妖才交战不久,就被逼的捉襟见肘,险象环生,实在是大大的不妙。虽然他自己还有后招没出尽,但这三只灵狐显然也远远不止于此,更何况他始终都没有忘记那不知藏在何处的第四只妖狐,也是修为最高的一只。

  激战之中,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桓因思考如何对敌,因为他已经看到自己四周的红、灰、青三道异芒又再次亮了起来。法随念起下,火蛇术、劲风术和引力术被桓因连连使出,不断的朝着桓因四周的三只灵狐轰去。虽然这三只灵狐灵活之极,桓因的术法根本打不到它们,但它们也不得不被逼得节节后退,桓因趁此机会后退数丈,与这几只灵狐拉开了一段距离,更是从它们的包围中移了出来。

  这一次,林中的蓝羽着实是吃惊不小。她虽然知道法随念起厉害,但顶多也就是看到门中的长辈和师兄师姐门在斗法时不用法诀施展那些她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强大仙术。那些术法自然是极为厉害和华丽的,但蓝羽作为一名凝气修士却根本体会不到其中的精妙之处。反倒是现在眼前的这名少年,修为甚至比自己还要低一些,却在实战中用她再熟悉不过,甚至都有些不削一顾的最初级术法为她诠释了什么叫做法随念起。

  “原来,他比我想的还要厉害。”蓝羽低声喃喃,目不转睛的盯着草丛中那与三只灵狐对峙的少年,眼中有不知名的光芒流转。

  “影剑!”桓因拉开距离后,并不停歇,他大吼一声,在蓝羽震惊的目光下,长剑扬起,然后这剑一分二,二分四,使出了他在试炼塔中自剑傀身上学到的影剑之术。以他现在的修为,此刻已能分了三把影剑,只不知这是不是他现在的极限。

  “他不是无量门的么,怎么会使轩辕子爷爷的影剑术?”蓝羽满腹惊疑,她发现自己是越发的看不明白这个看似憨厚的少年了。

  桓因影剑一出,立马朝着自己对面的三只灵狐一指,瞬间三把影剑兵分三路朝着它们分别刺去。

  三只灵狐看有剑飞来,都是各显神通,把桓因的影剑一一抵住。

  桓因见自己术法没有建功,却并不丧气,他手中长剑剑芒暴起,直接就朝着最小的那一只灵狐奔了过去。

  虽然三把影剑都奈何不了这三只灵狐,但是却把它们逼的只能各自为战,一时间不能再相互配合——桓因祭出影剑也正是这个目的。

  远处,那只凝气四层的幼狐本来刚刚用尾火把影剑击飞,突然见到一个身影带着丈长的剑芒劈来,吓得在原地呆了一瞬。虽然这灵狐没有表情,但此刻它的心中一定是十分惊慌的。

  下一刻,就在桓因以为自己就要得手的时候,突然近在咫尺的幼狐身后另一条伏在草丛中的尾巴高高翘起,骤然发出刺目白光。那白光刺眼至极,让桓因不由得也闭目了一瞬。

  下一瞬,就在桓因睁眼劈下的时候,他面前的幼狐却消失不见了。

  桓因剑峰劈下,却落了空,只把地面打的草土四溅。桓因落下,不停的朝着四周张望,却发现除了那两只还在与自己影剑缠斗的灵狐外,再看不到其他的灵狐了。

  桓因有些茫然,刚才他那一剑已经杀到了幼狐的面前,那幼狐根本来不及闪躲,更何况它才刚刚击飞了自己的影剑,哪有功夫再逃窜开去。只是,这幼狐却实实在在的从他面前离奇消失了。

  桓因想到了他劈落前幼狐抬起的尾巴,还有那尾巴上刺目的白光,但这仍然不能让他想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刻,在桓因的左脚边,有一块不起眼的褐色小石,一动不动的摆在草丛里。原本草丛里是没有这块小石的,只是茫茫草丛中的细节桓因哪里注意得到。除非,他用了神识。

  这褐色小石自然就是幼狐所化。刚才桓因就要斩到它时,他抬起了自己的天赋一尾,使出了幻化之术,变作了这一块小石,避开了桓因的攻击。之前桓因所看到的白光正是这幼狐施展天赋之术所发出的光芒。

  桓因虽然知道狐妖一族的天赋,却没有实际应对过,情急之下,哪里想得到这幼狐在自己面前施展了瞒天过海之术,把自己骗了过去。当然,狐妖一族的天赋也不是无懈可击,若是有了足够的神识,自然能时刻感知到那一丝妖气,那此术就可说是形同虚设了。

  桓因一向不会在关键时刻对自己想不通的问题多番纠结,既然现在自己找不到幼狐,那就先把另外两只解决掉好了。

  桓因蓦然转身,却在他转身一瞬感到似乎有两道白光闪动。等他真正转过来的时候,刚才那两只灵狐也消失了踪影。

  这一瞬,桓因的四周突然变得寂静一片,就像突然从高空坠入了深水,那耳边的呼啸不在,留下的唯有死一般的静。

  空中,有三把影剑倒悬而立,可它们的目标已经不在,只是静静的浮在那里,等待着桓因的下一个命令。

  刚才,另外两只狐妖赫然是学着那幼狐的方法,使出了幻化之术,让自己从影剑的纠缠下抽出了身来。此刻的它们,也静静的伏在草丛,不知幻化成了何物,如猎人一般的盯着站在地面迷茫的桓因。

  “怎么回事。”桓因独自站在那里,心中突然浮现一丝慌乱。他觉得自己的见识还是太过短浅,遇到没见过的情况就失去了方向。

  “会武的第三,也不过如此。”桓因有些自嘲,调用起自己微弱的神识,想要找出那三只灵狐——他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笨蛋,你忘记狐妖一族的天赋了么!”突然,一个动听而急促的声音传入了桓因的耳中。这是蓝羽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对他隔空传了一句音。

  这声音如同天籁,让桓因顿时从迷茫中惊醒了过来。

  “是幻术!”桓因惊悟。破解幻术,唯一的方法就是神识足够强大。只是他的神识太过微弱,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不过好在,至少他现在知道了骗过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术法。

  “既然还在,我就把你们给轰出来!”桓因长啸一声,冲天而起,一跃就是十余丈。然后他在空中术如雨落,不断的朝着地面轰出各种术法。狐妖想要伺机偷袭自己,自然不可能走的太远,那他就把自己身边的地面都轰击一遍好了!

燕十千说
今天的第一更拜上!

第六十二章 妖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