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剑气

  桓因的办法虽然简单,却来得十分直接,很快就起到了效果。

  只见桓因面前草土翻飞中,赫然先后有三道白光亮起,然后那三只灵狐都在空中显出了身来。

  这三只灵狐甫一出现,立刻在白光中又各自散发出红、灰、青三色光芒,看起来竟是早有准备一般,直接腾在空中就朝桓因打出了各自的妖术。

  桓因本意在轰击地面,自然不能预判这三只灵狐会在何时何方出现,所以灵狐的术法一出,桓因还是惊了一下。不过好在桓因自轰击开始就全神戒备,这三只灵狐又在同一方向出现,桓因法随念起之下立刻以影剑术与这三只灵狐展开了对攻。

  桓因身在空中,不断抵御那三只灵狐的攻击,更是全力操控影剑制敌。虽然桓因实力强悍,但是在同时以一对三的情况下还要想办法做到攻守兼备,这谈何容易?

  桓因对面的三只灵狐更是狡猾的厉害,出现之后一击不中,腾空的身体也再次回到了草丛。虽然桓因的影剑一直紧追不舍,但是这三只灵狐还是见缝插针的找机会重新使出了幻术,再次消失在了草丛中。

  就这样,桓因一次又一次的轰击草地,但灵狐也一次又一次的腾起又消失,如同是猫捉老鼠一般。

  虽然这样的斗法双方都僵持不下,谁也伤不了谁,但是桓因却感觉自己不能再这么斗下去了。毕竟他每次轰出灵狐需要花费的灵力太多,而这三只灵狐每次都是现身片刻,根本不与他纠缠,又再次躲藏起来,这样完全是以逸待劳一般的消耗于自己。

  “哼,让你逞强,现在被三只畜生戏耍,我才不帮你,看你一会还不乖乖的过来求我!”蓝羽在一旁看的是幸灾乐祸。她虽然觉出了桓因的强悍,但自认若是换做自己在场中独自对付这三只狡猾的狐狸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此刻桓因陷入窘境她是看的一清二楚,更是料想桓因也不能再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若桓因想要制敌,除了求助于自己,恐怕别无它选了。

  在蓝羽的注视下,灵狐再次隐匿了身形,而这一次,桓因也没有再出手轰击地面,而是收起了手中长剑,落到地面盘膝而坐,拿出一枚白玉丹,调息了起来。

  “丹药倒还不少,刚才是破法丹,现在又是白玉丹,他跟御丹道的哪位同门关系很好么?哼,不过再多丹药也是枉然,想要破局,不来找本小姐是没可能的。”蓝羽看着地面的桓因,自言自语的到。末了,还补了一句:“再倔也没用!”

  桓因调息了一阵,感觉自己流失的灵力又补回不少,心到这白玉丹真是厉害,御丹道的炼丹之术果然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妙效。他再次缓缓站起了身,然后重新取出长剑,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接着,让蓝羽熟悉的一幕又重演了。桓因腾身而起,对着地面不断的轰击出各种术法,把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地面打的是更加惨不忍睹。

  “死脑经,笨蛋!还不死心?跟几个畜生较什么劲,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跟本姑娘说几句好话有这么难么?气死人了!”蓝羽看到桓因的动作,不知怎的,突然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一次,桓因还是把那三只灵狐给轰了出来。这回这三只狡猾的畜生已经在桓因调息的时候调整了方向,再次以三角之势把桓因围在了中间。

  三只灵狐刚一出现,尾部的术法光芒就大作而起,那光芒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太多。显然,这一次,它们是准备借着方位,打桓因一个措手不及,直接击倒桓因。

  “糟了,他有危险!”蓝羽见到场中的情景,才变得生气的俏脸顿时又露出了担忧之意,更是下意识的把手伸向了腰间的储物袋,似乎想要挺身而出的样子。此时的蓝羽,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不知在何时,自己竟为这眼前激斗的少年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换着自己少女的心性。

  很快,那三只灵狐就发起了攻击。这一次,它们全力出击,毫无保留。比如那幼狐的尾火,火柱比之前就粗了快要一倍。再看另一边的灰色毒气,简直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哪里有半点缝隙可以供人躲避的?最恐怖的就是现在地面上的草了,此刻这些草疯狂生长,就像根本没有极限一般,直接形成了三面十余丈成合围之势的高墙把桓因死死的困在了当中,就连此刻的蓝羽也已经看不到桓因的样子了。而且,这些草对于桓因来说如同牢笼,但对于这三只灵狐来说却是如同盾墙,从内可以阻挡桓因的术法,让它们三狐可以全力施法而无所顾忌。

  “不可!”蓝羽的心中有一个声音骤然响起——她扬剑,她飞起,她剑上蓝光暴涨,几乎盖住她的整个身形,然后,她冲了出去!

  只是,这短短数十丈的距离如同一道横在蓝羽与桓因之间的沟壑,任蓝羽如何奋不顾身,也还是觉得自己太慢了。那草墙外三只施法完成,打出全力一击的灵狐转头看见飞来的蓝光,无法摆出表情的兽脸上却似乎洋溢着妖魔一般的微笑,如同恶魔看向蓝羽。

  蓝羽的心,沉入了谷底。她觉得自己几乎已经看到了那草墙内的惨况——那是一个全身烧焦,又或是满身腐烂,被草团团裹住的身影。他已经死了,就算是不死,他也不再是自己心中的那个他了,面目全非了!

  就在蓝羽无比绝望的时候,就在她那煞白的面容前,草墙中突然透出了一缕光,如同是混沌之中,天地初开之时,那天地间的第一缕希望之光一般的,透了出来。

  那白色的,不可一世的,开天辟地的光!

  之后,那厚重的,牢不可破一般的草墙陆陆续续有更多的白色光线疾射而出,就如同那灵狐的异草与普通的路边小草没有区别一般,被那白色的光线轻易的这般打穿。

  身在空中的蓝羽怔住了,她呆呆的盯着那一道又一道的白光,自己轻轻的落到了地面。那白光视灵狐的草墙如同无物,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草墙上已是千疮百孔。

  那一瞬,蓝羽已经忘记了那个自己为之紧张的身影,而是被那惊艳的白光深深吸引。

  “是剑气……”蓝羽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似乎自己若是稍微大声一点,就会把自己惊到。

  那一个执拗倔强的身影,那一个憨厚会脸红的少年,那一个看起来只有凝气二层修为的无量门弟子,在那千疮百孔的草墙中,凌空挥舞,剑气纵横!

  “是剑气!”蓝羽从上一刻的震惊中醒了过来,如同一个幼童般的尖叫起来,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她那原本对桓因的无尽担忧早已被面前飞舞的剑气驱散。

  “轰隆!”终于,随着一声巨响,三面草墙中的一面因太过残破,不支而垮,紧接着,其他两面墙也倒在了桓因的剑气之下。

  倒下的草墙内,桓因笔挺的站立在那原本是用来捆住他双脚而伸长的异草之上,离地几有十丈之高。

  风,吹过,把桓因的衣摆刮的猎猎作响,他目光凌厉如刀,环视一周。那三只灵狐被桓因这一眼扫过,竟是不由得退了一步。

  然后,蓝羽终于亲眼看见了桓因抬起长剑,依然是没有任何法诀的,只是那么运灵往回一引,就如同施展最普通的术法一般,那剑上便有了白色的光芒。这光芒乍一看与剑芒没什么两样,只是若你仔细观察,甚至是用神识去辨别,你会发现其中的纯粹和精炼。

  最后,桓因长剑带着那白色的光芒一并刺出,那剑上的白芒竟在那一刻如同活了一般,就与蓝羽看到无数前辈高人施展剑气时一模一样的那般,带着那无尽的凌厉和轰然的杀意,奔驰而去!

  这一次,桓因一共打出了三道剑气,分别冲向了三只灵狐。这三只灵狐此刻见桓因的剑气打来,仿佛是苏醒了生命最深层的本能,不顾一切的施展出自己的术法,放佛是绽放出了生命所有的光彩一般,以红、灰、青三色术法全力抵抗桓因的攻击。

  只是,桓因的剑气实在是太过犀利,哪里是这三只妖狐可以抵抗的。剑气直接冲向了三道光芒,轰散了它们,然后打向了目标。

  “噗噗!”两个声音响起,桓因的剑气打到了那两只稍大的灵狐身上,直接把它们的身体洞穿,带起了两朵鲜红的血花。这两只灵狐应声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显然是被重创了。

  那只最小的灵狐此刻已经窜了回去,挡在了那两只稍大的灵狐前面,恶狠狠的盯着桓因。也不知是它的尾火太厉害而抵消的桓因的大部分剑气,还是它着实灵活,又或者两者都是,它没有被桓因的剑气击中。

  桓因看着面前三只身处绝境的狐狸,他只需再一抬手,便可将它们悉数灭杀。可是,他看着它们,就像看到了当年落魄的自己,竟是忍了下来。

燕十千说
第二更拜上,精彩不断,不要走开,晚饭前还有!

第六十三章 剑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