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师兄

  桓因此刻已经知道自己入了那幽狐的迷魂阵,当然不会像蓝羽想的那般自恃有剑气在身,盲目自大。只是他此刻既已入阵,就更是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泰然处之,不然自乱阵脚,那就更加麻烦了。

  “没想到凝气四层就能布置迷魂阵,我是当真小看了这几只狐狸。”桓因自言自语到。

  一声呼啸由远及近,从桓因的左边传来,桓因此刻虽然神识被压,目光只能看到很近的距离,耳朵却还没有失聪。他自然知道是有灵狐迫不及待的趁机朝他发起了攻击,于是,他朝声音来的方向打出了一道剑气。

  剑气一出,立马把他眼前的雾气驱散了一些,他顺着剑气破开雾气形成的通道,看到了一股尾火袭来。不过,尾火与剑气一接触,立刻就被打散,然后剑气继续往前冲了过去。

  这一幕过后,被驱散的雾气又重新聚拢了过来,之后那剑气到底打到了何处桓因也就看不到了。

  此刻的情况真可谓是应了那句老话: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桓因不知剑气的去处,外面的蓝羽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她亲眼看见桓因在那尾火都要打到他身上的时候才抬手用剑气驱散了尾火,然后余下的剑气继续飞出,却是根本没碰到任何一只灵狐。

  此刻,蓝羽越发的觉得桓因的表现有些奇怪了。桓因有剑气在身,更是通晓法随念起,她之前见桓因施法都是连连而出,络绎不绝,让对手应接不暇,难以招架。可此刻他却是不知怎么了,兀自呆立在灵狐的包围圈中,连大步也不敢迈一下。

  尾火过后,桓因又感到一阵恶臭迎面而来,他不用想也知道这一次是被他重伤的灵狐之一对他施法了。他对着面前连连打出几道劲风,想要驱散那股他还没亲眼看到的灰气,可是劲风刚一出现,便有草墙在他面前瞬间竖起,挡住了劲风的去路。

  这两只灵狐受伤,却还是拼命挣扎着配合到了一起,想要报仇。桓因劲风被阻,却不慌乱,长剑一斩,那草墙就被他轻易的劈成了两半,然后劲风顺势而出,排开雾气,更是驱散了雾气后的灰毒。

  桓因这次很轻易的就破开了两只灵狐的术法,看来它们果真是受伤不轻,此刻术法威力已经大减。

  就这样,桓因在雾气中凭着自己的嗅觉和听觉,还有修士异于常人的感知抵挡着那几只灵狐的围攻。虽然桓因一时找不出什么上策能够破局,但却逐渐适应了在这样的环境下斗法,那几只灵狐一时也奈何不了他。甚至桓因偶尔还能借着术法驱散雾气的一瞬,偶尔看到某只灵狐,然后趁机就一道剑气反攻,差点也打中了它们。

  桓因始终没有放松过半分警惕,因为那只凝气四层后期的幽狐始终没有出招。他可不会愚蠢的认为那幽狐除了这阵法就什么也不会了,它一定在找一个机会,找一个一击即中的机会。

  “他在搞什么,瞎了么?”蓝羽越来越看不懂桓因的状况了,他只是在术法靠近的一瞬才出手抵御,几乎没有主动进攻,更是始终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曾挪动。

  其实,桓因哪里是不想挪动,只是他不知道这阵法中还有没有什么蹊跷之处,如果自己贸然移动,不知道会不会又走进这帮狡猾畜生的另一个陷阱。

  “再这么斗下去,他恐怕要吃亏。”蓝羽冰雪聪明,猜到桓因当前的处境恐怕不像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所以,她心中有些替桓因紧张起来。不过下一刻,她又似想到了什么,冷哼一声到:“我为什么要紧张他?这个小气鬼,就是要让他吃点苦头才好!”

  就在蓝羽心中兀自打鼓的时候,那只一直没有动作的幽狐突然抬起了它那干如枯木的一尾,然后那尾上幽芒大作,接着那一抹幽芒就脱尾而出,直接冲向了桓因。

  蓝羽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但场中的桓因却是浑然不知。这幽狐的术法诡异至极,速度极快不说,更是没有任何声音和气息散出,要是换做平时,用眼看,用神识查探,都可轻易辨别。可是,桓因现在恰巧是被遮了眼,压了神识,哪里能感知出正有一道幽芒悄无声息的袭来。

  眼看着那幽芒离桓因越来越近,但桓因却还在应付其它三只灵狐的术法,对那幽芒根本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一直到那幽芒已经照到了桓因的身上,他才怔了一下,然后急运灵力抵挡,但还是被幽芒打的后退了数丈。

  蓝羽看不清桓因脸上的表情,也看不清他有没有受伤,只看见桓因此刻手捂被幽芒击中的地方,身体有些摇摆。

  桓因的嘴角有暗红的血液流出,这血液刚流到下巴,便凝成了冰晶,冻在了那里。

  冷!钻入心间的寒意就像是来自忘川河畔,那股极阴的感觉让桓因连知觉都有些麻木了。他没想到,自己诸多谨慎,最终还是中了幽狐的术法。

  “困魔秘境,困魔秘境。”桓因轻声的念了两遍,这一刻,他终于对“困魔”二字有了一些体会。

  桓因叹了口气,然后,他身边渐渐有了白色的光芒亮起,这白色与剑气的白不同,这是一种温润的白,让人看了心间都能升起一丝暖意。

  阳剑,桓因没想到自己在此处就被逼得手段尽出。可是,祭出阳剑是他此刻唯一的办法了。

  蓝羽已经来到了离那树冠不远的地方,她看见桓因情况不妙,终究还是没忍住,赶了过来。就在她想要出手帮忙的时候,却见到了桓因周身的阳剑之芒,那股中正平和中透着无尽霸道的阳力让她吃了一惊:“这是什么力量!他,他竟然还有后手!”

  虽然桓因身上的阳剑之力依然还是凝气期的力量,但蓝羽却觉得在她面前施法的似乎是一位宗门长辈,而且是一位宗门长辈中的绝强之人,那种深不可测的力量就算是极力压制和收敛,也还是无法完全的隐藏。

  “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蓝羽似在问话,又似在自语。

  桓因自然是看不到已经靠近不少的蓝羽的,不过他阳剑气息一出,四周的雾气却顿时被驱散了一些,虽然他还是无法看清远处,但他四周一丈方圆却是没有半点雾气存在了。

  “你是谁!”雾气散处,桓因突然发现自己的面前正站着一个人。此人背对着自己,正在瑟瑟发抖,看那衣服的样子,显然是无量门的弟子。

  “蓝羽骗我,这里还有别人,而且还是我的同门。”桓因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此。

  “师兄,小弟桓因,请问你是?”桓因身上依旧亮着那阳剑之芒,只是这人一出,他一时也忘记了继续祭出阳剑,而是暂时保持了现在的状态。

  说着,桓因便往那人的身边靠了过去。可是,桓因每往那人的方向靠进一步,那人也往前走一步,始终是一言不发的,和他保持着开始的距离。

  “师兄,这里危险,我们一同杀出去吧!”桓因又往前疾走了几步,可那人依旧是一言不发,似乎还惊了一下,赶紧也往前走去。

  “师兄……”这一次,桓因还想说些什么,那人却转过了身。

  “啊!”桓因惊叫了出来。虽然他一向心性坚毅,但突然出现的枯骨面容还是把这名少年吓的不轻。

  桓因口中的“师兄”赫然是一具穿着无量门道袍的骷髅,它的眼中散发出淡淡的幽光,与那幽狐尾部散发的光辉一模一样,看样子显然是受那幽狐操控的。

  不过,这枯骨此刻正被桓因周身的阳剑气息所摄,丝毫不敢靠近于他,眼中的幽芒也暗淡非常。它的周身更是有丝丝白气缓缓从衣间透出,看样子也是阳剑对它克制的太死所致。照这样看来,若是桓因再把阳剑之力催动几分,恐怕幽狐的手段就要不攻自破了。

  蓝羽自然也看到了桓因四周的情况,不过她看到的不是一具枯骨,而是三具。这三具枯骨有两具身着无量门弟子道袍,还有一具则身着一剑峰弟子道袍,看样子都是在以往岁月中被这几只灵狐杀死然后拘在此处的。这等杀人扣魂,不让轮回的手段当真是丧尽天良。

  “没想到这几只狐狸如此恶毒,真是该死。不过没想到他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出手却都是正气十足,刚猛至阳,倒有几分我一剑峰的剑仙风范。这几只恶狐今天遇上他,也算是遭了报应了。”蓝羽看见场中三具骷髅畏惧的样子,心中大定,也没打算继续出手了。

  正如蓝羽所想的那样,幽狐此刻也已经显得有些吃力了,显然它根本奈何不了桓因的阳剑之力。想来也是,当年七绝子叱咤一时所依仗的七剑之一,又怎么能是这恶狐所能抵抗的?

  桓因被骷髅吓的后退了两步,不过他很快就稳住了自己的心神,更是发现了骷髅身上那股畏惧之意。他的目光驻留在骷髅的身上,原本受惊的表情已不在,而是呆滞的望着它,望着它因颤抖而“咯咯”作响的身躯。

  “师兄……”

燕十千说
今天的第一章送上,周末要愉快哦,各位书友大大!

第六十五章 师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