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龟仙

  在桓因的坚持下,二人把那散落在地面的三具枯骨重新好好的安葬了下去。

  “你真是个怪人。”蓝羽看着因刨土而弄得一身泥的桓因到。

  桓因站起身,对着重新填平的土地拜了一拜,然后笑到:“我哪里怪了?”

  “修为怪,手段怪,想法也怪,什么都怪。”蓝羽语如连珠。

  桓因认真的看着身边的蓝羽,她的美丽一如初见,没有丝毫改变:“如果没有你,现在被埋在这里的可能就是我了。”

  蓝羽被桓因看的脸上发烫,转过了头,没好气的到:“为了几具骷髅,连命都不要了!所以说你怪呢!”

  桓因挠了挠头,哈哈一笑。

  “过了今天,你在这秘境中就还剩两天了吧。这两天你要去哪里?”蓝羽见桓因有些讪讪的表情,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为难他这个呆子,便出口问到。

  “我想去秘境中心看看,听说越往中心,能拿到的宝贝也就越好。而且,我的兄弟也一定会出现在那,与他一起,再厉害的妖兽也不用怕了。”桓因眼中有光芒闪过。

  蓝羽听到“兄弟”二字,第一反应便是另一个呆瓜。她好奇到:“兄弟?什么样的兄弟,他很厉害么?”

  “他叫叶无忧,是我的八拜之交,与我一起在一年前入道。他资质好,悟性高,人也很机灵,拜入御丹道门下后一年便有了你如今的修为。这次的新人会武,他是第一!”提到叶无忧,桓因脸上浮起了一股自豪的表情。

  “就是他战胜了岳师兄?”蓝羽一脸惊异。

  “嗯,他很厉害的,到时候我介绍你们认识。”桓因点头到。

  听了桓因的话,蓝羽明眸水波流转,似笑非笑的看着桓因到:“你这是在邀请本姑娘与你一同前往咯?”

  桓因被她这一问问的脸上一红,原本放松的神色也是即刻收敛,只呆呆到:“你,你又要走么?”

  蓝羽被气的半死,心想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反问于我,简直是不解风情之极。她一跺脚,气到:“笨蛋!”说完,便作势要走。

  “喂,蓝姑娘!”桓因急到。

  蓝羽头也不回:“怎样?”

  “请你,请你与我结伴而行!”桓因这句话几乎是用喊的。

  蓝羽“嗖”的一声转了过来,狡黠的对桓因到:“好吧,本姑娘就看在你修为低浅,行动木讷的份上,大发慈悲,再陪你走一段。以免有些人呀,又犯傻给哪只狐狸精迷了。”

  “你才是狐狸精吧……”桓因的声音极度微弱。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我们走吧。”

  ……

  今天,是桓因进入秘境的第四天了。昨天他与蓝羽合力灭掉狐妖以后,就选择了继续深入。随着距离秘境中心越来越近,四周的妖兽也越发的厉害,加之桓因修为看起来着实太弱,使得妖兽们对他二人频频发起攻击。好在他们实力不弱,把妖兽一一打退不说,还趁机获得了不少的宝贝。不过这一路打下来,二人是越发的疲惫,到最后只能在申时就放弃了赶路,找了一处隐蔽的山洞休息了一夜。

  桓因今天的精神恢复了许多,在白玉丹的调养下,他的伤势也好了一大半。此刻,他正走在去往秘境中心的路上,而他的前方,蓝羽正蹦蹦跳跳,精灵一般的轻灵而行。

  “呆子,你看这木芙蓉好看不好看,要不你把它摘下来送给我吧。”

  “呆子,你看那棵树,好奇怪啊。”

  “呆子,你的兄弟是不是跟你一样傻傻的。”

  “呆子……”

  桓因此刻感觉有些头大,这一路上被蓝羽呆子长呆子短的叫了恐怕也不下百次了,自己开头还回应一两句,到最后已经被叫的麻木,也不想再搭理了。不过蓝羽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哦,不对,是叫着她给自己起的名字,说着各种各样的话,也不管自己理不理她。

  桓因心想,若是晚些时候真见了无忧,被她这样呆子来呆子去的唤着,以无忧的性格,不笑死才怪。若是到了外头再遇见她,被她这么一叫,自己新人会武第三的光辉形象恐怕就要瞬间破灭了。

  “我叫桓因,不叫呆……不叫你说的那个什么。”桓因无奈的看着蓝羽。

  蓝羽蹦跳着转过了身,脸上笑意更浓:“不叫呆子?哈哈,那傻瓜和笨蛋你选一个吧,本姑娘都可以凑合着叫的。”

  桓因看着蓝羽,被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蓝羽见桓因吃瘪的样子,玉手掩口,笑弯了腰,那少女的灵气便是在此刻洋溢而出。

  “咳……咳咳……咳!”突然,一个老者的咳嗽声从蓝羽的背后传了出来,吓的蓝羽惊声跳到了桓因的身边。

  蓝羽离开处,一名老者的身形显露。这老者勾腰驼背,身形瘦弱,奈何手脚又都短的离谱,这样一来,他站在那却只有蓝羽的一半高矮,之前倒是被蓝羽挡的严严实实。

  老者眼皮颇厚,眼角下拉,鼻梁微不可见,下颚宽正而大嘴突出,让桓因不禁想到了一个字——龟。

  “你是谁,怎么突然出现在人家身后。”蓝羽站定,往桓因那边又靠了靠,这个如同鬼魅一般出现的怪老头让她着实没有安全感。

  那老者本来正自得的拈着自己的胡须,听蓝羽这么说话,手中的拐杖跺了两下,原本悠然的神色也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盯着蓝羽到:“你是哪家的娃娃,跟长辈就用这种口气说话?”

  蓝羽听他这么一应,看着小老头的样子立马就来了劲:“你是哪家的长辈,偷偷摸摸的跑到人家姑娘身后是长辈所为吗?”

  老头显然没想到蓝羽如此伶俐,他老脸发烫,拿起拐杖指着蓝羽到:“你,你,你,你这孩子,老夫龟仙人,刚才听见你调笑这位正气凛然的小兄弟,实在看不下去了,才现身于此。老夫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博古通今,学富五车,能知过去,可通未来。今日你能有缘见上老夫一面,那是你轮回百世修来的大机缘,大福报,怎的不知好好珍惜,反而讥讽于老夫?”这老者越说越来劲,越说气势越盛,直把胡子都吹了起来。

  “龟仙人?”蓝羽听了老者的话,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疑惑。不仅蓝羽如此,桓因也是如此。此处乃是困魔秘境,内里除了各派修为尚浅的凝气弟子以外,便是妖了。若说这老头是妖,凝气六层以下的妖哪有能幻化人形的?若说这老头是哪一派的长辈,那更是大大的不可能。

  桓因看不透这老者的修为,或者说,应该叫看不明。乍一看,他的修为好似浩瀚星空一般深不可测,但仔细看去,却又没有丝毫灵力波动,如同凡人。

  “老人家,请问您从何处来,是哪里人?”桓因对着老头作了个揖,恭谨的问到。

  “你看你看,这位小哥英气勃勃,气宇不凡,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对我老人家是足够尊重的。不过小哥呀,你记性不好太,我叫龟仙人,不叫老人家,老人家是我自己叫自己才能用的。”老头上上下下打量了桓因一凡,连连点头,脸上尽是高深莫测的笑意。

  说完,老头拄着拐杖朝桓因这边挪了两步,伸手对他招了两下到:“来,过来,靠近点儿,站这么远怎么跟我老人家说话呢。”

  桓因看着老人的样子,走近了两步,不过还是没有完全的靠到他身边。蓝羽也跟着桓因上前了两步,想看看这老头要搞什么鬼。

  老头见桓因靠近,贼眉鼠眼的东张西望了好半天,然后悄声到:“本来呀,老夫的来历是不可告人的天大隐秘,若是泄漏,当会引起一场大灾祸。不过,今日老夫看你与我有缘,便告诉你,你可不能对外人提起一句,切记,切记。”

  蓝羽看着这老头装模作样的姿态,早就不耐烦了。她心想这糟老头子说话也太没谱了,把自己当天界的神仙了么。不过桓因显然比她有耐心许多,趁她还没发作,先抢到:“龟仙人,我记住了,请说吧。”

  老头听完桓因的话,把拐棍往地上用力的拄了拄,单手握拳放于嘴边,神色严肃的咳嗽了几声,把他那佝偻的后背努力挺了挺,正色到:“老夫乃是三十三天巨灵下凡,来此,是有特殊使命的。”短短的一句话,这老者却把声音拖的老长,而且越说越小声,到了最后更是神秘之极,微不可闻。

  “三十三天?”桓因和蓝羽异口同声的重复了一遍,满脸的莫名之色。无论是门中长辈的教诲,还是典籍中的描述,有说天只有一重的,也有说天有九重的,但这天有三十三重的说法却是闻所未闻。

  那老者听见二人的重复声音,眼睛顿时瞪的老大,用急促而压抑的声音到:“嘘!小声点儿!跟你说了这是秘密,天大的秘密,就算我知道你吃惊得不得了,也一定要把你那澎湃的心情给压住,压住,知道吗?”

燕十千说
连续三天三更9000字爆发,求推荐,求收藏,求扩散,《无量真途》的成长需要各位大大的支持,十千一拜!

第六十七章 龟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