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胡言

  蓝羽自幼在门中长大,门中长辈和师兄师姐们都是要么夸她漂亮可爱,要么夸她聪明伶俐,要么夸她资质极佳,却从来没有谁说过她不好的。

  今天,在这个呆子面前,自己被人说成了一个大奸大恶之人,这让她怎么受得了?而且,她现在被人这么说了还不能发作,不然一会那臭老头反过来又给自己安插一个欺负老迈之人的罪名可怎么办?

  最可恶的是,那臭老头竟然把那种羞死人的话直接说了出来,还一副笃定之极的样子,这让她一个女儿家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

  “你……你欺负人!”蓝羽气极,又不知道如何是好,竟是大声哭了起来。

  桓因见蓝羽哭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性格直硬,哪里懂得哄女孩子。不过他却是一阵心疼,这么好的女孩,竟然被面前这个瘦弱的老头给生生说哭了,这让他也有点接受不了。更何况,他还说了那种话。

  “龟仙人,你……你怎么这么说她。”桓因一边手忙脚乱的想要哄蓝羽,一边又责怪龟仙人。

  龟仙人见蓝羽哭了,开始不依不饶的架势瞬间垮了一大半,但嘴上还是不认输:“这……是她让我说的,我又没说假话!”

  此话一出,旁边的蓝羽哭的更大声了。

  “你还说!”桓因无语,这老头怎么这么小气。

  龟仙人许是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当下到:“好好好,本来刚才我就没看清,做出的推测也是做不得数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了,小姑娘。”

  龟仙人虽然这么说着,但蓝羽那边却是置若罔闻,仍然自顾自的哭个不停,把桓因弄的是手足无措。

  “我,我,我补偿你!”龟仙人见蓝羽哭的厉害,咬牙到。

  “怎么补偿?”蓝羽听到龟仙人说补偿,终于语带哭腔的回了一句。

  “我再算一次,就算……就算他!他想的什么,会怎么样,我算出来告诉你!”龟仙人指着桓因,急忙到。

  桓因瞬间无语,你做错了事还要拉我来垫背?当下他没好气的到:“龟仙人,你别闹了!蓝姑娘她……”

  桓因话还没说完,蓝羽的声音却冒了出来:“真的?”

  龟仙人一见蓝羽有兴趣,当下连声到:“真的,真的!本神说到做到!”

  龟仙人话到此处,蓝羽终于止了哭声,只是还有些抽泣,但也夹了几分笑意:“好,你给他算。”说着,还把桓因往前带了带。

  “谁要他算,我不算,满口胡话!”桓因急了,心想怎么事情突然又扯到了自己身上。

  “你才满口胡话!本神推衍之法震铄古今,别人求本神来算本神还不乐意,要不是看在这位小姑娘的份上,你哪有如此福气?”龟仙人不高兴了。

  这边龟仙人刚说完,蓝羽立马就摆出了一副可怜的样子,巴巴的望着桓因,之前因哭泣而变得通红的俏脸微微扬起,显得楚楚动人。

  桓因看着蓝羽的样子,干脆就把脸转开了,免得自己承受不了。不过,他还没转开一会,蓝羽那边竟是又哭了起来。最要命的是,龟仙人居然还趁火打劫的到:“小姑娘啊,这一回,可不是老夫欺负你了啊。”

  桓因彻底无奈了,他看着身边的蓝羽深深的叹了口气,极不情愿的到:“算吧算吧。看你能算出个什么花样来!”

  此话一出,蓝羽顿时就止了哭声,龟仙人则到:“这就对了嘛。来,年轻人,过来。”

  桓因脸色很差,但他还是站到了龟仙人的面前。

  “你看谁呢?懂不懂礼貌,眼睛要看着我,年轻人。”龟仙人不耐的到。

  桓因无奈,把眼睛转了过去。

  “你瞪着我做什么!”龟仙人又到。

  桓因又强忍着把眼神缓和了下来。

  “你手上握着拳头干嘛?你要打我老人家吗?放松,放松知道不?”

  “你还算不算了!”桓因大吼,他发现自己一向不错的脾气也给这老头逼的快要爆发了。

  龟仙人见桓因发怒,一脸不高兴的神色,嘴里还咕哝到:“人家求我算我还不算呢?人家……”

  终于,这一老一少对立着站到了一起,就像开始龟仙人为蓝羽推衍的那样。

  推衍一开始,龟仙人立马又恢复了那副高深莫测的认真样子,桓因虽然极为不耐,也还是强忍着配合他。蓝羽看见桓因郁闷的样子,破涕为笑,在桓因身边发出“咯咯”的笑声,让他更加郁闷了。

  “天眼开,玄武卜!”龟仙人大喝一声,又把他逼人的炯炯目光抬了出来,射向桓因。

  桓因之前就见过龟仙人如此对蓝羽“施法”,他知道根本不会有任何异样发生,所以根本没有丝毫的期待。反倒是现在那老头盯着自己的目光,虽然严肃认真,但再怎么都觉得有些愚蠢,连带着自己这个配合他的人似乎也变得愚蠢了。

  时间一息一息的流逝,这一次,恐怕还不到刚才蓝羽忍受过的一半时间,桓因就有些受不了了。他实在是无法接受一个老头子一直这样盯着自己看,旁边蓝羽戏谑的目光更是如同火上浇油。

  “咦,龟仙人怎么了。”桓因早已把目光从龟仙人身上移开,但一边的蓝羽却突然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桓因闻言又朝龟仙人看去,却见刚才还好好的龟仙人此刻脸色一片潮红,嘴角处更有一丝殷红挂起。

  桓因一惊,看龟仙人这样子,仿佛是体内有伤势发作。他还不及反应,龟仙人的身体却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那最初的一丝殷红也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流下。不过,此刻龟仙人的眼神依旧是那样死死的盯着桓因。若再仔细看去,他此刻的眼神与刚才为蓝羽做推衍时的眼神不同,没有一丝涣散,而是全神贯注,哪怕他自己鲜血流出也没有丝毫改变。

  “龟仙人,你怎么了!”桓因见情况不对,不再坚持站立原地,而是上前两步,一把扶住了龟仙人,使劲摇晃着他。

  “啊……!”一声凄厉的嘶吼,仿佛来自地狱,从龟仙人的口中传出。他一把推开了桓因,然后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这样?这样岂不是全乱了,全乱了啊!”龟仙人依然死死的盯着桓因,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伤势,语气中充满了慌乱和疑惑。

  “龟仙人,你怎么了?是什么乱了?”桓因被龟仙人的语气和表情所动,说话变得急促起来。

  “都死了,都死了,全部都死了!我也该死,我也该死的,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没死?”龟仙人表情扭曲,满是惊恐,一边死死盯着桓因,一边后退,把经过的路面滴的满是鲜血。

  “谁死了?龟仙人你说呀,谁死了!”桓因也变得莫名激动,他总觉得龟仙人是看着自己才变成这样的,他所说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也一定是与自己有关的。

  “不对,一定是我想错了,一定是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我还没看全,一定是想错了,哈哈哈哈!”龟仙人根本没有理会桓因,只是不停的自顾自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不过,看他的神色,尽是疯癫之意,哪里像是觉得自己想错了?

  终于,龟仙人退到了他身后的湖边,再次认真的看了一眼桓因,然后渐渐消失在了那里。

  桓因和蓝羽眼看着龟仙人在湖边凭空消失,再想到他之前的莫名话语,顿时对这原本看起来疯疯癫癫的老头有了一丝莫名的惊惧。

  半晌,蓝羽才低声的开口到:“你知道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吗?”

  桓因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慌乱,但他却只是摇了摇头,低沉的到:“疯人疯语,何必在意。”

  “可是,他的声音好凄厉,他的样子好惨。”蓝羽又到。

  “他之前说你的那些话,你信么?”桓因冷冷到。

  蓝羽听见桓因的语气,发现他脸色冰冷,大异往常,看样子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本来依她的大小姐脾气是要好好的与桓因争辩一番,可这一次,她却只是小心翼翼的到:“你说的对,他是疯子。”

  “过了这湖,就进入中心了吧。”桓因到。

  “嗯,这湖是秘境中心与外面的界限。过了这湖,我们就算真正进入了中心,在那里,最弱的妖兽也是凝气五层初期,而且很多都是修为被压制的大凶之兽,与那些原本就只有凝气修为的妖兽大不相同。”蓝羽答到。

  “兽王也在那里吧?”桓因又到。

  “在的。”蓝羽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我去会会它!”桓因的语气中竟然出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戾气。

  蓝羽担忧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桓因,没有说话,与桓因一起往湖边走去了。

燕十千说
求推荐,求收藏!谢谢各位书友大大!

第六十九章 胡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