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义!

  申时,桓因和蓝羽二人已经越过了龟仙人所在的湖,来到了困魔秘境真正的中心之处。

  这里的凶兽不多,但它们修为强大,手段各异,最终都凭着自己的本事成功立足于此。从来没有过任何一名进入此地的弟子敢对栖居于此的凶兽抱有轻视之心,因为他们都清楚,轻视它们等于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你感觉好些了么?”这一路上,蓝羽一直对桓因十分担忧。自从听了龟仙人的胡言乱语之后,桓因就一直显得有些焦躁,这是蓝羽自认识桓因以来都不曾有过的。

  桓因进入这秘境中心已经有一阵了,他心中的那股莫名不安也随着时间流逝而减轻了不少。桓因侧脸对蓝羽温柔的一笑到:“我好多了,不必担心。”

  蓝羽见桓因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下来,知道他是真的好了许多,这才放下了心。秘境中心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安然,但其实却危机四伏,若桓因一直处于焦躁的状态,很可能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

  “这里确实太安静了。”桓因环顾四周的茂密丛林,却看不到半只飞禽走兽,也听不到任何声响,仿佛就连风吹到此处都停下了步伐。这样的安静透着无尽诡异,与秘境外围那种祥和的静截然不同。

  “秘境中心不小,但包含中心的兽王在内,凶兽总数也不到二十只,更是少有群聚,大多独占一地。这些凶兽能够立足于此,都有其特殊的本事和固然的道理,所以它们之间往往是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很少相互袭扰。不过,若是此地有什么变数,这种平衡就很可能会被打破。”蓝羽的声音压的很低,似乎不想成为她口中的那个变数。

  “我们就是这个变数。按你的说法,它们可能会主动袭击我们?”桓因听懂了蓝羽的意思。

  蓝羽摇了摇头:“它们虽然修为被压制在了凝气六层以内,但是灵智却没有受到任何压制,它们和我们一样是懂得思考,知道进退的。所以,它们会的不仅仅是突然袭击,还有趁火打劫。”

  桓因的神色变得越发凝重。按蓝羽的说法,这里的凶兽已经与人无异,不仅修为强大,还懂得算计,而且此处是它们的地盘,所以自己的处境实在是不容乐观。

  “你对此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熟悉。”桓因似随意的提了一句。就算蓝羽是一剑峰弟子,但要做到对这困魔秘境熟悉至此,一剑峰的普通弟子恐怕是不行的。更何况蓝羽之前提过,困魔秘境的创造者吴晅曾在她小时候经常给她讲自己的游历之事。能与一宗长辈如此亲近,恐怕就只有一剑峰哪位高人的嫡系后辈才做得到了。

  蓝羽自顾自的走着,似乎根本没听见桓因刚才的那句话。桓因知道蓝羽不愿对自己多说有关她自己的事,也没再多问了。

  “总之一切小心为上吧,最好是能尽快找到你的结拜兄弟。可以信赖的人越多,我们就越安全,也更有把握得到更多的收获。要知道,这里虽然危机重重,但所能发掘到的宝物也远非外面可比。”说到宝贝,蓝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

  “恩,我们在外围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想来无忧已经早就来到此地了。说不定都已经有了一些收获,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桓因也有期待起来。

  ……

  ……

  晅山,以困魔秘境创造者吴晅名字的第二字命名,是位于整个困魔秘境正中心的一座山,也是困魔秘境内唯一的一座山。此山不高,只占到了困魔秘境中心处不到三分之一的大小,比九州大地上那些巍峨雄壮,高耸入云的山峰是远远不及的。但此山在困魔秘境内却是任何妖兽都不敢踏入一步,就连进入秘境的弟子,也罕有涉足此山的,只因此山正是秘境兽王的所在之处。

  秘境兽王,除了将之降服的吴晅见过以外,因其修为太强,名声太大,很少有进入此地的弟子敢于入山一窥其真容。在以往的无数岁月中,就算是那为数不多能够见到此兽的弟子,也大多命陨于它的利爪之下。剩下寥寥无几能够得见它真容还可生还的弟子,也因一剑峰所定下的保密规定,让兽王的信息完全不为后来弟子所知。所以,说起来这兽王到底是何异兽,修为几何,手段几多,其实根本没有几人知道,对于那些第一次进入此地的弟子而言就更是无从得知了。

  俗话说的好,最可怕的莫过于未知。所以,就算是没有见过兽王,但也很少有弟子敢于在晅山附近驻足徘徊的,更莫说在此地大声叫嚣了。

  不过,此刻却正好有好几名弟子在此处大声的喊着什么,似乎是在交谈,倒有些有恃无恐的感觉。

  “叶无忧,识相的就把王洛交给我们。在我们四人面前,你是救不了任何人的,只能把自己搭进来罢了。若是你交出王洛,退出此地,我想岳师兄大人大量,是不会与你计较的。”说话的赫然是之前抢夺桓因银梭的张胜,他的身边站着三人,除了刚才提到的岳青锋以外,还有他的师兄萧雨,以及阴极门的林魅。

  叶无忧扶着王洛,站在离他们四人大概有十余丈的地方。他能看出,一剑峰的三名弟子应该是选择了结盟为伴,而阴极门素来就有些依附于一剑峰的意思,林魅与他们在一起也算是情理之中。他们四人一起,战力着实不容小觑,也难怪能在此地有恃无恐,恐怕他们四人的目标恰恰就是晅山上的兽王之宝。

  “王洛,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叶无忧没有回答张胜,因为张胜的话实在是有些恃强凌弱了,似乎根本就不把自己二人看在眼里。虽然他师傅时常告诉他修仙界中没有所谓的正邪善恶,只有生存之道,但他还是对张胜感到一阵厌恶。

  王洛看了看扶着自己的叶无忧,又看了看对面的四人,眼中有一丝无奈闪过。虽然叶无忧很强,但是面对这四人,他是救不出自己的。不过,他能在此刻挺身而出,与那四人对峙,这份同门情谊,也是不薄了。

  王洛有些悲苦的摇了摇头,他嘴角的鲜血还在徐徐流出:“刚才,我在离此地不远处的一个兽巢边发现了一株灵心花。你知道,这灵心花是炼丹难得的辅料,珍贵异常,我既然见到,自然是要想尽办法获取。于是,我设法隐匿身形和气息,成功在没有惊动巢中凶兽的情况下摘得了此花。”说着,王洛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朵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橙色小花。

  叶无忧看着王洛手中的花,瞳孔微微收缩。这确实是灵心花,灵心花不是炼丹的主料,却是许多丹药炼制不可替代的辅料。破障丹,甚至聚力丹的炼制都不能缺了灵心花。而且,灵心花十分罕见,更是难以培育,所以它的价值非同小可。

  王洛顿了顿又到:“我当时全神贯注摘采此花,哪里注意得到周遭事物。就是他,他趁我不备,偷袭于我。若不是我修为高出他几分,不但此花不保,我看他的架势,恐怕也是想要了我的命的!”王洛一边说,一边指向了对面的张胜。

  听了王洛的话,叶无忧对事情的原委终于有了清楚的认识。依他的聪慧,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对面的张胜起初是想单独夺下此花,然后独吞。但是他没想到王洛竟然在被他偷袭成功的情况下也能逃脱而走,更没想到自己会刚好出现,救下了王洛。不然,他恐怕也不会把此事公开告诉其他三人,造成现在这种四人一起来逼迫自己二人的局面。

  “叶……叶师叔,你走吧,此事与你无关。我看他们的样子,就算是我交出此花,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也不知张胜到底对其他三人添油加醋的说了些什么。算了,还管这些做什么,叶师叔,你别管我了,你是我门中精英,不可于此地争气斗狠,你虽然厉害,但他们四人联合,我一个受伤之人,又反倒拖累于你,你是没有丝毫胜算的。”王洛比叶无忧年长,要他叫叶无忧师叔,他还有些口生。他很怕自己这个尚且年幼的师叔意气用事,在此白白搭上了性命。至于自己的性命,他恐怕是已经放弃了。

  叶无忧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这位同门,却摇了摇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虽然处事圆滑,但却不能没有原则。若我今日舍你而去,是为舍弃同门,当做不义。想当年我与桓因大哥结拜,自然是‘义’字当头,若我是个不义之人,还有什么脸面与大哥结拜?更何况,我大哥义薄云天,就连素不相识之人也会出手相助,我若连同门都舍弃,还有什么资格与他做兄弟?”

  说完这些,叶无忧把王洛扶到一边,也不管他再如何劝阻,独自站起,挡在了王洛的身前。他那看似瘦弱矮小的身躯,在此刻王洛的眼中,却是如同高山。

燕十千说
各位读者大大,虽然三千字的文章看起来很快,但是十千在下面构思,写成,再加反复的三次校对,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的,说实话,感觉有些不易。所以,希望你们能支持我,鼓励我,给我投上你们宝贵的一票,谢谢大家!

第七十章 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