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战岳

  夜色中,燃起了一堆明亮的火焰,有“噼啪”的树枝爆裂声从中传出。今夜,是桓因他们在困魔秘境中的最后一夜了,明日日落之前,他们必须要找出秘境内的三座传送阵之一,并且通过阵法传出。不然,他们恐怕就要长久的迷失在此地了。

  好在蓝羽对此地异常的熟悉,那三座传送阵在何处她是一清二楚。不然,明日一战之后,他们还能不能有时间找出传送阵恐怕就是个未知之数了。

  月华如水,透过头顶浓密的枝叶缝隙,洒落在了火堆旁的四人身上。叶无忧从身边拿起一根枯枝扔到火堆里,低低的到:“自从踏入仙途,生活就变得好紧张啊。”

  王洛叹了口气:“都说仙人纵横天地,自在逍遥,现在看来,破凡入仙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吧。”

  “好么?”蓝羽幽幽的问了一句,她的眼神有些迷离,痴痴的盯着眼前的火堆,接着到:“我自幼在一剑峰长大,我的父母、爷爷全都是仙人。我自小便被他们引上了仙路。我活了十年有余,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却都是在修炼,更是整天被长辈灌输‘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我的人生中,几乎只有修炼、生死和强弱。”

  说完,蓝羽幽幽的看了一眼其他三人,又到:“我很羡慕凡人的生活,凡人孩童的天真浪漫、凡人之间的亲切和关怀还有缠绕着他们的深情和温暖,那些都不是我曾体会过的。”

  “在我五岁的时候,父母就都死了,战死的,因为他们是仙。那时候我很痛苦,很悲伤,很想找一个人大哭一场,可是我剩下唯一的亲人——我的爷爷却告诉我,修道之人,生死有命,不必过于悲伤。”

  “呵呵……我父亲可是他的儿子啊。我好怕,我好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变成一名彻头彻尾的修真炼道之人,只有冰冷的血液。”

  桓因见蓝羽神色满是忧伤,轻轻的唤了一句:“蓝姑娘……”

  蓝羽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桓因,眼中已满是晶莹:“你叫我羽儿吧,从前,我的父亲母亲便是这么叫我的。”

  “羽儿……”桓因的声音很低。

  蓝羽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突然又笑了起来:“在秘境中的这几天,跟你在一起的这几天,是我感觉最真实的几天,也是我最开心的几天,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大哥的心,没变过。”叶无忧看着桓因到。

  “心不变,就是不适应这个修仙的世界。这样,会不会被淘汰?”王洛有些迷茫,他虽然怀念凡人间的真情,但是现在自己既已入道,若不适应修道的生存法则,那么结果会是如何?

  桓因摇了摇头:“修仙界中如此多骄子对所谓的‘弱肉强食’明悟在心,英年早逝的不仍也比比皆是?”

  叶无忧眼中有明亮之芒闪过,他急问到:“大哥的意思是?”

  “不忘初心,不移本念,或凡或仙,我自不变。世间之事,变化多端,我既然看不到长远,便就活在当下。无论他人如何,环境怎样,做自己便是自在,没有那许多烦恼,便是快乐的、我想要的生活。”说到此处,桓因目中已经满是光彩。然后,他的表情中又突然多出了一分霸道。

  “至于最后,是我被世界淘汰,还是世界因我而变,有谁能预知?世界的规则,难道不是人定的么?”桓因这两句话霸道至极,仿佛这个小小少年身上天生便有一股掌控天下的气势,四周的三人看着他,都是怔住了。

  ……

  翌日清晨,四人很早便收拾好起身向晅山脚下走去。昨夜本来叶无忧提议对岳青锋一方做突然袭击,蓝羽和王洛自然是鼎力支持的。不过,桓因极力反对,并又大谈了一番诚信和光明磊落的大丈夫之理,其他三人实在拗不过他,最后只能变为轮流职夜,以防对方突然袭击自己。

  昨天夜里,光张胜一人就来了三次,不过每次见到他们有人警惕,便也没敢有所动作。就这样,在桓因一人的固执下,岳青锋口中的第二天约战晅山下竟然是真的促成了。

  “你真的改变了世界……我们的小世界。”蓝羽没好气的看着桓因,眼前这个少年当真把心中原则看得比生死还要重要。

  “大哥,我觉得嫂子说的对,你偶尔还是应该学会变通一下的。你说是不,嫂子?”叶无忧把“嫂子”这两个字咬的极重。

  “恩,无忧说的对……谁是你嫂子!”蓝羽大怒,只是怒色中却还有一丝羞意。

  王洛一脸愁苦表情:“师叔,师叔母,你们别闹了,今日一战,生死未知,不可怠慢啊。”

  “谁是你师叔母!我很老吗?”蓝羽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

  卯时,晅山下,约定在此一战的八人已经悉数到齐。

  “羽儿,你看林魅如何?”桓因低声问到。

  “她不是我的对手。”蓝羽很肯定的回答。

  “那她就交给你了,她主修鬼道,术法阴森诡异,你要小心。”桓因提醒了一句。

  “张胜就交给我吧。”王洛盯着对面的张胜,眼中有怒火闪动。昨日的偷袭之仇,他要亲手回报。

  “恩,王洛虽然受伤,但是张胜断掌,掐诀都有困难,对付他应该不成问题。”叶无忧点头到。

  “好,岳青锋就交给我,无忧,你战萧雨,速战速决,然后抽身帮助我们,逐一将他们击败。”桓因的想法十分高明。

  “好,大哥,就依你所说。我们要先想办法把他们各自逼退,分离开来,这样大家都不能相互照应。如此,我们应该是占据优势的,但各位也一定不能大意,若是谁战败了,恐怕此战就会有变数了。”叶无忧分析到。

  “动手吧!”王洛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要报仇了。

  桓因上前一步,大喊到:“诸位,请了!”

  对面岳青锋一声冷哼:“狂妄自大,找死!”然后,他腾身而起,竟然是自己对着桓因冲了过来,这倒是正应了桓因等人的安排。

  桓因灵机一动,左移三丈,然后飞身后退,大喊到:“无忧,羽儿,王洛,保重!”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岳青锋和桓因已经一前一后的消失在了众人左侧的密林中。

  桓因一直被岳青锋追着在林中窜了小半炷香的时间才在一根大树的枝干上落了下来。岳青锋见桓因不跑了,没有立即杀上去,而是在他对面的树干上也停了下来。

  “引我走出这么远,是想把我们分开,逐一击破?”岳青锋的脸上有冷笑浮现。

  桓因不置可否,而是冷冷的看着岳青锋,自从他成功突破凝气一层以后,萧雨就已不被他视作对手了。要说最好的对手,恐怕就正是眼前之人。所以,桓因渴望与岳青锋一战。

  “修为怪异,通晓法随念起和剑气之道,更有阳剑在手,集种种不可能于一身,确实是不可思议,之前把你视作废物,我确实是错了。说起来,你还真算是上天的艺术品,就连我师父对你也是刮目相看。现在,就连羽妹也被你给迷昏了头!”岳青锋自顾自的说着,只是他的语气却越发阴冷,到了最后一句,任谁也能听出其中的杀意。

  “今日,你以为把我引出,只要拖住我,等到叶无忧胜过萧雨,再来相助于你,你们就可以轻松将我击败。可是,这却正合我意,因为今日,你等不到叶无忧来了!”说完,岳青锋身侧血光一闪,一把鲜红的血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正是当日他与叶无忧一战时所用的屠魔剑!

  当日,岳青锋与叶无忧战至最后,所倚仗的正是屠魔剑,今日他直接取出此剑,看来真是想出尽全力,速杀桓因。

  岳青锋是桓因到现在为止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若是稍有不慎,恐怕真如他所说,自己会等不到无忧。所以,桓因不敢有丝毫怠慢,炙热白光亮起,直接就取出了阳剑。

  “战!”岳青锋大喝一声,脚下用力,直接把他所踩的树干大力踏断,自己借着那反弹之力,直接从高空浓密的树冠中冲了出去,跃上了空中。

  桓因站在树干上抬头仰望,但此刻被岳青锋冲开的树冠早已重新合拢,他也看不到树冠之后岳青锋的身影。

  下一刻,一股风迎面而来,这风微微的,把桓因的头发轻轻扬起,只是这浓密的丛林中,这诡异的秘境中心,何曾有过风?

  风急速的增强,让桓因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原本透出阳光的枝叶缝隙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血光。这血光迅速就替代了原本的阳光,让丛林中被一片血色覆盖。

  “杀!”一声大喝,从树冠后传出,然后树冠随之便被血光冲破,那血光铺天盖地,让下面的桓因仿佛瞬间置身炼狱之中。

  血光中,一个黑影,带着无尽的气势和强烈的杀意,如同杀神,冲向了桓因!

燕十千说
第二更拜上,求推荐,求收藏,求支持!十千在此谢过了!

第七十三章 战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