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承灵

  桓因四周的世界被血光笼罩,这光的来源就是那黑影手中之剑所激发而出的数丈剑芒。

  桓因有一种要在这血光下窒息而死的错觉,他下意识的想要闪躲。不过,理智却告诉他,只能挡,不能躲。或者说,躲无可躲——这是一种直觉,战斗的直觉。

  桓因阳剑抬起,横在胸前,阳剑上散发出温润柔和的白光,把他四周的血光驱散了开来,然后这白光逐渐扩大,一直到把桓因周身的血光尽数逼退,取而代之。

  远远看去,那血光无尽的密林中,此刻却突兀的有一点白,这白白的那么纯粹,那么孤傲,丝毫不被四周的血色所侵蚀。

  然后,白光突然飞了起来,朝着空中那不可一世的血光之源,冲了过去!就如同,萤火与皓月!

  “轰!”空中发出激烈的轰鸣声,下方的丛林如被不知名的巨力撕裂,以那红白两光相接的地方为中心,向着两旁轰然倒塌。

  空中的血芒依旧是那么铺天盖地,可是无论如何却也抹不去那如同瑕疵一般的白。

  终于,中心的血芒似乎不再能支持漫天的血光,血光渐渐淡了下去,天空又恢复了它的蓝,丛林又恢复了它的绿。

  只是,血光虽散,但中心的血芒却是依旧如初,把挡在它面前的那一点白死死的压住。

  然后,那血芒突然暴涨,就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把原本将自己死死抵住的白逼得暗淡了几分。之后一声呼喝从血芒内传出,红白二光随之骤然分离。

  血光退了七八丈,一直到撞上了一颗粗壮无比的古树才被挡了下来,饶是如此,那古树也是一阵摇曳,有些不支。血光褪去,岳青锋的身影从中显露,他一脸潮红,嘴角有鲜血挂起,更是周身都有些被灼烧过的感觉。

  此刻,桓因所属的白光也已经散去了,他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哇”的一声就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岳青锋,凝气五层中期,全力催发屠魔剑的一击,在他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下,锋芒实在是太盛了。饶是桓因全力运灵抵挡,又借助了阳剑之力,但在没有施展其他招式的情况下,实在是硬接不住这一击。

  “哼,竟然与我硬抗,以你的修为,能达到这个程度,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不过,若你再不把剑气使出来,恐怕想不死都难了。”岳青锋擦干嘴角的鲜血,冷声到。

  桓因刚才选择硬抗,就是想看看,自己若没有剑气,到底战力在什么样的程度。毕竟总有一天,当他和他的同辈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大家都会顺其自然的掌握剑气之道,那时候,剑气将不能再作为杀手锏。若是他总把剑气当做挡箭牌,那最后只能是麻痹自己。

  桓因奋力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手中始终紧握的阳剑缓缓抬起,再次泛起了白色的光芒。尝试已经过去,现在他要出尽全力一战,要击败岳青锋,他不想成为己方团队的破绽。

  “来!”桓因对着上方的岳青锋一声大吼,此刻已经站直身躯的他,阳剑上白光流转,更有剑芒浮动其上。只要那剑芒离剑而出,便是剑气!

  岳青锋看见桓因认真的样子,突然大笑了起来:“好,好,好,就让岳某来领教领教阁下的剑气之利。”

  桓因不再多话,阳剑一指,便是一道炽热的阳剑之气激射而出,直接就打向了上方的岳青锋。岳青锋见剑气打来,纵身一跳,在桓因剑气袭到的一瞬躲了开去。

  不过,下一刻,桓因已经趁机飞身而上,直接就跃到了身在空中的岳青锋十丈之内的地方。桓因知道,第一道剑气距离太远,虽然剑气速度极快,但以岳青锋的反应,是不可能躲不开的。他第一道剑气的目的只有一个——找机会逼近岳青锋。

  现在,岳青锋身在空中,距离和桓因又如此之近,桓因再次打出剑气的话,他还如何躲避?

  这正是桓因想要的机会!

  桓因全力运灵,将自己所能催发的阳剑之力尽数调用,顿时阳剑上的白芒疯狂的涌动,看那气势,他的这一击绝非之前所打出的任何一道剑气可以比拟。

  岳青锋瞳孔收缩,手上疯狂掐诀,脸上青筋更是鼓起,大喝到:“血影剑!”

  一瞬间的工夫,岳青锋身前就再次幻化出两把屠魔剑。他将三剑交叉御起,剑柄对地,剑尖指天,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然后,三把剑上同时迸发出强烈的剑芒,把三把剑之间原本的空隙弥补,竟是最终组成了一面血盾。

  血盾一成,桓因的剑气也随之激射而出。这是一道炙热无比的丈长剑气,这是一道桓因目前为止所能打出的最强剑气!

  “轰!”白光撞上了血盾,血盾上红光疯狂闪烁,让打来的白光在这一瞬暗淡了不少,看样子赫然是削弱了剑气大半的威力。

  不过,要抵消掉桓因这疯狂的一击谈何容易?那血盾只坚持了不到半息的时间,就骤然崩溃,其上的血芒消失,两把血影剑更是直接消散。被削弱的剑气直接按着屠魔剑的剑身轰到了岳青锋的身体上,然后连带着岳青锋一起往后飞去。

  “轰隆隆!”密林中一阵树木倒塌的声音,那是岳青锋在阳剑剑气的轰击下,不断撞倒林中树木的声音。

  最终,剑气之力消散,岳青锋压断了最后一棵树木,随着树干一起坠向了地面。

  过了好一阵,岳青锋才从树木倒塌形成的废墟中慢慢爬出。此刻,他残破的衣衫上已是血红一片,胸前更有一团焦黑,触目惊心。

  岳青锋大口的喘了好一阵气,其间更是不断的有鲜血从他口中呕出,然后他才抬起头看向了早已停留在高处树干上的桓因。

  “哈哈哈哈,好,很好。剑气果然是不该被凝气修士掌握的力量。”岳青锋竟然是满意的高声笑了出来。

  “若是有一天,我掌握了剑气之道,不知那会是何种滋味,哈哈哈哈哈。”岳青锋舔了舔嘴角的鲜血,眼中满是嗜血之意,看样子全然不在乎自己的伤势。

  “桓因,恐怕本次新人会武的第一,应该是你。”

  “岳青锋,你我并无深仇大恨,我不杀你,你还是离去吧。”

  岳青锋眼中突然有怒芒闪动:“怎么,开始我在上,你在下,我都不曾小瞧于你,现在我们换了位置,你却开始妄自托大了?”

  “并无此意。”桓因言简意赅。

  “哼,若是会武,倒是当真算是你赢了,只是如今不是会武,而是你我决一雌雄,你要赢我,还要问问我的轩辕令答应不答应。”说着,岳青锋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枚玄青色的令牌,令牌上刻有轩辕二字。

  “承灵精!”桓因语气中满是惊讶。

  岳青锋点了点头,得意的到:“好眼力,桓师弟见识广阔,岳某倒是佩服。我这轩辕令正是掺杂了少量承灵精打造。”

  承灵精,乃是天地异材,莫说是九州大地,传闻就是天界与地狱也是难寻此精。承灵精自第一次被修道之人发现至今,已经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但寻得此精处,或在高山,或于深谷,或自大海,或缘小溪,却从来没有一个固定之处,更是没有丝毫规律可徇,故而此精到底如何产生,何处寻觅,仍是无一人能给出确切的说法。所以,能有此物者,必是有大气运,大机缘傍身。

  桓因之所以认识承灵精,只因承灵精虽不是铸剑之材,却是一种特殊的材料,恰巧在剑阁立柱打出的光幕上有所记载。这承灵精是天然的材料,无需打造,也无法打造,作用便只一个——承灵。

  所谓承灵,就是承载灵力。灵力的承载分两种,一种如同灵石一般,所承载的灵力与天地间灵气所蕴含的的灵力相同,不具主性,可被任何人所吸纳。还有一种灵力的承载方式,便是六道众生以魂魄吸收外界灵力孕于体内,这样的灵力已被魂魄的主体同化,具有主性,不能再被他人吸纳,但却可以被自身运用以施展神通。

  这承灵精承载灵力的方式便是第二种,具有主性的承载。换言之,承灵精中的灵力来自于向它注入灵力的主体,这种灵力虽然不能被他人吸纳,却可以被别人用来激发出主体的修为之力。甚至主体还可以将自己的术法通过灵力灌注于承灵精中,这样,只要他人拿着这块承灵精,便可以激发出主体的术法来。

  “本来,按宗门规定,凝气期弟子是不可能拥有承灵精之宝的。不过,门中一位师叔对我另眼相看,私下以少量承灵精为我打造了这枚轩辕令。我手中的轩辕令虽然比真正的轩辕令差了太多,但其中所蕴含的防护之力要挡下你的剑气却是绰绰有余。我有此令在手,你与我一战,能有几分胜算?”岳青锋与一脸桀骜之色。

燕十千说
第三更拜上,谢谢大家!

第七十四章 承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