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危机

  桓因看着岳青锋手中的轩辕令,神色变得十分凝重。诚如岳青锋所说,如果现在是会武比斗,他不可能为了获胜拿出此宝。因为此宝太过贵重,而且其中所承载的灵力术****随着使用而逐渐减少,并不是无穷无尽的。故而修仙之人若能拥有此物,除了保命几乎不会再做它用。

  可是,现在是战,而不是比,岳青锋有充分的理由使用此物。

  逃!桓因心中萌生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虽然在岳青锋激发他手中轩辕令的力量之前桓因根本不清楚其中到底是蕴含着一剑峰哪一位高人的修为之力和手段,但据他对承灵晶的了解却是能一眼看出这轩辕令想要承载聚力修士的修为和术法是没有问题的。若这轩辕令中只是蕴含防御术法还好,若是蕴含攻击术法,桓因根本没有丝毫活命的可能。

  只是,桓因终究是没有挪动一步。纵使他能侥幸逃脱,但这等于就是放弃了叶无忧、蓝羽还有王洛。岳青锋没有了自己的牵制,岂不是如同猛虎出闸,势不可挡?那其他三人还有半分胜算么?

  “若是他轩辕令中的力量骇人,瞬间将我击杀,我也无愧于心。若是其中力量不足,或者只有防护之力,那我便全力周旋于他,见机行事,就算是死,也要力保其他三人无恙!”桓因的心中满是坚决。

  岳青锋见桓因始终一言不发,更是没有后退半步,眼中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见到此宝还不退避,好骨气!既如此,我便告诉你,我这宝物只具备防护之力,并不蕴含攻击术法,你若全力,应该还可以与我周旋一时三刻,只是不知你的好兄弟叶无忧到底几时才能前来助你,哈哈哈哈。”

  岳青锋没有必要骗桓因,因为如果他的轩辕令中真的蕴含杀伐之力,不论桓因是全力抵抗还是放松警惕,恐怕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岳青锋的轩辕令应该确实如他所说,只能防御。但其中的防御之力定然非同小可,桓因无论施展何等术法,恐怕也会被轻松挡下。

  桓因阳剑一举,一道剑气气势如虹,俯冲而下,直接就轰向了地面上的岳青锋。他要看看,自己所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防御之力。

  岳青锋见桓因剑气打来,手握轩辕令,高高举起,以刻有“轩辕”二字的一面正对桓因的剑气,大喝到:“开!”

  岳青锋“开”字出口,那轩辕令上原本死气沉沉的玄青之色突然如活过来一般,有雾气蒸腾而起,更是光华大盛。然后,从那轩辕令上瞬间展开一片透明的光幕,直接就形成一个护罩把岳青锋围在了当中。

  光幕一出,桓因惊骇非常。这分明就是新人会武时比斗台四周的防护光幕,甚至其中所蕴含的力量给人感觉也是伯仲之间。

  下一刻,桓因的阳剑剑气轰到了岳青锋的光幕上。“刺啦”的声音从剑气的尖端传出,更是有阵阵白气腾起,但任凭桓因的剑气如何凌厉,岳青锋的光幕却只是轻轻摇晃了几下,就再没其他任何反应了。

  终于,剑气消散,岳青锋的身影从阳剑触发的大量雾气中再次显现。

  “你,明白了?”岳青锋一脸张狂,手中的轩辕令放下,光幕也消失无影。

  桓因看见岳青锋手中的令牌玄青之色似乎暗淡了一些,想来正是其中的力量被消耗掉一部分所致。不过,令牌暗淡的程度微乎其微,可想而知岳青锋想要再次施展刚才的光幕数十次甚至更多也是没有问题的。

  “哼,会武台旁的光幕正是我嫡系一脉的师叔布置,他将光幕之力注入这轩辕令中给我防身,凝气期的修士想要伤我,几乎没有可能。你的修为尚在凝气之初,任你有天大的本事,想在今日动我分毫也是不可能的!”岳青锋狂笑。

  “我是凝气修士,你也是!这承灵晶铸造的轩辕令珍贵异常,突破到聚力境界之前,你恐怕也不可能再弄到第二枚。今日我虽然无法胜你,但只要与你周旋得越久,逼你使用这轩辕令次数越多,你的轩辕令消耗也就越大。若是我能拖到无忧前来相助,将你的轩辕令生生耗没了也不是不可能。”桓因一语戳中了岳青锋的要害。轩辕令虽强,却也贵重至极,于岳青锋而言,如同保命之护符,若被他不断消耗,那也就等于不断的消耗其保命的机会,这比杀了他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岳青锋张狂的神色被桓因说的一滞,然后怒到:“哼,我有轩辕令在手,可只攻不守。我全力出击,看你能撑到几时!”

  说罢,岳青锋屠魔剑一扬,手中连连掐诀,瞬间再幻化出两把血剑,正是“血影剑!”

  岳青锋三剑御在胸前,飞身而上,瞬间朝着桓因冲了过去。桓因见岳青锋杀来,虽然知道自己拿他的轩辕令毫无办法,但也只能激发出自己目前最强的阳剑剑气反攻过去。

  桓因剑气一到,岳青锋便举起轩辕令,直接将桓因的攻击挡下。而岳青锋的身形在空中也只是微微一顿,又带着三把血剑继续前冲。

  岳青锋杀到跟前,桓因只能闪躲。他脚下用力一踏,就从原本站着的树干上往后移去,手中更是连连打出剑气,让岳青锋一时也难以靠近。

  就这样,桓因与岳青锋在丛林间来回穿梭,一个边追边挡,一个边退边攻,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把四周的丛林打的一片狼藉,更有轰鸣声不绝于耳。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岳青锋是越战越勇,越战气势越盛,桓因却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一身大汗把衣衫浸透。这也难怪,岳青锋那边有轩辕令在手,全无顾虑,恣意攻击,自然是一往无前。可是桓因要祭出阳剑本就不易,加之剑气对他的灵力消耗也远非一般术法可比,岳青锋的死死相逼又让他不得不连续的打出阳剑剑气抵挡,这让他如何吃得消?

  “无忧战萧雨应该不至于拖这么久才是,为什么他还没过来,难道他那边出了什么变数?”桓因心中有些急躁了起来。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叶无忧前来相助了,不然这么消耗下去,自己力竭之后,恐怕想要逃脱也是没可能了。

  岳青锋再一次的逼退桓因,然后他一声冷哼到:“没想到,你竟然能坚持这么久,我倒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低估了你。不过,叶无忧还没前来助你,想必是有所遭遇,真是天助我也!今日,你必亡我剑下!”声音刚落,岳青锋三把血影剑上的血芒大涨,更胜之前,看样子他竟然是还有所保留!

  岳青锋急冲而上,桓因瞳孔收缩,立马又激发剑气抵挡。只是,桓因此刻已经被消耗得力有不足,打出的剑气已经不如开始那般刚劲有力,岳青锋的轩辕令微微一抬,他的剑气就被完全挡下,而岳青锋的步伐竟是没有半分停顿。

  血剑势如破竹,直冲桓因面前,桓因大惊失色。机会难得,岳青锋自然不会放过,他灵力再涌,剑上的血芒又涨几分,直逼桓因。

  这一次,岳青锋血剑上喷出的剑芒直接就冲到了桓因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纵使他明悟法随念起,在这么紧张的时间内想要再次打出剑气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于是,他只能脚下引力术发作,奋力蹬地,全力后退。

  可是,这样的后退哪里快得过岳青锋的剑?血剑剑芒从桓因身前一扫而过,带起一片殷红的鲜血,把桓因直接掀飞了出去。

  “嘭!”桓因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手死死的捂住胸口,只是那也止不住不断外涌的鲜血。

  刚才若不是桓因借力后退,只被三把血剑之一的剑芒扫到,此刻他恐怕已经当场毙命。可是,此刻他依然感觉胸口火辣辣的疼痛,似乎在那里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气息流转,让伤势持续的加重。

  岳青锋摸了摸手中屠魔剑血红的剑身,冷然到:“屠魔剑乃绝世杀器,我虽不能完全发挥它的力量,但屠魔剑上杀意极重,杀气会自然外露,附于你的伤口上,让你的伤势不断恶化。”

  “我有轩辕令在手,你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不但力竭,更添伤势。说吧,可还有遗言?”岳青锋屠魔剑剑尖调转,直指桓因,凶光四射。

  桓因盯着岳青锋手中的血剑,一言不发。他既然选择了战,哪怕是死,也要拖到最后一刻。

  “希望无忧他们几人胜了,那即便是我们不能再聚,他们几人在一起也能不惧岳青锋了吧。”桓因颤巍巍的用阳剑把自己身体支起,然后再次抬起阳剑,剑尖前指,一身鲜血的他此刻与岳青锋对峙,竟是丝毫不让。

  “吼!”突然,一声兽吼从桓因身侧的树林中传了出来,这吼声来自远处,在之前还似普通兽类的叫声,只是到了近处却突然放大,震彻密林,让人脑中嗡嗡作响。

燕十千说
求推荐票!

第七十五章 危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