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回家

  剑阁招收弟子一事,随着小天的加入,算是真真正正的落幕了。

  段云和桓因把小天带回宗门以后,为他测试了资质和心性,他有着无庸资质和中品心性,能够满足剑阁的条件。而且,小天对段云和桓因很有好感,他愿意留在他们的身边,更愿意学剑。

  剑阁上下自然也是愿意接纳小天的,这么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对剑又有着妖孽一般的天赋,谁会不喜欢呢?

  正如桓因所说的那样,小天的出现,是他和剑阁之间的缘分。天成之事,再好不过。

  剑阁这一次的招新,虽然没有收足五名弟子,但是拜入剑阁的弟子可以说是个个精英,潜力巨大,一旦他们在剑阁中成长起来,也许再有数十年,剑阁就可以再现辉煌。若是有个上百年,剑阁能够超越以往任何时候,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一次的剑阁招新,还有一件事,是让人很不能理解的。那就是这次招新本来是因为桓因名声大起而促成,众多弟子也几乎都是冲着桓因而想要加入剑阁,可是最后剑阁收入的三名弟子,却没有一个是桓因的追捧者。

  先拿二弟子高山来说,他原本就是冲着剑阁来的,他仰慕的是已故的七绝子,可以说他加入的动机跟桓因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再看三弟子李仙月,这个孩子加入剑阁的动机是什么根本没有人清楚,她反倒是有些排斥桓因,不愿与桓因接触。至于四弟子小天,就更不用说了。

  招新结束以后,剑阁又再次归于了平静。新进的三名弟子每日除了修炼,便是到立柱前学习识材。桓因已经是一名辅师了,所以他除了修炼之外就是跟段云练习铸剑。

  剑阁的日子变得有些平淡,但因为剑阁现在人多了不少,这平淡中却不乏生气。尤其是高山和小天,这一大一小两个人,一个憨直热心,一个天真可爱,让剑阁中每天都充满了欢笑和温暖。至于李仙月,她跟叶清幽很像,言语极少,几乎是独来独往,不过倒也是规规矩矩的,勤奋有加。

  剑阁就在这样平和的气氛中,度过了又一年。这一年,桓因已经快要十二岁了,他在这一年中刻苦修炼,一举达到了凝气三层中期的境界。同时,桓因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修为到底是等同于寻常修士什么样的战力——那就是他现在的修为再加两层半。

  就拿他现在凝气三层中期的修为来说,再加两层半,就等于是凝气五层巅峰,这也就是他现在的实际战力。当然,如果再加上他对无量剑第一重的理解更深,他在剑气上的造诣也更进了一层,他现在的实力就更是不容小觑了。

  在这一年中,其他三名新进弟子的修炼进展也很不错,基本都来到了凝气三层中期的样子。尤其是小天,他对剑的天赋实在是高,若是比剑,他的两位师兄师姐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在这期间,桓因对段云提起过一剑峰气阁阁主冯啸的事,不过段云对于自己上一辈的事情也是知之甚少,虽然见过冯啸其人,但此人如何他却着实不清楚。段云不清楚,桓因也没有多问。而这一年中,冯啸也没有来到剑阁拜访过。

  今天也是平常的一天,桓因此刻正站在叶清幽居住的堂中。

  “师叔公,弟子今日前来,是想请辞下山回乡一次。”桓因想回一趟荆州,他的家在那里,虽然那个家不欢迎他,但是他想回去看看玖玖姐,再祭拜一下自己的父亲。

  “你跟你师傅说了么?”叶清幽的声音还是那样清冷,但是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是挂起了一丝微笑。

  “弟子跟师傅说了,他同意了。弟子请辞二十日,而且保证不会停止修炼。”桓因郑重的到。

  叶清幽莞尔一笑:“你刻苦有加,无人能及,我倒是不担心。不过,你既入道,想要走得更远,便是要了断凡尘的。你应该知道,你的寿命长度,远不是你凡俗的亲友可比,他们终究都是要离你而去的。若你不能斩断凡心,那以后很难走得更远。”

  桓因对着叶清幽恭谨一拜到:“师叔公的教诲,弟子记下了。”

  “好了,你去吧。”叶清幽这是答应了桓因下山回乡的事。

  桓因满脸兴奋,再次对着叶清幽拜了一拜,便退出去了。

  桓因很快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然后他一一向着师傅还有各位师弟师妹拜别,最终在剑阁外的平台上取出银梭,坐了上去。

  “你小子,这宝贝是哪来的?”段云指着桓因身下的银梭到。

  桓因腼腆一笑:“师傅,弟子在困魔秘境历练多日,自然是有些收获的。”

  “大师兄,早点回来!”小天一脸不舍的看着桓因,他着实喜欢自己这个大师兄。

  “好好修炼,听师傅的话,小天,师兄很快就会回来了!”桓因对这小天说到,然后他又转身对着高山一拜:“高师弟,我不在的日子,阁中小事就麻烦你多担待了。”

  高山声音粗厚,爽快的到:“师兄放心,有我在,你只管去。”

  桓因再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平台上兀自修炼的李仙月,和叶清幽的内堂方向,心念一动,从平台上飞了出去。

  回家了!

  ……

  桓因坐在银梭上,好奇的朝着地面张望。他还是第一次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看,那种一览无遗的感觉实在是太神奇了。

  御空飞行的速度着实是很快的,地面的事物不断的从桓因眼前略过,几乎都看不太清晰,只是能从它们快速移动的残影中大概判断出来那是什么。

  桓因还记得自己从荆州走山道前往扬州,那是经过了几个月的跋涉才最终到达目的。现在,他恐怕只需要一天,就能赶到荆州的家中了。每每想起很快就能见到玖玖姐,桓因心中就是一阵激动。

  爹爹去世以后,桓因在桓家中唯一的牵挂就是玖玖姐了。当年如果没有玖玖姐,他恐怕早已被自己那个好大哥桓宇和家中那些长辈给生生折磨死了,哪还会有今天的自己?

  桓因一直从早上飞到了傍晚,脚下原本成片的农田和平坦的地形已经变成了连绵的山林。

  “这里,大概已经是荆扬二州的交界了吧。”桓因这样想到。

  桓因本来正望着地面熟悉的山林怔怔出神,突然在前方的山林中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巨坑。那个巨坑是成片绿色中的一块褐黄,一眼就能看出那里的树木已经尽数被毁,露出了泥土的颜色。

  巨坑实在太大了,哪怕桓因从空中看,它也那么明显。桓因想不到有什么凡力能打出这样的大坑,所以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与修道之人有关的事情。

  桓因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驾着银梭慢慢朝巨坑靠了过去。此刻,桓因已经开启了银梭的金锁阵,而且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如果遇到什么变故,他会选择立马掉头走开。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修为,在新人中虽然算是翘楚之辈,但放眼天下,他不过是刚修道的新人罢了。

  终于,桓因落到了巨坑旁边的地面上,他四处张望了好一阵,确定没有什么异样,才收起了金锁阵,从银梭上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足有十来丈深的巨坑,坑成漏斗状,自上而下越来越细。桓因看着深坑,暗暗的吃惊。至少凝气修士是不能在地面打出这么大一个坑来的,至于聚力修士行不行,他就不知道了。

  桓因沿着深坑的斜面一点点的往下扫视,这坑内除了碎石、黄土还有折断的树木枝叶,似乎就再没有什么了。

  “咦,那是什么?”桓因的目光终于移动到了巨坑的底部,那里好像是躺着一个人?

  桓因一脸惊异,快速朝着坑底跑了过去。很快的,他来到了那里,在他的旁边,此刻确实是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着装奇特,像是穿着五颜六色的铠甲。但是他身上的铠甲实在太残破了,几乎可以用支离破碎来形容。他身上没有被铠甲覆盖的地方,露出的是翻飞的皮肉和已经凝固的血污。

  桓因伸出手去探了探那个人的鼻息,没有任何气息流动的感觉传到他的手上——这个人死了。桓因看着这个人,又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巨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坑,是被眼前这具尸体砸出来的。因为这个坑的形状与面前这个人的身形实在太契合了,尤其是他躺着的地方,刚好就能容下他的身体。

  可是这个想法他自己都觉得可笑,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凭着血肉之躯砸出这个巨坑?

  在这具尸体旁边的斜坡上,横着一把断剑,桓因走过去拿起断剑,端详了半晌,以他的见识,竟然也看不出这剑是什么材料打造的。

  桓因摇了摇头,对着坑中的尸体一拜,然后把断剑拿到了尸体的手边放下。虽然素不相识,但相见便是缘,桓因要葬了他。

  就在桓因刚刚把剑放到尸体手边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尸体的手边有一行以鲜血写成的小字,这字写的歪歪扭扭,很是细小,若你不注意,是根本不会发现它们的。

  桓因蹲下身子,仔细看去,那里赫然有这样八个字:

  苍天已乱,轮回不公!

燕十千说
回家之行开启!求推荐票!

第九十章 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