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家…

  桓因怔怔的看着眼前那八个字,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烦躁泛起,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是当日在困魔秘境中听了龟仙人的胡言乱语一样。

  苍天已乱,轮回不公?这算是眼前这个人的遗言吧,他到底是想传递出怎样的信息呢?

  桓因摇了摇头,他想不到答案。于是,他努力的把那股烦躁从自己脑中驱散,然后再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这具尸体,开始了掩埋的工作。

  巨坑很大,很深,桓因本不用把这个坑填平的。想要埋葬这个人,他只需要把坑的底部用土盖上就好。可是,桓因却一直不停的往坑中填土,甚至都动用了修为,就好像这样才能把他心中的烦躁彻底驱散。

  桓因花了快三个时辰的时间,才终于把这个巨坑彻底填平了。虽然这里依然是光秃秃一片没有任何树木,但是也不像原本那么打眼了。

  桓因对着原来深坑的方向再次拜了一拜,然后坐上银梭,离开了。

  ……

  第二日午时,桓因在荆州城外的林中找了一处偏僻所在从空中降落,然后他从乾坤袋中拿了一件凡人的衣服换上,重新变成了醉仙楼中那个小公子的形象。

  换好衣服,桓因从林中走了出来,慢慢的向着荆州城走去。

  荆州城外的官道,宽大而平整,这是桓公在世时,经常会经过的地方。桓因走在这里,感觉就像是追寻着父亲的足迹,一时间无数的回忆涌上心头。

  桓因慢慢的走着,不停的朝着四周张望,眼中满是追忆之色。如果有谁注意到这个少年,一定会被他的眼神所惊住。因为那双眼睛中所包含的回忆和思念太多,根本不像是一个孩子应该有的。

  终于,荆州城高大的城墙出现在了桓因的眼前。只要一想到玖玖姐就在那高墙之后,桓因心中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这一次回来,只要能看看玖玖姐,再到父亲灵前好好祭拜一番,他就满足了。至于家中的其他人,他不想见,也不需要见。

  桓因走进了城中,道路两旁熟悉的场景再次映入了他的眼眸。城中的变化不大,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楼一阁,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就连街边商贩的吆喝似乎也没有变过。

  “老板,给我来两盒荷柳酥。”桓因走到街边一个叫做“荷望柳”小店中,对着老板说到。

  “荷望柳”虽然不大,但却是城中荷柳酥做得最地道的店铺。只要是荆州城的本地人,买荷柳酥都是不会去那些看起来店面堂皇的大商铺的,而是会径直来到这里。以前桓公最喜欢吃的荷柳酥都是从这里买的,桓玖玖小时候也一样经常跑到这家店铺来一饱口福。

  现在是午时,一般都很少有客人光顾,所以老板也躺在摇椅上打着盹。突然听到有人买荷柳酥,老板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脸上堆笑,就像刚才他根本不曾打过盹儿一般。

  “小公子,你要哪种口味的?”老板问到。

  桓因见这老板哪怕又老了几分,对于自己的生意还是那么尽心,微微一笑:“现在,还有口味可以选择了么?”

  “是啊,除了本味,还有各种水果口味,都是小老头我自己琢磨的。”老板有些自豪的到。

  “本味,就是最以前的那种口味么?”桓因终于在这里体会到了时光的味道。变化总是在悄悄的进行着,就像荷柳酥的口味这件小事一样。

  “是了公子。公子,听您的口音,是我们荆州城本地人呀,再听您的口气,也是吃过我们‘荷望柳’的荷柳酥的。可是小老头我怎么就没见过您呢?”老板有些好奇的看着桓因,来他这里的都是熟客,可是他却不记得桓因。

  桓因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老板的话,而是说到:“那我还是要两盒本味的吧。”

  老板见桓因不答,也没再追问,而是高兴的到:“好嘞,公子我这就给您拿。”

  老板很快就拿了两盒荷柳酥给桓因,桓因看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东西,笑了笑,谢过老板,走出去了。

  老板望着桓因离去的身影,挠了挠头:“这个小公子,怎么看起来那么面熟呢?”

  出了“荷望柳”,桓因一手提着为父亲和玖玖姐准备的荷柳酥,依着记忆中的道路,往家中走去了。

  这条路,桓因再熟悉不过,这是他为父亲买荷柳酥走过了无数次的路,也是他跟玖玖姐一起私下出来解馋反复走过的路。很快的,他就来到了一个不大的院门面前,这个院门朴素而简洁,看起来并不像是富贵人家的院门。不过,如果你仔细看去,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院墙和墨金柽木做的门,会告诉你这里并不像乍一看那么简单。

  桓因拾级而上,走到了院门的面前。在记忆中出现了万千次的门,终于真真正正的来到了眼前。桓因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这扇门,就像触碰到了人生的过往!

  门,旧了。哪怕它是墨金柽木,依然是旧了。虽然这种变化很细微,但还是被桓因瞬间感受了出来。

  “吱呀……”桓因轻轻推开了门,走了进去。门虽然锁着,但却挡不住桓因。此刻,桓因已经施展了自己新学到的隐匿身形之法,凡人是看不到他的。他只想去爹爹灵前一拜,只想看看玖玖姐。

  门内没有人,桓因有些诧异,原本应该候在门边的家仆不知道去了哪里。这里是桓府的前院,是桓府迎来送往的地方。本来这里应该是有不少的家仆站在各个关键的地方,可是桓因此刻放眼望去,竟然也还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没有人影的前院显得有些萧瑟,好在这里看上去是一直有人打理的,虽然不如父亲在时打理得那么仔细,至少也还算见得人的。

  桓因沿着前院的小径走了进去,他想四处看看,看看自己生长的地方现在是什么样子的,看看为什么现在前院连人都没有一个了。

  很快的,桓因来到了桓府的正堂附近。正堂处于整个桓府的中心,是桓公以往接待贵客的地方。刚刚走近这里,便有一阵女子的轻笑声传了出来。

  桓因皱了皱眉,这里是桓府最重要的地方,桓公生前有不少的大生意,都是在这里促成,所以这里一向都是讲究“肃”和“雅”,就连大夫人朱氏来到此地也是不敢高声说话的。此刻,却不知是谁在这里撒野,简直是不成体统。

  桓因加大脚步,一会的功夫就来到了正堂前。此刻,正堂外面的庭院中,有三个女子,全身一丝不挂,围着他们中间一名一样全身如此的男子,正在颠龙倒凤,而桓因刚才听到的声音,赫然就是这些女子传来的欢淫之声。

  桓因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昔日府中最正式的场合,这个过往父亲用来接待贵客的地方,竟然被眼前的几个人用来行那荒淫之事,而且还是在这青天白日之下。

  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在这四个人的周围,还有四个家丁四个婢女站立,显然是为了服侍中间那四个人而候在这里的。这些下人脸上此刻表情只是一片麻木,就好像他们早已习惯了眼前的场景。

  是桓宇,自己那个当了家主的好大哥!桓因一眼就认出了中间那个男子是谁,恐怕也只有他,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桓因很想出手教训一下他,只是最后,他还是摇着头从他们身边绕了过去。现在自己已经破凡为仙,虽然这里有着自己的回忆,但桓家终究是桓宇的,就算他可以出手一次,也不能永远在此盯着桓宇。如果桓家真的因他而落寞了,那也是家族的命数,也许有这样的教训,反而能改变桓宇。

  桓因走进了正堂,堂中的格局和事物与桓因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有些东西已经东倒西歪,更有的已经不知是被谁给弄的有些残破。

  桓因回头看了一眼此刻正欲*仙*欲*死(防和谐)的桓宇,恐怕正堂也被他糟蹋过,甚至有可能这里除了被他糟蹋,就再没起到过它原本该有的作用。

  桓因离开了,他不想再看到桓宇,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出手教训桓宇。为这种人动怒,除了扰乱自己的道心以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穿过内堂,往北一直走,便是桓家主人们的住处所在。桓玖玖的房间在这里,桓因以前的房间也在这里。

  桓因循着记忆,带着兴奋和激动的心,往桓玖玖的房间走了过去。他已经好几年没有看到自己的姐姐,他很想念她!

  穿过长长的走廊,桓因来到了桓玖玖的门前。此刻,桓玖玖的门外空无一人,不知她的婢女是干什么去了。不过正好,桓因反倒可以现身与玖玖相见。

  “咚咚咚!”桓因身形显露,叩响了桓玖玖的门扉。他已经准备好了接受姐姐震惊的表情,还有,他也准备好了在姐姐惊呼的前一秒捂住她的嘴,然后把她拉回房中,把这几年没说的话全部说一遍,哪怕是三天三夜不出门也不要紧。

  “咚咚咚!”屋中没有动静,桓因又再敲了几下。可是这一次,他等了一会也还是没有动静。难道姐姐出去了?桓因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内没有人,这里的一切都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显然家仆们一直都有很用心的在打扫这里。只是,桓因却在屋中感受不到一丝温暖和生气,仿佛这里就是一个干净整洁的空壳,它的主人,早就不在此地了……

燕十千说
桓因回家了!我要写的精彩,不只是杀戮和一路碾压的精彩,我要写的是有血有肉,多样化的精彩!希望大家支持我!谢谢!

第九十一章 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