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 祭拜

  昏暗的长明灯下,一个少年走了进来,他是桓因。

  浓重到有些呛鼻的尘气扑面而来,让桓因不由得皱了皱眉。桓因走到祠堂内众多牌位的正中跪下来拜了三拜,然后起身开始打扫这里。

  这里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来过人了,不但到处都接满灰尘,更是蛛网横生,让人寸步难行。好在桓因现在有修为在身,要把这里清理干净,只需要稍微动一动劲风术,以他对此术的精准拿捏,完全可以做到把灰尘和蛛网吹出去而不动它物分毫。

  约莫过了一刻的时间,祠堂外的台阶下堆起了一层厚厚的灰色,这是祠堂内蛛网和灰尘的混合物。此刻,祠堂中已经干净了许多,长明灯也因为换了新的灯芯和灯油而重新焕发活力,把祠堂照得透亮。

  “列位先祖,父亲,请恕因儿冒犯了。”桓因做完刚才的事,对着众多灵牌再次一拜,然后开始逐个擦拭这些灵牌以及摆放灵牌的桌子。

  桓因擦得很仔细,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次自己再回来是什么时候了,他更不知道,如果桓家落寞了,这些代表着桓家历史和根基的灵位还能不能保全。

  先祖的名字在桓因面前一一经过:桓枭,桓一宇,桓古军……

  这些人,是桓家的先祖,更是为桓家家业奠定基石的功臣,没有他们,就没有桓家的辉煌。

  桓因无法改变家族衰落的命运,不能再把他们留下的基业带向辉煌。所以,他只能默默的在这里为他们做一些小事,至少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血脉,流传到了现在。

  终于,桓因把台上的灵牌都擦拭干净,恭恭敬敬的退了回来,将他买的荷柳酥放到父亲的那个灵位前,然后自己退到正对父亲灵位的蒲团后,轻轻的到:“父亲,因儿回来了……”

  桓因跪了下来,眼中有泪划落:“父亲,因儿踏上了仙路,因儿靠着自己的努力,真的走到了这一步。”

  “我的师傅叫段云,他对我很好,是他不嫌弃我资质低劣,收养了我,教我修仙,教我铸剑。因儿现在已经很厉害了,这次因儿回来看你,就是飞着回来的。”

  “父亲,现在没有人敢再欺负因儿了,因儿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还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父亲,家中落寞了,因儿不能为家族贡献一分力量,心中惭愧。可是,因儿既然选择了仙路,就要一往无前,还请父亲不要怪我。”

  “父亲,因儿想你……”

  有风,轻轻的从外面吹了进来,在祠堂中不停的打着转,把桓因轻轻的缠绕,就好像是桓公对他的轻抚。墙壁上的灯火随着风不停的摇动,又像是桓公在回应着桓因的低语。泪水止不住的从桓因眼中划落,这个在新人会武上以坚毅著称的少年,此刻在自己父亲的灵前泪流满面。

  桓因这一跪,就是一夜,他时而沉默,时而低语,时而悲泣,时而轻笑,他对父亲有着说不完的话。

  第二天一早,桓家的一个家丁清扫后院,无意间来到了先祖祠堂所在小院的附近。先祖祠堂对于桓府来说已经荒废多年,他不由得有些好奇。于是,他朝着祠堂小院的方向靠了过去。

  祠堂的小院因为无人打扫,已经积满了厚厚的灰尘,这个家丁此前虽然没有踏进过小院,但是在外面还是看过不少次,所以他还是知道院中样貌的。

  可是,当这个家丁走到小院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从自己所站着的位置开始,原本厚厚的灰尘上,有一双新的鞋印出现,这鞋印从院门口一直延伸到了祠堂的门口。而且,在祠堂门外的台阶下,有一堆灰色的尘絮堆积,这在之前是没有过的。

  “难道,是哪位家主终于前来祭拜先祖,想要祈求保佑桓家不衰了?”家丁心中疑惑到,不过,随即他心中便有一丝嘲讽之意浮起:“桓家有那样的家主,老天爷来了也庇佑不了吧。”

  家丁轻轻的往祠堂方向靠了过去,他想看看,是哪位家主在此祭拜。如果不小心被家主发现了,他就说自己看这里久未打扫,想进来好好打扫一番,这样也不会被责怪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家丁慢慢的移步到了祠堂的门口。然后,他屏住呼吸,把头悄悄的探进了门内。

  桓家先祖祠堂荒废多年,就连外面的小院都脏得一塌糊涂,祠堂中自然该是不知破败成了何样才对。可是,此刻映入家丁眼中的场景却是在通明的灯火下,一个个桓家先祖的灵牌依次排列,每一个灵牌都干干净净,甚至在灯火中都折射出了一些光辉。

  再往下看,一个少年跪在地上,望着祠堂中的牌位,一动不动。家丁看着那个少年的身影,脑中不断的寻找着桓家能与之对应的人来,可是,他想了半晌,也没有头绪。这也难怪,这个家丁进入桓家理事也不过才大半年的时间,他来之前桓因都已出走了两年有余,他又怎么可能认得桓因呢?

  家丁正思索之际,突然跪着的那个少年朝他望了过来。家丁看到了一张陌生中带着熟悉的脸,陌生是因为他能肯定自己之前没见过这个少年,熟悉是因为这个少年与家主和上一代家主的画像都有一些相似。

  “公子,你是谁?”家丁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就干脆站到了桓因的面前。他很迫切的想要知道面前这位小公子是谁,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家丁这么一问,对面那位公子原本还有些迷离的眼神慢慢恢复了神采,聚焦到了他这里,与他四目相接。

  那是一双深邃的眼眸,看着这双眼就好像看到了黑夜之中的漫天星辰,不自觉的想要去拥抱,想要深深的陷落在它们中间。一股浓重的睡意,不知从何处而来,在家丁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侵占了他。

  桓因转过头,再次对着父亲和众位先祖的灵位重重的叩了三个头,起身绕过睡在地上的家丁,出去了……

  桓因之前在父亲灵前祭拜,太过投入,不自觉的就散去了修为,身形显露,被家丁看见。现在,他又重新隐匿身形,往着桓玖玖的房间走了过去。

  “现在是清晨,玖玖姐以往是不会这么早起来的,所以自己今天一定能遇见她。如果她又出去了,那自己就在她的屋中等着她,一直等到她回来为止。”桓因这样想到。

  抱着这样的想法,桓因很快就来到了桓玖玖的房间,也很快就发现了桓玖玖不在屋中。而且,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了桓玖玖房中的事物和摆设都与昨天自己看到的一模一样,这说明姐姐昨天都不曾回来过。

  桓因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浮现,不过他却抓不到任何头绪。不到万不得已,桓因不想现身去问家中的人,虽然他们一定是知道玖玖姐的去向的。

  桓因最终决定隐在此处,静静的等待,如果姐姐只是暂时出去了,那也不至于三天不归,那自己是一定能等到她的。如果她是有其他原因没有回来,那三天之后,她便现身一问,虽然自己不再愿意与家人接触,但是玖玖姐比一切都重要。

  就这样,桓因开始呆在屋中默默的打起坐来。桓因以往在门中修炼时,大部分时间便是打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静下心来,吸纳灵气入体。所以,此刻他盘膝在此,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只是静静的等待时间流过。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桓因始终在桓玖玖的屋中一动不动,而桓玖玖也始终没有回来过。

  这两天中,桓家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家丁元顺想要去打扫先祖祠堂的时候发现了一名少年在那里祭拜,而先祖祠堂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这件事情颇为蹊跷,因为先祖祠堂是荒废已久,要打扫干净那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响动的就干净了?而且,据元顺所说,那名少年与上一任家主和现任的家主长得都有几分相似,一眼就能看出是桓家的人。还有,元顺只是被那名少年望了一眼,就昏迷过去了,简直不可思议。

  本来这件事情只是在桓家下人们中间传播,可事情太过蹊跷,很快就传到了桓家家主桓宇的耳中。桓宇听闻此事之时,本正在淫乐,可他听完后震惊非常,竟然立马就停止了淫乐,把元顺叫到了身前问话。

  元顺把自己看到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桓宇,尤其是关于那少年的样貌,桓宇更是反复让元顺描述了三次。之后桓宇又带着一众家丁到先祖祠堂查看,发现那里果然如元顺所说那样被打扫得焕然一新。

  做完这些,桓宇下急令,让桓家下人对整个桓府展开了一次搜索,把桓家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似乎是想要找到那名少年。可是不论他们怎么寻找,也没有发现少年的踪影。

燕十千说
明天三更!

第九十三章 祭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