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 高家

  因为桓因的出现,还有桓宇对他出现这件事情的态度,让家仆们对桓因的身份是越来越好奇。最后经元顺与几个老的家仆说起此事,终于让桓因的身份在家仆中间流传开来。

  不过桓因已经出走多年,而当年出走时又还只是个身无分文的幼童,从来就没有人认为桓因现在还会活着。现在想来,元顺被桓因看了一眼就晕过去了,莫不是元顺看到的是桓因的鬼魂?是桓因的鬼魂含有怨念,不离阳间,这一次,他是回来报仇的。

  这样的说法越传越烈,搞得桓府上下人心惶惶。尤其是桓宇,自从这一次搜索以失败告终后,他都不敢再行淫乐,而是每天会叫很多家仆围在他的床边,并把屋中灯火照得透亮,才敢入睡。可就是这样,伺候在桓宇床边的家仆还是说桓宇会经常半夜大叫惊醒,满身大汗。

  桓府中的情况桓因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不过他哪里会关心这些,他心中所关心的只有自己的姐姐桓玖玖。今天是第三天了,如果姐姐再不出现,那明日一早他只能现身去问家人了。

  傍晚的时候,桓因从入定中醒了过来,因为此刻有人推门走进了屋内。桓因有些惊喜,如果是姐姐,那就太好了。

  可是,桓因定睛一看,来的人却是刘氏,是桓玖玖的母亲。

  刘氏进屋以后,就轻轻的把门关上了。然后她慢慢的往屋中走进,目中满是思念之色。

  刘氏走到窗台边的书桌前,随意的拿起了一本书,然后快速的翻动着。桓因能看出来,刘氏虽然目光停留在书的方向,但她目中无神,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书上。她在想着什么,或者说,她在寻找着什么痕迹。

  桓因心中莫名的一紧,难道,她在思念玖玖姐?那岂不是说她也很久没看到玖玖姐了?

  终于,刘氏放下书,坐到了桓玖玖的床沿上。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床上的被褥,自言自语到:“玖玖,你都半年没回来看过娘了。娘想你,你怎么就不回来呢?”

  桓因听到这话,心中一惊,原来玖玖姐已经有半年都没回来过了,难怪自己找不到她。可是,她去了哪里呢?

  很快的,刘氏就把桓因想要的答案给了出来。只听见她又轻轻的到:“当初把你嫁到高家,娘真是后悔,你才这么小,娘怎么就同意把你嫁出去了呢?娘对不起你,玖玖,娘想你……”说到这里,刘氏已经忍不住有泪滴落了下来,泪水打在被褥上,发出“啪嗒”的声音。显然的,刘氏是真的很想念自己的女儿。

  “对了,桓因回来了,玖玖,你最喜欢的弟弟回来了。虽然……虽然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但是他好像是真的回来了,他还去祭拜了你的父亲。他一定会想要见你的,你回来好不好玖玖,回来你就能看到他了,正好也能让娘见见你。”

  刘氏坐在床沿一直低语了很久,最后又默默的坐了一会,才擦了擦脸起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桓因从桓府中离开了。他要去城中找人打听打听刘氏口中的高家,然后,他要去高家与玖玖姐相见。

  虽然桓因着实对姐姐已经出嫁这个消息感到吃惊,但是只要姐姐过得好,在哪里都是一样,都是自己的姐姐。

  临近中午的时候,桓因坐进了荆州城西的一个老茶馆里。这里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场合,在这里喝茶的,三教九流都有。不过,恰恰是因为这里鱼龙混杂,所以到这里来打听消息,是最好的选择。

  “老板,来碗茶。”桓因选了一个靠边的位子坐下,大声招呼到。

  四周的人听见一个少年的声音在这里响起,都转头朝桓因看了过来。桓因一身打扮颇像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引得这些人都有些诧异。

  “这是哪家的娃娃迷路了吧,哈哈哈哈。爷爷我正愁没钱买好茶喝,你就自己送上门儿来了,真是不错。”茶馆中间的一张桌子旁,站起来了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脸凶相,狞笑着看向桓因。

  桓因没有理他,他是来打听消息的,不想与这些凡人计较。不过,如果他不长眼要过来找茬,桓因也不介意教教他该怎么做人。

  汉子见桓因不搭理自己,语气更加不善:“臭小子,没听见爷爷说话吗?赶紧把你身上的钱掏出来送到爷爷面前,别让爷爷等急了亲自过去找你。”

  这名汉子赫然是要在茶馆里强抢桓因的钱。本来,到这里喝茶的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各种人都有,却也还是不敢公然为非作歹的。可是,此刻对着桓因喊话的汉子和他那一桌的三个人,不是城中之人,而是游走在荆州城附近的游匪。他们抢了桓因的钱,立马就会走人,所以那汉子才敢这样做。

  四周没有一个人出声,胆大的依然还坐在场中兀自喝茶,胆小的已经有人起身离开了。没有谁会管桓因的闲事,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桓因,更何况那大汉一行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谁会愿意招惹?不过反倒是有人心里觉得桓因实在是年少无知,一个富家公子跑到这种地方来,岂不是自找没趣么?

  众人心里这样想着,桓因却依然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好像根本没听到大汉的喊话。

  “兔崽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大汉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晾着,更何况此刻对自己不理不睬的还是一个孩子,这让他如何受得了。于是,他把身后的凳子一踢,往桓因那边走了过去。

  三两步的功夫,大汉就已经跨到了桓因的面前。这一次,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伸出手就朝着桓因的领口处抓去。他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抓起来好好揍一顿,这样才能解气。

  “滚!”一声低喝从桓因口中传出,然后众人也没见得桓因有任何动作,甚至都没看到桓因碰那大汉一下,大汉却突然“啊”的一声,从桓因面前飞了出去,直接就撞到了茶馆的梁柱上。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桓因的身上,根本没有谁去看那大汉到底如何了。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过让人震惊,谁都不知道桓因一个少年是如何做到把那大汉轰飞的。

  大汉那一桌的人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桓因,却没有立刻动作。他们已经感到有些不妙了,而且刚才那一下他们都没看明白,这才是最可怕的。他们行走江湖多年,邪门儿的事情也遇到过不少,更是知道这世上有仙凡之别。

  那几个人盯了桓因好一会,见桓因依然坐在那里,始终从容而淡然,私下嘀咕了几句,便有两人走出去扶起了大汉,然后慢慢的往外移动。

  “之前是我们鲁莽了,还请多多包涵。”那帮人快要退出茶馆的时候,那个看起来像是头领的人对着桓因拜了一拜。他们已经猜到了桓因的身份,修仙之人的狠辣,远非凡人可比,他们实在不想走不了多远就被尽数屠灭。

  桓因本不想再多说什么,可他突然想到荆州城中根本没有高姓人家,就算是有,那也是小门小户,姐姐怎么可能嫁到穷家小户去?所以,姐姐很可能是嫁到了荆州城外。再看这几个人的样子多半就是此地的游匪,可能对荆州城外的一带比较熟悉。荆州城外的一带有没有高姓家族,自己完全可以问问他们。

  “等等。”桓因出声到。

  那个领头的刚把话说完,正要完全退出茶馆,突然听到桓因开口,心中一紧。可是他脸上却依然强自镇定,对着桓因抱拳到:“公子,何事?”

  桓因转头看向他:“过来坐。”边说,桓因还边指着自己身旁的长凳。

  虽然领头那个人很想尽快离开,但是既然桓因开口了,那他不去也得去。于是,他对着身后几个人交代了两句,硬着头皮就坐到了桓因的身旁。

  “老板,上茶吧。”在桓因的招呼下,老板很快给桓因他们二人泡了一壶茶。

  桓因端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似很随意的问到:“荆州这附近,可有什么高家?”

  那个领头人听到桓因是想向他打听消息,心中顿时松了一大半。他思索了一会,然后到:“‘高’在荆州一带是小姓,极少有人是姓高的。据在下所知,只有城西三十余里的地方有一个高家。这个高家人丁兴旺,家仆众多,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不过这个家族比较封闭,几乎都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很少与外面来往。特别是最近半年,在下每次经过高家庄园附近,他们都是大门紧闭。”

  桓因一听他的话,心中便有疑惑。怎么又是半年,这个高家最近半年足不出户,而玖玖姐也正好半年没回家探望过,难道姐姐就是嫁入了这个高家?

  “还有吗?”桓因脸色始终未变,追问到。

  这次,那个人犹豫了一下,声音压得很低的到:“恕在下直言,那个高家似乎有点邪门,至少我们是从来都不敢去打高家主意的。特别是最近半年,那边一到晚上就阴气森森的。”

  桓因眉头一皱,又问到:“那个高家,近年来可娶过亲?”

  那个领头人回忆了一下到:“有,城内的桓家,最小的女儿好像叫桓玖玖,去年嫁给了高家的少主高仁水。”

  桓因大惊!

燕十千说
祝大家周末愉快!

第九十四章 高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