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大漠商途(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赵石的一生,注定是在杀戮和鲜血中前行。北至翰漠,南及丛林,大江南北,他到过的地方,都是烽烟四起,鲜血横流,命若草籽。敌人畏惧他如魔鬼,部下敬仰他如神明。但谁又知道,他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一生都在不停的寻找属于自己的那条道路和那份荣耀?当他回首望去,他史诗般辉煌的一生却漫布着血色,他是痛悔不已,还是只给人留下一个狰狞的微笑?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10301105269693196.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Addict.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ncil.
    书友等级: 宗师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女帝妄想私自占有我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恋爱画风有些不正常】已经发布,欢迎前去品鉴。 沐长卿穿越了。 穿越至文娱盛行的大燕王朝。 此时女帝掌权,天下纷争不断。 在闭关了三年之久的沐长卿终于出关了。 而出关的第一件事便是拯救陷于天花瘟疫的长安百姓。 嗯? 开局就这么嗨? 渐渐的,坊间开始流传出来不断的关于沐长卿的传闻。 “沐先生真乃世间奇男子啊。” “沐公子不仅计谋过人,才学无双,更是帅的惊天动地。” “听说了没,沐先生最近准备收徒呢?” 终于有一天这些话语传到了那位女帝的耳中。
喜欢红烧带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秦扶苏:开局起兵靖难在线阅读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病逝沙丘。 一年之后大泽乡起义,三年后刘邦攻入咸阳,秦朝灭亡。 我们的故事从一个现代工科男穿越成为即将被赐死的公子扶苏开始。
曹吉利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锦衣血途在线阅读
PS:推荐新书《末世从封王开始》 穿越成锦衣卫,陈啸庭立志要穿上大红色的,绣有四爪飞鱼图案的官服! “那可是指挥使大人的官服,你小子也敢想?”其父满脸鄙夷。 陈啸庭撇了撇嘴,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由此而始…… 地痞、奸商、豪绅、贪官、阉竖、国贼……通通被他拿下! 小旗、总旗、百户、正副千户……他也一路高升! 庙堂江湖,一路血途! 欢迎加入书友群,群聊号码:770873186
飞花逐叶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潜伏在末清在线阅读
虽然我不想,但是一场意外,我成了刚刚登基的乾隆。  既然如此,我就要有所作为,不能辜负了这少年意气,青春韶华!  历史将从这里改写,满清不会再有二百多年的国运了。  也许无数人要造反,杀光满清鞑虏,光复汉家河山。  我选择另一条路,与你们殊途同归!  未来,地域更广,争议更少,人民更富,军队更强!  没有系统,没有外挂,只有一腔热血,满怀豪情!  风起于青萍之末,杀人于无形之间!  虽然我号称乾隆,但我不是弘历,我只是借用了乾隆的符号而已。  我的名字叫——黄越。
好梦留君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隋唐大猛士在线阅读
我表哥秦叔宝,我弟罗士信。  本是乡间一少年,终成隋唐大猛士——白虎罗成。  读者交流群:六五六一一八四八八
木子蓝色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从替身成为皇帝在线阅读
朕虽然来自地球还是个黑户,但却不是来给你当替身的! 你若是想要朕给你当替身,那么江山社稷,三千佳丽,就都是我的了! 今日,洗尽铅华,重获新生。 孤城一座又如何? 我杨定一样能逆风翻盘,一统天下! 书友群:920015145。欢迎一块来插科打诨(^U^)ノ~YO
空山一先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盛唐日月在线阅读
没有系统,没有老爷爷,开头还被狼追。终于明白了自己穿越到了大唐,却发现唐朝也要身份证…… 看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如何在大唐,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酒徒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唐朝请郎在线阅读
如果可以选择, 大唐朝请郎,捡校尚书刑部员外郎,兼凤翔少尹,侍御史赐绯鱼袋,诸军粮料使张增再也不会在枕头边给手机充电了。 太特么刺激了。 乍逢乱世,奔战不休, 如何凭手中横刀, 复我汉家疆土? “凡拒唐忤逆者,俱为敌寇,为某等刀兵所向。某志在平静巨唐,复我昔日疆河,悍我耀耀天威。 某欲让这个世界知道,普天之下,皆我唐土。诸官可共为之?” “诺!”
宁溪南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庶子风流在线阅读
外科医生贾琮过劳而卒,魂穿荣府。  谱一曲红楼幽梦,唱一世庶子风流。
屋外风吹凉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将血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篇大漠商途(一)

    太阳高高挂在天上,将沙子烤的炙热无比,有些地方,光线已经出现了扭曲。

  金黄的沙漠,一眼望不到尽头。

  漫漫黄沙,构成了这一座天地铜炉。

  这无疑是沙漠一天中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悠扬的驼铃声,不时回响在这一片沙漠当中,长长的驼队,好像成了这方世界中唯一的生灵。

  驼队满载着货物,好像长蛇一般,蜿蜒于沙丘之间,缓缓行进。

  疲惫,燥热,干渴,让人们驼队中的人们,都失去了说话的欲望,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埋头前进。

  这个时候,驼队中忽然有了些骚动,有人在大声呼喊着什么。

  驼队慢慢停了下来,很多人事不关己的忙碌起来,检查货物,照顾骆驼,也争抢着水囊,食物,却没有人坐下来休息,因为滚烫的沙子会烫熟你的屁股,扎营休息的时候,只能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

  不过,很快消息还是传开在驼队之中,有三匹连在一起的骆驼滚下了沙丘,货物没损失多少,但骆驼却不能用了。

  很多人当即松了口气,行走在沙漠中的人们,最怕的不是这个,而是遇到流沙,更可怕的则是遇到沙暴,其他的时候,只要有足够的饮水和食物,在他们眼中,沙漠也就没什么可怕的地方了。

  当然,那些都是天灾,而他们也绝对不愿意在路途之上,遇到沙匪或者其他什么凶恶的家伙。。。。。。。。

  这是一支有着十几位掌舵人的商队,开始的时候,只有十几匹骆驼,沿途不断有人加入,离开的人却很少,于是,到了现在,商队已经成为拥有数百匹骆驼的大商队了。

  由此,商人们的规矩,以货物的多少来决定权力的大小,于是,商队的掌控者,也不断在变更。

  到如今,商队说话最有份量的人,无疑是那位大食商人,一位颇为虔诚的***。

  当然,作为一个地道的豪商,谈什么虔诚,也有点可笑,他们是一群为了金子,可以跟神明或者魔鬼做生意的人,再坚定的信仰,在闪动着诱人光芒的金子面前,都可以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不然的话,这位大商人,也不会安然无事的来到这里。

  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我不会改变自己的信仰,但我会尊重那些有人信奉的神明。

  换句话说,那就是到什么地方,念什么经。

  不过不管怎么说,商人们的旅途,都是枯燥而又充满了艰辛的,尤其是行走在这样一条漫长的商道上的人们。

  一夜暴富的传说,随时有可能降临到每一个人头上,但不可预测的风险一样的巨大。

  因为这是一条如此漫长的行程,来回一趟,可以用年头来计算。

  他们会碰到各式各样的部族,同样也要面对各式各样的危险,不过,这也铸就了这条横贯东西的商道的名声。

  他们不是第一批行走在这条商道上的人,在他们之前,足可称之为悠久的时间内,有很多人,都曾经行走在这条商道之上。

  但队伍中每一个人其实都明白,像他们这样一个大的商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这样的事实,会让胆大的人兴奋,却让胆小的人担惊受怕。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可以称得上平安。

  雇佣或者豢养的护卫,仆从,尽职尽责,几位掌驼人,也都经验丰富,经过几个月的长途跋涉,货物损失如此轻微,可以说,商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功不可没。

  商队的大掌驼叫库布斯,四十五六的年纪,看上去却像六十开外的老人,其实,越是这样被岁月刻画过的人,越是值得信赖。

  这样的道理,凡是在沙漠中生活过的人们,都会明白。

  库布斯有着淡棕色的稀疏头发,皮肤黝黑干燥,整个人看上去粗糙的就像沙漠中的顽强生存的老树,坚硬而又倔强。

  他们还有着一双淡蓝色的眸子,这让大家知道,他肯定有着些突厥人的血脉,但也不会怎么纯粹。

  这样的人在沙漠中很多,人们已经司空见惯,也没人会拿他的血脉来当做谈资。

  库布斯这个时候很轻松,虽然表情还是那么严肃认真,但实际上,熟悉他的人都能感觉的出来,他身上那松懈的味道。

  卡迪尔,一位长着满脸的络腮胡子,眼睛中随时随地,好像都闪着金子般的光芒的大食商人,和他重金请来的掌舵人一样,也很轻松。

  因为玉龙城,已经被抛在了身后,这里也并未如想象般混乱。

  花勒子模的那位贪婪的沙赫,也终于不见的踪影,据说已经死了,但对于一个商人而言,尊贵的人之所以尊贵,在于他们的权力,一旦失去了权力,那么,血脉也就失去了颜色,如同商人失去了全部的财产一般,也就不能称之为尊贵了。

  在他看来,花勒子模那些贵族们,终于为他们的贪婪无度付出了代价,他们再不能把持东西商道,肆意的向来往的商人们征收沉重的商税了。

  这是天大的好事儿,唯一有点可惜的是,降临在他们头顶上的灾难,不是真主赐予的惩罚,而是有一群异教徒来完成的。

  多好的地方啊,要是真主的信徒们占据了那里,应该能够让真主更加欢喜才对。

  当然,他从来不会将花勒子模国中,信奉真主,诵读可兰经的人们,视作信仰道路上的同行者。

  因为那些可恶的家伙,竟然不允许他的商队向东行进,也不允许东边的商人去到西方交易。

  这是违背真主教诲的明证,一群脑满肠肥的伪信者,比异教徒还要可恶。

  现在,异教徒打开了这扇大门,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遗憾,但他还是头一个兴冲冲的来到了这里,不得不说,他的胆量和魄力,非常值得称赞,并可以引以为豪。

  当然,来之前,他做好了很多的准备,甚至于在多年之后,再一次亲自带领驼队走上商途。

  不过,显然,占据了覆灭了花勒子模的异教徒,并不如传闻中那么可怕。

  他知道,战争还在继续,花勒子模的王城虽然已经陷落,但作为一个东方大国,并不会如此干脆的就此消失,战争也许还将持续很多年。

  不过,花勒子模确实已经亡国了,据说,经过了数十场战争,在两场关键的战役当中,他们被彻底的击败了。

  据传,花勒子模的沙赫,已经死了,他的继承人还在呼罗珊地区反抗。

  当然,这些都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平安的过了玉龙城,交出了些微不足道的商税,异教徒也向商队保证,只要商队不去那些战乱的地方,就能一路平安。

  一切都很美好,但卡迪尔还是从中嗅出了一些危险的味道。

  因为那些异教徒,在他看来,不是些无信者,就是些伪信者,这些传说中的汉人,鞑靼人,甚或是突厥人的后裔,没有信奉固定的神明。

  他们聚集在一起,却都站在了一个叫做大秦的汉人帝国的旗帜之下。

  汉人,在悄然之间,崛起于东方,再看时,已是一个庞然大物,据那些玉龙城的异教徒说起,这个帝国的疆域,已然大的不可思议。

  如果那些都是真实的,那么,西方那些尊贵的哈里发们,和这位大秦皇帝比起来,可就如孩子一般可笑了。

  当时,浮现在他记忆当中的,便是大唐两个字。

  那无疑是一个汉人建立的庞大帝国,哈里发们也曾向这个东方帝国献上敬意,这条商路,也正是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并一直延续至今。

  大秦,一个陌生的名字,但想来,应该在不久之后,很快传遍西方,他们已经表现出了力量,那么理应得到人们的敬畏。

  而让卡迪尔感到危险的不是汉人有多强大,而是他们的信仰。

  在他的记忆当中,所有的纷争,甚或是交易,都关乎信仰,从不例外。

  从大食最兴盛的时候起,一直到波斯帝国统治期间,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以神明之名发动的,所有国家间的交往,也都是信仰之争的延续。

  而大秦的汉人,没有确定的信仰,他们的到来,会给西方战乱不休的各国,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无信者,神明的毒药,可怕的字眼儿。

  卡迪尔摇了摇头,这样问题,太过深奥了,不应该由他来考虑,是那些哈里发的事情。

  商队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了,这里的酷热,也让人很难消受,也容易让人胡思乱想。。。。。。。。

  于是他派人去将库布斯叫了过来。

  “今天,要将这里作为营地吗?”

  “不,前面就有一个绿洲,我们会赶到那里休息,补充饮水和食物,其实再过几天,我们就能看到沙漠边缘的绿色了。”

  不出预料的回答,卡迪尔笑着点头,他已经从空气中闻到了绿草的味道,他并非看上去那么无用,他走过的地方,也并不比眼前这位掌驼人少。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