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 想不想揍你师傅?

  曹树林问道:“杨安,你蓝海那边都忙完了?”

  杨安点头:“忙完了,我没什么事儿。节目其实已经走上正规了,制度是完善的,编剧和摄影班底也是熟门熟路的,我早就把导演权交给了老段,现在只需要专心想着怎么把节目主持好就成了,不需要事必亲躬。”

  李越笑起来:“我提醒你一句啊,别当甩手掌柜,幸亏你现在还是制片人,你要是连这个权力也外放出去,节目组估计会没人怕你了。”

  曹小宝凑热闹道:“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好多人都说节目组最好欺负的人就是杨哥儿,他就是只挂着制片人大名的纸老虎!”

  众人笑,杨安摆摆手:“只要节目能按照我的想法走下去,纸老虎就纸老虎吧,无所谓的啦,我还省事清闲!其实我发起飙来,连我自己都害怕,你们不要小瞧我了!”

  你发飙了大家真会害怕吗?

  大家笑起来,只要看到杨安就觉得可乐,估计他发飙的样子,都是笑意盈盈的,让人根本升不起害怕之心。

  说笑几句,不可避免聊到刚刚结束的第二期比赛。

  一看大家笃定的样子,杨安就知道李越肯定说出来了,他也不在意,只要不传到外面,自己人之间怎么说都没关系。

  侯健笑起来:“杨安,你老实交代,昨天晚上录完比赛,之后你去了哪里?是不是找某人秉烛夜谈去了?进攻是否顺利?”

  在座都是市井出身的男人,几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油子,侯健又故意说的文艺范儿十足,大家都在等着看杨安的笑话。

  杨安指了指李越:“告密者有罪!”

  李越笑道:“别怪我,是你自己说的,闹五更这个包袱影响你进攻!”

  昨晚比赛录制完,杨安立刻去找荣菲菲谈心,得知这丫头原本是和李欣桐在一起跑宣传和备演的,马鑫给她打了个电话,说要请她来助演,她竟然同意了。

  私下会面,杨安本还以为还能牵牵小手,亲亲小嘴儿,甚至是黑灯瞎火干点什么大家都开心愉悦的事……

  谁知荣菲菲提前买好了红眼航班的票,两人只是一起吃了点宵夜,说了一会儿话,荣菲菲就飞往中京了,继续去找李欣桐,临走前还约好,等过两天杨安也去中京,因为李欣桐相邀。

  杨安解释道:“秉烛夜谈倒是没有,促膝长谈也只能等下一次再说,我和爱笑兄弟一起吃了点东西,她就连夜回中京了。”

  曹小宝哦哦哦闹起来,挤眉弄眼的,想要起哄。

  曹树林抬手给了儿子后脑勺一家伙,郑重问杨安:“你把比赛中的闹五更包袱临场取消,不是因为怕她听见这么简单吧?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杨安点头道:“对,昨天晚上情况有点特殊,本来排练时,我都准备好了说的。可等我一走上台,我就注意到台下家属区坐着几个半大孩子,好些个观众都是一家三口一起来看节目,尤其是当我上台主持节目的时候,那几个孩子的欢呼声格外大。后来我再仔细一想,这可是电视比赛呢,所以我就犹豫了,是我考虑不周,于是临时决定取消这一段。”

  闹五更只要控制好这个度,其实并不怎么出格,严格算起来,只是擦边球,有几句能唱,有几句不能唱,将不能唱的换个词语就可以唱,这一切全都掌握在演员自己手里,就看杨安怎么表演了。

  如果现场五百观众全都是大人,杨安想怎么说都没问题,可他一看到那几个孩子,心想算了还是别说了,他不想被家长们拿着刀追杀。

  而且这是全国播出的节目,万一普通老百姓们吃完饭,一家老幼齐聚一堂,在电视机前一起看节目,满心期待,结果听到相声唱的竟然是闹五更,几个孩子还好奇追问什么意思,家长真有可能勃然大怒,说不定当天晚上就跑到林云社门口砸门,或者趁着月黑风高,悄悄吊死在蓝海卫视的门口……

  曹树林松了口气,其实他一开始看到闹五更这个包袱台本时,就打算劝杨安一句不要在台上说,但他担心杨安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劝说的话到嘴边就停住了。

  曹树林点着头感叹道:“杨安,你能有这个心,我感到非常欣慰。全国有好几千万,甚至上亿人看着你,你是公众人物,行事说话千万要小心,你可以舍弃很多事情不做,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能大意!”

  说到底,曹树林也在怀疑自己这些年是不是做错了,太谨慎,太保守,太封闭,他很期待杨安能用一股冲劲,将禁锢多年的相声怪圈给打破,但他不希望看到杨安因为一点点小事而遭到打击。

  “我会谨记的,谢谢曹老师教诲!”

  杨安深有同感:“曹老师,我也仔细反思过。我认为相声要想重新回到过去那段辉煌,必须做到‘俗而不俗’。内容要接地气,要贴近生活,要能给老百姓带来快乐,这就是俗,内容一旦变成晚会相声那样的高冷格调,绝对玩完。不俗指的是表演方式,我们要创新,要附和时代潮流,抖包袱的手法要千变万化,而且不能单纯为了爽,就去刻意迎合观众的特殊喜好。在这个俗而不俗的创新过程中,我觉得最困难的就在‘度’的把握上!”

  特殊喜好,啊哈哈哈……曹小宝只注意到这一点,偷偷笑起来,虽然他才18岁,其实什么事情都懂呢!

  侯健一巴掌拍在曹小宝的肩膀上,将曹小宝打的一愣,呵斥道:“偷笑什么呐?听听你杨哥儿怎么讲话的,这是一个相声演员必懂的修养!学着点儿!”

  杨安谦虚道:“侯老师别这么夸我,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从某位相声大师那里学来的,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曹树林赞同道:“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度的把握从来就是最难的事,咱们相声演员也不能一直活在艺术想象中,纯粹的理想艺术那不现实。咱们第一是人,也要生存,第二才是相声艺术工作者。所以说,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不能一棍子打翻一面,太偏颇太狭隘都不可取。”

  说到这里,曹树林注意到杨安正在看曹小宝,他连忙对侯健使出一个眼色。

  两个老家伙搭档多年,说是心心相印情不自禁,一点儿也不夸张。

  侯健立刻秒懂曹树林的用意,轻咳一声,说道:“杨安,你没在电视上说闹五更,做的很对,我们都支持你。但这个包袱不用太可惜了,电视上不能说,但是用在咱们小剧场里是没问题的,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和老曹说一段,中途把你和李越叫上来,你俩表演表演?”

  这个提议正合杨安的心意,杨安不是圣人,他也有七情六欲,他今天来林云社,一方面是为了准备下几场比赛的本子,另一方面也是想不留遗憾。

  闹五更不能在电视台上说,那就搬到小剧场说,今天晚上来的听众也就三百多人,而且听现场的全都是成年人,压根就没小孩子,他今天首秀,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杨安问道:“要不这样,咱们把武训徒来一遍怎么样?我本子都写好了,准备等到下几期喜剧人比赛用的,反正今天也没多少观众,咱们提前来一遍,也不怕泄漏。”

  曹树林和侯健对视一眼,武训徒是个传统群口相声,后人翻新了不少版本,他们俩也表演过多次,可效果最多只能算一般。

  传统武训徒,师傅和徒弟同台,还有第三人,师傅负责逗哏,借着训自己的徒弟,招式尽打在第三人身上,第三人明明有理却总挨打,师傅看似训徒其实是不遗余力维护徒弟,起的就是一个反差巨大的喜剧效果。

  曹树林迟疑道:“武训徒这个段子会不会太老了,效果可能不太好吧?”

  杨安道:“曹老师您是知道我风格的,我就喜欢把老东西拿出来换新的,我看过您的武训徒,咱们能不能换个思路,咱这次不揍逗哏的了,咱换着揍捧哏的?”

  侯健突然感觉到自己后背莫名其妙产生一股凉意,指着自己,不确定问道:“杨安,听你这意思,是想揍我咯?”

  杨安眨着眼睛,开玩笑道:“反正曹老师可以在一段相声内把您说死三回,揍您有什么奇怪的!唉小宝我问你,你想不想揍你师傅?我知道你师傅平日里对你严加管教,你心中充满恨意,不要憋着了,说出来吧,今天有我罩着你,别怕!”

  曹小宝哪敢回答这个问题,就算心里想的不得了,他也不敢说出来呀,他是最小的小辈,只能讪讪笑。

  曹树林大笑,挽起袖子说道:“好!老侯,我想揍你很久了,一直没机会呢!来,对词儿,揍起来!”

  侯健一点都没生气,因为大家说的都是笑话,说的是工作,谁揍谁那都无所谓,要是揍曹树林效果更好,曹树林肯定也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大家都很好奇,这个杨安会弄出一个什么版本的武训徒出来?

  现在距离晚上开演还有几个小时,杨安很快就拿出自己改过的本子,串讲一遍。

  曹树林和侯健仔细听着,李越也是,不过杨安改的本子不太适合李越上场,武训徒武训徒,是师傅训徒弟,李越是侯健的师弟,曹树林不方便训他。

  所以曹小宝的机会来了,他真能在台上揍自己师傅了!

  ……

  PS:武训徒有很多种版本,老郭自己就和不同的人表演过,基本上德云社几个人都轮着演过,挨揍的人也各不相同,至于其他相声演员,就更多了。于老师挨揍的版本,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免费推荐票投起来~~~

第九十三章 想不想揍你师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