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节 虚惊一场

  “咦,啥时候买的高压锅?”宋雅竹不解地问道。

  章嘉泽在一旁支支吾吾,正不知什么如何回答时,黄秋容接过话茬说道:“今天刚买的。”

  宋雅竹一边看着高压锅,一边说道:“好啊,章嘉泽,你还藏私房钱买高压锅了?”

  章嘉泽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我藏私房钱买高压锅了?家里需要用高压锅,咋还不该买了?”

  章嘉泽说这话的时候,黄秋容预感接下来恐怕这小两口又要有硝烟了,哎,咋就不能消停一点呢?

  想到这里,黄秋容急忙从兜里摸出500元钱,悄悄地塞给章嘉泽,章嘉泽不解地看着母亲,把钱给推了回来,黄秋容用眼神制止了,同时,手里的动作更加坚定地让儿子把钱收下。

  章嘉泽只好犹豫着收下了这钱。

  黄秋容回头对儿媳笑着说道:“今天炖鸡的时候,我觉得如果用天然气的话,浪费气,于是琢磨着去买了一只高压锅。这高压锅只需半个小时就把一只鸡炖好了,还挺节约的。这鸡啊,就是要炖熟炖烂才好吃,我老了牙口不好,用天然气的话得炖上大半天……”

  听黄秋容这么一说,宋雅竹接着说道:“高压锅是挺好的,我早就想买一个高压锅了,高压锅好啊……只是这个怎么能让妈给钱呢?”

  章嘉泽一听,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母亲面前,把刚才那500块钱还给了黄秋容。

  黄秋容还想推辞,章嘉泽坚持要给,黄秋容只好收下了这钱。

  一场眼看就要爆发的危机,终于消化于无形,虚惊一场。

  这天晚上,章嘉泽睡得并不踏实。

夜深人静,章嘉泽一会走进卧室看看熟睡的女儿,仔细端详女儿的睡容,安静而恬适。章嘉泽俯下身去,轻轻地在女儿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即将与女儿分别,心里颇有一些不舍;。一会走进书房,在苹果笔记本电脑上翻翻网页,刷刷微博,看看新闻,心神不宁,然后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一早还得出发坐动车去上海呢,章嘉泽强迫自己在床上躺下来,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章嘉泽想起母亲和妻子的关系,心里像是被一块石头堵住了一般。母亲是宽容的人,妻子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按理说不会有什么矛盾,但是这两个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女人,见面之后却好像彼此没什么好感。

  “想啥呢?都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妻子在睡梦里迷迷糊糊地问道,翻了个身。

  章嘉泽在黑夜里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声地回答道:“我说……你能不能……对我妈好一点?”

  宋雅竹听完这话,睡意顿时减了两三分,瞪大了眼睛,在黑夜里回应道:“怎么?你觉得我对你妈不好?”

  章嘉泽说道:“嗨,不是那意思……我怎么觉得你们俩老是对着干呢……就比如这次的这只鸡……”

  宋雅竹翻了个身,说道:“我并不是针对你妈这个人,只是针对那些事情,你说说,那鸡屎味,谁受得了?那打鸣声,谁受得了?她受得了,我可受不了!”

  章嘉泽说:“我知道……可是我妈那个人,节约惯了,她也是一片好心,她那不是担心我们没吃着嘛……”

  宋雅竹说道:“好了好了……睡吧,我明天一早还得上班呢……”

  章嘉泽在暗夜里轻轻地叹了口气,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新的黎明到来了。

  宋雅竹像往常一样,很早就出门上班了;章嘉泽也早早地起床,比妻子更早出门,他要搭乘最早的一趟动车,前往上海麦地影视集团;家里只剩下了黄秋容和章一诺,黄秋容负责接送章一诺上学、放学。

  等候着章嘉泽的,将是怎样不可预知的命运?

李开云说
今日发布第二更,明日继续,求收藏,反正收藏一下也不会怀孕,谢谢!!!

第24节 虚惊一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